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清圣宗

【书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77章 清圣宗 作者:一手消息

强烈推荐:逍遥渔夫大漫画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神级绝品系统阴阳超市超品相师天字号保镖超级乐神     “鸽子?”

    纳喇家落寞,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总有两个故友亲朋。耿氏厉害, 奈何肚子不争气,揆叙身下只有一子, 纳喇绛雪带着弟弟,少不了周旋。吴姨娘心疼她还要跟着耿氏去安王府走亲戚, 早早就安排让她睡了。这会儿被叫醒,纳喇绛雪睡眼朦胧。

    不过一听到吴姨娘说的话, 她就睡意全消了。

    “给端贝勒送信?”纳喇绛雪拧着眉, “额娘是说,雍亲王府的二阿哥突发重病, 需要端贝勒救治, 端贝勒此时却出了城祭拜生母?”

    “没错。你阿玛就是这么说的。”吴姨娘点头, 接过丫鬟递上的外罩坎肩, 亲自给女儿船上,担忧道:“端贝勒对咱们不薄, 这个忙,无论如何不能推拒,你那鸽子,到底能不能有用?”让女儿出去一趟不要紧, 怕就怕倒是鸽子找不到人,万一雍亲王与端贝勒悲痛之下,将罪名全推到自己女儿头上,那就坏了。

    对这, 纳喇绛雪倒是很有信心,“额娘放心罢,舅舅给我后,我也用过几回。有赤丹带着,上回我让它们去找何姐姐,它们也没去过,就是嗅了嗅我给的何姐姐的帕子,就把信送到了。”

    赤丹是吴桭臣送给纳喇绛雪的鸽子里面的头鸽,最是聪明,很得纳喇绛雪的喜欢,就连吴姨娘,有时候也会特意去喂些好东西给它。

    “那就好。”吴姨娘放下心,左看看右看看,让人拿新做的羊毛披风来,“新做的,暖和一些,说起来,还是今年端贝勒府让人送来的,也不知上头用了甚么,一点味道都没有。瞧瞧这毛,比甚么狼皮貂皮还暖和。”

    纳喇绛雪笑着听吴姨娘絮叨,突然想起一事,道:“嫡额娘那儿,可知道这事?”

    吴姨娘一愣,随即道:“今晚是除夕,你阿玛是从正院来的。”

    纳喇绛雪想了想,觉得小心无大错,“那女儿先去看看的赤丹它们。”

    吴姨娘听女儿说的,就叹了一口气。她其实早就后悔给人做妾了。不过已经做了妾,那便只能和耿氏如此斗下去。想想有时候真是好笑,明明两人对那男人都死了心,偏偏还是要为争这个男人的心斗得你死我活。

    望着女儿小小的背影,吴姨娘心里更是酸涩。

    她这一生,已是如此。她的女儿呢?出身满洲大族,将来还要入宫选秀,一生命运尽操于贵人之手,当年尚且有人问她可愿做妾,她的女儿,看起来比她更金贵,却连一个愿意问她一句的人都没有。她所能做的不过便是盼望兄长和纳喇揆叙更加得重用,让女儿今后可以不必做妾,即便不幸被天子赐予宗室,至少有个正经的名分。

    所以今晚她明明心头不悦,怨恨揆叙不顾女儿名声只想巴结贵人,她还是半个不字都不说,不是她畏惧揆叙,实在是为了女儿。

    纳喇绛雪自然不知道吴姨娘心里还翻覆着那么多心思,她跑去看了看鸽子,见赤丹它们都好好的。赤丹见到她过来,咕咕叫着飞过来站在她肩膀上,用脑袋轻轻擦了擦她的脸。

    “乖。”纳喇绛雪把赤丹捧在手心,低声道:“赤丹,你帮我个忙好不好,今晚出去送一封信,你一定要把信送到,这能救一条人命。”

    赤丹小小的绿豆眼灵活的转动着,低头在纳喇绛雪手心轻轻的啄了一下,然后高高昂起了头,头顶那一小撮红色的毛在夜风中飘然飞扬,像是在告诉纳喇绛雪——放心罢,小爷靠得住!

