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旧地

【书名: 宝鉴 正文 第七十一章 旧地 作者:打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谢叔,那房子是华巷三百十六号,就在崇仁宫的边上,老太太开价十二万,我估摸着还能讲下来些……”

    秦风致将房子的情况介绍给了谢志后,开口说道:“不过这房子不要用我的名义买,最好是用谢轩的。”

    “这是为什么?秦风,小轩有房子的,还是写你的名字吧……”

    谢志有些奇怪的看向秦风,按他这辈人的思维,有房才有家,没见过自家花钱买房子,却要写别人名字的。

    “谢叔,谢轩是我兄弟,写他样的,我给您说说那店子的事吧……”

    秦风笑着将话题给岔到了古玩街上的那家店铺,“现在没人敢接手那家店,我希望谢叔您接手之后,先停业个月。

    当然,该交的租金什么的,咱们都照给,另外别让人打听出事谁盘下来的店子……”

    秦风并没有隐瞒那家店的情况,原原本本的给谢志讲诉了番,听得谢志的脸色不断变幻着,显然他也听过袁丙奇的名头。

    “秦风,那店你最好别接,这些地头蛇,咱们惹不起。”要是放在石市,谢志自然不怕,但在津天他没有根基,却是不愿意招惹这些道上人。

    “谢叔,没事,用远子的名字签合同……”

    秦风边想边说道:“手续办完之后,让那个叫莘南的人直接回京城,然后把关上就行了,远子名字生,他们时半会查不到什么的。”

    “那……店子总归还是要开业的啊?”谢志有些不明白秦风的想法了,得罪了地头蛇,以后的日子哪有那么好过的?

    “到时候给他们保护费就好了,别人交两千,咱们交四千还不行吗?”秦风随口编了个瞎话,他总不能说自个儿现在腾不出手来收拾姓袁的吧?

    “那好吧,我两件事我准帮你办妥。”

    见到秦风坚持,谢志也没多说什么,到时万真发生什么事,他也能找朋友在袁丙奇面前说项二,想必对方会给这点面子的。

    ------------------------

    安排好津天的事情后,秦风买了张车票,直接去了友上传)

    此次除了寻找妹妹之外,秦风还必须去趟刘家,身在监狱的时候就不说了,但现在已经出狱,不去刘家拜访番就是有失礼数了。

    站在刘家的院门口,秦风有些失神,当年他曾经无数次的带着妹妹来过这里,但此时此刻,却变成了孤身人。

    “汪……汪汪!”

    阵急促的狗吠声从刘家院里传了出来,紧接着条背上毛发已经有些脱落的黄狗,如同离弦之箭般,从院子里窜了出来。

    “黄,你干什么?”

    刘家成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跟着黄跑出了院子,那动作点都不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身手依然很矫健。

    “咦?你是谁?”

    当刘家成看到黄狗正亲热的和个年轻人扑在起的时候,眼睛顿时瞪直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幕,在刘家,没人比他更知道这老狗的脾性。

    当年秦风和妹妹出事的时候,刘家成几兄弟和刘子墨都在台岛,等他们回来之后事情已经尘埃落定,再无周旋的可能。

    后来刘子墨就将被饿的奄奄息的黄,从秦风所住的地方带了回来。

    刚来到刘家的时候,黄狗的脾气异常的暴躁,将刘家成花了万多块钱买的条看家藏獒都给咬死掉了,刘家除了刘子墨之外,无人能接近这条黄狗。

    后来刘子墨离开了仓州刘家院,照看黄狗的任务就交给了刘家成,他也喜欢这狗的忠烈,足足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才让黄接受了自己。

    眼下黄居然和个陌生人如此亲热,不禁让刘家成跌眼镜,要知道,这几年来刘家可没少发生因为黄咬人而赔钱的事情。

    “黄,想死我了……”

    紧紧抱着黄狗的脖子,秦风的眼噙满了泪水,他能感受得到身下黄对自己毫无保留的爱,往日带着妹妹身后跟着黄的那幕幕场景,如同电影般在心头闪过。

    “呜……呜呜……”

    黄口发出了呜咽声,双像是会说话的眼睛,往外溢出了丝丝液体,轻轻咬着秦风的手臂,怎么都不肯松嘴,有些时候,动物的感情往往要比人类更加的真挚和忠诚。

    “我不会走了,黄,咱们以后永远都在起。”

    被判入狱四年,秦风没有掉过滴泪水,跟着师父学艺挨打,秦风直紧咬牙关,唯有载昰的去世和此刻,他的泪水像是禁不住的闸水般涌了出来。

    其实秦风在前几年是回过次仓州的,也曾想过要把黄带走,不过那会他还在牢狱之,来不想被刘家发现,二来即使带回黄,秦风也无处安置。

    “我……我知道了,你……你小子是秦风!”

