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清圣宗

【书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91章 清圣宗 作者:一手消息

强烈推荐:大漫画邪帝传人在都市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阴阳超市绝命毒尸娱乐圈之女王在上都市超级医圣[乱世佳人]玛格小姐     倒春寒的气候里,纳喇府中一片肃穆, 两个小丫鬟穿着身半旧夹袄, 吃力的抬着一筐黑黝黝的炭穿过回廊,到院门口的时候, 冲着站在门洞边的两名高壮侍卫露出讨好的笑脸。

    两个小丫鬟约莫只有十来岁年纪,手被柳条勒的通红, 见她们可怜,左面那侍卫下意识帮忙抬了一把将炭筐轻轻放在地上。

    右面那侍卫则叹息一声, 仔仔细细在炭筐中搜罗起来, 在院内来回梭巡的一个太监也走出来,检视一番两个小丫鬟身上, 发现都没问题, 互相对视一眼, 将人放进去了。

    等两名小丫鬟进了屋子, 之前检查炭筐的那侍卫才道:“这么点炭,连主子带下人用三天, 还是外头买的寻常黑炭,那位夫人可真是……”

    “小声些罢,咱们只管照着上头交代的行事,把人给看好了。里头那个, 还说不准到底是不是能……”另一个侍卫咳嗽了一声,又一次压低音量道:“你们听说没有,宫里那位端贝勒说是好了不少,雍亲王府几位阿哥格格还进宫去瞧过。”

    “醒了就好。”先开口的侍卫道:“要是再不好起来, 我看那刑部的大牢都快装不下人了。”他说着抱了抱拳,“这一回圣上是动了真火,眼瞧着有几家王府到现在还没解禁,尤其是那安王府,啧啧,怕是有点悬乎啊。”

    先前给两名丫鬟搜身的太监听到这边说话的声音,咳嗽了两声。两个侍卫立即不再多言,朝着太监的背影吐了口唾沫,重新在门洞边站的笔直。

    夕照跺了跺发僵的脚,过去一看小丫鬟抬进来的炭,不满道:“这是怎么回事,又是黑烟炭。”

    所谓黑烟碳,乃是时下贫困人家冬日用来取暖的炭,这种炭烧起来烟雾缭绕,气温熏人,稍不注意通风,很可能就会导致昏厥甚至丧命,稍微有些积蓄的人家,都不会用这等炭。像纳喇家这种满族权贵,这样的炭,下人都不会用。

    “你们不知道姑娘被浓烟熏着了,本就咳嗽,还连着几日抬这炭来。”

    小丫鬟瘪着嘴要哭不哭道:“是,是贾管事说的,这天快冻过了,府里备的炭都用得七七八八,没防着天儿又转冷,就那么些红罗炭,要先给老爷夫人还有少爷用。”

    “他说就成了,你们……”夕照恨铁不成钢伸手去戳小丫鬟的额头。

    见此情景,一直坐在窗边抄佛经的纳喇绛雪将手中的羊毫玉管笔小心放下,轻声道:“好了夕照,你明知是怎么回事,不要为难她们。”

    夕照僵了僵,吩咐两个小丫鬟,“去把炭盆搬来,想法子挑些烟尘没那么大的点上,放……”她本想说放姑娘脚边上,一转眼看到纳喇绛雪又捂嘴在轻轻咳嗽,转而道:“就放在帘子那儿,好歹叫姑娘借借热乎气。”

    “姑娘,再这么下去可如何了得,今日您的药又是凉了才送来。明明您身子没好,夫人还每日让您抄这么多佛经。”眼中看着那根所剩无几的墨条,夕照喉咙都硬了,“连这墨都算计着给您,抄不够又说您心不诚,夫人这分明是想要趁机……”

    “我好好的,你哭甚么?”纳喇绛雪脸上一点难过之色都没有,像是外面并没有大内侍卫在看守,她并没有明明救了人却反而被百般质疑,让人苛待一样。

    “可是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最开始老爷还过来与您说说话,也许姨娘在外头瞅瞅您,这两日连屋子门都不让您出了。府里的大夫也不来给您诊脉,就连送来的药,都从每日三碗变成现在的一碗,还是凉的。”夕照简直是满腹的不平,絮絮道:“明明您放火烧山是救了那位端贝勒,立了大功,皇上还……”

    “够了!”

