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清圣宗

【书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79章 清圣宗 作者:一手消息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阴阳超市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大漫画天字号保镖逍遥渔夫神级绝品系统超级乐神     四爷收到苏景回京的消息,从宫门口赶回来, 得知苏景确有办法后先是大喜, 随即得知弘晖双腿不保,又是一惊。

    直到手里原本微烫的茶水已无温度, 四爷才问:“果真没有别的办法了?”

    苏景笑的有些落寞,“若能再寻医术高明之人, 兴许有别的法子罢。”

    四爷有些愧疚,补救般道:“还有谁的医术能胜过你呢。”事实上就是有, 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再艰难的选择总归是要抉择的。何况四爷并非是一个优柔寡断的人。

    “明日你便开始为弘晖施针罢。”

    “福晋……”苏景犹豫的看着四爷, 轻声道:“只怕福晋还想再寻人看一看。”

    想到今日一早便入宫请见的乌喇那拉氏,四爷沉下脸, “此事由我决定!”

    入宫?

    求谁呢?求御医么?宫里娘娘不会答应出这个头的。若是弘晖性命垂危就罢了, 但现在弘昊已经有办法, 娘娘便绝不会插手。就是万岁, 都不会肯的。乌喇那拉氏平素算是机灵,这回全然失了章法。

    四爷能体谅乌喇那拉氏一片爱子之心, 不代表他就会原谅乌喇那拉氏在弘晖之事上犯下的错误。在四爷看来,若非乌喇那拉氏一直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又对权势过于看重全然不顾弘晖体质,事情本不至于严重到这个地步。

    看看弘晖, 再看看以前身体比弘晖还弱两分的弘昐弘昀……

    这三个孩子现在的身体完全颠了个,还有以前每逢秋冬就日日不断药的福宜福惠。

    四爷不由想起今早年氏说的那番话——‘多亏大阿哥,今年冬天倒比往常还冷,可福宜他们连咳嗽都没听到一声, 全是大阿哥平素给调理的好。妾身听说明年大阿哥请的人来要教着福宜他们打拳,妾身也弄不明白,不过福宜说大阿哥答应他们,好好练这个养身的拳,明年他们就能跟哥哥们一起打雪仗了。妾身不怕说句得罪福晋的话,二阿哥的身子,若早些交给大阿哥调理,当不至于此。’。

    或许年氏说这番话有私心。可四爷认为里面至少有一半是真心的。

    谁说不是呢,若乌喇那拉氏不是左右防备,让弘晖跟兄弟们亲近,弘昊,不管出于甚么原因,都不会单放下一个弘晖不管。

    到了现在,她又疑心的弘昊不肯尽心,要谋算弘晖那一双腿。即便是真的,她又还能如何?

    四爷压下心底的不满,道:“你说要辅以药材,可有甚么药是不好寻的?”

    能通经梳络的药,略同医术的四爷也知道是很不好寻的。

    苏景默了片刻,“有一味药,原本儿子手里有三株,只是之前已进献给汗玛法了。”

    四爷愕然,“万岁如何……”话到嘴边,四爷没有再往下说。

    苏景负责康熙身体调理,四爷曾有心问一问康熙身体状况,到最后还是在邬思道等人的劝阻下歇了心思。正如邬思道所说的,‘王爷不问,真有万一,大阿哥不可能不告诉您。您问了,除去为难大阿哥,倘若让万岁得知,于您于大阿哥都非幸事。’抱着这样的想法,四爷终究将打探的想法压下。不过偶尔天子健康,有太多人关注,加上苏景这里时不时会露出点蛛丝马迹,四爷也早有一番自己的揣测。

    至少那奏折上是否御笔亲批,许多人还是能看出来的。字迹模仿的再像,终归会有痕迹。

    四爷陷入两难之地,“那药,还能上哪儿去寻?”

