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乍见之欢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27章 乍见之欢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入侵娱乐圈的骗子太古仙王至尊主播盛世谋妆权相嫡女炮灰媳妇当家狂仙六零时光俏     南边的小屋,比平日嘈杂,依稀能从里面听见‘塔楼’‘层数’等字眼。

    林寻嘴角勾起,明白他们在讨论当日在天圣学院塔楼留名的事情。

    随着他迈步进入,屋子里自觉安静下来。

    他站定位置,目光环顾一圈,“看来你们都已取得佳绩。”

    少年心性,再沉稳,眉梢间难免有春风得意,有几人自矜道:“有赖老师教导有方。”

    “今日会有一名新同门加入。”林寻道。

    众人伸长脖子,就见一银发男子翩然而至。

    好俊美!

    想不到世界还有可以和丁圣媲美的皮囊。

    林寻像是一个温和的师长,对银发男子招手,“线团,来跟大家打个招呼。”

    线,线团?不少人嘴角一抽。

    银发男子茫然地‘唔’了一声。

    这一个招呼打得极其特别,有个弟子却是灵光一闪,开口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时至今日,我们竟尚不知道老师名讳。”

    起初是被迫入宗,后来听闻宗名心如死灰,便兴不起打探其他的心思,他一开口,数道视线齐齐落在林寻身上。

    苏兴邦别过头,想到第一次见面林寻的自我介绍,觉得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

    “我姓林,这点你们应该知道。”

    众人点头,在天圣学院,有听到他自称‘林某。’

    “关山别荡子,风月守空闺。” 林寻道:“我的名便在其中。”

    “关山别荡子,风月守空闺。”有声音跟着重复一遍,“林关山么?”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好霸气的名字!”

    林寻不知他们哪里产生误解,道:“为师林风月。”

    “……”

    以后出去自报师门,“在下某某,合欢宗,林风月座下弟子。”

    几个女儿家已经掩面。

    台下苏兴邦头垂的更低,所以说有些真相还是不出于世比较好。

    气氛转变,林寻视线悠悠扫了一圈,落在丁圣似笑非笑地目光中,后者想不通为何有人用个假名都能用的如此不伦不类。

    林风月,听着也不像个正经的名字。

    一段小小的插曲后,合欢宗又恢复往日的沉默,修炼一途,凝神静心,在天圣学院他们虽然取得不错的名次,但仍然不是最优秀的,夏侯尘的名字还是稳稳压在他们之上。

    与这避世清修不同,黎环忧心忡忡,面容憔悴不少。林寻唤她单独去谈话,这个还不到二十的姑娘踌躇许久,还是娓娓道来,“前几日我收到父亲的消息,单独离宗去密林一会,父亲给了我一件宝器护身。”

    丁圣说过黎摩最近得了枚火精种,多半会铸器给黎环,他便是趁着丹阳府无主的情况才将线团偷了出来。

    而黎环初见,脸上的好奇和大家一样,看来是真的不知道府中还藏着这么一号人。

    “但后来墨一匆匆赶来,带来的消息令父亲面色大变,什么话都未交代,便急忙离开。”

    林寻知道黎摩收到的消息多半和线团消失有关,仍是问道:“可知有何隐情?”

    黎环摇头,叹道:“父亲那般沉稳的人,除非极大的变故,才会如此失态。”她蹙眉,“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女孩子的心思多半敏感些,”林寻道:“你且静下心修炼,提升实力。”

    黎环心下略安,颔首离开。

    第二天,林寻将所有人聚在一起。

    “修炼一途,埋头苦修终是小乘,一月时间,尔等出宗自行历练。”

    “历练?”夏夜白怔住。

    “机缘在外面,”林寻道:“历练期间,我要你们尽可能帮助他人,广交好友,让我合欢宗美名传遍伽蓝。”

    美名?

    不少人眼中露出怀疑,不是他们没信心,实在是这名字太过风骚,很难和什么侠义人士关联。

    “谋事在人,”林寻,“为师对你们有信心。”

    众人:……不,我们没有信心。

    原本人数就不多的合欢宗,在林寻的要求下,基本散去历练,这片耀眼的牡丹建筑,眨眼间只剩林寻,丁圣和神秘的银发男子。

    “林听南也跟着苏兴邦走了,”林寻喂了自己颗辟谷丹,“连带着吃的花样都没了。”

    “主意是你自己拿的。”丁圣道。

    林寻,“黎摩知道府里被藏起的人失踪,竟还能沉得下气按兵不动。”他撇撇嘴摇头,“人才啊!”

