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第 128 章

【书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128章 第 128 章 作者:一手消息

强烈推荐: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邪帝传人在都市阴阳超市大漫画[乱世佳人]玛格小姐绝命毒尸神级绝品系统得分之王     直亲王回府时身后还跟着两个拖油瓶——弘暦和弘昼。

    慧太皇太妃满心怒气看到这两个也不得不暂时咽下去二, 先关切一二。

    不管当今是真疼爱兄弟还是装的, 但当今即位后就把紧邻养心殿的三所殿收拾出来给弟弟们居住, 三日一亲问功课,五日一考校弓马却是事实。如此看重, 自然无人敢怠慢。

    “今儿怎么出宫了, 谁跟着出宫的?侍卫可带足了?……”

    弘昼吃完一个拉糕, 抹嘴道:“咱们功课得了头名,大哥说允我们出宫清爽清爽。”

    弘暦眉头跳了两下, 皮笑肉不笑的瞪了一眼弘昼, 扭头道:“回太皇太妃,孙儿们今儿出宫,原本打算略逛一逛就回宫,只是路上遇到王伯,就来给您请个安。”

    “好, 好。”慧太皇太妃笑容满面, 看出两个孩子也不乐意留在这儿,就把人打发去找自己的孙子玩。人都来了, 与其把人撵回去得罪,还不如和自己孙子拉拉交情。

    哪怕是弘昼, 也自小学会看眼色, 自然知道他们来的不凑巧, 顺水推舟去找弘昱他们。

    人一走, 慧太皇太妃就道:“好端端的, 你把这两个祖宗带回来做甚么, 若有个磕磕碰碰的,你仔细宫里那两个寻你麻烦。”说着落寞一笑,“到底不必以前了。”

    先帝还在的时候,哪怕胤禔被关着,她也不会顾忌两个王府的妾室。现在么,人家才是住在寿康宫的人。

    直亲王笑了笑,“儿子遇到他们,也不好不问一问,谁知这两个不认生,竟就跟我回来了。”

    说起来,他也有些感叹。老四的孩子,倒跟老四一点都不像。或许与这些孩子,都是被当今教导出来的有关?

    想到苏景不仅用他,而且还委以重任,居然敢把手上最厉害的精兵都放到他手里,直亲王到此时都还有些感慨。

    扪心自问,若是他,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步。当今,确有大气魄。

    眼角余光看到从开始就站在慧太皇太妃身后一言不发的张氏,直亲王道:“额娘叫儿子回来,可是张氏做错了事儿?”

    没想到直亲王甚么都不知道就下了断语,张氏有些心凉,然而却不敢开口为自己辩驳,她知道自己在直亲王心中远远比不上原配伊尔根觉罗氏,又没能生下个阿哥,在王府中本就气短,况这回她的确犯了错,还敢说甚么呢?

    不提还好,一提起来慧太皇太妃怒火又腾腾烧起来,把事情来龙去脉一说,连直亲王一并骂了,“你也糊涂,人到王府这么久,莫非竟不知道是裹了脚的。你若早些知道,早令人放掉,眼下那脚想必都看不出来了,也省的额娘提心吊胆的。”

    这些日子,随着胤禔重得圣宠,来直亲王府交际的人一日比一日多,人来人往的,要哪个眼尖的内眷一不小心撞上那个张曦,再有点坏心眼一状告到御前,岂不是飞来横祸?

    直亲王看慧太皇太妃气的不轻,虽不觉得此事有慧太皇太妃想的那般严重,但也不想在这时候触霉头,摸了摸鼻子,正要服软认错好好哄慧太皇太妃几句,张氏身边的大丫鬟桑枝突然急匆匆进来。

    “出甚么事儿了?”不等张氏开口,慧太皇太妃先撩了眼皮子没好气的问道。

    桑枝哪敢不答,只好老老实实道:“曦姑娘不知怎么和英贝子遇上了,英贝子非要曦姑娘把鞋脱了给他瞧一瞧。”

    “这个……”

    这下不止是慧太皇太妃,就是直亲王脸上也不好看起来。都是宫里出来的人,张曦这套把戏就是他们玩剩下的。甚么恰好撞上,王府里的奴才个个精明的跟鬼似的,岂会让弘昼他们撞上张曦。

    这显然是有人听说府里来个万岁宠爱的弟弟,有意为之。

    慧太皇太妃蹭站起来,指着张氏的鼻子骂道:“你,本宫回头再收拾你!”说罢被直亲王和老嬷嬷一左一右搀扶着匆匆离去。

    本想跟上的张氏却身子发软,滑坐在了地上。

    养心殿前殿抱厦里,苏景穿着常服神态放松的倚在榻上,含笑听弘昼比比划划的说书。

    “她脚只有这么一丁点长。”弘昼用手比了个半截巴掌宽的距离,“脚趾和脚背还团起来了,就像,就像……”他抓了抓头,突然击掌道:“就像是大哥您给福慧他们做的玉球。”他把脚提起来,嘻嘻笑道:“我们满族姑奶奶的脚是平的,汉女的脚是圆的。”说着说着他流露出点惋惜的神色,“就是不管我怎么说,他们都不肯把她脚上的布给拆下来让我走近瞧瞧。”

    看到弘昼说的眉飞色舞,弘暦一拍脑门,简直甚么话都不想说了。

    苏景耐心的听他说完,指着魏珠道:“给咱们英贝子上杯茶,说这么半天,该口渴了。”

    “可不是,嗓子都冒烟了。”弘昼嘻嘻哈哈的,接过茶一饮而尽。

    苏景看他喝完,把人叫到面前,“你觉得,那双脚好看么?”