    听她说的越来越不像话,纳喇绛雪忙何止她,正色道:“夕照,你是不是想让额娘和我真的都活不下去,不顾及我,也不顾及你爹娘大哥了?”

    其实方才夕照就是一时嘴快,等到醒过神自己也吓得不轻,跪在地上白着脸道:“姑娘,奴婢知错了。”

    “起来。”纳喇绛雪走到窗前看了看,发现没有太监正好在附近,这才松了一口气。回身看着夕照厉色不减,“你往后可记住,不能再胡说。”

    “奴婢明白。”

    纳喇绛雪情知她是关心自己,没有再骂她,回到桌前继续抄佛经。

    她当然知道这是嫡母有意趁机折磨自己。可谁让她卷到这等大事中,只好认命。

    夕照说她立功却受了委屈,她反而真心感激如今的万岁是位圣明天子,否则她此时怕是与姨娘弟弟都没了性命。

    关乎行刺龙孙之事,她们这些好端端在街上闲逛的女眷,是为何要突然追上去,又救了雍亲王府的三阿哥的,还能成功放火示警?

    算起来许多都是巧合,可这种事,不是甚么巧合与好运就能搪塞过去。

    只盼望那位端贝勒早些醒过来,否则何家怕是要满门人头落地,自己和额娘,也少不得要被牵连进去。

    纳喇绛雪心中发沉,提着的笔停在半空,墨汁滴落,染乱一片雪白。

    外面忽传来喧嚣声,像是有人在急速走动。

    纳喇绛雪忙示意夕照去看看。

    夕照抖着手开了门,迎面贴上来一张笑脸。

    “哎哟,夕照姑娘啊,快,快请你们姑娘出来,贝勒爷让人来给你们姑娘送东西了。”

    平日趾高气昂,有时候还动手动脚的人忽然换了张笑脸,夕照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那太监见夕照不动弹,觉得夕照说不定是嫉恨他们前几天的刁难,心头有些不乐意。

    不过太监是甚么,太监就是遇上得势的,被打了右脸还欢欢喜喜把左脸凑上去不要脸的人。

    于是笑的越发添了几分谄媚,讨好道:“纳喇姑娘可是身子仍有些抱恙,要不小人去外头说说,让外头送东西的嬷嬷进来。”

    夕照这才回过神,认定自己没听错,慌乱摆了摆手道:“我这就去请姑娘。”随即唰的关上门。

    那太监差点被门夹了鼻子也不敢说甚么,反而揉了揉脸,打定主意待会等人出来的时候要笑的更诚心诚意一些。

    “端贝勒让人来送东西?”纳喇绛雪脸上带着丝微讶,“你是不是听错了。”

    夕照将脑袋摇的飞快,“没有,奴婢绝对没有弄错,就算奴婢耳朵听错了,眼睛也不会看错,姑娘您是没瞧见,外头守门那太监的一张脸,笑的全是褶子。”

    纳喇绛雪略一沉吟,放下笔道:“快,给我更衣。”

    虽说来的是几个奴才,但不管是宫里还是王府来的,都是有品级的人,况且他们来,是代表端贝勒,代表皇家,自然不能有半分怠慢,让人抓住把柄。

    为了让脸色显得好看些,纳喇绛雪特意让夕照找了盒胭脂。

    约莫半盏茶功夫,收拾妥当,纳喇绛雪在守门太监殷勤的领路下,去耿氏那儿见到两名从宫里出来的嬷嬷。

    原本苏景的意思,是让石荣从端贝勒府安排体面的管事去一趟纳喇府。

    他昏迷后醒来几次,得知是纳喇绛雪放火烧山,才终于引起京中注意,察觉到那不太明显的狼烟,进而有阿克敦带兵马及时赶来。按常理来说,纳喇绛雪此次算是立了大功,可苏景前世今生都不是普通人,他太清楚上位者的心思。原本纳喇绛雪与何妙兰为何会突然要去普宁寺,就有许多说不清楚的东西。

    加上帝王天性多疑……

    至于揆叙,会不会护住自己的女儿,苏景实在不能信。连面对耿氏之时,为了权利,揆叙都可以放弃自己唯一的儿子,女儿,又算甚么?

