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清圣宗

【书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52章 清圣宗 作者:一手消息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阴阳超市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大漫画逍遥渔夫神级绝品系统超级乐神     作者有话要说:  对苏景,岳兴阿彻底拜服,“贝勒爷料事如神。”在他得知生母被囚虐后,他立即就让自己的妻子喜塔腊氏出门拜见雍亲王妃。那时候他们夫妻还并未被限制出行,喜塔腊氏很容易见到雍亲王妃。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当时并未回话的雍亲王妃在两日后让人送了几支上等的老参来,道是给额娘补养身子的。

    这其实就是默认额娘是在养病的意思了。

    雍亲王府送人参以后,喜塔腊氏再无法出门,更别说照他事先想的走最后一条路,求宫里的娘娘做主!尽管岳兴阿心里也明白,宫里的娘娘未必会管此事,可最后一条路被堵上,让他何其绝望。直到苏景的出现,准确的说,直到康熙下旨令苏景协助署理内务府,而苏景领旨后又大肆整顿肃清内务府后,他终于看到一线曙光。

    因为他手里握着李四儿的把柄!一个藏了几年的把柄,一个与内务府有关的把柄!

    几经绝望,岳兴阿早已不对所谓的亲朋故旧怀有信心了,他投效苏景,不过是认为苏景必会对佟家,对他手里的东西感兴趣。

    事实证明,他每一步,几乎都赌对了。

    苏景在心里掂量了一会儿,叹笑道:“岳兴阿,你真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大胆的人!”

    雍亲王府已表面过拒绝,还敢冒险来找自己,这已不是一般的胆大了。

    面对如此岳兴阿,苏景反而真有了用他的心思。能在绝望中披荆斩棘造出一条路可不容易,尤其岳兴阿实在太能忍了。这样一个岳兴阿,他真的很想知道,若他在背后推一推,能不能架空头顶的那几座山,背地里掌控住佟家。

    苏景往后一靠,轻声道:“说说崔家庄之事与内务府的关联罢!”

    岳兴阿闻言骇然,目瞪口呆看了苏景一眼,但很快收敛神色,恭敬道:“是。”

    他吸了一口气,开始讲述起来龙去脉。

    “主子想必不知李四儿出身卑贱,本是奴才舅母从崔家庄买来的家姬。”

    原来是家姬出身,还有许多人揣测李四儿是赫舍里家的世仆。家姬,可比世仆的身份都不如,的确是卑贱。

    苏景没有插话,听岳兴阿继续道:“舅母将人买回,原本是用以招待宾客,谁料李氏狡诈,竟在一次宴席上引诱奴才郭罗玛法,成了郭罗玛法的妾室。”

    说到这儿,岳兴阿脸上有点难看,见苏景不予置评,他心里一松,接着道:“这李四儿在郭罗玛法身边不过半年,就引得赫舍里家不得安宁,郭罗玛麽生了一场重病。后来奴才舅舅出面,郭罗玛法答应在崔家庄买个宅子,把李四儿送到那儿去居住。宅子还没置办好,奴才额娘得知郭罗玛麽重病的消息,回娘家探望,奴才阿玛,阿玛……”说到这里,岳兴阿捏紧拳头,齿关咯咯作响,“也不知那一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奴才阿玛与那李四儿有了,有了瓜葛!”

    很艰难的吐出瓜葛二字后,岳兴阿涨红着一张脸道:“回来后奴才阿玛开始和额娘争执不休。不久,李四儿被奴才阿玛从郭罗玛法手里夺了过来,奴才额娘得知此事,又气又羞,却拿奴才阿玛没法子,只得忍了。谁知李四儿并不满足,每日想方设法来与奴才额娘闹气,凡起争执,阿玛回来就要寻额娘的不是。过了半年,看家里不像样,奴才玛麽就道要把李四儿送走,那时李四儿尚未生下奴才的弟弟玉柱,奴才阿玛听闻,就答应了,恰巧,奴才阿玛选定要给李四儿住的地方,也是崔家庄。”

    说到这儿,岳兴阿冷笑出声,“就是那时,奴才开始觉得奇怪,为何郭罗玛法和阿玛,想要给李四儿寻个安置的地方,都要定在崔家庄?奴才当时尚是名正言顺的嫡子,手上有几个人,便令他们去打探崔家庄的虚实以及李四儿之前在崔家庄的生活。方知道,原来那荡风山竟已被内务府尚家人买下,尚家人不止在荡风山顶修了个大庄子,山脚下崔家庄的良田几乎全为尚家所有,崔家庄大半都是尚家的佃户。那李四儿一家,本是外地逃难来京,其父另娶后,李四儿自己找到尚家在崔家庄的管事,甘愿自卖自身。尚家管事买下李四儿后,把人交给婆子□□好,再送到相熟的人牙子手上。”

    今日第一次,苏景皱起眉。他已经听出来了,岳兴阿要揭露的是一个大秘密,而不仅仅是甚么李四儿倚仗隆科多之势,与内务府勾结受贿的小事儿!

