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吾皇万岁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66章 吾皇万岁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权相嫡女太古仙王入侵娱乐圈的骗子至尊主播盛世谋妆六零时光俏炮灰媳妇当家狂仙     空荡荡的寝宫, 两大一小, 三个身影在昏暗的光线中, 像是鬼魅一样, 夸张的姿势,和骇人的对话。

    最夸张的姿势无疑是林寻按着无忧山庄的庄主, 手还停留在他屁股上空。

    小小的身影自己爬了起来, 林寻注意到他的头发最近好像变长了, 蓝色的发尖几乎可以长及臀部。

    “你刚刚……做了什么?”他盯着林寻,神情还有些呆滞。

    其实这是最好逃脱的时候, 可惜林寻不会轻功。

    他低头看了眼房梁下的辰寒,问:“我跳下去,你有可能能接住我么?”

    辰寒略带嘲讽地勾起嘴角。

    目睹对方单薄的身板,林寻最后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转而对无忧山庄庄主道:“那并非拍打,而是爱抚。”

    无忧山庄庄主默默扬起手。

    林寻准备避开的时候, 那只手却越过他的身体, 捏住不知何时从林寻衣角开始,向上缓慢爬行的蛊王坟。

    他望着林寻,挑眉,眼中的含义不言而喻:这蛊虫怎么不需要主人召唤便爬了回来?

    一般蛊虫只会听从虫师的指挥,自己行动于它们而言根本不可能。

    林寻自然回道:“李公公一杯茶浇下去,莲皇恢复了老男人的面容,对蛊王坟的吸引便小了许多。”

    话音刚落,他感觉无忧山庄庄主的身体僵硬了一下, 比之前自己打他屁股时还要僵硬。

    原本一直安静听着二人对话的辰寒手指敲了敲床板,发出沉闷的声音。

    房梁上的两人低头下看,辰寒指了指身边的空地。

    林寻侧脸看身边人的侧脸:下去不?

    后者看了他一会儿,小小的嘴巴张开,动了几下道:“有时候,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能容忍你活下去?”

    “惺惺相惜。”林寻淡然道:“你不是说第一次见我便有种亲切感。”

    他的声音平淡无奇,像极了他第一个来到无忧山庄的夜晚,夜风平和,夜幕下的山庄却是奇异无比。

    无忧山庄庄主仰头看了会儿头上的瓦砾,还真的点了两下头,“你看上去很亲切。”

    林寻身上,有一种宁静如水的气质,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沉淀下来的。

    林寻却道:“毕竟我们现在看上去都很年轻,你比我还年轻。”

    “……”

    无忧山庄庄主第一次意识到,从亲切到想杀人,这种心情之间极个别时间是不需要过度的。

    咚咚咚。

    声音自房梁下传来,辰寒抬眼瞥了眼正在交谈的两人,再次指了指一边的空地。

    林寻腼腆地笑了下,对着无忧山庄庄主指了指下面,后者拽着他纵身一跃,身轻如燕,落地没有带出一点声音。

    林寻有一瞬间简单思索了下,江玉,苏秦,还有无忧山庄的庄主究竟谁在武学上的造诣更厉害?

    这个问题只困扰了他一个眨眼的时间,毕竟无论结果是什么,都改变不了他现在手无缚鸡之力的事实。

    一念至此,他不由侧目看了下辰寒。

    好歹有个人和自己一样,再一细想,自己比之辰寒的身体素质还是强硬不少。

    辰寒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这眼神怎么像跟看见亲人一样?

    “父皇。”到了这个时候,林寻竟然不忘礼节躬了躬身,算是行礼。

    “坐。”

    预感要谈很久的话,林寻过去搬了两个凳子,和无忧山庄庄主一左一右坐下,顺带还倒了三杯茶,递给无忧山庄庄主一杯,一杯放在辰寒龙床上的隔板上,还有一杯则是自己用来暖手。外面开始刮起风,不知后半夜会不会下雨。

    辰寒:“拜君宴上装扮成莲昊乾的人,莲皇受辱之事,柳嫣无故消失……此间一桩桩祸事,朕要……”

    “一个解释?”林寻接着他的话道。

    辰寒摆手:“朕要知道,其中哪些事是和你无关的。”

    林寻不假思索道:“和我都没有关系。”

    “噗——”一口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茶水喷了出来。

    林寻递了个手帕,无忧山庄庄主擦干嘴角的水珠,用极为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林寻:“这手帕是昌然郡主和亲前托人留给我的。”

    无忧山庄嘴角扯了下,偏过头去。

    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不是惊讶手帕的事。

    辰寒状似无意瞥了眼龙床上可疑的水渍。

    林寻:“人|皮面具是国师制作,莲皇是被异物所控,”他指了指身边无忧山庄庄主:“而那异物,是他诱惑我培育的,至于柳嫣,她本身就被蛊虫掏空了身体,不过是具空壳,只是现在空壳也已经彻底消失。”

    离他最近的无忧山庄庄主,喝茶的手已经彻底停在半空中,乌黑的瞳仁微微放大。

    林寻说得都是事实,但都是片面的事实。

    辰寒揉揉眉心,忍住传太医的冲动,指了指正发呆的无忧山庄庄主:“他是谁?”