    苏景想了想,如实道:“湘西山中应该有,不过此时不到成长之季。儿子那三株,便是从经营湘西苗药的商人手中得来。此药难得之处在于存放不易,采摘后一盏茶时间便枯萎,药效全无。须得有上等炮制药材匠人随行,再存放入专门的药匣中。”

    四爷又问,“若无此药,弘晖的病情,你有几分把握?”

    苏景平静的道:“不到两成。”

    “不到两成!”四爷吃惊的望着苏景。

    “阿玛有所不知,此药名烈骨草,取其通骨正经之意。不仅能打通经络,若有骨伤,以此药辅助接骨,更可见奇效。不过此药药性太烈,用后体内犹如烈火焚烧,寻常难以忍受,但也正因药效猛烈,方能调治重症。弘晖病情危重非要此药不能见效。”

    与这种药类似的药,其实苏景上辈子也见过,叫做透骨草。后世很多人颈椎腰椎得病,会用透骨草提炼的药油来治理,与盛行一时的蜂针素是一个道理。不过透骨草疏通经络的效果远远没有烈骨草。得到烈骨草后,苏景曾仔细研究过,觉得烈骨草或许是透骨草的变种。就如后世常常会有一些变异昆虫变异植物一样。

    他当时从商人手中收下这烈骨草,原本是打算试试能不能在药田中培育。此时还没办法做骨科手术,但有涉及到骨骼病痛,多半是靠正骨大夫倚仗手上经验感觉来接骨,稍有不慎,就会造成无法挽回的遗憾。若能把烈骨草功用完全开发出来,至少在骨质增生这种后世西医也没甚么好办法的病种方面,能见到奇效。然而遗憾的是,这种药可能是变异基因尚且不够稳定,又或者是只能在湘西群山中生长,不管苏景手下的人如何用尽心思,不是根本长不出来,就是完全没有之前的药效。一来二去,苏景只好暂停让人带药种,打算今后收服了苗人,再让人去那里开辟药田。

    湘西多草药,直到后世,还不断有人在那些深山密林里发现新的物种,提炼出新的药剂,苏景以为,倒并不局限于一个烈骨草。

    至于那剩下的三株已炮制好的草药,苏景一直没有动用。直到在宫中为康熙调理身体,发现康熙已有中风先兆,手臂甚至开始萎缩,苏景便用烈骨草为药引开出一个药方。只是制药之事,以防万一苏景没有接手。

    见四爷沉默,苏景道:“汗玛法有没有用药,儿子确实不知。兴许汗玛法这些日子已让人找到更多的草药也未可知。”

    四爷不由失笑,笑中多苦涩。

    若那药真如此难得,又对万岁的病情有奇效,万岁倒是的确可能令人去找药。但按照弘昊的说法,这药,根本就没到采摘的季节啊!再说万岁就是找到多余的药,又如何会承认呢?那岂非是向天下宣告,他身体的确出了严重的问题。

    而万岁手中无药,或者万岁不承认他手中有多余的药,他去求万岁仅有的三株草药来救治儿子,万岁又会如何看他这个儿子,大清的雍亲王——目无君父!

    四个字出现在四爷心间,他瞳孔骤然一缩,带着几分疲惫与痛苦道:“就这样试一试罢。”

    这个回答在苏景意料之中,他道:“儿子会入宫求一求汗玛法。”

    “不行!”四爷并未欣慰苏景的兄弟情深,相反四爷有些恼怒,“谁都能入宫,你绝不能去!”

    献药的是你,要把药收回来的也是你,为了兄弟,不顾祖父,不顾天子!

    事关圣体,就算万岁再宠爱弘昊,也会大怒!

