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哦!江湖!

【书名: 天下之师[快穿] 第432章 哦!江湖! 作者:春风遥

强烈推荐: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文艺大明星青越观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还看今朝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个神奇的瞬间。

    对林寻来说, 今天是很普通的一天, 但对于缸外面的宁钟情和柳溟而言,这一刻绝对可以列为他们此生最不想回首的时刻。

    宁钟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寻:“乘凉。”

    短暂的沉默过后,林寻主动道:“烦请搭个手, 扶我起来。”

    宁钟情到底还是将他从泡菜缸里拉了出来,林寻活动了一下手脚, 敲了敲旁边的两个泡菜缸。

    法白和神医相继从中钻出。

    柳溟下意识离这二人远了一些。

    神医被逼迫前来, 法白则是因为命不久矣, 即便如此, 两人心中对天外陨石均有觊觎, 当下也不废话, 在四周搜寻起来。

    许是为了增加蒙混的效果,天宝门门主住的地方和其他村民没有太大差别, 柳溟等人在院子里寻找,宁钟情和林寻则在屋中。

    两人有说有笑, 暗自提防。

    林寻专注于面前的书架, 转动一下烛台,书架后突兀出现一扇门,同一时间, 宁钟情也在画后发现一处暗格。

    对视一眼, 都选择不共享找到的东西。

    宁钟情瞧着他将什么塞进袖子里,虚笑道:“看样子小兄弟发现了不错的东西。”

    林寻:“彼此彼此。”

    客套间,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怒吼, 林寻道了声不好, 快速走出去,院子中多了一个穿着布衫的男子,眉色很浓,眼珠显得很浑浊。

    他背上还背着柴火,面色不善,看着更像个凶神恶煞的屠夫。

    地上神医正在捂着胸口冒冷汗,顾念着他的医术天宝门门主没有下重手,法白和柳溟则是倒霉,被天宝门门主用七成内力震了出去,一个鼻青脸肿,另外一个猛咳血。

    林寻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鸽子。”

    听见声音,天宝门门主偏过头来:“算你有点见识。”

    他虽然外出,但是只要有异动,这里的鸽子便会飞去山上传讯。

    天宝门门主没有直接出手,颇有些忌惮地望向林寻身后:“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宁掌门。”

    宁钟情微笑道:“云兄依旧风采不减当年。”

    “你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天宝门门主道:“还以为你会多忍耐几日再出手。”

    林寻眉梢一挑……认识的?

    宁钟情含笑跟他介绍:“这位是云长天,他是千年一遇的习武天才,仅次于我之下。”

    云长天脸皮狠狠抽了一下。

    宁钟情继续道:“云兄实力强悍,七年前可与我打成平手。”

    林寻瞥了眼云长天的表情,可谓是相当精彩。

    宁钟情似无所察,“不过有一点我不如云兄,他虚长我五岁。”

    第一次碰见贬低别人抬高自己的介绍方式,林寻表示受教。

    云长天这时脾性倒是出奇的好,至少没有直接暴怒而起。

    宁钟情话锋一转,“不过七年前云兄还是武当弟子,这一转眼居然成了一门之主,实在令在下佩服。”

    林寻低声道:“我觉得他走到今天,离不开你的刺激。”

    宁钟情目光倏地变冷:“用上万条性命铺路,变强也是理所应当。”

    林寻目光微动,看来此人坏事没少做。

    昔日的武当弟子……垂眸心思变化,难怪这些年天宝门越发低调,一旦他行走江湖,必定会被人认出。

    “早就想向宁掌门讨教一二。”云长天放下背上的柴火,目光如刀。

    有一点林寻没有说错,云长天会成为天宝门门主和宁钟情关系很深。

    当年他乃武当首席弟子,被誉为武林千年一遇的天才,可惜宁钟情一次访山,将他的天才梦彻底击碎。

    两人都有留手,打了个平局,然而那时的宁钟情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郎,对于从小到大未曾一败的云长天,几乎是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天赋对比很明显,照此情况,不过十年,宁钟情便可以轻松碾压他。

    “宁掌门实力非比寻常,”云长天的笑容十分诡异:“但需知一个人若是天资有限,还可以借用外力。”

    林寻将说话的空间留给他们二人,云长天也没有阻止他自由活动,这里是天宝门的地盘,想要出村几乎不可能。

    扶柳溟起来,喂他吃下一粒伤药,“柳老是否觉得心里舒服不少?”