    内务府尚家,与三藩之一的尚可喜家族无关。内务府尚家祖先为尚大德,内务府正白旗下包衣人。尚大德本领平平,却生了一个了不得的儿子尚兴。尚兴从拨什库达做起,很快即擢升为内务府正白旗第五参领第四旗鼓佐领兼惜薪司郎中。

    苏景曾经着意了解过内务府旗人,其实也就是内务府包衣。内务府包衣乃上三旗,分别为正黄旗,镶黄旗,镶白旗。比起其余下五旗的包衣来说,内务府包衣实为天子家奴,专门服务于皇室,这三旗的包衣女子到达年纪,需要参加选秀,不过不是选宫妃,而是选宫女,又呼之为小选。至于下五旗包衣,主要服务的是本旗旗主,以及宗室亲贵等。

    苏景生母布顺达出身的玛尔屯一族,便世代在内务府镶白旗下。布顺达因容颜俏丽被选入后宫为宫女,玛尔屯氏当年却是因生了病引起嗓音发涩落选,可以不用入宫,顺利嫁给镶蓝旗包衣出身的阿克敦。阿克敦因体格健壮被旧主看中,到扬州做武官,但仍未脱离包衣身份。他的女儿格佛赫,当初也是因伤了脸,被旧主发话免去到府中服侍。若非阿克敦后来被康熙下旨抬入镶黄旗,按照满人的规矩,无论阿克敦官至几品,哪怕是封爵,只要他一日是包衣,见到旧主都得大礼参拜,若旧主家中有丧事,他甚至得披麻戴孝的服丧。

    正是因此限定,下五旗包衣的身份比较起内务府包衣,就查了几等。因为同样是做奴才,内务府包衣,是天子的奴才,皇家的奴才!本质上来说,和其余大臣们的身份其实并无甚么差别。而且因为天子家奴的身份,内务府包衣往往与天子关系亲密,天子也喜欢用这些人。

    尚家的尚兴便是如此。三番之乱时,因朝臣甚至孝庄文皇后皆反对削藩。康熙无奈,便提拔了不少内务府包衣,尚兴因此受命以副将身份征湖广,四年后死于洞庭湖畔。尚兴死后,因其忠勇,康熙重用其子尚志杰,尚志杰承袭其鼓佐领,不久旋即升为内务府总管,这已是正二品大员。如今尚志杰虽因年老不再管理内务府,可尚家几兄弟,仍有不少在内务府内担任要职。其在内务府的根深蒂固,常人难以想象,也是达春,噶岱等依靠朴氏而起的两家无法比拟的。

    最重要的是,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苏景清楚,雍正年间,尚家会再度走到顶峰,尚志杰之弟尚志舜会被雍正拔擢为内务府总管,与傅鼐等雍正的心腹重臣一起管理内务府。就此,苏景便可以知道,尚家,至少在康熙年间就已经投向雍亲王府。

    而按照岳兴阿的说辞,尚家人在京郊山中修建别庄,调理家姬,再隐藏在幕后,通过人牙之手将各色女子卖入京中各家府邸。数年甚至数十年持续,恐怕早已在各府后院结成一张密密实实的网。 尚家或许没能力将人送到顶级的勋贵宗室家中,因为这些人用的都是世仆,不可能随意在外面买人,就算家里有儿孙混账,要在外面买两个丫鬟回来服侍,管家的人都会仔仔细细清查祖宗十八代。可著姓大族,分支不少,那些分出去的旁系乃至小官小吏家中,尚家培养出来的人便用得上了。

    结网的蜘蛛虽小,这张网一旦结起来,想要撼动也并不容易,至少苏景自己不愿意拼尽全力去尝试。

    但不能再让尚家如此发展下去了。或许康熙和四爷认为内务府乃家奴,可苏景深知所谓的内务府世家发展起来的危害。

    苏景略一思量,问道:“李四儿与尚家可还有联系?”

    “不曾。”岳兴阿摇头道:“不瞒主子,奴才曾经费劲心思也只查到荡风山上的别庄是尚家修建。但其实那名管事来负责这别庄前,就被尚家撵出了门。尚家人宣称这管事私藏财货,还大张旗鼓把人告上衙门,为此这管事挨了五十大板。没多久,这管事养好伤后便到荡风山修建别庄,还买了崔家庄不少田地。奴才手下的人道,就是尚家,有许多下人都道主子宽宏,连这等偷儿都放走出去过好日子。况且……”岳兴阿顿了一下道:“两年前平燕湖决口时,那管事全家都死于山洪。别庄,也早已不在了。”

    “不在了……”苏景唇角含笑,道:“崔家庄之前替尚家种地的人可有逃出的?”