    看在种种缘由上,苏景想保一保纳喇绛雪,只是石荣出宫办差时,出了些偏差。

    康熙这些日子一直有些草木皆兵,他甚至连宫中的御前侍卫都有些不信了。当然,他不认为这些人敢弑君,可若为家族,为投效的主子,这些人未必没有胆量谋害正虚弱的皇孙。

    所以康熙放过石荣石华,在震怒又经过苏景求情之后,顺水推舟饶了这些人,令他们彻夜轮班守候,如此,自然不虞这些人敢再不尽心尽力。

    原本苏景一直安安分分的养伤,连刺客背后的事情都没过多打听过,康熙心下还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此事隐隐约约有线索指向自己别的儿子。不过正如苏景所料,康熙实在不愿相信自己的儿子,为了皇位,竟能和反贼联手,所以康熙将一些线索压了下来,也因此,他将更多的怒火倾斜到乌喇那拉氏头上,一定要让乌喇那拉氏按律处置,而不肯给其一个体面的死法,哪怕为此折损皇家的颜面。不过说到底,即便乌喇那拉氏落罪,不过就是民间议论一二,其实并不会有多严重的后果。

    为此,康熙觉着对自己的爱孙,还是有几分歉疚。得知石荣领了苏景的令要出宫,按着习惯把人叫过来询问一番,听着前头处置战死护卫们的身后事这一桩还罢了。后面关于纳喇绛雪跟何妙兰,康熙心里就有些微妙,略一犹豫后,让梁九功点了两名宫中有身份的管事宫女,带着些东西过来赏赐纳喇绛雪。

    至于何妙兰,因生父地位实在太低的缘故,康熙没有过多抬举,让石荣去处置。

    见着纳喇绛雪过来,耿氏眉梢一立,才要发难,宫里来的一名掌事姑姑咳嗽了一声,上前给纳喇绛雪福了福身子,客气道:“这位,想必就是纳喇大人的千金。”

    纳喇绛雪避开还了礼,客客气气道:“绛雪见过姑姑。”

    掌事姑姑的目光在纳喇绛雪身上溜了一圈,最后停在她脸上,目中藏着些惊叹。不过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就算是从宫里出来的,也没那个资格去品评一位满洲贵女的容貌。再说,眼前这位,今后说不定还有大福气。

    能被梁九功派出来办差的人,不会没有眼色,自然看得出耿氏满脸的不耐。两个姑姑对了对眼色,三言两语将事情交待了。

    “端贝勒还在养伤,听说姑娘那日因山火也生出场病痛,便求皇上赐了些养身的好药,姑娘收下罢。”

    纳喇绛雪示意夕照等接过东西,就要谢恩。

    “姑娘不必如此。”矮一些的姑姑扶着纳喇绛雪,满面笑容道:“咱们出宫前,主子有交待,这一回,算是聊表心意的谢礼,即是谢礼,如何能叫姑娘福身呢?”

    纳喇绛雪余光看到耿氏脖子都涨红了,担忧再说下去反而要闹出甚么笑话,赶紧道:“那绛雪就恭敬不如从命。”

    真是爽快大方,倒不像是汉人姨娘生的。

    两个姑姑心中都有些感慨,又有点诧异,觉着纳喇绛雪这又未免太不客套,莫非果真如万岁所料,端贝勒,相中了眼前这人儿,私下曾有过来往,故此才显得没那么拘泥?

    要果真是如此,她们回宫去了梁公公面前回话时,倒要小心些了。

    眼前这位虽说年纪小,不过满人家的女儿十三岁就要选秀,也就是一两年之事。人生得好,事前又得了贝勒爷的心,还有个救命之恩,还是个庶出,那就肯定能进贝勒府,往后说不定比石家那位还能说得上话。她们,可不能轻易得罪了,谁知道日后会不会在宫里长长久久的撞上呢。

    两人的心思纳喇绛雪自然不知,只是等人走了,揆叙过来看她,她才知道来给她送东西的是宫里的人,去何家送东西的,却是贝勒府的两名男管事。

    望着揆叙确认来人是宫中嬷嬷后压都压不住的笑,纳喇绛雪不知为何,后背窜起一股寒意。

    梁九功听完两个姑姑的回报,到康熙面前躬身道:“皇上,说是那位纳喇姑娘今年十一,生的,生的很是不凡。行事说话倒也明事知礼,见着宫里去了人,在娜拉夫人面前,并未露出甚么骄色。”

