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第 141 章

【书名: 完美男神成长记 第141章 第 141 章 作者:一手消息

强烈推荐:澳门银河娱乐场之大赢家餐饮巨头邪帝传人在都市阴阳超市大漫画绝命毒尸国产英雄[乱世佳人]玛格小姐     吴姨娘服侍揆叙用了一晚甜汤, 又亲自给揆叙拖鞋按脚, 不一会儿,揆叙就觉得整个人都放松了不少,开始有心情和吴姨娘说些杂事。

    看出揆叙这会儿被来时心情好多了,吴姨娘也松了一口气。别人以为她有个内阁大臣的兄长做依仗,又有个在宫里做贵妃的女儿, 必然在纳喇家过着谁都不敢怠慢的好日子。但吴姨娘很清楚, 正因此如此, 她待耿氏和揆叙才更要恭敬又恭敬。耿氏还罢了, 还有个嫉妒不贤的名头能压着, 轻易不会再对她动手,但若揆叙起了别的心思, 即是家主又是女儿的阿玛, 真要做出甚么来,就是万岁都难以插手。她一辈子已经给女儿添了太多麻烦, 其余的也不能做,至少得把面前这个男人给伺候好了。

    吴姨娘压着心里想撵人的念头, 坐到揆叙身侧给他打扇,“老爷今儿是遇着甚么事了?”

    揆叙拉过吴姨娘保养回来的手把玩, 撇着嘴角道:“雅尔甘那小子封了侯, 连他闺女,都得了个县主。”

    县主啊, 就是近支宗室的嫡女, 都不是个个能得封的。许多还是要抚蒙, 才能得这么一个恩赏。

    吴姨娘也有些吃惊,不过随即道:“万岁素来敬重安国夫人。”

    “哼。”揆叙自然知道这是大实话。正因是大实话,他才对忠勇公府分外不满。廉郡王妃就请了个安,忠勇公府就把宫里娘娘一道恨上了,任凭他怎么拉拢都不肯松口。不就是死了个女儿罢了!到底是奴才,难道还要廉郡王妃偿命不成?

    说起来死的那个叫甚么格佛赫的,万岁登基后又是追赠诰封,又是重修陵墓,今后的儿女眼看也有着落,还要如何?

    万岁,实在待这家人太厚!

    吴姨娘看揆叙脸色不悦,就道:“今儿永福从宫里出来,得了万岁赏赐的两方砚台,先前请安的时候还惦记着要给老爷使呢。”

    吴姨娘口里的永福乃是她给揆叙生下的儿子,也是揆叙唯一的子。当年吴姨娘带着儿女回到纳喇家后,情势已变,不用再顾忌耿氏的脸色,揆叙对膝下唯一的骨肉自然分外看重,改了名字叫永福。苏景登基后,纳喇永福被选为简贝勒胤祎的伴读,开始入宫念书。

    简贝勒是圣祖二十子,生母又出身不显,圣祖死后母子二人原本就无依无靠的,全凭苏景对内务府的压制,才不至于被底下的奴才欺负到脸上。谁想到天上掉下个馅饼,因年岁的缘故,苏景把纳喇永福安排给他做伴读。纳喇永福的身份,谁都知道,有这样一个伴读在身边,至少出点甚么事儿,有人在万岁面前传话。故而纳喇永福这伴读做的半点不受气,也不像其余人不敢出彩,相反,简贝勒和生母宋贵人还有点捧着他。

    纳喇永福倒也聪慧,不刻意压制的情形下,时常能博个头名隔三岔五得些赏赐回来,让揆叙满意的很。

    说到懂事的儿子,揆叙少不得想起给自己惹事的侄子。

    要说以前,他对安昭和元普这两个侄儿还有几分真心,眼下,却实在剩不下甚么了。毕竟兄弟都已经死了那么多年。偏偏耿氏一心一意想要过继这两个不争气的东西。

    揆叙暗自冷笑。当他不知道耿氏在想甚么?不过就是想着横竖都不是从她肚子里钻出来的,永福有亲娘,而安昭和元普父母早亡,又是她一手抚养长大的,没有其他的依靠,将来肯定更孝顺她,她才能接着在家里作威作福?

    可耿氏也不想想,他自己有儿子,凭甚么要答应把半辈子的积攒拱手让人,就为了她过的痛快?再说,家里迟早是有个公爵之位,难道他辛苦一辈子,倒要把好处让给弟弟那一支?他是傻了还是疯了!

    吴姨娘一看他又神色阴沉起来,揣度道:“可是两位侄少爷那儿出了甚么差错?”她想着宫里传出来的话,就道:“要不老爷再找找廉郡王,想想法子。”

    揆叙哼了一声道:“想甚么法子,两个废物点心,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连累你受了伤,正该让他们在牢里醒醒脑子。”以为廉郡王的人情是那么好欠的!