    在四爷眼里,既然弘晖已经注定要失去双腿,他膝下便只剩下长子这一个希望了。若以前还有犹豫,今后甚么其余顾虑都不再有。他儿子虽多,半数体弱,不堪重任。弘暦弘昼或许身康体健,但两人年岁尚小,其生母又位卑愚钝,从不得宠。有长子珠玉在前,对两个幼子,四爷连目光都未过多投放,怎肯将希望放在他们身上。

    况且苏景的圣宠,对四爷来说同样也是争夺皇位的一把利器,他无论如何不会让苏景为弘晖去冒险的。

    “不要再说了!”四爷看出苏景欲言又止,态度十分坚决道:“你一直是个分得出轻重的孩子,阿玛希望这次你能明白。弘晖是你兄弟,阿玛疼爱他,也看重你。你关心兄弟,阿玛心里明白,但你却不可为弘晖自毁前途。事已至此,你尽全力为弘晖救治便是,能保住性命,是上苍开眼,祖宗保佑,治不好……”四爷闭了闭眼,两腮剧烈的颤抖了几下,“那也是他的命,别人的罪孽,与你,并无干系。”

    因要给弘晖治病,出了四爷书房,苏景便朝正院走,路上问起纳喇绛雪,“可将人送回去了?”

    魏珠点头哈腰,“送回去了。”

    “怎么,还有甚么事?”苏景一眼就看出魏珠的欲言又止。

    “这……”魏珠抓抓下巴,小声道:“乌喇那拉格格听说您带了个姑娘回来,吵着要见纳喇姑娘,被大格格给教训了一顿,三格格还朝乌喇那拉格格身上泼了杯热茶。”

    出于魏珠意料,苏景没有动怒,只扬了扬眉,问道:“纳喇绛雪如何处置的?”

    “纳喇姑娘给乌喇那拉格格赔了不是。”魏珠说完,眼巴巴等着苏景的话,哪知苏景只是笑笑就走了。

    苏景没有听从四爷的话,仍旧入宫了。有些事,四爷能做,他不能做,有些话,四爷能说,他不能照办。

    康熙一早已得知弘晖突发重病的事情,还将太医招来询问过,又让人拿脉案来看。

    “这么说,你们对弘晖的病束手无策?”

    分辨不出康熙喜怒,太医院院使袁大忠小心翼翼道:“回皇上,微臣今日一早看过高太医等人的记录,弘晖阿哥乃是先天体弱加上劳累过渡,以致脏腑衰竭,恕臣等无能,对此实无良方。倒是端贝勒,医术远超臣等,或有良方。”

    康熙神色莫测,翻了翻面前的脉案,忽道:“这么说,弘昊诊出弘晖的瘤疾,你们也没办法了?”

    袁大忠与左右院判对视一眼,跪到地上,齐呼:“臣无能,请皇上降罪。”

    “好一个无能!”一直平静的康熙忽然用力拍了一下御案,怒道:“暴病骤发你们治不了,瘤疾沉疴你们诊不出,朕还敢指望你们来保证皇家宗室的性命安危吗?”

    三人瑟瑟发抖,袁大忠仗着是康熙心腹,壮着胆子道:“小臣听说端贝勒对弘晖阿哥之病已有办法,当……”

    “哼!”康熙兜头将面前的砚台砸了过去,斥道:“弘昊乃是皇孙,不是大夫!若遇到重症便需堂堂和硕贝勒出手,朕每年何必花重金养着你们这帮狗奴才!”

    对太医院,比起历朝君王,康熙算得上宽和。在康熙看来,医者,要收其心,而不能用力压迫。一旦患病,想要这些太医尽力救治,就不能让他们时时刻刻处于担惊受怕中,否则开出来的尽是太平方,又有何用。

    但从骨子里的,对医者,康熙始终判定为工!

    所谓士农工商,龙子凤孙的身份何等尊贵,给长辈诊脉治病养身还能说的上是一个孝字,天天惦记着为太医院分忧?他要的,又岂是这样一个孙子!

