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一卷 生(04)(修文)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4章 第一卷 生(04)(修文)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     国庆放假前是运动会,五班八百米没人报,体委决定用抓阄的方式,结果于好成了那倒霉催的。于好从小身体弱,跑个五十米都喘,那天项目又是在下午,一早上暴晒加上赛前活动没拉开,直接晕倒在终点线了。

    陆怀征当时就在旁边的场地准备三级沙坑跳,反应最快,立马就冲过去把人抱起来往医务室送。结果害他连比赛都没来得及参加,回去的时候裁判已经转移阵地了。

    两个比赛项目,陆怀征废了一个项目,就剩下一个百米决赛,八班女生还搡着他胳膊埋怨他好久。于好觉得愧疚,便答应运动会结束之后帮八班出几次板报,她出得板报回回都评奖,八班的宣委跟她提过好几次。

    陆怀征有时候打完球回来见她还在他们班搞板报的事,他随手就把球往框里一丢,双手反撑在桌板上,身子用力往上一提,就挂着双长腿坐在桌子上欣赏起板报来,她画画的笔触很温柔,曲婉灵动,跟她这个人是相反的……

    嗯,她这个人很木讷。

    陆怀征曾戳她脑门说过她无数次木讷。他这人贼坏,她表面装得越一本正经,他就越爱逗她,越喜欢看她木讷的反应。

    他以前总骑一辆黑色的山地车上课,一身黑衣素服,特别酷。

    然后特喜欢跨着他那辆山地车在校门口等她,单脚撑着地,碰见相熟的男生,就瞎侃两句,或者就自己一个人抱着胳膊等。于好远远看着他的脸被稀薄晨光映得格外清透,笑起来的时候侧脸轮廓线条柔和像路边朝气蓬勃的小白杨。

    某天经过一八班女生,冲他赤咧咧嚎了一嗓子:“陆怀征!你还不回教室!”

    “等会儿。”说完又想起什么似的,他扶着车把,转头喊住那女生:“哎,我今天下午要早走,帮我擦下黑板啊。”

    “你又逃课?!”女生惊诧喊。

    “训练。”

    “才不帮你擦嘞,你叫胡思琪帮你擦!”女生嘴硬道。

    “那算了,我找其他人吧,倒霉催的,跟你俩分一组值日。”

    女生回头,眼神一改,又笑起来,眉眼都是欢喜:“帮你擦!帮你擦!”

    少年懒懒一挥手,“谢了。”

    然后他又等了一会儿,见于好出现,一笑,脚蹬上踏板,嗞溜跟条泥鳅似的滑到她面前,停下车,一条长腿撑着地,笑着跟她说:“你怎么都这么晚。”

    说完,从单车扶手上拿下一袋子小面包递给她:“买多了,你要吃过了那就留第二节下课吃。”

    于好接过,说了声谢谢,“你怎么还不进去?”

    “等你啊。”

    他说这话时低头笑看着她,眼睛特别亮,于好觉得那眼神颇具深意,不知该如何回应,下意识往别处躲。陆怀征就偏不如她意,人跨在单车上故意弯下腰去对她的眼睛,于好见躲不过,低头急匆匆说了句,我去上课了。

    然后被他一把拽住胳膊拖回来,身子往后仰了仰,侧过去看她:“急什么。”

    他温热干燥的手掌捏着她纤瘦柔软的胳膊,她心一凛,他丝毫不在意,又把人往自己这边提了提:“听说你们班下午八百米体测?我给你买了士力架补充体力,可别跟运动会那回一样晕倒了。”随后视线往别处瞥了眼,轻挠了下鼻尖,诺声说:“我下午不在,没人背你去医务室啊。”

    那时两人其实不算熟,但陆怀征的态度,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想追她。

    一开始还总有人喜欢开他和胡思琪的玩笑,再后来,陆怀征就不让那帮男生说了。是因为有次,于好拎着一叠试卷经过他们八班门口,陆怀征跟几个男生靠在门口闲聊,有男生拿手肘搡了搡他的肩,说:“哎哎哎,胡思琪又换男朋友了,这回听说是个学霸。”

    陆怀征当时穿着棒球服,双手抄在裤兜里,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心不在焉:“然后呢?”

    于好那时刚好就走到圆柱后,听见他俩对话。

    “我总觉得胡思琪最喜欢的还是你,哎,你跟她同桌那么久,就没动一点儿歪心思?”

    陆怀征拿眼睛斜他,半晌,哧笑一声:“我能动什么歪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谁。”

    男生喟然长叹:“哎,我知道你喜欢于好,但胡思琪那身材,你要不不带感情的跟她上个床,不然多浪费啊……”

    话一说完,就看见于好捧着大叠刚批改完的试卷从面前过去。

    “……”

    “……”

    等她走远,陆怀征才狠狠踹了那男生一脚,男生反应快,自知说错话,道歉求饶。

    陆怀征气不过,一边踹一边骂:“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他妈别害我!”

