第34章 清圣宗

【书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34章 清圣宗 作者:一手消息

强烈推荐:神级绝品系统逍遥渔夫大漫画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阴阳超市超品相师天字号保镖超级乐神     苏景静静听完玛尔屯氏的话,目露愧疚,“姨母,您放心,乌勒与刚安,我自会安排。”这不是空话,承诺,他一定会记在心里。

    这也算是玛尔屯氏来的一个目的了,她挤出个笑,道:“臣妇今儿来本也是想给家里孩子求个恩典。”

    苏景大约猜到了些,“姨母可是有甚么打算?”

    玛尔屯氏把在家里和阿克敦反复商量过的事情说了出来,“臣妇与老爷商量过,万岁隆恩,把家里抬入镶黄旗,家里既不再是包衣,往后的孙辈们就可以想法子走走科举这条路,科举不成,再想法子入军营,左右是不能留在家里等着吃祖宗饭的。老爷打算请两名先生养在府里。现只有老大膝下的坤都到了岁数,未免显得空荡,臣妇就打算把刚安和乌勒都接到身边来。”

    闻弦音而知雅意,苏景立即允诺,“姨母放心,先生的事情我来安排,佛尔衮那,我也会去信一封。”

    玛尔屯氏放了心。她担心的,一是请不到好先生,再一个,便是巴林氏不肯答应把孙子孙女给她养。这种事原本就不合规矩,人家祖母好好的,爹好好的,京里族人长辈多得很,要把孩子送到外家,外头少不得闲言碎语。佛尔衮官职不低,完颜氏又是著姓大族,她实在有点怕事情不成。不过若苏景开口,玛尔屯氏确信,佛尔衮绝不会拒绝的。

    玛尔屯氏也没隐瞒自己的私心,“给贝勒爷添了麻烦,只是女婿还年轻,守孝完了肯定是要续娶的。”

    苏景眼神一闪,问道:“完颜家已经在给龚额看继室了?”

    丧女之痛未过,玛尔屯氏不会无缘无故就突然操心要把外孙接走,想来是完颜家让她不安心了。只是这才两个多月,龚额好歹还因此事领了个缺,更有自己立在这儿,他们,就如此迫不及待?

    提到这事儿,玛尔屯氏脸色有点古怪,像是生气,又透出点无奈,“他们挑中了个人,那姑娘,出自伊尔根觉罗氏。”

    “是二表嫂娘家的?”

    “不。”玛尔屯氏摇头,给苏景解释,“老二媳妇娘家是佛阿拉伊尔根觉罗,巴林氏看重的,是叶赫伊尔根觉罗,乃十四爷府上那位侧福晋的娘家堂妹,不过是庶出。”

    十四爷府上……

    听说那两名赐过去的女奴已经死了一个,淑谨县主被赶到京城的生父当众掌掴,还要把人带回草原,安王太福晋至今仍病重在床,这样才把人留了下来。八福晋去探病被太福晋砸出门,十四爷则一个月没有出门。

    苏景露出了点玩味的笑,看样子他猜的没错,熬了两个月,拿不准自己露了多少痕迹,十四叔这只鸟便被自己放出去的乱箭惊住了。

    魏珠在宫里查到甚么并不要紧,要紧的,是别人以为魏珠查到甚么,自己又知道甚么。想必八贤王终于开始注意这个忠心耿耿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弟弟了罢。

    玛尔屯氏走后,得知四爷从户部办差回府,苏景过去了一趟。

    见到长子,四爷紧绷的神色缓和了一些,先问了两句玛尔屯氏的事情。

    “你姨母可好?万岁既给他们一家抬旗,你把人留下来一起用午膳也不要紧。”

    苏景语气很放松的回道:“阿玛,我府上又无女眷,如何留姨母呢。”说着有些怅惘,“与扬州那时,已不同了。”

    四爷口里不介意儿子与玛尔屯氏一家亲近,心里其实很满意苏景明白身份区别。听儿子抱怨没女眷,就道:“万岁几次说要赏人,谁叫你都给推了。”话赶话到这儿,想起苏景无心后院未尝不是因八福晋所惹祸端的缘故,脸色一沉,“事情已过两月,阿玛知道你心里不舒坦,但你八婶也被太后下懿旨申斥过,如今还禁在府中,此事,往后就不必再提了。”

    若问四爷如何评价八福晋,那自然是毒妇一名。可惜八福晋一日是弟媳,他一日未坐上那位置,八福晋如何,他就能不过多置喙。八福晋把儿子的表姐弄死了,他何尝不怒,在他看来,八福晋,或者说八爷,剑指的不是阿克敦一家,甚至不是儿子,而是他,是雍亲王府。八福晋如此做,无非就是告诉外面的人,我弄死了雍亲王府那一边的人,雍亲王还拿我没法子。

    这种做法,没甚么实际作用,打算跟在雍亲王府后面的人,不会因为区区小事就另投主人,与他这个雍亲王不睦的,也无非就是在背后笑几句。只是,朝堂争锋却掺杂妇孺手段,让人觉得恶心。

    老八,自太子废而复立后,行事越发鬼祟!

