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270章 一江春水向东流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末日刁民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奶爸的文艺人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六十年代白富美娘娘不想活澳门银河娱乐场当军嫂     老人将林寻当做亲外孙, 只觉得这孩子从小吃了太多的苦, 恨不得将能给的都给他, 好生补偿一番。

    林寻陪他聊了好一阵, 老人道:“我已经叫人备好了饭菜, 方便的话晚上留下来陪我吃顿饭。”

    天色已经不早, 但林寻觉得千江月还未离开, 沉吟后道:“可否请我朋友一道?”

    老人想都不想就要拒绝, 林寻不疾不徐道:“他是个不错的人。”

    老人不自禁想到自己早逝的女儿, 觉得母子俩的脾气都是一样犟,他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让失而复得的外孙对他生出间隙, 没有把话说死, “都过去这么久,我看人已经走了。”

    更了解千江月的显然是林寻,大门重新打开的一刹那,他就靠在对面的砖墙上。

    林寻挑眉:“一起吃顿饭?”

    千江月:“我是不是应该多谢主人家的邀请?”

    “……不客气。”

    林寻先后到访好几次,对里面的格局很熟悉,不但能给千江月带路,还会时不时介绍哪间屋子是用来做什么用途。

    一大桌丰富的饭菜已经备齐。

    老人慈爱道:“多吃些, 身子骨这么消瘦,一看就是平时吃饭不好。”

    千江月发出一声冷笑。

    和蔼的老人看他的眼神瞬间沉下来。

    像是从前那些过着大鱼大肉生活的人都不是他, 林寻笑吟吟点了点头。

    老人的眉头再次舒缓……旁边的年轻人虽说长得不错, 气质也很出尘, 但相比之下, 自己的外孙多乖多体贴。

    唯一让他有些遗憾的是这孩子眉眼长得和他母亲几乎没一处是相像的, 岚儿是清冷,而这孩子长相却是清秀中还透着点魅气。

    老人原本要留人住下,林寻称第二天还是要事办,老人只得不舍的亲自送他到门口,说着最近天气转凉注意保暖之类的暖心话。

    千江月站在台阶下,眼睁睁看着面前‘祖孙’依依惜别的一幕。

    “您多保重。”

    老人点头,一直等他的背影彻底消失不见后才关上门。

    这边就一处人家,大门关上后光源也关在屋子里,前方的路突然昏暗了,林寻刚想抬头看看今晚的月亮有没有出来,就觉得眼前更黑了。

    一抬头原来是千江月从后面走上来,投下一片阴影。

    林寻停下脚步,对方这样无声无息的反倒令他有些不适应。

    夜晚的千江月像是换了一个人,禁欲的气质变成黑暗和危险,‘呵’的一声冷笑伴随着风清楚传到耳边,“你当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林寻轻咳一声:“过奖。”

    话音落下就被推倒墙上,这是个很适合接吻的角度,林寻的目光却被他的双目吸引,千江月冷声道:“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究竟还有多少未知的‘惊喜’在前方等着。”

    听出那么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林寻道:“有些事不能不能用数量去衡量……”

    千江月望着他,等着没有后面没有说完的话。

    “要看情意。”

    长达一分钟的沉默。

    林寻觉得惊奇,这都不拔刀,看来他对自己一定是真爱。

    一阵风扫过,千江月像是将他当做空气,转过身走得很快。

    耐不住林寻飘得更快,眨眼的功夫,又阴魂不散地来到和他并肩的位置:“这么好的夜色,只顾着浓情蜜意实在对不住还在担心的巫雀。”

    千江月耐心彻底告罄,叹道:“想做什么就直说?”

    林寻:“去看看你那徒弟的伤势。”

    南珩一可是他完成任务的希望,眼看大功就要告成,这个节骨眼上可出不得纰漏。

    不用想千江月都猜到他的造访只能让南珩一觉得困扰,所以他很痛快地答应对方的要求,把万里云放到那里让南珩一受罪,他还能解脱一会儿。

    谁都能看到皇室衰微的征兆,打那个座位主意的绝不止是南珩一一个,受了伤之后他便更注意自身安全,林寻原本以为南珩一会在皇城的分家待着,被守卫里三层外三层昼夜不间断保护,不曾想千江月戴了副面具,穿过几个巷子就到了遍地脂粉味的地方。

    林寻看着门口招呼的姑娘,“他该不会躲到了这种地方?”

    “这本来就属于南家的产业。”

    走进去的一瞬就感觉到了这些花枝招展的姑娘中,有好几个身手不凡。

    他用胳膊肘撞了下千江月。

    “干什么?”

