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三卷 巍巍大任,芬芳万载(03)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24章 第三卷 巍巍大任,芬芳万载(03)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文艺大明星超能右手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盛世谋妆     两秒后。

    陆怀征大概是觉得有点失态, 低头佯装咳嗽, 转开眼,轻飘飘敷衍地丢出一句:“是么?厉害了。”

    于好没察觉,还挺郑重其事地点了下头,“是啊。”

    陆怀征翘了翘嘴角,决定不再跟她瞎扯:“你睡一会儿吧, 后半程路更陡。”

    于好还想跟他多聊会儿,发觉他态度有些冷淡,也不敢再开口, 听话的哦了声,阖上眼开始休息。

    “身体不舒服早点说, 别硬撑。”他阖上眼之前又叮嘱了一声。

    于好嗯了声。

    车窗外日光暖烘烘地落进来, 大巴车厢被暖氲的光盈满,晒得人恹恹犯困,身旁的姑娘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陆怀征全程没睡,一般这种时候他跟孙凯要负责全车人的安全, 会比平时警惕,身旁又多了这么一人, 他几乎是甄心动惧,半耷着眼养神, 偶尔睁眼看看于好的状态。

    车子沿着陡峭的山脉间一路环形而上, 一面是巍峨耸立的苍青色山体,一面是刀削斧砍般的山崖。羊肠鸟道的山路崎岖险峻,还是条痕迹斑斑的黄泥路, 在这深山老林里常年湿漉,泥泞不堪,车轮压过时颠来簸去,晃得厉害。

    开车的司机是个部队里的老师傅,开得快,脚虽稳也架不住这山路陡峻。

    陆怀征低头看了眼被震得摇头晃脑的于好,过去拍了拍司机的肩膀低声说:“不用这么快,不赶趟儿。”

    老师傅哎了声。

    陆怀征手搭着司机的座椅,俯着身刚说完,车子已经驶出山头,眼前风景豁然开朗,在阳光白茫茫地直射中驶上了平稳的路面,前方隐约可见边防雷达站的天线。

    司机问:“陆队,雷达站快到了,需要下去打个招呼吗?”

    陆怀征思考片刻,等车往前滚了几十米才眯着眼说:“你现在踩刹车吧,慢慢停过去,我跟孙凯下去打个招呼,别把于医生她们吵醒了。”

    老师傅照办,捏着三寸劲跟踩棉花似的小心翼翼踏下去。

    等车停稳,陆怀征转身叫上孙凯,拿上帽子准备下车的时候,看见于好那位置少了排窗帘,先前被山挡住,倒是没什么光,此刻驶上平路后,于好整个人就赤.裸裸地暴晒在阳光下,那脸闷得通红。

    陆怀征伸手毫不留情地把身后士兵遮得严严实实的窗帘一把扯过来,给于好遮住,一点儿光都不露。

    后排光线蓦然扎眼,士兵懵懵然转醒,一脸无措。

    于好这会儿醒了,见他戴上帽子以为到了,忙整个人坐起来,搓搓眼睛,问:“到了?”

    孙凯率先下去,陆怀征仰着头扣下巴上的帽扣,颈部线条流畅干净,说:“还没,你再睡会儿,到了我会叫你。”

    说完就下车了。

    于好把窗帘拉开一条缝,凑过去看了眼。

    他跟孙凯朝雷达站过去,还没进门,便有人迎出来,冲他俩敬了个礼,在门口聊了两句,没过一会儿,又出来一个年纪稍长的老兵,不知道说了什么,陆怀征跟孙凯相视一笑走进去。

    于好看得入神,不知道耳边什么时候冒出一颗脑袋,赵黛琳阴恻恻地盯着她,“偷窥?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癖好?”

    于好不搭理他,放下窗帘靠回椅子上假寐。

    赵黛琳又笑起来,“哎,我帮你打听过了,陆怀征这几年都没正式交往过一个女朋友,而且,前段时间他领导给他介绍一部长的闺女也被他给拒绝了。”

    于好仍是阖着眼,“我知道。”

    赵黛琳哟了声,“看来你俩发展速度超乎我想象啊,我还跟孙队说你俩都这么闷,我估摸半年也磨不出一个茧子来。”说完叹了口气,“干他们这行也不容易,我听孙队说,陆怀征是他们那位栗参谋长特招进来的,在军校的时候就认识了,对他期望特别高,也特别严厉,别人训练的时候跑圈都是十圈,二十圈,就他是五十圈五十圈。而且陆怀征刚来时也是一刺头兵,特别难搞,脾气又大,天天跟教官作对,做事情也喜欢剑走偏锋,后来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出过一件事,接受过一段时间的心理治疗,性格倒是沉了很多。”

    “什么事?”

