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星光璀璨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113章 星光璀璨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盛世谋妆至尊主播入侵娱乐圈的骗子炮灰媳妇当家太古仙王狂仙权相嫡女穿越八十年代逆袭     “有什么特别的?”

    “有感于时间的轻巧罢了。”林寻移开视线, 望向马路上飞驰而过的汽车。

    气氛刚带出几分伤感, 林寻猝不及防道:“你的微博名是什么?”

    兰辰:“我不玩。”

    林寻挑眉, “上次我指出‘天蓝蓝’是蓝鸣轩,你脸色明显不是很好看, 说明你知道他这个人, 也看过微博问答。”

    说罢饶有兴趣地望着兰辰, “你该不会还有偷偷关注我的微博号?”

    兰辰冷冷看了他一眼,“过度自信有时不是一件好事。”

    林寻走到他面前, 目光却没有移开。

    兰辰被他看久了,皱眉, “你在看什么?”

    林寻:“欣赏某人难得恼羞成怒的表情。”

    兰辰薄唇几乎抿成一条直线, 撂下一个自己体会的眼神, 长腿迈过他走到前面。

    林寻撇撇嘴, 在后面不紧不慢跟着。

    《诱食》的电影票房每日以亿递增, 所有人都卯足了劲想看最后会停留在哪个数字,作为最大的受益人,林寻得知票房已经冲到二十亿便没有继续关注。

    而电影的主演, 索淸靠着《诱食》里惊艳绝伦的表演,成为当下炙手可热的明星,连红得发紫这种夸大的词语形容他都稍差一个层次, 这般势头,今年的国际大奖必有他的一席之地。

    从前他和林寻见面黑超和鸭舌帽就足够了, 现在不但时间要挑在深夜, 还得三步一回头, 看有什么有跟拍。

    他摘下口罩的一瞬间,林寻看到他神情中的疲惫。

    不过索淸乃是取舍分明之人,哪怕才跑完宣传,眼中的红血丝也压不住他眼中的精光。

    林寻举杯道:“看来我们的大明星遇上了好事情。”

    早间他在手机报上看到,今年的国际电影节,索淸获得最佳男主角提名。

    林寻对人从来没什么架子,但他一个细小的表情,都能带给人十足的压迫感,有刹那,索淸觉得两人回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

    一个是高高在上的谢家二少,一个只是不起眼还得应付潜规则的小明星。

    “的确有几件好事,不过对于你来说大约都是微不足道。”

    谢千青明显对这些殊荣不上心,要想要世人的赞赏,不管是主动出演,还是公布他是《诱食》作者,任何一件都足以让他在娱乐圈成为常青树般的存在。

    灯火在面容上交错,林寻抿了下杯中的红酒,“该庆祝的还是要庆祝。”

    索淸陪他喝了半杯,注视着对方的表情,才道:“你找我是不是有事?”

    林寻若有若无地‘嗯’了一声。

    放下酒杯,他边百无聊赖地玩着杯柄,边同他道:“再过一阵就是《暗访》播出一周年,导演应该有邀请你。”

    索淸点头,虽然他还是《暗访》的常驻嘉宾,但这大半年,因为电影拍摄,都是隔几期才露个面。

    “你要去么?”原本他的经纪人是想帮他推掉,公司对他未来的定位是实力派,过多的曝光和综艺容易磨灭观众的新鲜感,不过要是林寻去,他去去也无妨。

    林寻手指停下动作,抬眼看他问:“如果你想伤害一个人,会选择什么样的时机?”

    索淸不明白他问这话的意义,想了想:“对方光芒万丈的时候。”

    林寻赞同地点点头,又道:“听说过兰欣么?”

