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星光璀璨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97章 星光璀璨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炮灰媳妇当家至尊主播入侵娱乐圈的骗子狂仙太古仙王权相嫡女穿越八十年代逆袭     一个人的安静叫沉默, 一众人的沉默叫尴尬。

    林寻率先打破长达好几分钟的寂静,不留痕迹得拒绝:“我们家房间有限。”

    谢弘深赞赏得看了林寻一眼, 这孩子虽然在感情上有些出格,但到底是识大体的。

    身后侯灵也是暗暗松了口气,看来这是兰辰一个人的主意, 千青骨子里还是个保守乖巧的孩子。

    一张泛着冷金属光芒的黑卡在林寻面前一闪而过,兰辰还顺带掏出两本产权证, “生活费……”

    话还没说完,林寻脸上立马洋溢着热情的笑容——一朵冰山上的雪莲瞬间软化成玫瑰, 热络地接过兰辰手中的行李, “你住我隔壁就好。”

    “……”

    众人皆默,尚未来得及阻止,林寻已经带着人上楼。

    谢千羽刚想开口,谢榆拉了她一把,摇了摇头, 她再看谢弘深和侯灵,明明觉得谢千青是在胡闹, 他们却是不约而同选择纵容。谢千羽一咬牙, 表情有些不快, 一言不发往自己房间走。

    二楼

    林寻隔壁原先是一间暗房,早年谢千青有摄影爱好,便专门腾了间房子,只可惜这爱好没有长久,到最后只是偶尔过去看看从前的照片打发时间。

    大量的照片挂在墙上, 兰辰大致浏览了遍,多数是些光和影的照片,风景单一,最多是角度和拍摄时间不同。林寻走到靠墙的地方,将沙发床打开,又让帮佣送来一套新的被褥。

    不过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拉开厚重的窗帘,明明是白天,却依靠着日光灯。

    “你暂时可以借住在这里。”

    见兰辰一直盯着他瞧,林寻展现出了绝佳的耐心:“还有什么事?”

    兰辰走到桌上摆放的几个相框边,好似在欣赏,又没看进眼里:“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

    林寻表情看上去颇为困惑。

    兰辰打从心底觉得眼前人要是早几年去娱乐圈发展,必然会红得发紫,“你不是个慷慨的人。”

    林寻喉咙里发出‘嗯’的一声,含糊不清,听上去颇为诱惑。

    兰辰眼神发生细小的变化,道:“你虽然没什么底线,原则性却很强。”

    谢千青不想做的事,就算是金叶子铺成的长毯,他也宁愿趟着泥走,眼下他明显不欢迎自己的入住,按理说再掏出几张卡也是无济于事。

    林寻笑了笑,眼神莫测:“身为一个富家公子哥儿,我有钱,长得好,就是还缺个保镖,你住在隔壁,我睡得安心。”

    他说的话十分荒唐,兰辰皱眉刚想说什么,林寻走近他,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道:“我可把人身安全交托到你手上了。”

    说完复又退后两步,主动终止方才的话题,“有什么需要的生活用品找楼下的阿姨要。”

    ……

    这本该是不眠的一夜,但不论是兰辰,还是谢家的人,竟然沉沉睡了过去,第二天一早,楼下便坐满了人。餐桌很长,很富余的空间兰辰坐进来却感觉比平时拥挤,大约是对于除林寻外谢家的任何人,心里都有些堵得慌。

    一桌人,唯独少了林寻。

    谢弘深没有动筷,说了句‘去喊他下楼,’谢榆第一个起身,往楼上走,敲了有一阵子,门才打开,谢榆走进去,关门的声音传出,这之后再无动静。大约过去五分钟,谢榆独自一人从楼下走上来。

    “他人呢?”谢弘深问。

    谢榆面色有些古怪:“说是脚崴了。”

    话一说完,都是面有异色,各种怪事听说过不少,睡了一觉把脚崴了还是头一次耳闻。

    一时间,所有的视线汇集到兰辰身上。

    不怪他们多想,兰辰住在谢千青的隔壁,他来的第一晚,后者就把脚崴了,说两人中没有猫腻,正常人都不会相信。

    谢千羽表情变了又变,似乎是想到什么方面,脸色十分难看,嘟囔了句‘龌龊’,便提着包出门。

    谢榆也用‘年轻人要懂得节制’的目光看他。

    兰辰顿时消散了用餐的想法。

    谢弘深:“真崴了?”