    吴姨娘有些担忧,“可夫人那儿……”

    揆叙不耐的冷笑,“让她去折腾罢,家里有儿子不上心,非惦记着隔房的。”说完翻身把手伸到吴姨娘的袖口里。

    感觉到揆叙手上炙热的温度,吴姨娘微微闭目,努力让自己的脑子放空。

    第二天一早,原本打定主意要冷落冷落耿氏的揆叙却不得不去正院。无它,今日雅尔甘出殡,忠勇公府那儿虽拉拢不好,可雅尔甘出殡,设祭棚,备祭礼的事儿,他不能不亲自过问。

    过去了也懒得理会耿氏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模样,直接道:“礼往厚了办!”

    耿氏应了一声,问他,“那谁主持祭棚去?”说着没好气道:“要是安昭和元普在家,那还有个人,咱们家里,是你去,还是让永福去?”

    他去,雅尔甘那不是东西本来就是个晚辈,还他去主持祭棚。可让永福去,按说年岁身份都够了,可还没及冠的孩子,除非给自家长辈守灵,否则这种死人的事儿,一般还是要离的远些,更不用说那家和自家还有点不和。

    看他犹豫不决的,耿氏嗤笑道:“要不派个管家?”

    揆叙瞪了一眼耿氏,知道她是在借机讥讽自己没有尽心尽力想办法把两个侄儿弄出来,以至于这会儿找不到人手。当下半恼怒半解释道:“万岁追封雅尔甘一个侯爵之位,你还担心那两个孽障出不来?”

    “这是甚么意思?”耿氏不明白的问,“这追封雅尔甘,是看在玛尔屯氏的份上罢了。”

    要不是那个女人厚着脸皮在宫里要死要活的,万岁怎会封一个侯爵给死人。

    还是王府出身的呢。揆叙耐下性子道:“封侯爵,便是要了解这桩事儿,罪魁祸首是天地会,雅尔甘也追封了,若忠勇公府再追究些枝叶末节,那可就太不懂事了。”

    耿氏心头一动,道:“若他们果真不懂事儿,又如何?”

    揆叙闻言眼中飞快窜过一道阴狠的光,“那可就好了。”万岁给的台阶,都有人不想下,那就一辈子架在上头罢!

    但显然阿克敦是要下来的。

    站在棺木前,望着雅尔甘那张被冰冻的青白僵硬的脸,阿克敦只觉心口一阵剧痛,他最后一次看过儿子闭目沉睡的模样,艰难的移开视线,咬牙道:“上钉罢。”

    额鲁应了一声,一抹泪带着奴才亲自将棺木合上,一根根长长的钉子按照事先算好的位置,钉了进去。

    “老爷,老爷……”

    “阿玛……”

    穿着一身孝衣的伊尔根觉罗氏忽然从墙角窜出来,带着两个孩子扑到棺木上,哭得撕心裂肺,“老爷,你可让我们怎么活啊,老爷……”

    “阿玛,我要阿玛。”

    “玛法,我要阿玛,你别把阿玛关起来。”

    阿克敦垂眸望着抱住自己双腿的孙儿孙女,老泪纵横,胡须沾了泪水变重了许多,重的他觉得自己都快站不住了。

    “好孩子。”阿克敦摆摆手,阻止要上前抱走舒鲁他们的额鲁,弯腰亲自将两个孩子护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哄他们,“好孩子,不怕不怕,有玛法在,还有玛法在。”他自知这安慰有些苍白,但他实在也说不出更多的谎话了。

    “我的儿啊!”坚持出宫要亲自送走儿子的玛尔屯氏原本身体衰弱,被人搀扶着坐在边上一声不吭,可这时候她却爆发出强大的力量,猛扑上来将伊尔根觉罗氏都挤到一边,似乎想将整具棺材都抱入怀中。

    “额娘。”

    “夫人。”阿克敦看玛尔屯氏哭着哭着就往下滑,也顾不得孙子孙女了,急忙上前亲自将玛尔屯氏架起来带到后头的暖阁里。

    玛尔屯氏服了两丸药后稍稍缓过气,就折腾去还要到前头灵堂去,阿克敦却告诉她,他已经让额鲁发丧了。玛尔屯氏顿时状若凶兽,拼命撕打阿克敦。

    阿克敦忍耐的任凭她发作,他知道自己的妻子不仅是心痛儿子的死,更是心痛不能为儿子报仇。直到玛尔屯氏又喘不过气来,他方才将人紧紧搂在怀里,叹息道:“夫人,算了。那两个贼子咱们也杀了,万岁还赏了一个侯爵,一个县主,皇恩浩荡,夫人还要计较甚么。”

    “我要我的儿子活过来!”玛尔屯氏双眼赤红的嘶吼道:“我不要爵位,不要甚么县主,我要我的儿子活过来!我要把凶手碎尸万段,给我的儿子偿命!”