    索淸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点头,“兰家当年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多少听说过。”

    林寻看他的表情,恐怕知道的不止一星半点:“想必你对她的近况也有所了解。”

    索淸眼神闪了闪,像是顿悟了什么。

    “不管你和兰辰的关系有没有媒体说的那么热烈,这次怕是会被殃及。”

    兰辰一天不是公司就是在家,基本无从下手,兰欣想报复兰辰,谢千青就成了一条捷径,自他半只脚无意踏入娱乐圈,就注定走到哪里都有人围追堵截,曝光行程。

    “要是想下手,《暗访》的周年庆最合适。”林寻笑道:“《诱食》的作者是谁鲜有人知,但基本大多数人都知道我是这部电影最大的赞助商,能从中间得到的利益可想而知。”

    索淸用打量的目光看着林寻:年轻,长得好,前途无量。《诱食》让他赚的盆满钵满,不知是多少女生心仪的对象。

    “那这次《暗访》的录制……”

    “我自然是要去的,”林寻直接接话,没有丝毫含糊。

    “看来你已经有了妥善的应对之道。”

    林寻笑道:“考考你,看能不能和我想到一块去。”

    纵然满脑子都是阴谋论,让他在短短一会儿编出什么阴谋诡计,索淸自问还没修炼到那份心机。

    “半个晚上的时间。”

    林寻颔首,“再加一个白天,希望答案不会让我太失望。”

    索淸嘴角一弯,论手段,他是信手拈来。

    存了份较真的心思,没跟林寻见面前,索淸前些日子赶了好几个夜场,飞机来飞机去,原本是打算回去埋头睡一天,但跟林寻告别,回到家却是每一点睡意也无,琢磨着最完美的方案。

    天将明的时候,他给林寻发了条长达千字的消息,其中详细论述了手法,时间,甚至考虑了数十种可能发生的突发状况,并给出解决之道。

    日上三竿时,他收到林寻两个字的评价:[麻烦。]

    苦思一夜,正准备入睡的索淸直接从床上站起来,嘴里碎碎念了几句不可能,光着脚在屋内踱步,不多时,一份新的计划出炉,其中还设计了极其华丽壮观的场景。

    林寻发来评价 :[劳民伤财。]

    连续两天没有收到索淸的消息,再次见面,是索淸主动找上门,林寻原本还好奇他这么招摇逛市,怎么没被媒体开车追拍。

    当看到两个浓厚的黑眼圈,跟画了烟熏妆一样,一切迎刃而解。

    左边衬衣的扣子没扣,随便套了个外衣,还是不合季节的厚重款,任何人都很难将这个邋遢颓废的人和索淸联系到一起。

    “这算是乔装?”

    两双空洞的眼睛看着他,林寻识趣道:“看出来了,不是乔装。”

    一双手死死扣住他的肩头,索淸的声音略带沙哑,“不可能有比我发给你更完美的计划……告诉我。”

    他的计划是没有瑕疵的才对。

    见他执拗,林寻叹了口气:“当真想知道?”

    索淸目光坚定。

    “既然知道有人想害我,当然要报警。”林寻握住他的手腕移开按在自己肩上的手,耸耸肩:“有问题,找警察。”

    什么诱敌深入,借力打力,还不如依靠《公民法》来保护自己。

    索淸在听到他的计划后,便不再说话,像是受到极大的打击。

    眼见他的熊猫眼变成兔子眼,林寻轻声道:“你还好么?”

    索淸在他的视线中转身,失魂落魄地离去。

    ……

    其实警察并不想受理这种听上去子虚乌有的事情,不过林寻搬出自己的身份,对方又是另一幅态度。

    精确的部署,行动的时间,负责盯梢的人,都在最短的时间做出合理的分配。

    为了拍摄一周年特典,《暗访》特意开了发布会,林寻,索淸,傅仪都在邀请嘉宾之列。

    记者提问的时候,索淸有些心不在焉,虽说在林寻那里备受打击,但现场他却生出些担心。某个方面而言,索淸和兰欣的性子是相似的,不同的是他有足够多的阴谋阳谋去周旋,相较下,兰欣的小心机就经不起推敲,所以她没有索淸的城府,却多了另一种特质——剑走极端。

    发布会已经进行到一半,没有任何异常。

    “请问谢先生,如何看待索淸在《诱食》中的表演?”一个记者突然发问。

    “看法?”林寻站在台上,中规中矩回答:“跟所有观众一样。”

    记者却好像抓住了曝点,兴奋问:“这么说,很早前谢先生就已经去影院看过了?”