    弘昼愣了愣,摇头道:“圆乎乎的,看起来有些怪,不好看。”他犹豫了一下,道:“不过她走起路,那腰倒是扭的挺好看的。”

    “咳咳……”弘暦再也忍不住,咳嗽了两声以做提示。

    苏景将目光转向他,温和道:“弘暦,你觉得可好看?”

    弘暦想了想,神色郑重道:“回万岁,我觉得,张曦裹脚一事,不在其美或仇,而在她至今仍未放足。”

    “哦?”苏景眼色浮现兴味之色,道:“说说看。”他说着强调,“自家兄弟,叫朕大哥便是。”

    弘暦应了一声,看了一眼懵懵懂懂的弘昼,正色道:“大哥早就下令放足,且大哥宽仁,虽下旨放足,却并未限定时日。但时隔一年,张曦之足仍裹缠于布中,且走路艰难,可见张曦,从未放过足。”他顿了顿,继续道:“臣弟回宫之前,让人问过张曦身边的贴身丫鬟,张曦之父本是通县县簿,通县离京城如此之近,张曦之父还是朝廷命官,张曦却仍然没有放足。由此可以推论,放足令一事,民间遵从者,只怕寥寥无几。”

    “不错不错。”苏景不由拍手赞叹。

    看样子,历史上的乾隆,也不全是吹捧出来的名头。十来岁的少年,没人教导过帝王之术,朝政纲要,在自己面前却能头头是道德清晰表明自己的看法,实在是不错。

    要知道,许多外官进京见驾时,哪怕不是头一回,说话时仍然字斟句酌,语病颇多。

    而且,这弘暦,在弘昼之关注别人脚是否好看的时候,已经想到传唤张曦的丫鬟来探问张家的家世,以此推断放足令的实行,这份心思,不可小觑。

    苏景对弘暦赞赏有加,弘昼不免有些吃味,抱怨道:“大哥,还是我先瞧见张曦不对的。”

    “是。”苏景看着他,语气淡淡的,“但你只想让人把鞋脱了,把布解开让你看个清清楚楚。”他望着弘昼,面无表情道:“你可知道,汉女,为何一定要缠足?只因她们的脚,关乎她们的贞洁,你依仗身份,强令人脱鞋满足你的好奇之心,可有想过,她可能因此事丢掉性命?”

    看苏景面带不悦,弘昼本就有些惴惴,再听苏景说张曦可能没命,弘昼顿时急了,“怎么会,我走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哪会没命,谁要她的命?”

    苏景冷酷的道:“流言,世俗,家族,还有她的生父!”

    弘昼呆若木鸡,傻在当场。

    “大哥……”弘暦见此,哀求的喊了一声苏景。

    苏景本意也不是要给弘昼讲甚么人人平等,尊澳门银河娱乐场命,尊重百姓。这些空话,别说是封建社会是异想天开,就是现代社会,又何尝真的办到了?更何况,他,本来也不是追求所谓绝对公平的正义人士。

    他只是不想让自己寄予厚望的这些兄弟成为不分轻重的纨绔罢了。

    他叹息道:“弘昼,你乃朕的弟弟,身份尊贵,你只要说一句话,就有无数人帮你做到你想做的事。但正因如此,你所思所言所行,才需慎之又慎,你可明白?”

    弘昼这会儿脑子还是乱的,垂头丧气的胡乱点了点头。

    苏景倒也不急,要用这两个弟弟,还要几年,有的是时间。

    不过眼下么,既然机会送上门,他倒想让他们锻炼一二。

    “你们可知道,张曦为何会在直亲王府?”苏景看两人明显很感兴趣的样子,道:“张曦之父张平,早年给张曦定下了一桩亲事,乃是昔年张平的同窗严闻之子严叡。严家居于江南,世代书香,严闻这一支乃传承族谱的嫡长一脉,自来规矩甚严。张曦因此不足十岁就开始缠足。朕下令放足之后,张平原本想为女儿放足,但严家却传来书信,说张曦若放足,便是违背圣人教导,女子规范,严家不会再承认这门亲事。张平因此不愿女儿放足,但张平又唯恐同僚谏举,就奉上厚礼给直亲王府,将女儿送到王府躲藏。”

    弘暦和弘昼原本还听得认真,最后却忍不住目瞪口呆。

    弘暦皱眉道:“所以那张平是觉得,在王伯府里,肯定没人敢逼她女儿放足?”

    苏景笑着点头,“不错。”

    “这张平脑子有病!”弘昼呆了片刻,忽然噼里啪啦道:“放足是大哥您下的旨,他不想女儿放足,结果反而把女儿送到京里,还送来王府……”

    他还真当大隐隐于市呢?结果还不是先被慧太皇太妃发现,又被英明神武的本贝子发现了?

    苏景附和道:“是啊,如此蠢笨之人,实在不堪为官,也不知道天下还有多少这样阳奉阴违不遵圣意的官员,朕实在恼怒的很。”

    弘暦眉头一跳才要说话,已被弘昼抢了先。

    弘昼砰砰砰拍着胸脯道:“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大哥就别放在心上了,臣弟去给您收拾他。”

    “好!”苏景一拍桌案,赞道:“既然你们愿意为大哥分忧,大哥自然欢喜的很。朕今日就就将清查执行放足令之事交给你们,两月后,朕要看到直隶一地,再无裹足之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男神成长记相邻的书:婚事凉凉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悠闲强势攻婚,亿万老公别硬来![红楼]皇桑这职业!我的鬼神老公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法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蛇精病男主爱上我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红楼第一狗仔.都市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