    康熙唔了一声,淡淡道:“以她的身份,称得上懂事二字,朕便不想再挑剔甚么了。”他喝了口茶,唇角浮出一丝笑意,“弘昊眼光素来极高,朕给他指的人,他是一个都瞧不上。”

    要是别人,看不上康熙赐的人,那必然是大罪。但说到苏景,梁九功反而敢凑几句趣,好不容易苏景精神好些,康熙脾气缓和不少,他此时不凑趣,何时再凑呢。

    梁九功笑道:“那也是贝勒爷知道皇上您纵着。”

    “是啊。”康熙果然并未生气,反而笑了两声,摇头带着点溺爱道:“朕一想到他自生下来就在江南养大,受了那么多委屈,就总是想多偏心一些。”说着叹息道:“朕原本以为他在江南长大,回到京里不要人服侍,说不定是喜欢那些娇媚的汉女,这倒没甚么。”作为一个宫中养着不少汉人答应的帝王,康熙显然没将这当一回事儿,他忧虑的是别的,“可若全是汉人生下的子嗣,未免不美。没想到,他看上的,还是满洲女儿。可惜身份低了些,若不然,让她做嫡福晋,未尝不可。”

    康熙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纳喇绛雪要是嫡出,他就让人做个嫡福晋,再从石家选个庶出的做侧室,如此,有了制衡,老大和老二那儿,也都和弘昊有了些许联系。弘昊是个重情之人,只要这两名女子生下子嗣,将来自有应得的地位,加上他的嘱托,往后老大老二这两脉的后人,便不用他多操心了。

    可惜,是个庶出。

    不过也不妨事,让石家做正室,纳喇绛雪,提一提身份,做个侧福晋便是了。

    康熙拿定主意,想到之前苏景与岳兴阿见面的事情,又是一笑,“朕说以他的性子,遇着岳兴阿窥伺他的行踪,他容下不说,还把人收在自己手下。此时想想,那一回,也有这纳喇绛雪在罢?”

    “没错。”梁九功原本还有些疑惑康熙是不是会错意,这会儿看康熙说的兴起,他自然不会泼冷水,再说他也想起一桩事儿,“皇上,奴才记着上回送信的鸽子,像是贝勒爷指了要送给那位纳喇姑娘的。”

    “你这么一说,朕也想起来了。”康熙摸着胡子道。

    “老奴以往瞧着,咱们贝勒爷稳重的很,不像是没及冠的少年郎,倒比朝里许多大人还老成呢。这一回啊,老奴倒觉着贝勒爷还是个少年郎!”梁九功一脸挪揄的笑道:“老奴听说贝勒爷手下能人多得很,怎会走了一个吴桭臣,就没人能养鸽子了,要把几只能送信的给个小姑娘养。再有,那吴桭臣的儿子,纳喇姑娘的表妹,说是贝勒爷给开的蒙。”

    康熙听到这番话,略微一愣,随即指着梁九功笑骂道:“你这老货!”笑过后将脸色一收,道:“何家那个,你安排人去仔细查查,要是没发现甚么,便将人撤回来,纳喇家,先不必着急。”

    梁九功也才想起来还有一个何妙兰,“那何正望之女。”

    “我看弘昊未必对她也有甚么,多半是看在其父的份上。当初她拦了弘昊的车马,性子实在不庄重。何况……”康熙冷冷道:“她竟敢在朕派去的人面前说甚么托梦!若不是弘昊看重何正望,朕……”岂能留何家到此时!

    梁九功立即知道康熙心情又坏了起来,垂下头不敢再说话,直到有人进来禀报,道永宁宫的德妃突然犯了惊厥之症,才打破这一室诡异的静默。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看,大概还有两章或者三章左右男主会换地图了,大家晚安,虽然我已经睡醒了又困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男神成长记相邻的书:婚事凉凉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悠闲强势攻婚,亿万老公别硬来![红楼]皇桑这职业!我的鬼神老公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法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蛇精病男主爱上我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红楼第一狗仔.都市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