    袁大忠被康熙突如其来的发作吓得忙道:“臣等有罪,臣等有罪……”

    “好了。”康熙不悦道:“别在这里磕头,去雍亲王府,让弘昊将法子告诉你们,弘晖的病,朕就交给太医院,若手握良方仍出了差错……”

    康熙没将话说明,但后果显而易见。

    袁大忠心里叫苦。

    万岁只道有办法治病,他们就能学了来。要这病只是开方用药,端贝勒写方子出来,自然没有甚么好为难的。但弘晖阿哥那病,是要用针的。这天下针灸之法,不说上百个派系,几十个派系总是有的。即便端贝勒把要针的穴位说出来,那轻重,长度都有区别,有人行针只能一寸许,有人治重症,却能行三寸乃至五寸的针。俱他所知,端贝勒因武力卓越之故,可以行针九寸,由此直透穴位最深处。再说穴位这东西,是一个大概方位,认穴越准,效果越佳。倘弘晖阿哥果真是瘤疾,要在头部行针,更不可有丝毫差池。他们太医院,即便是最擅长针灸之术的宋恩,要立即熟练一套新的针法,怕是也办不到。

    但这话,袁大忠此时无论如何不敢跟的盛怒中的康熙道出,只能硬着头皮一力应下。

    康熙摆摆手,将人打发走,就听梁九功道苏景来了。

    “让他进来罢。”虽不悦,康熙仍是皱眉道。

    苏景进来后,康熙示意梁九功搬了圆凳,让苏景坐在跟前。他不给苏景开口的机会,直接道:“朕已让袁大忠亲自接手处置弘晖的病情,这几日正是年节,事务繁杂,你将治病之法告诉袁大忠,就留在宫中帮朕处理些事务罢,正好太后也十分想念你。蒙古那里,有些事还得你出面。”

    “汗玛法……”苏景未必是真心想要入宫求药,却也没想到康熙不仅不让他开口求情,还不许他出手治病,甚至干脆断了他后路,把他留在宫里。

    体会到康熙的心意,苏景心里涌起淡淡的暖流,但仍是道:“汗玛法,弘晖的病,还得用内息疏通经络,太医们,只怕不行。”

    “内息?”康熙的眉头一直就没舒展过,他盯着苏景半晌,淡然道:“既然如此,那朕今日就让你回去一趟,把你该办的事情都办了,就回宫来。朕会交代下去,让他们给你留着宫门。”

    “汗玛法,孙儿……”

    “不要再说了!”康熙看苏景还硬着脖子,恼怒的瞪着他道:“你难道不明白朕的意思?弘晖的病,谁都能治,唯有你不行!”

    苏景愣住,凝视着康熙气怒的脸,他起身,缓缓跪倒。

    “汗玛法,弘晖他,是孙儿的弟弟。”

    见苏景跪下,康熙冷笑,脱口道:“乌喇那拉氏却不并非你生母!”话都说到这个地步,身为天子,康熙也没甚么顾忌,“弘昊,你天子卓著,朕对你寄予厚望,你,可不要让朕失望。你可知道昊之一字,代表了甚么?”

    苏景不言。

    康熙神色郑重,“昊意同天,故有少昊,太昊。又所谓昊天上帝。你精通汉学,通晓满蒙,文能安抚大儒,武可拉弓远射。大清自入关起,天子夙兴夜寐,无不忧心这江山旁落。今日朕便告诉你,当年朕早立太子,非为嫡庶,乃争天下汉人之心!但你二伯,着实让朕失望!朕有意另择储君,可满朝儿孙,放眼望去,竟无一人可让朕托之以重任。你三叔,重文轻武,秉性软弱,易为人所控!你阿玛,心怀天下大治,却性苛而尽失人心,手段失之酷烈。你五叔,养于太后膝下,与蒙古过从甚密,且心无大志。你七叔早有残疾不必再言。至于你八叔,这段日子,你当早已看的分明,其人看似柔奸狡诈,却自幼卑诺以示人,只知收揽人心,却不懂霹雳手段。朕如何能将江山托于他之手?往下看去,老九老十这几个更无人君之象。至于你十四叔,他却有心,可以朕看来,手段粗劣,秉性冲动,胜在还有两分勇武之心,若用的妥当,或许还能成个将才!”