    纳喇绛雪忍不住笑了起来,摸着赤丹的脖子许诺道:“只要你今晚好好把事情办好,回来就有你最喜欢的青精米吃。”办成这么一件大事,阿玛该不会再吝惜一点贡米了罢。

    赤丹又咕咕了两声。

    “好,走!”看着不远处过来的灯笼,纳喇绛雪猜到应该是有人过来接了,她朝鸽子们挥挥手,把它们全都召唤过来。

    “纳喇姑娘,事急从权,小人得罪了。”因要尽可能的节约时间,侍卫也不让揆叙准备马车,将纳喇绛雪往马背上一放,自己骑到背后,又道:“马背颠簸,还请姑娘暂且忍耐。”

    说完侍卫朝送出门的揆叙一拱拳,看纳喇绛雪已经坐好,扬起马鞭,两匹健马便朝东城门而去。

    路上也有巡城的人,看到马背前头坐着个小姑娘,虽看不清眉目,但见到那飞扬的华贵披风上还镶着银线便知道来历不凡,少不得要问一问。遇到这种情况,侍卫远远就亮出雍亲王府的腰牌,‘雍亲王府办事,速速让道。’

    在这个节骨眼上,雍亲王府在京中拥有非比寻常的地位,很快畅通无阻到了东城门。

    今晚值夜的城管领看到雍亲王府又来了人,一拍脑门叮嘱手下的人两句,没法子亲自跑下城楼,看过侍卫的腰牌和四爷令牌后,求饶道:“两位,实不相瞒,下官就是个城门领,若能行个方便,又如何敢拒绝呢,只是这城门一关,没有万岁的圣旨,下官要是让人开了,这,这可是全族都要掉脑袋啊!”

    陈敬文捋了捋胡须,笑呵呵道:“在下也明白您的难处,不仅是在下,王爷通情达理,也是能体谅的。在下和这位侍卫来,其实不是要出城,只是想放几只鸽子。”

    “鸽,鸽子?”城管领听到他们不是要开城门出城,已松了一口气,打算的就是只要他们不出城,哪怕是今晚要等在这儿呢,他都不管了。虽说也是违背规矩,但能长长久久当官的人,就没有脑筋转不动的。雍亲王府的二阿哥病重,他这时候还顶真,样样讲律例讲规矩,那不是要把雍亲王得罪死了。万一到时候那位二阿哥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说不定万岁都要怪罪呢。

    尽管做好心理准备伺候两个大爷,可听到他们的要求,他还是愣住了。

    “您是说,让鸽子出去送信?”城管领说着就朝不远处站在一个人站在墙根下全身包得严严实实,手里提着一个鸽子笼的纳喇绛雪看了看。一个小姑娘训的鸽子,指望这大晚上的出城去找端贝勒?这雍亲王府的人也太病急乱投医了。

    这倒罢了,只是城门一关,能不能放鸽子出城,他也做不了主啊。

    侍卫等的不耐烦,正要说话。陈敬文拉了他一把,将城管领带到边上,“大人,实不相瞒,弘晖阿哥病重,王爷心急如焚,原本是打算深夜入宫求见万岁的,不过被在下劝阻下来。即便如此,这会儿王爷也到宫门口候着了。您若这回高抬贵手,往后……”说着陈敬文笑了一笑,“大人自然尽忠职守,可这夜黑风高的,飞几只鸟出去,上头也不至于就怪罪大人罢。”

    城管领心道,几只野鸟飞出去自然无事,但有意放出去的信鸽,有人想找茬,那是随便就能找到的。不过面前这人说的倒也没错,那弘晖阿哥乃是嫡子,是雍亲王所看重的。今晚要是连放几只鸽子出城都不肯,必然是要把人得罪死的。再说是给那位端贝勒送信,都道万岁最信任宠爱这位皇孙,连脉案都由端贝勒掌管,想来给他送信,当不会有甚么问题。

    城管领左思右想,一咬牙道:“成,那下官就领命行事了。”

    听此人在最后还是耍了个滑头,陈敬文只是一笑,当没发现,招手把纳喇绛雪叫来。

    “还请这位姑娘随我到门楼去罢,省的鸽子飞上来还被我手下这些不长眼的给误打了。”既然松了口,城管领干脆再给个人情,把几人领到城墙上最高处的门楼,在那里让纳喇绛雪放鸽。

    纳喇绛雪接过陈敬文点燃递上的一段香木,先喂了赤丹几粒米,接着把香木放到赤丹面前,摸着它的头低声嘱咐,“赤丹,记住这个香味,带着小红小绿它们找到香味主人,一定要找到!”