    事情已经过去快一年,没想到还有人想炒两人的cp,林寻感慨于他们的坚持不懈。

    他礼貌的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虽然谢千青粉丝不少,但他近一年没有作品,热度和索淸自然不能比,大多数记者重点还是放在索淸身上,林寻没有回答,也没人继续追着问,都将话筒对着台上的索淸。

    到了快结尾的时候,有的一句话都没采访上的急了,试图突破保安的范围,更上前一步。

    眼见快结束也没什么意外情况,盯梢的几个已经准备离开,心里抱怨了下这些富豪少爷的被害妄想症。

    索淸目光打量着众人,忽然停在一个身体消瘦的小男生身上:戴着黑框眼镜,齐刘海,脖子上系着的丝巾让他看上去有些娘娘腔。此刻,他靠着瘦削的身材,就要成功挤出突围。

    “千青,在那里!”索淸急忙道。

    说时迟,那时快,他说话的时候一道身影已经冲上台前,镁光灯下,此人手里握着的东西还闪着森冷的寒芒。

    林寻却是不闪不避,在这极短的时间内,兰欣看清他的眼神。

    目沉如水,不怒却很冰冷。

    她没来得及迈上那两个台阶,胸部便狠狠挨了一脚,在原地打了两个圈后,头磕在桌子脚,立马肿了一大片。

    踹她的人不是林寻,这次的目标还安稳地站在台上,跟个没事人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拧开了手边的矿泉水,好像是在压惊,但那漫不经心的动作昭示了只是润润嗓子。

    林寻放下矿泉水,看向台侧的方墨,歪头一笑:“多谢。”

    说完,他偏头对还处在惊讶中索淸说:“虽然要相信警察,不过未雨绸缪也是好的。”

    一旁方墨低头看了眼自己刚才踹人的鞋,眼神有些嫌弃,好像上面沾了什么脏东西。

    “谢就不必了,这是宋代桃自作主张惹下的麻烦。”

    林寻表示理解,“作为回报,有些事我会守口如瓶。”

    方墨眉毛隐隐抽了下,有什么很不好的记忆上浮。

    人群刚刚陷入骚乱时,便有几个便衣警察冲出,反手按住兰欣的肩膀,将她押走。

    忽然一声沉重的叹气声传来。

    林寻:“皆大欢喜,为什么叹息?”

    索淸深深看了他一眼:“怕明天又会被你拉着上头条。”

    似乎有林寻的地方,头条永远都是他——传说中自带热搜的体质。

    英雄救美,为爱殉情,还有发布会遇刺,索淸觉得,未来十年,也不会再出现这样一个抢占热门的存在。

    林寻这次竟没有辩解,点了点头,“也许。”

    他走下台的时候,耳边有群众的尖叫声,还有咔嚓咔嚓照相机的声音,但都比不上‘叮’的一声,如同雪中炸春雷。

    林寻走到门口停住,轻轻舒了口气,“破百亿了么?”

    【系统:宿主已成功完成任务。】

    林寻:“我记得任务达成条件,还需要索淸能拿到国际影帝。”

    【系统:两天后便会公布他拿到影帝的结果,评选结果在昨晚已经出来,任务结束,请宿主迅速前往下一个世界。】

    林欣眼睛一眯,他隐隐感觉到比起前两次的慷慨,系统这次似乎在赶时间。

    【系统:下一个世界极其特殊,越早开始,宿主成活率越高。】

    林寻,“我需要半天时间。”