    赵黛琳摇摇头,“孙队说这涉及军.事机密,不能说了。”

    说到这,赵黛琳看见陆怀征跟孙凯从雷达站出来,“到了再说,给你们家陆队腾位置哈。”

    于好听见“你们家”这三字心莫名一动。

    八字还没一撇呢。

    陆怀征跟孙凯跳上车,吩咐司机开车,然后一人递了一包压缩饼干给于好和赵黛琳,于好接过,陆怀征摘下帽子在她身下坐下,“雷达站同志知道我们队里有女同志,特意给的。先垫垫肚子,马上就到了。”

    “谢谢。”

    从上车到现在,于好不知道说了多少声谢谢,留个位说谢谢,拿瓶水说谢谢,别人给个饼干也说谢谢。

    等于好吃完,陆怀征随手接过她吃剩下的外包装纸,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轻描淡写地说了句:“以后跟我不用这么客气。”

    于好看过去。

    陆怀征拧了瓶水咕咚咕咚灌了两口,又补了句,“于情于理,我照顾你都是应该的。”

    “好。”她一笑,由衷地说:“你比以前成熟很多。”

    陆怀征低头笑笑。

    此时已经近五点,太阳落山,在一片色彩斑斓的霞光中,于好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清晰却透着一丝陌生。

    以前有个算命先生说过他是燕颔虎颈的长相,放古代,就是王侯将军的贵相。后来于好在《班超传》中看到一句:“生燕颔虎颈,飞而食肉,此万里侯相也。”她都忍不住想起他。

    还问过他,你前世会不会是个征战沙场的大将军。

    当时少年说,不不不,我前世一定是个游手好闲的王爷,你肯定是我府里的小丫鬟。

    想到这,于好又笑起来,忽而抬头问他:“还记不记得当初算命先生说的?”

    算命先生的话记不太清,不过他记得那天他陪她去书店买书,结果这丫头脑子不知道装了什么,两手空空就出来了,钱包也没带,那个年代也没支付宝,最后是他付得钱,其实就算她带了钱,他也不会让她付钱的。

    回学校的时候这丫头非要把钱给他,他不肯收,两人还为此吵了一架,最后还是他腆着脸过去求和,死乞白赖地跟她开玩笑:“钱就算了,要不你让我亲一下得了。”于好当下就黑了脸,好几天没搭理他。

    现在想想,那会儿是真浑,什么话都敢往外蹦。

    于好冷不丁冒这话让他有点摸不着头脑,狐疑转过头去:“怎么了?”

    话还没问完,大巴忽然急刹,停了下来,全车人身子往前猛倾,陆怀征伸手去拦于好,长臂把她牢牢压在座椅上。

    下一秒,他跟孙凯互视一眼。

    司机回头,看着陆怀征:“好像爆胎了。”

    陆怀征说,“我下去看。”

    刚站起来,

    “砰!”

    前方轰然发出一声巨响,霎时间,水花泥坑四溅,四周树木在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中疯狂舞动!

    大巴车随之框框晃动,在霞光中要被震碎。

    陆怀征直接扑过去反身去抱于好,单手撑着座椅,整个人弓着背挡在于好面前,另只手虚虚拢着于好的头顶。

    于好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眼前一片黑,有人朝自己扑过来,下意识闭上眼,再睁眼时,触感清晰,陆怀征胸口顶在她面前,迷彩服的领子刚才下车的时候被他解开了几颗扣子,胸口的温度触手可及。

    头顶传来他掷地有声的命令,胸腔微微震荡。

    “所有人原地待命,我跟孙队先下去。”

    说完,陆怀征低头看了眼于好,见姑娘一脸担心又茫然地模样,他扯出一抹笑,手在她后脑勺上扶了下,“没事,别担心。”

    随后跟孙凯交换眼神,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车。

    脚刚一踩地,车底下倏然伸出一只涂画得五彩斑斓的手,直直去擒陆怀征的脚踝,陆怀征反应极快,落脚点一偏,反脚直接把人从车底连滚带爬拽出来,疾风所致,那人身手利落,训练有素,瞬间从地上跳起来。

    此时,身后又冒出三个人,披着统一类似草皮一样的东西,把陆怀征跟孙凯团团围住。

    于好扒着窗帘看。

    陆怀征跟孙凯背对背靠着,陆怀征目光紧紧在这四人身上环视了一圈,个个脸都涂得五彩缤纷的,不好认。

    孙凯问:“什么人,看出来了么?”

    半晌后,陆怀征不紧不慢地回了句,“自己人,应该是老唐派的。”

    孙凯啊了声,“靠,这老唐真是一年比一年闲,欢迎仪式也一年比一年无聊。”

    陆怀征拍拍他的肩,“交给你了,我去看看车轮胎。”

    孙凯又靠一声,这时候你还关心车轮胎。

    对面四人也有点懵了,这是被识破了?那还打不打了?

    有人急了,脱口喊住他:“陆队。”

    陆怀征回头,笑:“你们指导员呢?”

    四人面面相觑,最后一笑,中间其中一人把草皮截了,露出迷彩衫,笑呵呵地挠了挠后脑勺,“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

    陆怀征笑笑,“轮胎别不是你们给爆的吧?”