    赤丹把米吞下,凑到香木那儿使劲嗅了两下,对着纳喇绛雪咕咕叫了两声,振翅飞向天空,身后跟着的两只鸽子,脚上绑着和赤丹一模一样的信筒,紧紧跟在赤丹的身后,很快化作三个小点,消失在夜色之中。

    鸽子飞走,剩下就只能听天由命。不过纳喇绛雪也不能回去,万一鸽子找错方向,半途回来,还得靠她再一次安抚放鸽。但这大晚上的,城墙上都是些当兵的男人,纳喇绛雪若是奴婢出身就罢了,她毕竟还是个大族贵女,又是来帮忙的人。陈敬文想了想,就请城管领把他值夜的房间收拾收拾,让纳喇绛雪进去休息,至于他们几个,因城管领不敢喝酒,便坐在门楼那儿喝两壶热茶暖暖身子,正好也挡在纳喇绛雪房间外,省的她让那些不懂事的兵痞给冲撞了。

    京郊黄花山,离前明皇陵不远,就在天寿山以北。这里原本是一座小小的山包,但大清入关后,夭折了无数的子嗣与女人。这些不够身份进入皇家陵区的魂灵,最终都安息在黄花山脚。几十年来,这座原本低矮的山包,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冷。

    苏景来到这里的时候,山中没有一丝星火。野地里,只有寒鸦凄清的叫声,苏景不畏惧,却从中体会中一种入骨的悲凉。

    举目一望,这里大多数人连个碑文都没有,唯一显眼的,便是中间方位最好的地方,种了两行青松,青松中簇拥着一间小殿。背后,就是他这一世生母的陵寝。

    布顺达追封为侧福晋的时候,康熙曾经提出将其移葬,苏景拒绝了。若将来他能顺利达成心中的目标,布顺达会被追封,会和雍正一起埋葬,到时候他会郑重其事移葬棺木。若他失败,就算移葬,布顺达只怕也不会得到应该有的祭祀,又何必惊动亡灵呢。所以苏景只是让人按例立了摆放牌位的地方,重新给布顺达从外修葺坟冢。

    苏景在坟前站了许久,将自己带来的祭品摆上,跪在了坟前。

    他真心实意的感谢这个女人。也许他来到这个时空,是出于自己的选择,是出于系统的能力。但他第一次体会到母爱,却是从这叫布顺达的女人身上,尽管他连她长甚么样都弄不清楚。

    带着记忆的他和别的婴孩不一样,他能清楚感知到出声那一刻的险恶。布顺达,耗光生命中最后的力量,抵抗一切痛楚,将他生了出来。他所能回报的,其实并没有多少。至少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让乌喇那拉氏偿命。他只能按照这一世的规则,想法为布顺达谋取更高更多的地位。若真有阴曹地府,鬼魂真能享受人间祭祀,只盼布顺达可以在地下逍遥自在罢。

    苏景的手指停留在冰冷的墓碑上,那一抹冷意在这寒夜里顺着指尖窜到他心口,叫他无端颤抖了一下。

    “贝勒爷!”吉达手里抓着一只鸽子走近苏景。他们这位人原本离的远远的,都不愿打搅苏景,不过几只鸽子朝着苏景的方向飞来,也幸好就是几只鸽子,不是甚么猛禽,所以吉达他们还等着飞近了仔细看过再动手,否则早早就一箭给射死了。

    吴桭臣训得鸽子,吉达也是看过的,他当时还想请教吴桭臣训鸽的本事,看能不能用到手下人的联系通信上。可惜吴桭臣在京中呆不了多久,训鸽之术又非一两日能学会,还得精心培养的鸽子才能办到,事情就耽搁了下来。不过吴桭臣最好的几只信鸽,吉达还是认识的。