    林寻:“逛青楼还遮遮掩掩的戴面具,来到这里,就要拿出头牌的气场。”

    他的视线随意扫过一处地方,酩酊大醉的客人只觉得浑身都酥了。

    说来奇怪,都是走路,林寻的每一步却宛如周围不绝于耳的丝竹声,踏在人的心坎上,上楼的时候,角度将他的身形衬托得更加修长,愈来愈多的目光黏在他身上。

    老鸨走过来,笑着嗔怪道:“您要是走得再慢些,我这生意都做不成了。”

    林寻拿出看风景的姿态,慢悠悠斜靠在扶手上:“烦劳带我去个安静点的地方。”

    老鸨刚要推荐几个性子娴静的姑娘,觉得一道黑影闪过,再看人已经在楼上了。

    漂亮的不可一世的青年身边站着一个深不可测的年轻人,老鸨发怔的功夫,戴面具的年轻人已经丢下来一个钱袋,“打扰了。”

    说完就拖着人不知道去了哪里。

    老鸨打开袋子一看里面的数量,瞬间眉开眼笑,对着空气道:“给够了钱,去哪个房间打扰都行。”

    她做这一行久了,各类人都见识过,有些伴侣就喜欢到花楼行夫妻之事,老鸨看了眼他们消失的方向,可惜两个都是男子,长得再美也是枉然。

    脂粉和酒香完全遮掩了药材的味道。

    千江月说南珩一受了伤,林寻走进房间后才发觉他伤的程度,重到险些丢了命。

    看着被绷带一圈一圈缠着的伤患,林寻不厚道说:“还以为你能多逞一阵威风。”

    南珩一失笑道:“这不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

    走得太过顺风顺水,尤其是利用药方暗中得到一部分鬼族的支持,一度让他以为会继续顺遂下去。

    “松雪呢?”

    南珩一摇头:“她太心急了,原本按照我的计划还要再过一段时间才挑明唐氏的身份,她甚至连后路都没留给自己,唐氏被当场揭穿后,打死了她和好几个侍卫,逃离宫中。”

    虽然只见过几面,林寻对松雪还有些印象,八面玲珑,不像是不顾后果的人。

    “松雪的胞弟死在迦叶一脉手中,她对唐氏恨之入骨,”南珩一叹了声可怜:“如今唐氏最有可能去的地方就是灵鹤观。”

    林寻:“我们才从那里出来。”

    “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有道理,”林寻瞥了眼千江月:“要不你去会会她?”

    “不急在一时。”

    要说仇恨,千江月和唐氏之间绝对是血海深仇:“什么时候耐心变得这么好?”

    千江月语气听得人发冷:“我也很想看看,她在垂死时会做什么什么样的挣扎。”

    他母亲经历过的绝望,总需要用同样的痛苦来弥补。

    南珩一看了千江月一眼,几次欲言又止,他之前委婉地提起过有意要利用鬼族的力量,对方只说了句‘这是你自己的事’,事到如今,也不知师父究竟是赞同还是不赞同。

    察觉到他的目光,千江月道:“你什么时候也学了这个毛病?”

    也?

    南珩一郁闷,难不成还有谁和自己一样做了亏心事?

    一旁林寻抬头望天。

    “关于和鬼族结盟,利用鬼族来消耗鬼族的力量,您觉得是不是可取之法?”

    “你难道没有自己的判断?”

    南珩一低头,毕竟这是冒天下之不违,等于为将来埋下一个隐患。

    “鬼族可不是好拿捏的。”林寻突然出声。

    南珩一看向他,后者坐下道:“他们最擅长的就是暗中观察,不会有脉系愿意做出头鸟,主动站出来配合你。”

    “的确,虽然已经达成一部分共识,但要捅破窗户纸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变得含糊其辞。”

    林寻笑笑,不再说话。

    ……

    房间里全是旖旎的气氛。

    女子的娇嗔和男子的喘气声交织在一起,就在这时,门被猛地推开:“不,不好了!”

    床上的男子怒道:“不想活命了是不是?”

    来人双手举着个信封,跪在地上。

    男子半裸着身子走下来,粗鲁地撕开信封,内容很小清新,大概就是说许久不见,后天找个时间大家聚在一起喝点小酒,聊聊鬼生。

    当看到落款‘万鬼王’三个字时,男子瞳孔猛地一缩。

    接到这封信的不止他一个,还有除迦叶一脉的其他六大脉系统领,大家反应出奇的一致,思考鬼王这次又要作什么妖,造多大的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量身定制小清欢奈何为你钟情国色生香她病得不轻透视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