    康熙说到这里自失一笑,“朕自来对皇子要求严厉,又让满人多生子嗣,宠幸后宫,从不怠慢,怕就怕这江山将来无人可选。没想到满堂龙子,竟还是无一个让朕满意。朕前两年看来看去,能选的,也无非就是你阿玛了。对臣下过刚,却也要比做个傀儡更好。”

    对臣子冷酷,顶多青史上名声不好,对百姓,对江山倒未必是坏事。可对臣子们太宽纵,是必然会造成危机的。

    苏景从没想过康熙这样的人会对自己掏心掏肺,心中滋味复杂,他不知该说甚么,凭着本能伏在的康熙膝头,像个撒娇的孩子般哽咽的唤了声汗玛法。

    “好了。”康熙摸着苏景的头,幽幽道:“当年朕不为世宗疼爱,得太皇太后看重继位,曾想一定要治理好这片江山,让世宗看看朕才是他最出色的儿。等到自己做了阿玛,有了儿孙,才明白人心原本便是偏的。像是你二伯……”

    说到太子,康熙仍觉得心上一阵刺骨的痛楚。那是他花费无数心血,亲力亲为养大的儿子,曾经每一次看着这个儿子睡着的脸,在朝上与朝臣们斗智斗勇后的疲惫都不翼而飞。那时候他是如此笃定,笃定一定要将一片没有叛乱,富庶强盛的锦绣河山交给最心爱的儿子。

    但儿子长大了,他老了。曾经只要一碗破例允许的糖糕就能冲着他开怀大笑的儿子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个储君,而他,也还放不下手中的皇权。

    父子之情便为父子之恨,夜深人静时,他一个人静静躺在宽大的龙床上,看着边上空荡荡的再无孩童清脆的笑声也曾想过他和胤礽怎么走到如今的地步。但每一次,除了将罪过放在索额图等人身上,导致胤礽误入歧途外,其余的他都无法接受。如此煎熬一夜,等到天明醒来的,他仍旧是那个万岁万万岁的天子,依旧要保护他再次选中的人,还是要让胤礽继续困在毓庆宫中做一个箭靶。

    可以狠心,却不代表不会心痛。

    到了现在,他与胤礽之间经历过的父子相疑,却不想再让最心疼最看重的孙子再去经受一遍了。

    人就是这么奇怪,他确实偏心,偏心胤礽,也偏心这个一眼就看重,寄予无限厚望的孙子。

    “弘昊啊,你是朕最疼爱的孙子,朕总希望你前面的路,走的平顺些。”康熙轻轻拍打着孙子的背,含笑温和道:“听汗玛法的话,做你该做的,不该做的,就交给汗玛法。”

    这样将来老四登基后不会有机会怪你,乌喇那拉氏或许会怨憎你,却找不到你的把柄,外面那些人,更没办法将刻薄寡恩毫无兄弟情义的说辞放在你身上。

    “孙儿,明白了。”苏景抬起头,带着眼角的湿润郑重其事给康熙磕了头。

    看着苏景脚步沉重的离开,康熙眯了眯眼,摆摆手让梁九功过来,“去,你跟弘昊一起回去,告诉老四的,弘昊为弘晖行功之后,必须立即回乾清宫偏殿禁足!”

    “禁足?”梁九功看了看康熙,见他已闭上眼立即小声应诺,跟着苏景前后脚出了宫。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这情节会结束,然后还有三章左右结束内务府情节,男主会暂时换地图,之后就是五年后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男神成长记相邻的书:婚事凉凉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悠闲强势攻婚,亿万老公别硬来![红楼]皇桑这职业!我的鬼神老公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法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蛇精病男主爱上我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红楼第一狗仔.都市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