    谢榆点头,“有些肿,方才抹了些红花油,不严重,应该没多大问题。”

    丰盛的早餐众人只是简单吃了几口,谢弘深饭后去了公司,谢榆难得今天有空闲,陪侯灵看话剧,兰辰则是把林寻的早餐端上,站在他房门外敲了敲门。

    里面传出‘请进’的声音后,他转动了下门把手,推开门的一瞬间刺鼻的药味扑面而来。兰辰走进去,林寻并没有安分躺在床上,反倒坐在高脚椅上,脚踝裸|露在外,骨头那里红肿得很明显。

    此刻他正捧着个透明杯子时不时抿上一口,里面的热气呼呼往上冒。

    兰辰瞧见漂浮在水面上红色的细长条东西,“这是什么?”

    “藏红花。”林寻拿了个空杯子。

    兰辰看他的动作似乎是想给自己也倒一杯,及时道:“不需要。”

    林寻也没强迫,兰辰将早餐放在他面前,又帮他拿了几张纸巾,林寻玩味道:“我现在享受的可是皇帝的待遇。”

    不理会他的调侃,兰辰看着他肿起的脚踝:“怎么弄得?”

    林寻耸肩,“睡了一觉,起来就变成这样了。”

    兰辰眼神一凛,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话。

    林寻一口塞进大半个面包,腮帮子鼓起,等他慢慢咽下去,漫不经心道:“没办法,我的保镖失职了。”

    兰辰握住他的手腕,逼得林寻不得不抬头直面他的目光。

    林寻用自由的那只手拿起杯子,水已经晾的差不多,他一口喝了大半杯,兰辰目睹那些红色细碎的花瓣被喝进去,头皮有些发麻。

    等林寻喝完后,他才道:“说实话。”

    “只不过隐隐有些猜测,”林寻继续吃自己的早餐,彷佛没有将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兰辰,“你是怀疑……”

    林寻将一片没咬过的面包塞给他,那后半句话便被堵住,没来得及说出来。

    兰辰松开手,林寻活动了下手腕,边吃边刷起八卦,兰辰在他旁边坐下,看了很久,自始至终,都没在林寻眼底看到特别深刻的感情。

    谢家有人要害他,兰辰骤然生出一个令人发寒的想法,而那个人甚至有可能会是他的亲人。

    有一瞬间,他很想问些什么,但瞧见林寻嘴角浅浅的笑意,兰辰最终选择保持沉默。

    用过早餐,林寻将手机关机放在抽屉里,没有任何打扰和兰辰交流起综艺节目的事情。

    “我准备策划成明星真人秀的形式,现在类似的旅行真人秀,生活真人秀不少,大部分处于半温不火的状态,但总归是不缺话题度,捧红个别人很容易。”

    兰辰:“你似乎执意捧红于那个男演员。”

    “其实任何一个人都可以,”林寻道:“不过他具备足够的资质,我恰好碰到罢了。”

    “索清有自己的经纪公司,我不觉得你有给别人做嫁衣的爱好。”

    林寻语意不明:“各取所需。”

    兰辰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适可而止,这是他和林寻同样相似的特质。

    “真人秀最重要的是嘉宾这个环节,”林寻缓缓道:“我准备近期和傅仪搭上线。”

    他的表情中难得有些苦恼,“可惜遇到些麻烦。”

    将从谢弘深那里听来的过去说与兰辰,一字一句,条理清晰,像是在说一个跟自己完全的故事。

    兰辰:“实在很难看出来,你有这样的经历。”

    他没跟从前的谢千青接触过,但林寻给他总是云淡风清的感觉。

    “钻石都是要经过打磨才能更美丽。”林寻毫不吝惜的赞美自己。

    他以为会听到反驳,却发现兰辰神情中有很微小的笑意。

    正当林寻想探索带来这笑的原因,兰辰问他,“可有想到办法?”

