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工头

【书名: 宝鉴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六章 工头 作者:打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风哥,我马上就去办。”

    谢轩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这事儿很好办,因为里面就装有各种监控设施,只要将那家公司的电话找出来就可以了。

    “远子,你这几天不用回拆迁公司那边了,老苗走到哪,你跟到哪。”

    叮嘱完谢轩后,秦风又看向了李天远,如果作案的人真是当年的史庆虎,那么恐怕苗六指也是他的目标,秦风不得不防。

    见到秦风让李天远给自己做保镖,苗六指摇了摇头,挥舞了一下手中的拐杖,说道:“秦爷,不用的,老头子我还没老到不能动……”

    在江湖上厮混了一辈子,苗六指对自己的安全可是在意的很,且不说随身带着那把勃朗宁手枪,就是他的这把拐杖,里面也是藏着一把拐中剑。

    “老苗,你这年龄,不以筋骨为能,还是让远子跟着吧。”

    秦风打断了苗六指的话,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秦风不在京城的时候,家中的各项事情都是由苗六指来打理的,而且还都安排的井井有条。

    想了一下,秦风又说道:“老苗,你今儿先别回去了,等等金龙那边的消息再说。”

    “行,秦爷,都听您的。”

    苗六指点了点头,说道:“秦爷您也一天没合眼了,早点回去休息一下吧,那边的人要真是冲着我们师徒来的,这两天差不多就有消息了。”

    “那好,轩子,你直接回,不用再来医院了。”

    秦风招呼了谢轩一声,虽然这事儿闹的人心惶惶。但生yi不能停掉,秦风开着车先将谢轩送到,然后自己一人回了四合院。

    “秦风,你那朋友没事儿了吧?”

    从后门刚进到中院,秦风迎面就碰上了刘子墨,这哥们不知道从nǎ里找了根白杆。将那枪头装了上去,正在院子里挽着枪花。

    秦风揉了揉眉心,说道:“人没事,不过这事儿还没完,对方不知道是冲谁来的。”

    “管他冲谁来的,水来土掩,兵来将挡,还怕他们不成?”刘子墨将长枪往胸前一拦,摆出了个铁索拦江的架势。

    “不是怕。我是要灭了他们。”

    秦风眼中露出一丝厉芒,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想尽量和江湖脱离开来,但要是有人欺上门来,秦风也会让对方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好,秦风,打听清楚了,一定要叫上我啊。”

    听到秦风的话。刘子墨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他骨子里也传承了刘老爷子那种侠肝义胆。最是向往鲜衣怒马的江湖生活。

    “行,手上不沾血,还叫什么男人。”秦风和刘子墨会心的笑了起来。

    “老朱,你怎么现在才出门啊?”正说话间,秦风见到朱凯背着个包走出了中院。

    “秦风?你回来了?我过来拿点东西,对了。昨儿没事了吧?”

    见到秦风,朱凯愣了一下,表情有些不太自然,昨天他和冯永康的表现实在是不怎么样,直到秦风离开后。这哥儿俩还在抱着树吐呢。

    “没事,老朱,这事儿你和老冯就当不知道好了。”

    秦风想了一下,说道:“回头到了项目组,先不要说我回来的事情,等我忙完了这段,再去项目组报道。”

    “我知道了,秦风,你……你小心点啊。”

    能考上京大的学生,不说是个书呆子,但绝对没见过昨儿那场面,朱凯和冯永康纵然胆子再大,也是不敢掺合进那断指的事情里去的。

    “嗯,你和老冯打个招呼。”秦风点了点头,说道:“这几天你们别住在四合院了,就在博物馆招待所先住下……”

    现在的情况是敌人在暗处秦风在明处,朱凯和冯永康和江湖没有任何的关系,秦风不想让他们也牵扯进来。

    “那好,我收拾几件衣服。”听到秦风的话,朱凯愣了一下也没多问,转身回到房间又收拾了几件衣服,这才离开了四合院。

    “子墨,我先去睡会,等这事儿了结后,我再陪你在京城玩玩。”

    秦风现在已经是二十多个小时没合眼了,加上肩伤还没痊愈,此刻脸色蜡黄,精神十分萎顿。

    “你睡你的,我在这练练枪……”刘子墨点了点头,拿着那大枪带着大黄在院子里转悠了起来,俨然一副看家护院的样子——

    “三条三,通吃,妈的,给钱,快点给钱……”

    在城东一处工棚里,到处都是一股子汗味和臭脚丫子味,六七个刚吃过晚饭的工人,在地上铺了一张凉席正赌着钱。

    说话的这人二十七八岁的年纪,长着一副凶相,赢了之后还没等旁边几人给钱,就伸手抓了过去,引得旁人一阵叫骂。

    “陈老七,你小子昨天是不是钻哪家寡妇的被窝了?今儿手气那么好?”坐在那人对面打牌的人,赫然就是曾经对秦风开过枪的鲁五。

    这个正在兴建着的工地,是何金龙负责拆迁的,所以鲁五和工地上的几个工头都非常熟悉,这个叫陈老七的,就是一个来自豫省的工头。

    “五哥,哪儿有的事。”

    陈老七嘿嘿一笑,眼神闪烁了几下,收了钱之后站起了身体,说道:“行了,今儿就到这了,差不多到点该吃饭了,都去打饭吧。”

    “真是的,赢了钱就不玩了……”旁边那几人虽然有点不甘心,但还不敢和陈老七叫板,悻悻的拿起饭盒茶缸往食堂走去。

    “你们这的食堂连他妈的一块肉都舍不得放,老七,晚上咱们喝点去?”