    钟磊忙说:“还真不是,我们原先计划是等你们车到前面镇上再行动的,谁知道你们在这儿爆了胎,半天没动,我们按耐不住,怕你们下车改步行了,这才临时改了计划用烟.雾.弹。意外意外——”

    “你们埋伏在这干嘛?大白天不用训练?”陆怀征挑眉问。

    钟磊讪笑:“这不是听说今年是您跟孙队过来,兄弟们都挺想你们的,这不是提前组了个小分队过来欢迎你们了么,唐指导在门口等你们呢,他说我们铁定三秒被识破……\”

    孙凯目光往边上扫了眼,说:“得了,那俩新来的?以前没见过啊?”

    钟磊回头,说:“对啊,去年的兵,久仰您跟陆队的大名,非要跟我过来……”

    陆怀征已经去看车轮胎了,孙凯一抬手,作势挥掌要拍过去:“少拍马屁,瞧你们这事儿干的,车里还有两个女医生,差点被你们吓死。”

    “小刘医生么?她一大老粗,还怕这?”

    孙凯看了陆怀征一眼,那人已经走到车后轮,先是拿脚踹了踹,轮胎没瘪,又提着裤子蹲下去歪着脑袋前后检查,“新来的,比小刘柔弱多了。”

    “漂亮么?”钟磊忍不住问。

    孙凯推了他脑袋一把,“等会上车就见到了。”说完,见陆怀征从泥里拧了整大块板砖出来哐当往旁边一丢,前后确认无异,快步走过来,拍拍孙凯的背示意他们上车,“没事了,走。”

    四人跟着他们上去,一进去,整个车厢就沸腾了,许久未见的战士们兴奋的嗷嗷直叫,闹腾地互相揉着头热情地招呼表示热烈欢迎,最后钟磊目光定在前排俩姑娘身上,问陆怀征:“陆队,你们队里新来的女医生啊?”

    陆怀征直接勾着他的后脑勺一把给他推到后排士兵的座位上,“没你的事儿啊。”

    一帮大老爷们闹闹哄哄一阵,车子终于再次出发。

    等抵达边防站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山区空气清透,夜幕像是一张漫无边际的偌大星图,星罗棋布。

    于好临下车的时候,感觉小腹隐隐坠疼,身下一阵涌流紧随而至,正一股一股往外冒。

    大概是舟车劳顿的缘故,例假居然提前而至。

    她怕把座椅蹭脏了,于是便抬了抬屁股,结果一抬屁股,陆怀征不知道是不是一直盯着她,反应贼灵敏,身边的人一有动静他就看过去。

    这种姿势极其尴尬又不雅,还被他这么看着,于好觉得太丢脸了,于是她又一屁股坐回去,这回,估摸裤子上都是了。

    她觉得丢脸至极,如坐针毯,根本不敢看他,捂着脸侧头假装看窗外,耳边传来陆怀征压着笑的声音,“干嘛,坐麻了?”

    “没有。”她说。

    “再忍忍,马上到了。”

    这回是真到了,于好老远终于看见闪着光的一行边防站的红字。

    战士们陆陆续续下车,于好坐在椅子上不肯动,想等所有人走了之后她再下去。

    陆怀征也不急,陪她坐在边上等。

    唐指导直接过来站在车门外跟陆怀征孙凯招呼,“怎么样,路上还顺利么?”

    孙凯笑,“老唐啊,你也忒无聊了。”

    唐指导背着手闷声乐,“我跟他们说了,孙队长哪回比武不是一秒掀翻一个,他们非不信,非要过来试试,我说要是打不过赶紧亮明身份,省的被人折了胳膊撵了腿那就划不来了,看来没怎么交过手?“

    孙凯指了指一旁的陆怀征,“怀征一眼给认出来了。”

    唐指导年纪不大,三十有余,不高,一米七出头,方脸,笑起来的时候眼睛眯成一条缝,眼尾的鱼尾纹跟米字似的散开来。

    “行,你们来了就热闹了,前些天文工团来我们这演出,刚好还没走,人说特意等你们来了再走。”

    孙凯打趣:“等我们来了?是等陆队吧,那些姑娘们呐哎——”

    唐指导笑,又看了眼陆怀征,“怎么,你们还不下车?”

    陆怀征看了于好一眼,后者这才慢慢吞吞从椅子上站起来,一站起来,挡不住那股地心引力,于好简直欲哭无泪,悄悄回头看了眼,不过还好,裤子穿得厚,椅子没蹭上。

    等安顿好所有行李,于好去厕所把包里最后一片卫生巾换上时,听见几个文工团女兵洗完澡出来,脸盘放得砰砰作响。

    “看见陆怀征了么?”

    “看见了,孙凯也来了,我听说孙凯要结婚了,空降旅几个军官里可就剩陆队这一个黄金单身汉了。”

    “陆怀征这几年风头劲,又马上要升校了,盯着的人多,你还记得么,上回,随子从陆队宿舍出来,俩人眼睛都红红的,我后来问随子,随子什么也不肯说,我猜他俩肯定有一腿。”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300个红包,随机发,前面的红包还没发完啦,没收到的不要着急,你们先留言哈,我会这两天争取发完。

    今天字数更多,可把我自己牛逼坏了,插会儿腰。

    真诚的劝告陆陆,吃过的醋都是要还的哟~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