    “没有。”

    “之前与李四儿一道在别庄的人,你可有查探过?”

    探员们彼此对视一言都察觉到了什么,但他们并没有在艾比面前说出来。

    艾比望着霍奇,“霍奇探员,我帮到你们了吗?”

    “你提供的信息对我们很重要,艾比。”霍奇看着对方美丽的让人失神的翠绿眼眸说。

    艾比顿时笑的灿烂极了,这笑容比她金色的头发更耀眼,霍奇不由自主将视线微微移开了一些。

    “那就好,我希望你们能早日抓到凶手。”

    “会的。”霍奇朝她点点头,带着探员们离开了。

    询问过保镖们回到警局后,罗西就开口了,“她以为她看到的是早到的消防员,其实并不是,她看到的应该是凶手。”

    “凶手一直留在火宅现场,他要亲眼看着自己的艺术品完成,他是在享受这一切,但被人打断了。”

    “也许他当时是想要阻止罗斯尔德的,可紧接着保镖们就进来了。”

    “凶手阻止不了这一切,看着人打断了他的创作,这应该就是他这几天愤怒的根源。”

    探员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最后罗西神色凝重的看着霍奇,“如果我们的推测没错,他一定会去找艾比。”

    “可他可能连艾比的身份都不知道。”

    “他现在知道了。”罗西笃定的说,“因为我们去了。”

    摩根脸上明显有些后悔,“他应该没办法靠近艾比,我看过那周围的安保。”

    “那他就会先将怒火发泄到公众身上,除非我们抓住他或者他成功向艾比复仇,否则他一定会继续疯狂的对公众场合动手。”瑞德分析道。

    “也许我们可以……”

    “绝对不行!”普兰蒂斯震惊的打断摩根的话,“你疯了吗,如果艾比出事你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那会发生世界大战的!你还想重复上一次的场景吗?”

    摩根涨红了脸,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其实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想法不可能实现,就算艾比不是那个罗斯尔德,他们的职责是保护公民,而不是为了破案让公民犯险。

    罗西却在此时提出不同的见解,“或许她还是有能帮助我们的地方。”

    霍奇看着罗西。

    “我听说过一件事,自从一年前那场意外之后,罗斯尔德家族为了保护她的安全为她专门发射了一颗卫星追踪她的信息,火灾现场离她的居所不远,也许其中的一些卫星照片能帮助我们。”

    “这可不容易,那会泄露他们的安保布局的,不是绝对信任的人恐怕拿不到这些照片,就算我们拿到了最高法官的签字他们也会否认有这颗卫星,何况哪个法官会给我们签字授权呢?”作为对外的联络官,洁诺觉得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当然仅仅是对她而言。

    随着罗西的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霍奇身上。

    霍奇面无表情,看着自己的这些同事,随即竟然叹息了一声,“我明天会试试将照片要过来,不过我们也要做好其它的准备。”霍奇说了一句,随即吩咐摩根留下来,大家都知道霍奇会对摩根说什么,同情的望了一眼摩根,便纷纷离开了。

    霍奇警告了一番摩根,然后就进了洗手间洗漱,他望着镜子时,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想起一年前那个女孩子即将离开时候对自己说的话。

    他依旧记得那句话:“霍奇先生,你是我的英雄。”他伸出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那枚领带夹。

    艾比接到霍奇的电话,毫不犹豫的就点头了,尽管加德西大力反对,她仍然让人把火灾前后五天的记录照片都找出来送到了霍奇手上。

    就连霍奇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可艾比的回答就更简单了,“因为是你啊霍奇探员,你可是我的英雄。”

    事后加德西发了一大通牢骚,艾比为了安抚他不得不亲自下厨用自己从生活系统中学来的厨艺做了一顿大餐给他吃。

    加西亚从上万张卫星照片中整理出了关键的线索,其中的十几张竟然有凶手观察踩点的照片,加西亚根据这些照片拼凑出凶手的外貌并且将人成功找了出来,警局抓到人,行为分析小组也可以坐飞机离开了。

    这一次告别艾比并没有来送行,但这只是行为分析组的人以为,事实上艾比来到机场的瞭望塔,她亲眼看着那架由罗斯尔德家族送给fbi的飞机飞上来蓝天,载着那个男人再一次远离的她的生命。

    艾比这段时间过的很充实,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半年不再做噩梦了。在距离纽约三十公里的罗斯尔德家族祖宅巴特利尔山庄陪伴父母住了三个月后,她决定把从系统中学到的那些生活技能拿出来用一用,她整理出一大批菜单,先在纽约开了一家餐厅。