    柳溟苦笑颔首。

    一直以来,天宝门门主在他心中都是神一样的形象,历任天宝门门主在位时间都不会很长,借助天外陨石的力量练功,对身体造成的负荷也是相当可怕。

    但就在刚刚那一刻,神的塑像瞬间破碎。

    英雄迟暮,柳溟如今家破人亡,追溯源头,同样是年轻时嫌弃自己天资不够。

    林寻看得透彻,“世上哪有天资最出色的,宁钟情算是我见过十分出众的,但谁又能保证没有后来居上者。”

    人心不足,往往会自寻死路。

    柳溟没有说话,法白和神医甚至屏住呼吸,眼睛都不敢眨,他们知道,即将会看到一场世间罕有的对决。

    宁钟情和云长天的切磋,完全可以称作当下武林顶尖实力的较量。

    二者同时掠身而起,云长天戴上一只手套,一只锋利的铁爪破空而出。

    双方动作十分快,宁钟情略快一步,一掌打出,云长天侧身躲过,力道泄在柴火堆上,瞬间碎成一地粉末。

    云中天的实力绝对不弱,他天资出众,这些年有了天外陨石的帮助,更是一日千里,很快便反压一筹,两人的打斗波及到院中其他人,柳溟本就有伤,只觉体内气血翻涌,整个人受到无形的压迫。

    林寻将人拖着往后了一些,柳溟十分感动,掏出几张银票给他。

    林寻眉开眼笑。

    柳溟:“你要的话可以都给你。”

    林寻诧异于他的大方,柳溟叹道:“一旦宁钟情落败,我们逃不了一个死字,这些钱不管放在谁身上,最后都没处花。”

    林寻笑道:“他不会败。”

    话音刚落,二者以掌对掌,宁钟情内力更浑厚一分,然而云中天戴着铁手套,力道上有不少增幅,落地时,宁钟情比他多后退十米。

    “如何?”云长天得意道:“内力高又有何用,武器,软甲,这些都可以左右一场战局。”

    宁钟情微微蹙眉,目中多了一丝严肃,方才交手,云长天受了他半掌,却是毫无反应:“你穿了护身软甲?”

    云长天没有回答,却是松了松领口,露出里面的一截衣角,明显质地和普通衣物不同。

    “卑鄙!”柳溟道。

    云长天掌心吸起地上的几个石块,嗖嗖划过,石子似箭,精准地射向柳溟。

    柳溟瞳孔骤缩,面色剧变,眼看就要被命中,石子的方向却在半空中发生偏移,林寻抖了抖袖子,落下一地碎石子,“云掌门好大的火气。”

    云长天眼睛一眯。

    柳溟大惊,就连宁钟情都稍感诧异,林寻的功夫何时变得如此之强?

    林寻将一个高手的隐忍演绎的淋漓尽致,看向宁钟情:“有道是君子不争炎凉,我和宁兄是交心,若是一开始就暴露了实力,如何跟在宁兄身边?”

    倘若时间再充足一些,他还可以用柳溟方才给的银票多兑换些功法,一展身手。

    宁钟情有一刹那还真被林寻的‘一片苦心’感动了一下。

    云长天顿感压力,原以为对付一个宁钟情就够了,多出一个同等级的高手则瞬间扭转了局面。

    林寻摆摆手:“我不掺和你们间的斗争。”

    云长天:“当真?”

    林寻:“我很认同你说的一句话,武力有时候不能代表一切。”

    说着走到宁钟情身边,没来由握住对方的手,塞了一个东西给他,传音入耳:“仅仅是借用一段时间,不会对你的身体产生太大影响。”

    宁钟情:“你是什么时候找到……”

    林寻打断他:“别辜负了我的信任。”

    两人间的对话外人听不见,在他们的眼中,只看到两人握手,然后面贴面,最后深情对望。

    宁钟情认真道:“一直以来我都对小兄弟有戒备之心,但从此往后,只要小兄弟不做背叛之举,我便护你一世。”

    林寻笑着走了回去。

    云长天冷笑:“想不到宁掌门竟有龙阳之好?”