    说话时,他微微侧头,银发男子正拿着一个近乎透明的瓶子对着春光摇晃,好像里面装着什么了不得的宝藏。

    他忆起那晚透过丁圣双眼看到银发男子的真容,“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么多因果线?”

    丁圣漠然道,“你现在才想起来问难能可贵。”

    “咳咳。”林寻虚咳两声。

    丁圣直截了当,“他非人,乃是魔。”

    他说话时,银发男子放下手上的瓶子,脸上露出的笑容诡异莫测。

    “魔?”林寻曾听莫老谈起过,这片大陆如今只有人,鬼,神,异兽,和一些低等魔物,便道:“他看上去可要高级很多。”

    “他跟普通的魔物没有关系。”丁圣毫不忌讳银发男子在场,挑明道。

    林寻凑近银发男子,观察一番,觉得除了头发色泽不一样,跟人长得没什么区别。

    “飞升第一步便是渡劫,”丁圣忽然扯到一个其他的话题:“实力越强,渡的天雷便越恐怖,自古突破大乘期的修士皆是大能,他们要渡的劫基本九死无生。”

    林寻,“天留一线生机。”

    丁圣颔首,“除了依靠自身莫大机缘和毅力渡过,还有一种近乎作弊的法子。”

    林寻静候答案。

    “斩心魔。”

    林寻离银发男子很近,几乎第一时间就看见他眼中闪过的戾气,和方才无害的样子完全不同。

    “那他岂不是……”

    丁圣,“被斩落的心魔。”

    银发男子似乎想到某个人,嘴角勾起残酷的笑容,“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他荣我损,是何道理?”

    这笔债迟早是要讨回来的。

    丁圣对他的怒气似无所察,“被斩的心魔含着滔天怨气,往往被斩的一瞬间便会噬主,之前斩他的人想必做好了完全的准备,成功将他圈禁。”

    想到第一次见面那全身上下没一块好肉的样子,林寻,“看来他的主人并没有飞升,反倒是在想办法杀了他。”

    丁圣嗤笑一声,“若是如此容易,岂不是都走斩心魔的路子。”

    “被斩的心魔往往都会产生灵智,成为独立的个体,且难以杀死。”

    林寻,“怕是不止如此,你那瓶化骨柔穿肠,他好像更强了。”

    “心魔便是如此,哪怕还有一丝血气,都能复活,且每一次都会比前一次更强。”

    林寻淡淡道,“看来偌大的丹阳府,隐藏的辛密却是不少,黎摩曾私下见过黎环,若这心魔的主人是他,想必线团不会无动于衷。”

    丁圣突然拉他到自己身边,贴近耳侧声若鬼魅,“都说天罗大陆如今有一个伪神,六个半神。六个半神,四大家族各占一个,伽蓝皇室,天圣学院也有一名,那剩下的伪神又去了哪里?”

    闻言林寻眼中有莫名的幽泽,笑得勾人,“是啊,去了哪里呢。”

