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246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奶爸的文艺人生澳门银河娱乐场当军嫂修真归来末日刁民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六零小娇妻瓜田李夏六十年代白富美     确定了丹药的材质后, 林寻从后窗逃脱,到达另外一边院子,想看看发病的下人现在是什么情况。

    门外有两个小厮窃窃私语:“什么时候才能轮班,要是他再挣脱绳索我俩不久遭殃了?”

    “别说了,怪渗人的。”

    林寻拾起了个小石子随便一扔, 两个小厮顿时吓了一大跳。

    跑出一段距离, 见大门还是紧闭, 左边的小厮心有余悸道:“要不我们偷偷找个地方打局马吊再回来, 反正也不会有人愿意靠近,没可能发现我们不在。”

    另一个表示赞同。

    林寻本来还考虑了多种方案,结果竟是堂而皇之地走了进去。

    床上的人手脚都被死死绑住, 有了早晨的教训, 除了林寻当时随手扯下来的纱幔,还另有麻绳在外边打了个死结。

    手脚以外,下人的身体用厚重的被褥裹得很严实, 屋子里的空气是夏季特有的闷热,他却一滴汗也没淌,一个劲地打冷颤。

    林寻走过去掀开被子一角, 下人的嘴唇瞬间冻得发紫。

    他的领口是敞开的, 脖子以下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青色麟片,用手戳了戳, 冰凉黏腻, 有些像是鱼鳞。

    因为有了这样的认知林寻歇了一会儿用餐的心思, 再看胳膊部位, 仿佛被渔网裹了好几个时辰,全是密密麻麻的网状,中间的颜色全然是深绿。

    “公,公子,”下人神情恍惚道:“我,我后悔了,不长生,求你,求你……”

    【系统:他的体内有虫子正在繁殖。】

    林寻:“……这种事情可以不用告诉我。”

    在房间转悠一圈,找到纸和笔,过了有一会儿,他才离开。

    回去时,林寻没有急着和千江月说话,而是连喝了三杯茶,再次低声念《清心咒》。

    “发现了什么?”冰冷的声音从床那头传了过来。

    林寻将画扔到他面前,不用他说,画上的内容已经生动形象地表明了一切。

    千江月合上画:“你是故意的。”

    林寻淡淡道:“天地为证,‘好’东西要一起分享。说来给我们送饭的那人应该是自愿进行某项反人类的实验。”

    他将刚刚下人神志不清时说的话重复一遍。

    画中人的体态几乎不可能模仿,就算有,以千江月的性格,也不会容忍身上长一层鳞片。

    他从床上坐起,似乎不准备再装病。

    林寻却道:“急什么,有没有病又不是光看外表。”

    轻轻点了点唇央:“还要靠它。”

    千江月盯着柔软的唇瓣,心下忽然有些起伏,摇了摇头,暗叹自己方才魔怔了。

    晚上,确保最后一个人领完丹药,杜生才收拾东西进庄,看到正在往厨房走的林寻,叫住他,“可是晚饭不合胃口?”

    林寻苦笑:“我这是准备问厨房大娘要些薄饼做干粮,带在路上吃。”

    杜生皱眉:“你要走?”

    “实在是无奈之举,夜佰的病非但没有好的征兆,今天下午身上还起了些奇怪的东西。”

    听到后半句,杜生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哦?”

    林寻:“具体不便细说,我准备带他去大一点的城市找大夫医治。”

    “病重实在不适合舟车劳顿,”杜生:“我看还是多住几日再观察看看。”

    林寻摇头,一副心意已决的样子,头也不回地朝厨房走去。

    杜生看着他急匆匆离开的背影,笑容阴冷:“岂能如你的意。”

    脚步一转,朝着千江月的所住的厢房而去。

    被子盖得很严实,听见开门声,千江月勉强睁开眼,“杜生?”

    杜生走过来,坐在凳子上,倒了杯水慢慢吞咽,同样的动作,林寻也常做,他做起来只觉得潇洒飘逸,而杜生就显得很刻意做作。

    “听闻夜公子病重,我怎么也要来看望一番。”他的语气阴阳怪调,不复平日里的温和。

    千江月没有询问缘由,仿佛杜生在他面前就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甚至比那还要低许多,杜生隐隐感觉到,这个人看他的眼神跟看地上一只蟋蟀蚂蚱没有分别。

    脸色变了又变:“你知道么,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讨厌你,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想把你踩在脚底下碾碎。”

    若非瞧着对方实力不俗,他甚至想当场剜出那一双眼睛。

    急功近利,林寻说准了一点,但还有一点,杜生隐藏的极好,就是他和千江月都没有发现——自卑。

    任何时候,杜生都觉得别人是在用轻视的眼神看他,好像全天下的人都看不起自己。

    “你是道士,而且一定拜师在不错的道观。”杜生判断他的身份,“你们这样天赋俱佳之人,生来就被捧得很高,顺风顺水,可我呢……一心求道,却屡屡被拒,呵,天赋,难道没有天赋就注定要做一个碌碌无为之人?”

    “不过没有关系,”杜生笑呵呵道:“天赋再好又如何,你现在是不是遍体生鳞,觉得浑身发热?”

    千江月:“是你下的药?”

    “此药名为断尘,配以针灸之法能帮助人移魂澳门银河娱乐场,从而达到永生不灭。”杜生惋惜道:“可惜之前试药的人身子骨都很差,没有挺过最后一关,田梵是个例外,最后关头被他跑了,功亏一篑。”

    杜生不怀好意地望着他:“现在你来了,说不定能帮我找到突破口。”

    “妙计,”门外传来击掌声,林寻踱步走进,一张脸艳若桃花,宛若揽尽人间风月。

    杜生条件反射后退一步。

    “不要误会,”林寻将手中的大饼放下,“我指的妙是在夸奖你选人的眼光。”

    杜生很快冷静下来,眼神像是毒蛇一样狡诈:“解药只有我有,若不想他出事,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林寻饶有兴趣道:“你知道他是谁么?”