    让鲁五这种人去参加上流社会的酒会,他一准会感觉别扭,不过和这些建筑工地上的人厮混在一起,他却是如鱼得水。感觉十分自在。

    “现在?行!”陈老七点了点头,说道:“五哥,今儿我请客,老是吃您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嘿,老七。这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你小子舍得请客啦?”

    鲁五脸上露出了吃惊的神情,开口骂道:“我说老七,是不是找到什么发财的路子了,有好事可是要想着你吴哥啊。”

    鲁五知道,陈老七虽然是个小工头,但他的福利只是不用干活,要说到钱,每天只是比工人多出个四五十块,还真没多少。

    而陈老七家里生了四个孩子。他的工钱除了打牌之外,几乎都寄回了家,平日里想喝酒了,都是去蹭别人的。

    “哪有什么来钱的路子啊,五哥,我这不就是吃您的多了,感觉不好意思吗?”

    陈老七哈哈一笑,站起身钻出工棚。喊道:“二狗,三娃子。别打饭了,走,咱们到饭店喝点去……”

    陈老七喊的人,和他一样,都是手下管着一二十口子的小工头,陈老七往日里没少吃喝别人的。却是想趁着这机会将人情还回来。

    在工地旁边几百米的地方,就有个小饭店,饭店虽然不大,但是各种炒菜都有,最重要的是实惠。点上十几个菜,也不过就一百多块钱。

    干力气活的人,都喜欢喝白酒,到了京城喝的自然是二锅头了,一斤才十来块钱,而且喝醉了还不上头,点好菜后,陈老七又叫了四瓶二锅头。

    “来,五哥,二狗,干了!”陈老七除了赌,还就好口酒,没等菜上来就给众人碗里倒满了,嚷嚷着要干杯。

    “老七,爽快,我发现你小子也不小气嘛。”

    鲁五干了碗里的酒,抹了抹嘴巴,说道:“老七,别说哥哥我不照顾你,下个月我们有个拆迁的活,活不大,二三十个人就够用,龙哥说也没必要找施工队了,你们怎么样,愿不愿意接?”

    前文曾经说过,何金龙的拆迁公司,其实就是个皮包公司,在接到拆迁项目之后,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是外包出去的,甚至连设备都是临时租赁。

    如果项目大了,那就必须找些有实力的施工队伍,但是一些小项目,找几个工地上的临时工就能干,赚的钱未必就比大项目少。

    “拆迁的活?干啊!”鲁五话声未落,陈老七的眼睛就瞪得溜圆,他带着十来个老乡在工地上干活,一年顶天就赚个万儿八千的。

    不过接触过拆迁项目的陈老七知道,如果能接到个拆迁的活,那一单下来,恐怕他就能赚上一两万,这还是扣除工人之外的费用。

    时间周期短赚钱还多,几乎没有工头不愿意接这种活的,陈老七今儿之所以愿意掏钱请鲁五,也有点何其套近乎,日后能接点小活干的意思。

    “老七,五哥抬举你,你还不敬五哥一杯啊?”旁边的两个工头,听着有些眼红,嚷嚷着要灌陈老七的酒。

    “二狗,三娃,那活老五一个人也干不完。”鲁五看了一眼另外两人,笑道:“到时候你们也过来,晚上干,不耽误你们白天工地上的活。”

    “哎呦,那真谢谢五哥了,我们先干为敬!”鲁五此话一出,酒桌上的气氛愈发的和谐起来,三个小工头轮番的拍起了鲁五的马屁。

    几瓶酒很快就喝完了,陈老七大着舌头又叫了四瓶二锅头。

    酒桌上的话题也是越扯越远,从国家领导人到谁家留守的媳妇偷了人,再到哪个工地打了群架,几人聊的是兴高采烈。

    不过和这几个喝多了的家伙相比,东北过来的鲁五,酒量能甩出他们几条街,在陈老七等人说话舌头都大了的时候,鲁五仍然保持着清明。

    看到几人都已经喝的眼睛发直了,鲁五冷不丁的问道:“对了,昨儿听说,这京城有个老佛爷,被人敲了闷棍,你们知道这事儿不?”——

    ps:感谢老盟主tclan6495的打赏,还有黄金瞳的老兄弟余老大,哈哈,很久不见各位了,谢谢大家的支持,还有月票的朋友,请双倍期间投出来啊,今儿必须得三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宝鉴相邻的书:决战越南之最强特种兵为官澳门银河娱乐场之超级强国大财色官腔官道(御史大夫)特别行动极品魔少左道官途澳门银河娱乐场:嫡女上位缠绵婚情:将错就爱你天才儿子迷糊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