    答案怕是在丹阳府。

    四月,风波起,乱局开端。

    一百多名修士死于非命,其中不乏大宗大派子弟,每个都被抽魂夺魄,一时间人心惶惶。恰在此时丹阳府有仆人逃出,声称幕后之人乃是丹阳府主,用邪术蓄养神格。

    前后两件事太过离奇蹊跷,不知是栽赃陷害还是确有其事,那仆人没几天便沉尸香江湖畔,死无对证。

    倒是合欢宗弟子在这一月中,行侠仗义,传闻侯府小王爷甚至和神秘的袭杀者交过手,以重伤的代价为雪阁阁主抵挡致命一击,而夏夜白更传是乃是一名灵者。

    灵者能摄人心魄,操纵他人,古往今来众人忌惮,多不得善终,夏夜白是灵者的消息甚嚣尘上,但一夕之间消息又被骤然压下。

    不久,伽蓝国三皇子亦死于非命,死前手中死死攥着丹阳府特制的玉佩,关于丹阳府乃是幕后真凶的说法在这一刻几乎被坐实。

    合欢宗

    外出历练的弟子归来,加上林听南,去了二十人,回来十九人,黎环不在其内。

    众人也能猜出她多半是回到丹阳府,如今这样的时局,她若还留在外面怕会被人抓去泄愤。

    短短一个月,这十九人身上却多出几分沉稳,苏兴邦最为明显,锋芒尽敛,此时他已是一名真正的剑客。

    不过林寻感兴趣的却是夏夜白,对方穿着上好的天蚕丝,身上还多了不少宝贝,连腰间挂的坠玉都能抵挡一次攻击。

    神采奕奕,看上去健康的不得了。

    林寻,“江湖传言竟是真的,雪阁阁主拿出紫金丹给你疗伤,甚至亲自炼宝相送。”

    夏夜白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相当日,为了救那雪阁阁主,我的命可是差点交代在外面。”

    林寻可不信他会无缘无故的舍身救人,背后必然还有隐情。

    夏夜白忽然认真道:“老师,给合欢宗正名,我们做到了。”

    他身后,有几人眼眶泛红,同样道:“为宗门正名,我辈之愿。”

    林寻:“……是扬名。”

    如今合欢宗在修真界名声颇好,尤其是有了丹阳府的衬托。

    “有人看似君子之风,实则奸佞小人,而合欢宗看似邪魔外道,却个个是侠骨丹心。”

    合欢宗成为丹阳府下,人们热议最高的话题,宗主林寻的名气跟着水涨船高。

    事情闹得越大,对林寻好处越甚,等这些大势力围攻丹阳府,他再来一招黄雀在后。

    想的很好,计划妥当,却是应了老话:人算不如天算。

    这一日,林寻亲自提笔,在牌匾上大大写下‘合欢宗’三个大字,铁画银钩,矫若惊龙。

    挂上的一刹那,他还用民间的习俗,放鞭炮庆祝了一下。

    噼里啪啦的声音此起彼伏,却没有压住马蹄阵阵。

    林寻站在宗门外,看着下马走来的几人,其中天圣院长也在其内,他远远对林寻抱拳道:“林兄,好久不见。”

    这种莫名其妙奇妙的称兄道弟,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林寻的神色一下冷了,他分明年方还不到二十。

    显然忘记自己现在塑造了一个不知活了多少年剑修老怪物的形象。

    “不请自来,还望林宗主海涵。”夏侯爷也在其内。

    林寻,“有失远迎,慢走不送。”

    天圣院长及时打了个圆场,“其实今日冒昧来此,是有要事相商。”他沉吟道:“想必林宗主近日也耳闻丹阳府的作为,先是残杀三皇子,后又埋伏雪阁阁主,如此祸患,放在修真界乃是一大灾难。”

    林旭面上颔首,心中却是冷笑,丹阳府现在就想是一块巨大的肥肉,谁都想吞到肚里,但却没有一方势力敢说自己能做到。

    夏侯爷:“林宗主如今在修真界有‘正义之师’的美名,我等来此是想请林宗主做这次清剿行动的统帅。”

    林寻怔了一下:“……这样冲锋陷阵,打头阵的伟大角色,我来做是不是不太适合?”

    夏侯爷笑道:“如今修真界谁人不知合欢宗一派浩然正气,林宗主教徒有方,除了你,我们想不出还有谁能担此重任。”

    当然还有更深层的原因,他们几方势力都不愿意为他人做嫁衣,这个指挥官的位置空置也不合适,只好各退一步,推出一个局外人入内。

    这么一群有头有脸的人聚在一起来此,显然是这个统帅的位置林寻是做也要做,不做也要做。

    丁圣忍不住偏过头,嘴角勾起,难得好心情道:“沽名钓誉,这次可是尝到苦头了?”

    林寻斜他一眼。

    好在夏夜白理智尚存,知道这听上去无比威风的位置,绝对不好坐,他控诉道,“爹你这是在逼娼为良!”

    林寻:……

    作者有话要说:  林寻:我做错什么?

    众人:所有!

    谢谢小天使的投喂,欠你们的粗长(づ ̄3 ̄)づ╭

    怢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12 21:48:10

    qw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3-13 00:12:58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