    阿克敦沉默片刻,道:“万岁已让人将祸首凌迟处死。”

    “我不信!”玛尔屯氏神情癫狂,“甚么天地会,若真是天地会,万岁绝不会封雅尔甘一个侯爵。”

    阿克敦苦笑,“这不是看在你我的情面上。”

    “哈。”玛尔屯氏仰天笑的凄厉,“我的情面,我的情面……”

    阿克敦直觉有些不好,他其实也知道害死自己儿子的人肯定不是甚么天地会。他甚至已经隐隐猜到凶手是谁,毕竟是天碧楼那种地方,不说知道谁动的手,至少天碧楼那天去了甚么人,以他的身份,要查出来易如反掌。然而正是知道,他不想也不敢再往下查了。

    弄清楚又如何,看万岁的模样,分明是不想追究,再说就算万岁追究,难道还真能以牙还牙不成?若是琳布,鄂伦岱,甚至喇布都还有一丝可能,但若真是他猜的那样,那事情绝无可能!即如此,还是考虑活着的人罢,万岁把不该给的,能给的都给了,他们就得心甘情愿满心感恩的接下来。

    反正也不是头一次了。

    女儿死的时候,圣祖给过恩典。儿子死了,换了自己一手抚养大的孩子做皇帝,给了更大的恩典,他还得一样的接啊。

    可这个道理,以前玛尔屯氏能明白,也愿意忍,眼下只怕,忍不下去了。

    阿克敦怀抱妻子,看着她疯疯癫癫的模样,心头钝痛不已。

    他倒宁愿,自己的妻子,是真的疯了。

    玛尔屯氏哭过之后,到底还是回了宫,不过她没有去慈宁宫,而是去了养心殿。不仅去了,她还二话不说就跪在养心殿外。

    魏珠吓了一跳,劝不起来人,唯恐玛尔屯氏有个闪失,忙进去出禀告。

    苏景正在和吴桭臣、十三爷等人商议如何张氏姐妹一事,得知玛尔屯氏跪在殿外,他微微一愣后立即站起身朝外头走。

    九爷跟八爷十爷交换了个眼色,悄悄朝外挪了挪步子。看一个个皇叔们将脖子伸的老长,吴桭臣叹了口气,也竖起耳朵来。

    “姨母这是做甚么。”苏景想要扶玛尔屯氏起身,结果被玛尔屯氏躲了过去。他手停在半空有些僵硬,随即又温和道:“姨母可是有甚么为难的事,只管说与朕听就是了。”

    玛尔屯氏抬头定定可看着苏景,“万岁,奴才只有一件事儿想求您。”

    苏景难得被人看的有些狼狈,他负手道:“姨母请说罢。”

    “奴才想知道到底是谁害死了奴才的儿子。”玛尔屯氏看苏景嘴张了张,不等苏景把话说出来就重重在地上磕了一下,道:“万岁,奴才是做额娘的人。”

    苏景想要说出的话就堵在喉咙里,无论如何都吐不出来。

    他知道玛尔屯氏的意思——当娘的人或许没办法知道谁是真正的凶手,但谁不是凶手,当娘的一定清楚,所以,不要糊弄她。

    这句话,玛尔屯氏曾经也对他说过,不过情形有些不同。就在扬州时,他初去书院,因满人的身份,因先生的看重,他被欺负,挨过两回打。他小心翼翼隐藏起伤势,但还是被玛尔屯氏看出来了。玛尔屯氏当时一边给他擦药一边说‘你是我一手养大的,当额娘的,孩子受伤,哪有不知道的。’

    苏景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蹲下身用力将玛尔屯氏拉起来,“姨母,朕有意为舒宜尔哈赐一门婚事,额娘觉得康亲王府的世子承绪如何?”

    还在殿内的九爷听到倒吸一口凉气,跟身边的十爷嘀咕道:“那可是铁帽子亲王府。”

    铁帽子亲王,承绪还是根杜苗苗,将来整座王府都是他的,连个分家产的庶出兄弟都没有,不仅如此,康亲王妃早就死了,康亲王显然也没心思再弄个正室,由着两个侧妃一起管家,而这两个侧妃,别说儿子,连女儿都没有,腰杆子自然也硬不起来。承绪本人也争气的很,十二三的年纪,念书跑马拉弓,样样来的。这门亲事,真是一等一的好亲事,京里蒙古不知多少人盯着。叫九爷说,若非大家都是宗室,他是肯定要把承绪弄成自己女婿的。

    养心殿的人嫉妒的眼珠子都快出来了,玛尔屯氏却被苏景这又一个厚赏弄的整个人像掉进冰窟窿了一样。

    她望着苏景很久,直到脖子已经僵硬的实在撑不住了,她才规规矩矩行了一个大礼谢恩。接着被魏珠扶起来,一言不发的一步一步倔强的走回了慈宁宫。

    苏景望着玛尔屯氏沉默远去的背影,脑海里一遍又一遍浮现着方才对方那绝望又不敢置信的眼神。

    忽然的,他觉得今日实在是有点热,热的他一抬眸,就觉得双目刺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完美男神成长记相邻的书:婚事凉凉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悠闲强势攻婚,亿万老公别硬来![红楼]皇桑这职业!我的鬼神老公全能影后的花式撩法钻石婚约之至尊甜妻蛇精病男主爱上我都市异闻录之惊魂游戏红楼第一狗仔.都市闪电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