    权势和金钱的作用真是大极了,只用一个月的时间她就把餐厅开了起来,开业当天就有无数名人前往用餐,当然食物的美妙滋味也是货真价实的,她的绿荫餐厅迅速成为纽约新地标,预约位甚至排到半年之后。紧接着她启程前往英国正式接受了女王授予的爵位,从此以后她头上的称号又多了一个——哈布斯女公爵。

    匡提科的行为分析组这两天并没有什么工作,探员们聚集在办公室里看新闻。

    “瞧瞧艾比的受封礼可真是隆重,听说教皇亲自去伦敦,为她戴上了王冠。接下来她还会去荷兰继承敏斯特斯女伯爵的身份,还有瑞典……”加西亚喋喋不休的数落着,“这可真是拥有一切的女孩。”

    洁诺忍不住发笑,“她是个好女孩。”

    “是的,至少我们有了一架飞机。”普兰蒂斯配合的说。

    加西亚苦着脸,“她为什么不给我换换电脑呢,我想要最新的电脑已经很久了,上面老是说没有经费。”

    洁诺笑着说,“也许你现在可以再申请试试,最近我们的经费好了许多。”

    这时候霍奇从外面进来,他对大家说:“我们有案子了。”

    探员们跟着他一起进了会议室。

    “马克洛夫,四年前被称为蓝色山脊扼杀者的凶案嫌疑人,他现在已经醒过来并且失忆了。”

    摩根端着一杯咖啡说,“当年在搜查马克洛夫的家后,我们发现他还有另外一种兴趣——美洲土著神话。我们当时就意识到我们的侧写还不够完整。”

    瑞德补充道:“根据神话,将尸体向下掩埋就能够困住死者的灵魂,并且还能阻止灵魂缠住凶手。”

    普兰蒂斯翻阅了一下照片,“三名女性死者被面部向下浅埋,我看不到学习曲线,没有升级迹象。”

    瑞德强调,“这只是我们的推论。”

    洁诺看向瑞德,“你认为在这之前还有没发现的死者吗?”

    摩根摊了摊手,“我们也考虑过这种可能,马克洛夫在蓝色山脊公园的林务局工作,整个公园都在他掌控之下。”

    瑞德继续说,“我们搜查了他的家里,没有找到任何其它的证据。”

    霍奇手撑在桌子上,“那名见到他在凶案现场出现的证人已经去世了。”

    “那可是我们唯一的证人。”

    面对摩根的气愤,霍奇抬了抬眼帘表示无奈。

    瑞德却在此时提出一个想法,“或许我们能试试其它的。”

    法庭上检察官向法官提出了做大脑波纹检测,以此来推断马克洛夫对凶案照片是否有印象,然而让人失望的是,马克洛夫似乎失忆的十分彻底,大脑波纹检测的结果对控方很不利。

    行为分析小组在为这场案子努力的时候,艾比坐上飞机来到了华盛顿。

    她先去见了自己的表兄肯迪,现任的众议院议长,热门的总统竞选人。

    “喔,我的天使艾比。”肯迪是艾比表姨母的长子,今年已经四十八岁了,他有两个儿子,把艾比当做女儿一样宠爱,对于艾比的到来,他显得十分高兴,特意在中午挤出一个小时来和艾比用餐。

    他拉着艾比左右看了看,笑着说,“我们现在应该称呼你公爵殿下了。”

    艾比把头靠在肯迪的肩膀上撒娇,亲昵的说,“肯迪表兄,我可不想做什么女公爵,只想做你永远的天使艾比。”

    “当然,你永远都是。”肯迪被她哄的开心极了,更加后悔当初没有让妻子给自己生一个女儿。

    两人来到著名的巴伦餐厅顶楼用餐,四周除了保镖就没有别人,他们得以放心的交谈。

    肯迪问了一下艾比自己开办餐厅的情况,“如果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你一定要及时告诉我。”

    “我可不会跟你客气。”艾比皱了皱鼻子。

    肯迪哈哈大笑,“我想你应该也用不到我,有那么多人呢。”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你这次来打算去见一见朋友们吗?”

    艾比不明所以,“我的朋友?”

    “就是那几个fbi,那个叫艾伦·霍奇的今天应该就在城里。”肯迪招招手把自己的幕僚叫过来一个,“艾伦·霍奇是不是今天要出席审判?”

    “蓝色山脊扼杀者的案子需要他出庭作证。”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男神成长记相邻的书:婚事凉凉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悠闲强势攻婚,亿万老公别硬来![红楼]皇桑这职业!我的鬼神老公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法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蛇精病男主爱上我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红楼第一狗仔.都市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