    眼见四爷神色变幻不定,苏景约略能猜到些,他现在有点明白为何历史上还记载八福晋被雍正帝挫骨扬灰了。一个恩怨分明到极致,一个张扬跋扈宁死不悔,这样两个人,处于敌对位置,一方获胜,另一方都不会有甚么好下场。

    想到后世曾有许多人惋惜八福晋的命运,道她是性情中人,苏景觉得好笑。

    他从来不认为性情中人是个好词。

    何为性情中人,无非随其本性率性而为罢了。这世上,无人喜欢收到约束,但世间若无法度,行事若无规矩,为人若无顾忌,世间会成甚么样呢?有人喜欢的只是喝酒吃肉,有人喜欢的却是杀人见血。若个个都是性情中人,肆意妄为,人间早已化成修罗地狱。

    所以,人有了智慧,有了文明,就制定出法律,规范出道德,强迫限制人们的行为。

    处在封建时代,郭络罗氏这样的人,身在上层阶级,她的率性而为,给人带来的都是灾难,包括她自己。

    其实,郭络罗氏所谓的真性情只是欺弱罢了。恨八爷的妾室,为何不直接在万岁暗示良妃赐人去乾清宫拒绝呢,只能去找良妃抱怨,只敢私下折磨妾室。恨自己,为何不敢到贝勒府趾高气昂告诫自己不许与八爷争锋,偏偏要拐弯抹角去为难格佛赫;恨孕妇,为何不敢光明正大的对后宫或者其余王府大臣家有孕的妾室下手,而是借口冲撞把出身包衣的格佛赫打死。

    反抗不了最强的,故而要欺负比自己弱的么?

    苏景心头冷笑,他现在觉得自己与这一世的生父还是有相像之处,至少,他们父子,都善于隐忍,也,长于记仇!

    不想再提八福晋,儿子的婚事却是要谈的,四爷把自己看好的人说出来,“万岁的意思,明年再给你指婚,但你身边该正经有两个人了。万岁疼爱你,一直想挑两个你喜欢的,你可有看好的人?”

    苏景对此事无所谓,赐人,其实与前世他那些露水情缘没甚么不同。上记名留下被赐给人做妾的,他不要,也会赐给别人做妾,这是她们出身家世决定,轮不到他去干涉。觉得顺眼舒服,他多去几次,不喜欢,少不了那些女人一碗饭。所有的女人,都在过着一样的生活。

    “汗玛法隆恩,儿子没甚好挑剔的。”

    听到苏景这话,四爷斟酌一番,试探道:“你觉得你嫡额娘家里的姑娘如何?”

    苏景与四爷心里一动,垂眸而笑,道:“阿玛说的是乌喇那拉家哪位小姐?”

    嫡妻与长子之间关系如何,四爷心知肚明,也不过是随口问一问罢了,不妨苏景很认真的回问,四爷顿觉有些希望,“是你三舅舅木托的儿子。”

    “三舅舅。”苏景摸着下巴,脸上带出点笑,“儿子记得三舅舅与嫡额娘并非同母所出。”

    四爷一噎,指着苏景叹笑,“你呀,在阿玛跟前就算了,你嫡额娘那儿,可别胡说。”说是责备,口吻却温和极了,四爷最满意长子的,就是不怕他,也不与他生分,有什么话,便是对嫡妻的不满,都表现的堂堂正正,毫不遮掩。

    苏景弯起唇,“儿子怎会呢。”

    面前的雍亲王是生父,乌喇那拉氏是利益相对者,无论如何努力,培养出来的感情都无法与巨大的利益相比,既然如此,他何必白费力气?

    他一直是位合格的商人。

    四爷笑过,道:“你说的,倒也不错。”

    木托是乌喇那拉家的人不假,却是继室所出,官职又低,不过是宗人府经历。而长子,虽为王府庶出的大阿哥,但万岁钦封多罗贝勒。如此算来,木托的嫡女,要像先前福晋说的,抬举个侧福晋是不成的,便做个格格罢。他又不是像老八一样,明明是皇子,偏偏本末倒置的找人抬身份!他不过是想略微缓和嫡妻与长子的关系罢了。

    思量一番,四爷下了决定,“你既不反对,那就请宫里娘娘先见见人,再另外挑拣两个好的,若合适,你汗玛法就要下旨赐人了。”

    “阿玛做主便是。”

    苏景一拱手,事情就此定了下来。

    作者有话要说:  万字更新完毕,明天看情况吧,争取多写点。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男神成长记相邻的书:婚事凉凉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悠闲强势攻婚,亿万老公别硬来![红楼]皇桑这职业!我的鬼神老公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法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蛇精病男主爱上我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红楼第一狗仔.都市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