    【系统:半天后出发,宿主的存活几率将低于百分之十。】

    林寻沉吟稍许后,拿出手机,将上次的头等奖抽掉,然后最后一次登入《诱食》文章界面。

    自从上次的抽奖活动后,下面留言很多事纷纷求运气,求被抽中的。

    林寻看到其中一名书粉留言,猜想风月老祖在现实中的身份,底下排起了一百多层高楼。有一名读者理智分析,风月老祖能和兰辰合作,他的家世一定也相当好。

    评论区一半被抽奖覆盖,还有一半则是看了电影来问结局的。

    林寻又登录风月老祖的微博号,天蓝蓝在底下闹得最欢腾,一个劲打滚求结局,甚至不惜下了血本提问。林寻嘴角勾了勾,在底下做了回答:

    【所有的答案,我很早之前就已经告诉你的朋友。】

    回复完后,他走到一个寂静无人的角落,在阳光都无法穿透的地方,林寻的身体渐渐透明,直至消失不见。

    ……

    谢千青消失了,等大家意识到他不见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多月以后的事情,谢千青平日就不爱和人联络,自从《诱食》拍摄后,他整个人大半年中就回去过三四次,警方询问的时候,基本没人能提供什么有用的信息。

    谢千青还没有被发现失踪的时候,蓝鸣轩曾激动地找过兰辰,告诉他风月老祖回复了他,并且已经有超百万人围观答案。

    激动完了,忽然清醒,“我的朋友?”

    他惊讶地看着兰辰,“你之前不是还赞助过风月老祖搞活动,难道他早就把结局告诉你了?”

    网络的影响力是可怕的,短短不到一夜的时间,蓝鸣轩的真实身份便被扒了出来,顺藤摸瓜,和他走得近的兰辰自然被挖了出来。

    起初还好,但随着谢千青的失踪,风月老祖竟然也消失了,作者不见了,《诱食》的下半部成了遥遥无期之事。

    有段时间,蓝鸣轩窝在兰辰的办公室不敢离开,抱着软垫道:“现在人太疯狂了,我敢保证,现在我俩走到街上绝对有可能被丧失理智的书粉关起来,折磨逼问结局。”

    兰辰冷冷道:“你以为是谁害的?”

    蓝鸣轩吸了吸鼻子,他就不该犯贱去问那个问题。

    兰辰没有再跟他说话,放下文件,走到窗边,他的办公室在二十多层,下面的一切景致看上去都非常渺小。

    蓝鸣轩盯着他的背影看了看,又挪开视线,谢千青不见后,兰辰越发的沉默,刚开始所有人都以为谢千青是被绑票了,但时间过去很久,也没有收到一个勒索电话。

    事情到今天,已经不了了之。

    手机的震动打破这片安静,兰辰看了眼来电,接通:“外公。”

    电话那头老人家说了什么,他神情有了些变化:“我知道了,您先不要乱动,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兰辰驱车回去的时候,老爷子手里正握着一个鸡蛋状的东西。

    “之前你送的辣椒里翻出来的。”

    上次老爷子发现结出的果实是辣椒后,一气之下便再没有管过,今天整理花房,便想将这花碰重新收拾出来,栽种些其他的花种。

    兰辰看着掌心半个拳头大小的东西,忆起谢千青曾对他说土里埋了鸡蛋,当时只做戏言,没想到居然真的有。

    不过并不是真正的鸡蛋,而是类似蛋壳的东西,兰辰轻轻一扭便扭开了,里面塞着一张泛黄的纸张,记录着《诱食》主角最后的结局。

    没有揭发,也没有说给任何人听,十多年前被拐卖的孩子,十多年后自己离开这个失而复得的家庭。

    【一切风波将熄。】

    文章以这句话为结束。

    兰辰将纸条攥在手里,看到花盆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泥土,中间还卷着一些絮状的东西。

    “这是什么?”

    老爷子凑过来,没看几眼,就认出来:“蒲公英的种子,可惜枯死了,要是早点发现还能长出来。”

    夜晚,兰辰留在花房,竟是沉沉睡去。

    梦中,一个黑色长发的青年往他盘子里夹了个东西,笑眼弯弯道:“来,吃饺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