    林寻没有立刻回答,就在辰寒以为他又要插播打诨说是自己儿子时,林寻突然道:“你的子民。”

    辰寒眼神一凝,锐利的视线像箭一样射过来。

    “父皇觉得呢?”林寻问。

    辰寒不是没有给过无忧山庄的人一个活路,前提是他们永远只能活在无忧山庄里,避世而居,还不能和睦。

    而他自己,大约也是能猜测道面前这个小孩的身份。

    辰寒偏过头,窗户是闭合的,他的目光却仿佛能穿透隔阂一样。

    “你可知,窗外是什么?”

    林寻:“槐树。”

    辰寒摇头:“是宫槐,是朕的江山。”

    无忧山庄里的人,但凡放出去一个,不亚于放虎归山。

    林寻用眼角的余光扫了眼安静端坐在那里的无忧山庄庄主,对方却是面无表情,眼中看不出任何悲愤,在一些事上,朝廷和江湖已经就某种方面达成了妥协。

    “你方才给的答案,只有待天下大定,四海升平才会出现。”

    林寻:“到那时,他便会是你的子民么?”

    辰寒笑道:“到那时,天下人谁都是朕的子民。”

    若天下一统,所有的莲国人,域外人,都是辰国的子民,更何况区区一个无忧山庄。

    辰寒坐起身,单手拿起林寻倒好的茶水,快送道唇边时道:“眼下,便是一个绝好的时机。”

    ……

    第二天早朝正常。

    大臣们看到辰寒坐在龙椅上,虽然面色不太好,但都私下松了口气,这个时候辰寒一旦倒下,朝局陷入混乱,外敌趁机入侵,这可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画面。

    什么保太子,重拥二皇子,官员间派系的争斗是建立在自己身家性命能得到保全的情况下,才会操心未来那把龙椅究竟是由谁坐。

    “昨夜的事情,想必众卿家已经有所耳闻。”辰寒坐在龙椅上,淡淡开口。

    “圣上息怒。” 一众官员跪倒。

    辰寒做了个平身的手势:“前不久大选留下的一名秀女自昨夜起便不知所踪。”

    一句话留给众人无限遐想的空间,皇宫戒备森严,自己跑出去自然不可能,那么就只剩一种解释,这名秀女已经惨遭毒手。

    联想到昨天莲皇偷入辰寒寝宫的事情,不少人当即便将秀女的死归咎于莲皇。

    “皇上,”一名官员上前一步,“莲皇目中无人,莲国这次欺人太甚,臣以为,这件事情不能就此作罢。”

    “哦?”莲皇的语调微微上扬,听不出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又一名大臣上前:“昨夜莲皇提前离席,拜君宴关于淄林的管辖权并没有定论,臣提议派军将滋临直接打下。”

    淄林,乃是辰,莲两国交界处的一个地方,不过是个边塞小镇,面积不大,但地底下却埋有大量的铜矿,以往都是两国轮流管辖,但到现在,莲国也没有交出淄林的想法。

    辰寒看了大臣一眼。

    正当大臣心惊胆战时,他突然道:“依你看,若是派军,谁最适合做统帅?”

    大臣没有即刻回答。

    一道声音此刻穿□□来,慷慨激昂道:“父皇,儿臣愿率兵前往!”

    ……

    朝堂上正在进行对战事激烈的探讨,林寻在别院处,正在有一搭没一搭逗弄着蛊王坟。

    苏秦走进来,正好看到他百无聊赖的样子。

    “皇上有意派兵,太子必定会自荐为帅,”苏秦道:“莲皇的事情一出,士气败落,此时攻打正是一鼓作气的好时机,军中是最好建功立业的地方。”

    林寻搓了搓蛊王坟,看它在手心打转,顺便道:“而且容易博美名,得民心。”

    苏秦:“既然你知道,就不应该错失良机。”

    “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苏秦:“何事?”

    “太子在外忙着拼命打江山,”林寻收起蛊王坟,淡淡道:“我自然要抓紧这个机会,在宫里结交党羽,勾结宦官,把握边疆一点一滴的风吹草动。”

    作者有话要说:  林寻:是时候实现人生理想抱负了︿( ̄︶ ̄)︿

    谢谢投喂我的小天使,眼睛睁不开了,有投喂的亲们明天一起感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