    见林寻不说话,兰辰以为没有应对之策,道:“你父亲提出这样的要求,等于间接拒绝你的提议,何不换个出路?”

    “办法我有。”

    “哦?”兰辰似乎颇有兴趣。

    林寻挑眉,“帮我约一下你朋友。”

    兰辰的朋友林寻只见过蓝鸣轩一个,“理由?”

    林寻瞥了眼自己的脚踝,“我受伤了,作为朋友的朋友,他应该来探望一下。”

    “朋友的朋友,”兰辰好笑地看了眼林寻,“你和我,朋友?”

    林寻:“好歹也是过命的情谊。”

    当初一杯毒酒下肚,险些双双去找上帝报道。

    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但显然是个坏主意。

    道德上兰辰该拒绝他,但从微妙的情感上,他出现了偏颇。

    “好。”

    ……

    蓝鸣轩来的时候抱了很大的一束花,花香和屋里的药味混合成一股相当奇特难闻的味道,林寻只好同他们移步到透气性好的书房,一下午林寻配合蓝鸣轩有说有笑,完全看不出异常。

    直到蓝鸣轩离开,他也是一瘸一拐礼貌将人送到门口。

    看似什么都没发生,但就在这天后,侯灵将生活得重心都放在谢弘深身上,林寻趁机隐晦得表明自己有意向投资档综艺节目,侯灵没有多问,现在她绝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聚焦在谢弘深。

    终于,谢弘深坐不住了,妻子过份的‘热情’,和林寻越发散漫的生活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你做了什么?”他头疼问。

    林寻,“那天在书房接待了一个朋友。”

    “然后呢?”

    林寻大致比划了下,“男的,长头发。”

    谢弘深忽然转过身看了下背后的椅子,原本上面搭着的外衣已经不见了。

    “妈拿去洗了。”林寻善意告知道:“衣服上面不小心可能有沾到我那朋友的几根长发也说不定。”

    “……”

    狂风暴雨前,林寻先一步离开了书房,兰辰背靠在走廊的墙壁,他离门不远,林寻不确定方才的对话他听到了几分。

    等林寻走近,兰辰道:“你只说了一半实话,你真正想分散的怕是里面那人的注意力。”

    林寻没有回答,兰辰随他往房间的方向走,在林寻即将进入房间的时候右手抵住门,“他是个相当聪明的人,谢家要是真有人想暗害你,他必然会先一步察觉到是谁。”

    “没那个必要,”林寻抱臂看他,“反正保镖就在隔壁。”

    兰辰却从他的目光中捕捉到蛛丝马迹:“即便现在你父亲注意力放到一边,用不了多久他也会产生质疑,维持谢家表面上的太平和你自身的安危,孰轻孰重也该有个计较。”

    林寻抬头看他,“我没兴趣充当滥好人,这件事我有自己的打算,倒是你……”

    他的目光极富挑战性和侵略性,“一直堵在房门口,该不会是想找借口让我今晚到你房间住?”

    作者有话要说:  一句话总结谢家人的日常:

    来呀,互相伤害啊。

    谢谢投喂我的亲们,周末快乐(づ ̄3 ̄)づ╭

    倾君玉箫瑶池语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1:08:07

    冠绝当世黎喵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2:20:46

    冠绝当世黎喵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2:20:51

    壹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17:55:23

    烦躁时来吃坨屎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6-02 22:29:01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