    宁钟情没有说话,周遭的气势陡然增强,空气仿佛都凝实了。

    其余几人连忙后退,柳溟喃喃道:“他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

    林寻轻咳一声,深藏功与名。

    柳溟目光灼灼:“你方才对他做了什么?”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云长天已经被击中三掌,即便他穿着软甲,也有些吃不消。

    柳溟好奇心更加旺盛,见林寻不欲说,小声道:“老夫还有好几处家产,回头全部赠给你。”

    林寻眸光一亮,认真道:“这是爱的力量。”

    柳溟讥讽地看着他。

    林寻一脸肃容:“此事只可你知我知。”

    柳溟很上道:“老夫对天发誓,绝不泄露半字,否则便遭天打五雷轰。”

    誓言保证下,林寻飞快道:“我刚刚将天外陨石交给了他。”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柳溟双目依旧瞪的滚圆,“天……”

    林寻皱了下眉头,柳溟连忙压低声调:“那么一会儿功夫,你是如何找到天外陨石?”

    莫非真在泡菜缸里?

    林寻鄙夷道:“我又不是活神仙,怎么可能找到?”

    柳溟:“可你刚刚不是说……”

    林寻普及知识:“人的潜力是无穷的。”

    他记得很久之前还看过一个父亲为了救儿子抬起一辆卡车的例子,正常人只会开发不到百分之十的潜能,宁钟情在某人善意的谎言下,明显处于肾上腺素飙升的状态。

    柳溟似乎是想到什么,过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拿了一颗假的天外陨石去骗他?!”

    林寻:“就在前不久拾的。”

    方才云长天用石子袭击柳溟,刚好让他就地取材。

    除了天宝门门主,没有人见过真正的天外陨石,而之前得到的信息则能确认天外陨石不大,方便转移。

    似乎老天都在帮着林寻圆谎。

    前方二人激斗,宁钟情已经稳稳占据上风,云长天心神一乱,招式出了漏洞,不过眨眼的功夫,身上就已经添了几处伤。

    很是振奋人心的时刻,柳溟却有种不忍直视之感,完全无法想象宁钟情在知道真相后会是何等的表情。

    再看林寻,眉眼含笑,没有一点惊慌,还拉着他看战局:“宁兄比我想象的要厉害。”

    云长天被从半空中一掌击落,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所有人默不作声,唯有林寻振臂欢呼。

    宁钟情衣袂飘飘:“索性没有辜负小兄弟的一番美意。”

    在他看来,天外陨石何其珍贵,林寻能毫不犹豫地在关键时刻交给他,这份情谊实在难得。

    林寻:“你明白就好。”

    一旁目睹全程的柳溟:……

    世态炎凉,人心险恶,他老了,玩不过年轻人。

    云长天从坑中爬出,哪还有刚刚的威风。

    “我输了。”

    说话间双目涣散,仿佛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

    天色变得昏暗,云长天站起身,一瞬间老了许多。

    林寻忽然道:“他并不是输在了实力。”

    柳溟暗暗点头。

    云长天为人高傲无比,但在面对宁钟情时,他是自卑的,所以他表现的十足嚣张,回过头想想,更像是一种虚张声势。

    潜意识里云长天认为自己赢不过,才在最后关头乱了手脚。

    云长天没有意识到自己失败的原因,喃喃道:“我借助天外陨石练功,怎么可能失败?”

    林寻嗤笑:“你确定天外陨石还在?”

    云长天回过神,视线下意识看向屋子里的一处。

    林寻弯了弯唇角……原来藏在那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下之师[快穿]相邻的书:爱上火辣班主任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随身仙园空间从一万年后归来医武至尊异能神医在都市量身定制小清欢奈何为你钟情国色生香她病得不轻透视之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