    站在门口的刘家成突然想到了种可能性,只有遇到故,或许黄才会有如此的表现吧?

    “刘叔叔,是我,我是秦风!”

    抹了把眼泪,秦风抬起头来,相比四年前,他那尖尖的下巴变得圆润了许多,但依稀从那双眼睛里,还能找到当时秦风的影子。

    “好小子,前段时间子墨还打电话来问你。”

    刘家成重重的在秦风肩膀上拍了记,说道:“算你小子有良心,还没把老刘家给忘了,哎呦,黄,你连我都咬?”

    刘家成这巴掌拍在秦风肩头不要紧,原本正围着秦风摇着尾巴的黄不乐意了,突然口咬在了刘家成的手臂上,虽然没下死口,但刘家成的衣袖却是被撕扯破了。

    “妈的,老子这些年白养你了啊。”刘家成没好气的骂了黄声,却是再也不敢表现的和秦风过于亲热了,这老狗可是翻脸不认人的。

    “刘叔,不要紧吧,黄,不准咬人!”秦风关心的扶住了刘家成,看到他的胳膊并未出血,这才放下心来。

    秦风从小带着妹妹生活,看惯了世人的白眼,不过对他好的人,秦风也是铭记在心的,面前的刘家成,以前就没少关照他。

    “没事,还好我反应快。”

    刘家成摇了摇头,在黄下口的时候,他手臂上的肌肉就自动收缩了起来,否则这口肯定是要见血的。

    “走,进去说话,好小子,真长成人了。”

    刘家成本想再拍下秦风的,可是看着旁虎视眈眈的黄,伸出去的手又悻悻的缩了回去。

    “刘叔,我……我这进去,不会给您惹麻烦吧?”

    秦风有些迟疑的说道,他当年杀掉的孙家兄弟,在这小镇上有不少亲戚,万传出去的话,秦风怕刘家和对方起冲突。

    “麻烦?什么麻烦?”刘家成眼睛瞪,“我们刘家不找别人麻烦就不错了,在仓州这亩三分地,谁敢找我们的麻烦?”

    自刘运焦起,刘家在北方江湖,直都是跺跺脚就能震动四方佬级别的,这明面上收徒授武,但暗地里也是有些见不得光的生意,对国家的律法也未必就放在眼里了。

    所以在刘家成看来,孙家那两个不成器的东西,死了也就死了,平白还害秦风坐了几年牢,这几年他到是没少找孙家的麻烦。

    带着秦风走进院子,刘家成伸手招呼过来个三十来岁的精壮汉子,开口说道:“麻四,去,到镇子上称两斤猪头肉,再买只烧鸡,对了,再称点驴肉来……”

    “刘叔,四哥,不用那么客气。”秦风认识那叫麻四的年人,他是刘家成的入门弟子,功夫练的十分扎实,当年秦风没少从他手上偷师。

    “你认识我?师父,这位是?”

    听到秦风的话后,麻四有些疑惑的向他看去,脸上忽然露出了恍然的神色,说道:“你小子是秦风,嘿,长这么了?刚来的时候,还是个小豆芽菜呢。”

    秦风那会在这小镇的时候,只是和同龄的孩子关系不太好,但镇子上的人都很喜欢他,经常用秦风的懂事来训斥自家的孩子。

    “秦风兄弟,你等会,我买了菜就回来,晚上陪着师父,咱们好好喝杯!”

    虽然秦风当年犯的是杀人罪,而且连杀了五个,这要换成般的知情人,怕是见了秦风都要绕道走。

    但是在麻四这样的江湖汉子眼,杀几个人算什么?快意恩仇才是丈夫所为,是以对待秦风的态度也多了几分尊敬。(未完待续)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宝鉴相邻的书:决战越南之最强特种兵为官澳门银河娱乐场之超级强国大财色官腔官道(御史大夫)特别行动极品魔少左道官途澳门银河娱乐场:嫡女上位缠绵婚情:将错就爱你天才儿子迷糊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