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258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绝命毒尸文艺大明星奶爸的文艺人生六十年代白富美末日刁民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     从床乃至地板, 银票散的到处都是。林寻盘腿坐在房梁上,自上而下欣赏这一幕,大感欣慰。

    屋外传来敲门声:“万公子, 有人来找,说是您的朋友。”

    林寻:“长得好看不?”

    屋外的人沉默一会儿, “特别好。”

    “直接请他进来。”

    别馆很大,但对于南珩一来说根本不够看的, 真正让他长见识的是林寻,门开的一瞬间, 随处可见的银票被风吹得扬起, 就像是天上在下雨一样。

    巫雀有些方面是很聪明, 飞鸽传书时间太长,他直接让南府的主人用家族特有的渠道将消息传到落灯观,不过两天多的时间, 南珩一已然抵达皇都。

    林寻居高临下看着他:“看来你骑了匹宝马。”

    生怕林寻将主意打到自己的马身上, 南珩一转移话题:“我刚才进来的时候,在屋子周围看到不少奇怪的人。”

    林寻‘哦’了一声:“哪里奇怪?”

    “双目空洞, ”南珩一皱眉:“身上还散发着死气。”

    若是硬要说共同点,大概是脸长得普遍都很好。

    “他们都是我的人。”林寻干脆利落地回答他。

    “你的……人?”南珩一迟疑一瞬。

    林寻:“出门在外,难免需要些排场。”潇洒地甩开一柄折扇, “所以说太过有钱也是件烦心事。”

    来的时候, 南珩一已经见识到市场上一种造型奇特的蜡烛销售情况空前, 城中百姓都将它称之为求婚利器, 第一反应便是此事林寻难辞其咎, 现在听到这番话,完全坐实了自己的猜测。

    “你是疯了么,”他吸了口气:“要是被师父发现你靠卖这种东西赚钱……”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因为根本就不敢想。

    林寻却是一副相当安心的样子。

    以千江月的万年宅属性,就算出门也不会去逛市集,更不会有人不要命地主动跑到他面前,推销这种产品。

    “还是说你会告诉他?”

    南珩一摇头,除非他疯了,万一,他是指万一师父真的对万里云抱有什么心思,迁怒于他怎么办?再者说,就算没心思,两人实力不相上下,弄不死万里云,愤怒无法发泄,倒霉的不还是他?

    与其这样,还不如一开始就装作不知道。

    “很好,那你也算是知情不报,”林寻点头:“日后东窗事发大家在一起还能有个照应。”

    “……”南珩一喉头动了好几下,最后试探性问道:“巫雀还活着么?”

    林寻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他。

    南珩一放下心来,不能怪他多想,实在是一想到自己小师弟和万里云在一起,就觉得对方命不久矣。

    “你能关心他是好事,”林寻:“同门之间感情就是深厚,我约巫雀劫狱时,他最先想到的也是你。”

    长达一分钟的沉默。

    南珩一缓缓抬起头:“你说什么?”

    林寻格外耐心地将前几天晚上洽谈的事情复述给他。

    “巫雀。”南珩一手握紧又松开,最后嘴角竟然还绽开花一样的笑容:“好,当真是好极了。”

    林寻打从心底觉得,温柔的话语下带着至少七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南珩一不是巫雀,不会被林寻得三言两语左右,褪去道士的身份,他骨子里仍是个会算计,十分利益化的商人。

    “迦叶衰亡,鬼族整体实力跌幅,这种局面下,皇帝会对道士有所顾忌,甚至想削弱都是很正常的事。”他不紧不慢说道:“南家的生意遍布全国,不避讳的说,国库都不及我南家的财富深厚,皇帝同样每年会在各个律文上限制我们发展,甚至有时会让官兵冒充盗贼劫货。”

    “大部分时候,我们都会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南珩一看着林寻道:“平衡才是长久之道。”

    只要不触及对方的底线,双方都会点到即止,“如果你让巫雀叫我来,只是为了谈这件事,我的答案是拒绝。”

    南珩一转身,就要推门离开。

    “倘若皇帝眼中最大的威胁就是你师父呢?”

    南珩一猛地滞住脚步。

    林寻从房梁上下来,脚踩在厚重的银票上,“你这么聪明,理当知道一个帝王最怕的是什么,何况唐氏现在就在宫中。”

    南珩一瞳孔骤缩,目光深沉的可怕。

    “不客气的说,赏花宴本就是为你师父设的一个局。”林寻:“不巧被我英雄救美而已。”

    空口无凭,南珩一却并不怀疑林寻话语的真实性,这些消息,以南家的情报网想要落实十分容易,眼前这人几乎狡诈到了骨子里,根本不会说这种低级谎言。其实他很早之前就已经有过隐忧,落灯观的名声太大,道术又在权力掌控范围外,对任何一个统治者而言,都不会是件好事。

    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多了些道不明的诡谲,“你准备何时动手?”

    林寻就跟谈论什么时候吃饭般随意:“早中晚都行,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两日内,我会给你答复。”

    他迈步出去的时候,林寻随手抓了把银票揣进怀里,“去南府的话,我们顺路。”

    南珩一:“你去做什么?”