    正巧赤丹也还记得吉达给它喂过吃的,看到吉达,它在空中盘旋一圈,没有直接飞到苏景那儿,而是朝着招手的吉达胳膊上落下,吉达自然也就看到赤丹腿上系着的信了。

    “贝勒爷,是赤丹,吴先生最好的信鸽。”吉达将检查过的信递给苏景。

    “吴先生……”苏景没有直接看信,而是将赤丹接到手上,扶了扶它顶上的软毛,语气古怪的叹笑道:“真是天意啊。”

    吉达不明所以的看着苏景。

    苏景没有解释,将字条展开一看,侧头对赤丹笑笑,“你倒是立了功。”

    “贝勒爷,可是京中发生了甚么事?”吉达有些摸不清楚了。若真是大事,贝勒爷脸上没有紧张之色,若无大事,怎会连让信鸽送信的法子都想出来了?要是他没记错,这鸽子,可是送到纳喇家去了的。

    “准备回京罢!”苏景看着小脑袋转个不停的赤丹,对它道:“随我一道罢。”

    赤丹歪头看着苏景,在苏景肩膀上轻轻啄了两下。

    原本打算是明日一早回京的,不过苏景有话,吉达素来不会质疑,立即吩咐人喂马。一刻钟后,喂过马草以及盐水的马儿准备妥当,一行人飞奔回京。

    黄花山离京城只有一百里左右的路,按照马速,大约只需要一个时辰。但马,是不可能连续快速奔跑的,所谓日行千里,是说按照马的时速能够日行一千里,然而再好的良马,若非不顾马儿性命的话,连续跑半个时辰,就应该歇一歇。而且马同人一样,会力竭,后面越跑越慢。

    苏景他们骑的马,自然是最上等良驹,但同样不是死物。况且此时道路难行,一路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覆盖着厚厚的积雪,又是夜间,一行人快马加鞭,中途不歇,累的马儿鼻翼上直喷粗气,终于在将近两个时辰后赶到城门,此时天际边已隐隐透出一丝微光。

    “来的是甚么人,是不是贝勒爷?”听到传来的马蹄声,陈敬文激动的奔到城墙边探望。

    “开城门,端贝勒回京!”吉达打马在前,对着城墙上询问的人喝道,他手上同时举着康熙赐给苏景随意出入京城的令牌。

    “是端贝勒,快开城门!”城管领也是大喜,辨认清楚确实是苏景后,当下令人开门。其实不用吉达把令牌举出来,只要认出是苏景,这些人开门就开的放心了。所谓令牌信物,都抵不过康熙曾下过的旨意。若是别人拿着这令牌来试试?康熙没有下过赐令的旨意,别人拿着令牌出入,只会被城门口的值班兵士们立即拿下!

    “贝勒爷,贝勒爷……”看到苏景进了城门,早已奔下来的侍卫赶紧上前道:“贝勒爷,您可回来了。”

    苏景骑在马上,正色道:“弘晖如何了?”

    侍卫摇头,“太医束手无策。”

    “回府罢!”这种情形,苏景懒得多话,只是对一旁眼巴巴的城管领点点头,就让这城管领大喜过望。随即余光一扫,看到陈敬文身后静静占着的纳喇绛雪。

    “喔,这是纳喇姑娘,吴先生的外甥女,多亏了她,小人等才能放鸽出去给您送信。”陈敬文顺着苏景的目光看到纳喇绛雪,忙解释了两句。

    “多谢姑娘。”苏景点点头,看纳喇绛雪一蹲身,想起甚么,道:“此时不好寻找车马,你们送纳喇姑娘回去。”

    “是。”先前把纳喇绛雪带来的侍卫要去送人,只是没想到他才坐在后面,那马儿就打了个响鼻,接着四蹄一软,晃了晃马身。

    作者有话要说:  很晚才回家,内伤,吃了几天油腻的,胃也不舒服,唉,好受罪……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男神成长记相邻的书:婚事凉凉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悠闲强势攻婚,亿万老公别硬来![红楼]皇桑这职业!我的鬼神老公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法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蛇精病男主爱上我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红楼第一狗仔.都市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