    男生私底下这些浑话,于好向来不放在心上。不过,陆怀征对她热烈,真诚,甚至为她打架,只要她说一句她要天上的星星,他都会想方设法去为她摘来,却从来没提过要她当他女朋友,所以也算不上初恋。

    ……

    两人那天到婚宴结束都没有一个眼神交流,陆怀征帮着林昶招呼亲朋好友,忙得跟他自己结婚似的,于好则坐在位置上一动未动。

    新人过来敬酒的时候,陆怀征拎着瓶红酒西装革履地站在两人后方,眉目要多疏淡有多疏淡,比看陌生人还不如,至少看着韩教授这些人,他还是笑着的。

    于好却始终未抬头,等一行人簇拥着新人离开,才恍惚跌回椅子里,那模样跟条刚从水里捞上来的落水狗没区别,不对,还不如,落水狗还知道抖搂抖搂身上的毛显显威风,她是全然认怂。

    赵黛琳瞧她失魂落魄这样,暗叹丫真没出息,瞧瞧人家多淡定。

    不过她跟于好认识这么些年,也从未见过她这样。

    于好家境好,又是个冰肌玉骨的美人。从小围着她的男生条件必定都不差,也知那些普通人确实难打动她。院里的小姑娘都说于好的心是石头做的,追她的男生那么多,花样层出不穷,哪怕是感动,她都不曾有过。

    只是没想到还有陆怀征这号人物。

    赵黛琳突然想起一个人,隔壁院系最年轻的历史教授——沈希元,这人谦和有礼,来过她们的研究院几次,小姑娘们都觉得他跟于好挺登对,在一起,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跟沈希元的温润如玉相比,陆怀征身上的那股散漫劲儿就挠得你特想征服他。

    这个男人冷静严肃的时候,眉峰凌厉眼间冷然,是禁情割欲的;笑起来,眉眼温煦却不拘,是吊儿郎当的。

    忽然也有点理解,为什么于好这几年不谈男朋友。

    赵黛琳盯着不远处那道身影,莫名觉得古话说得对——

    初恋的质量高,老公难找。

    婚礼仪式结束,宾客酒足饭饱后散去,长辈们更是熬不住,早早便撤了场。

    陆怀征明显喝多了,等人都撤光了,脱了西装,松了衬衫领口,一个人敞着腿意慵心懒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他其实酒量还不如于好,以前也喝过,八班赢了球赛那次,唯一一次带着于好一个外班的去聚餐,弄得五班男生都骂她小叛徒,输了比赛还跟人去聚餐,戳着心窝声声质问于好:你到底是几班的,几班的!

    他只要一沾酒精,浑身上下透着一股不正经,定睛看着你的时候,那双漆黑的眼睛饱含深情。这种状态一般都是装醉撒酒疯逗她,真醉了,也就是一只偃旗息鼓的大狗熊,只会趴在床上呼呼大睡。

    那时是未成年。

    现在成年了,举手投足间都是男人的沉稳和魅力,这种微醺状态最危险。

    于好上完厕所回来,他还没走,人舒舒服服地靠着椅子侧头看着窗外,一只手搭在桌沿,颈部线条绷着,颈窝明显。窗外霓虹闪烁,城市的繁华与他身上的寂冷在月光下相持,安静得像一幅画。

    这时,摊在桌上的手机,突兀得响起来。

    他回神,转过头扫了眼,很快拿上手机站起来,捞起椅背上的黑色西装勾在手里,又用脚把椅子推回去,准备接电话时,余光扫过门口大概是没想到还有人,下意识看过来,手指忽然顿住,停在那颗绿色的接听键上,不动了。

    视线猝不及防相遇。

    手机还在嗡嗡作响,目光却一动不动落在她脸上。

    于好在那瞬间,体会了一把什么叫恍如隔世。

    翻过岁月和时间的涌流,曾经那个肆意飞扬的少年和面前这个英俊非凡的男人再次重叠,过去的画面如洪水猛兽朝她汹涌而来,那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百爪挠心都不够表达她此刻的情绪。

    只觉须臾间,天地皆非,万物皆空。

    两人皆是一愣,半晌后,又都很有默契地各自别开。

    于好转头去看窗外。

    陆怀征把电话挂到耳边,人开始往外走,经过她身边的时候没有停顿,径直越过她去按门口的电梯,声音清淡地应付着电话里的人:

    “还在楼上。”

    “嗯,下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