    劫狱前难道不是应该有一堆计划需要准备?

    林寻颇为认真道:“晚上大家一起吃个饭,算是庆祝小团圆。”

    他的语气有些渗人,南珩一忽而惊觉如今他们师兄弟三个,连千江月本人都在这里。再看林寻眼角都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莫名生出一股相当不好的预感。

    别馆到南府的距离并不是太远,但和林寻在一起走,南珩一硬是被生生耗到了天黑。林寻来时拿的一沓银票只剩几张,手里却空无一物,他所有的花销完完全全都进了肚子里。

    目睹他轻轻松松走在前面,南珩一完全找不到词汇来形容,怎么可能有人的胃口会大到这种境界,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居然还不胖。

    思前想后,最后只能归结于有些人的生理特征大约跟本人一样……丧心病狂。

    眼不见为净,他越过林寻准备率先进门,恰在此时,大门被猛地推开,从里面从冲出一个黑影,双方迎面撞了个满怀。

    将人提溜了起来站稳后,南珩一问:“跑这么急做什么?”

    巫雀看到南珩一,就跟看到了救命稻草似的,“师父,师父他……”

    不等他说完,南珩一已经跑了进去。

    千江月喜静,住的是靠里面的院子,平日里清幽的环境在这个夜晚,镀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花花草草就像是有魔力一般,迸发出近乎诡异的瑰丽色彩。

    一只甲虫慢慢爬到花瓣上,下一刻就开始不停抽搐,死在花蕊当中。

    南珩一皱眉,刚要朝前迈进,却被林寻伸手挡了下来。

    “你进去,不死也会重伤。”

    在林寻眼中,这已经不是一个正常的空间,无数狰狞的人面像是来自地底的游魂,正张着大口互相吞噬对方。

    巫雀急忙道:“之前大师兄走进去没两步脸色就白的跟纸一样,现在还在房间昏迷着。”

    林寻瞥了眼南珩一,“你先带他回去,夜晚阴气重,再过不久这里会形成瘴幕,极其容易入侵小孩子的身体。”

    巫雀:“我不……”

    “听我的,天亮时再来,你师父一定是平平安安的。”

    巫雀咬了咬唇,虽然不情愿到底没再闹腾。

    南珩一很快做出决定,牵着巫雀走到院子出口时,回头看着林寻,沉声道:“天一亮,我们就过来。”

    林寻微微颔首。

    房间里的情形比外面还要严重,千江月的目光甚至能用明暗交错来形容,一幅画悬浮在半空中,原本画中只有一个清俊的身影,现如今,留白的地方不断有黑气向外涌出,还有一部分,直接融入画中人的身体中。

    数百道符窜出将整个画整个包围,利刃出鞘割破手指,鲜血在符箓中凝聚成一条纽带,千江月低喝一声‘止’,黑气被困在画中,但仍在时刻聚集力量准备向外冲出。

    一道红绳突然破空前来,直接在半空中将画捆住,剧烈晃动几下后,这幅画才渐渐归于平静。

    系统曾经提示过千江月将自己心中的魔念完全镇压在画中,当时林寻并未太当回事,甚至画还在他手中时,曾对着吟唱情诗,直到今天,才真正发现它的可怕之处,任何事情压抑到极致就会有爆发,现在千江月还能抑制的住,可以后呢?

    向来冰冷的脸上竟透露着些许疲惫,千江月连林寻的到来都没有理会,半靠在床上,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林寻走过去帮他止血,两人俱是沉默。

    等血完全止住后,他才道:“有个东西可能对会你有用,我现在去找找看。”

    “不必。”说话的声音透露着倦意,却没有闭眼的意思。

    “休息一会儿。”林寻道。

    “巫雀的性子必然熬不到天亮,”千江月摇头:“睡不了多久。”

    林寻伸手覆住他的双眼:“我保证,不会有人来打扰你。”

    蜡烛烧到一半时,林寻才起身离开,走之前,又回头留下一件东西。

    天还没有全亮,巫雀已经忧心如焚,外面早已不见昨晚那种诡魅,但顾及到林寻说得话,他小心翼翼将门推开一条缝,准备看看里面是什么情况。

    厚重的纱幔完全遮住床上的情景,唯一能看见的,是帐外地上放着两双鞋,摆放的很整齐,一黑一白,特别的和谐。

    一双是师父的,那另外一双……巫雀捂住嘴,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将门关上后,心脏还在咚咚咚地跳个不停。

    ……

    千江月醒来时,床帏不知何时被落下,遮挡住来自外面的光亮。

    他感觉自己睡了很久,本以为会睡得极为不踏实,没想到竟是久违的安稳,那些黑暗的过往像是被抛在很远的地方,暂时放过对他的纠缠。

    千江月轻轻叹了口气:“也不知他是用了什么法子。”

    原先觉得万里云是在说笑,没想到直到现在真的没任何人来打扰,着实令人惊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量身定制小清欢奈何为你钟情国色生香她病得不轻透视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