    杜生:“要是再上前一步,此人必死无疑。”

    林寻完全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径直走到杜生面前:“你知道我又是谁么?”

    杜生本以为这二人关系匪浅,万里云必定会因为夜佰受制于他,现在看来是他估算错了。

    “没想到你心比我还狠,竟是全然不顾同伴死活。”

    林寻轻笑,歪过脑袋冲千江月挑眉,“你要是再不下床,怕有人真当你拿病猫拿捏。”

    听到后面传来的动静,杜生回过头,大惊失色:“你,你没病?”

    如果说刚才千江月看他的目光是蝼蚁,现在终于是用看人的眼光看待杜生,不过是死人。

    前后夹击,根本没有逃跑的可能,杜江怒极反笑:“算计太多,没想到最后却是栽在不相识的陌生人手里。”

    林寻:“若非你起歹念,邀我们入庄,就不会走到这个地步。”

    杜生贴着脸过去“我不过是整个计划里一个小棋子,你以为你赢了,一切才刚刚开始。不出三天,各个村镇都会爆发出大大小小的怪病,紧接着,是城市,再到皇都。”

    “这药是不是只对人类有影响?”

    杜生突然用一种怪异的笑容面对他。

    联系到之前落日山山羊胡子道士提到道士中有人和鬼族有勾结,林寻差不多已经有了答案。

    “本来还想留你一命,”林寻缓缓道:“不过既然是个无阻挂齿的小人物,留下你的命想必也没有大用。”他看着千江月道:“人留给你,随便处置。”

    言下之意,是要在此处分道扬镳。

    千江月微微皱眉:“你要去哪里?”

    林寻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契机已经出现,缺的是制造混乱之人。”

    千江月没有挽留,看他走出那扇门,不知去向。

    桌上不知何时遗留一副画卷,他走过去,打开一看,正是之前被万鬼王劫走的那副图,左侧还留有两行诗——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墨迹在纸上逗留不过一盏茶的时间,渐渐消失。

    ……

    事实正如杜生所言,坊间很快开始谣传有地方出了瘟疫,朝廷派兵准备封村,几百士兵却是离奇失踪,连大城市都没能幸免于难,由不知名的怪病爆发引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恐慌。

    此时距离林寻和千江月分别已有一月有余。

    有些人选择北上或者去边塞,到人迹罕至之地寻找新的生源,由于饥饿和疾病,路边到处都能看见尸骨。

    林寻跟一群逃难的村民擦肩而过,走到一处破败的村庄。

    井边躺着个十五六岁的小和尚,眉清目秀,皮肤白皙,双目无神的看着天空,似乎已经死去多时。

    【系统:危险人物告知:东玄门血僧,信奉修罗道,宿主切勿靠近。】

    林寻:“不是已经死了?”

    【系统:他的脑子还活着。】

    这么一说,林寻反倒兴趣颇浓的走上前……真是好看的一副皮囊,跟年画里走出来的一样。

    “说起来,身为鬼王,我也是时候该做回老本行。”

    【系统:一统八大脉,号令天下!】

    林寻:“不,我要赶尸。”

    “……”

    “有没有什么工具可以拿来借用?”

    【系统:索命铃,价值三万两,可驱鬼,也能御活死人。】

    三万两后,林寻差不多再次处于囊中羞涩的状态。

    在小和尚面上轻轻一摇铃,僵硬的躯体慢慢从地上爬起,跟上林寻的步伐。

    没两日,林寻又在临近的照水镇捡到一个同样半生不死的异域风情美男子。

    【系统:此乃邪风殿的服饰,邪风殿杀人如麻,善于用毒。】

    林寻:“长得好看,要了。”

    “……”

    一路捡人,还不忘抓紧时间训练信鸽,每隔时日就往落灯观送一封书信。

    千江月从第一次收到扔到废篓里,再到有一日终于忍不住打开,林寻的文字里很少提到外面惨烈的状况,更多是在描绘大好河山,有时还会添上配画,外加一两句露骨的诗句。

    他的脑海中忍不住浮现出在四象庄,万鬼王熬夜赏画之景,原本单调的生活也因为这些书信的出现有所增色。

    而林寻,七月初,到了扬州。

    一进客栈,小二就吓了一跳,心道这是哪家的公子哥,如此无度,瞧那身边尾随的人都有三四十个。

    林寻点了盘小菜后,一边享受小和尚的揉肩,一边让异域美男子给自己磨墨。

    蘸墨落笔:

    扬州很美,我一路风尘仆仆来此,难免怅然。

    只身来此,风光独赏,若你在,才不觉浪费七月扬州盛景。

    将纸条绑在信鸽腿上,林寻对着身边长着异色瞳孔的男子勾了勾手指:“吹首曲子听听。”

    笛声悠扬,他的思绪放空,沉醉在扬州的温柔中。

    万里外,落灯观。

    “师父。”巫雀在门外叫了两声,才被允许进来。

    他刚要呈上最新抄好的门规,突然见到千江月将一个小纸条放在案台边,神情是少有的柔和:“现在的扬州,是不是很美?”

    巫雀愣了愣,点头:“去年的时候二师兄带我去过,夜晚的江色特别好看。”

    “去扬州转转倒也不错。”

    巫雀没听清楚:“师父你刚说什么?”

    千江月没有再开口,原本停在窗外丑萌的鸽子飞到他肩上落下,灰色的尖嘴上下动着,叫个不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量身定制小清欢奈何为你钟情国色生香她病得不轻透视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