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四卷 韶华乱春风 唯有你倾城(01)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39章 第四卷 韶华乱春风 唯有你倾城(01)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还看今朝我家萝莉是大明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超能右手奶爸的文艺人生非职业半仙疯狗加三     仿佛跟过了电般, 于好整个人酥麻, 脚趾忍不住蜷缩,软软躺在床上半眯着眼去瞄他。

    屋内没有开灯,窗外芒寒色正,月朗风清,落尽窗里洒下一地清辉, 冷风吹着窗帘,如同波浪滚动。

    陆怀征单手撑着床,另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勺, 把她用力压向自己,偏头咬住她的下唇, 细细的吮。男人清冷的眼底此刻充满风流神气, 于好头晕脑胀竟觉头顶的天花板似要塌下来。

    这回没有老李在。

    他亲得竟没有上回那么霸道,也没有急着把舌头伸进来,含着她的唇瓣一点点轻舔舐弄。

    而且这男人接吻没有闭眼的习惯,一边亲, 深邃的双眼一边牢牢地盯着她,于好故意不看他, 他就偏了头去亲,然后去截她的视线, 她越躲, 他越不肯放过她,嘴角还挂着坏笑。

    渐渐的——

    他收了笑,托着于好的脑袋, 将她慢慢压在枕头上,不再像刚才那样浅尝则止、戏水般地亲她,而是重重地低头含住她的唇,单刀直入地大力撬开,沿着温热的舌壁去勾她的。

    舌尖相触的瞬间。

    于好心尖微颤,往回缩。

    被陆怀征直接压在枕头上好一阵勾弄,低头,发现枕上的姑娘睫毛轻轻发颤,他慢慢退出来,转而在她耳边撕磨,啄着她清透的耳廓,低声哄她:“怕了?”

    问完,又去亲她唇,一点点轻轻啄着。

    他其实已经很规矩了,只是亲她,还没对她上下其手。于好被亲得头脑发胀,已然分不清东南西北,回答也破碎,含糊都被他吞进嘴里:“……你眼睛……好红。”

    陆怀征一只手撑着床,另只手一直垫在她脑后以防她仰头的时候会累,便也没得多余的手再去做其他,虽然脑子里想得发昏,可是也真规矩,也怕吓到她。

    他似乎特别喜欢她的耳朵。

    咬着她的耳垂一直舔,于好怕痒,几次被他亲得蹬着脚要躲,都被他捞回来,牢牢按着,含糊不清道:“再动今晚可真走不了。”

    于好吓呆,乖乖缩着身子闭着眼任由他亲了够。

    直到——

    于好忽觉唇上温热撤离,一睁眼,陆怀征仍是刚才单手撑着床板的姿势,微微侧着头似乎在听外面的动静,于好低声问:“怎么了?”

    “你师姐回来了。”他低头顶了下嘴角笑,有种被人打扰的无奈。

    于好脸一红,倏然坐起,靠在床头上整了整衣服头发,陆怀征也撑坐起来,双腿大喇喇地敞着腿坐在床沿上,松散地耷着肩,就着微弱的月光侧头看她手忙脚乱收拾,然后帮她打开床头灯,手伸过去一边帮她散落的几根鬓发慢慢捋到耳后,一边柔声说:“别慌,还在一楼楼梯口。”

    于好没找到原来的皮筋,随手从床头柜上拿了根笔利落地盘成一个发髻搭在脑后,有些无措地看着他。

    这技能,陆怀征以前也见过。高中那会儿,也见过她这么绑过一次,好像是体育课上到一半,皮筋断了,她就拿了根笔卷起来,反正就是不能让头发散着。

    眼下,这么一个动作,仿佛是回到了从前,让他看得微微有些出神。

    赵黛琳进门的时候,看到的是这样一副光景。

    于好穿得整整齐齐、连头发丝儿都绑着干干净净,不留一丝碎发靠在床头。陆怀征坐在床边,弓着身,手肘撑在膝盖上,两人假装一本正经地在讨论——

    确切地说。

    是于好一个人佯装正儿八经、自导自演地跟床边的男人讨论案情。

    “对方有没有同伙这个我们还不得而知,但我能肯定的是,他不是武.装分子——”

    陆怀征压根儿没搭理她。

    抬头见赵黛琳进来,一点儿不避讳,倒也大大方方地冲她微一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这才回头揉了揉于好的头,直接给她戳穿:“行了,别装了,你赵师姐也是过来人,都明白的。”

    于好瞪他。

    陆怀征笑着站起来,改而捏了捏她气鼓鼓的脸。

    “走了,早点睡。”

    赵黛琳看了眼自己的小师妹,故意谑她:“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

    于好整个人直接滑进被子里,蒙住脸。

    陆怀征站在床边,低头看着她,没过一会儿,于好悄悄掀开一点被子,露出一双乌溜溜的眼睛,似乎试探着问,赵师姐还站着么?

    陆怀征看了眼赵黛琳,弯腰去揉她的头,柔声安慰:

    “你师姐跟你闹着玩呢,快睡吧。”

    于好躺下没多久,陆怀征跟赵黛琳在门口聊了会儿。

    赵黛林毫不避讳地说:“说实话,跟于好认识这么久,我从没见过她这么孩子气的一面,不知道是我跟她相处时间少了,还是她习惯了在人前戴面具,连我也不外如是。”

    陆怀征低头笑笑:“我高中认识她那会儿,面具比现在厚,也不知道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口气遗憾。

    “她想说自然会告诉你的。”

    赵黛林仰头看夜空,听后笑笑,给自己点了支烟,又抽了支递给陆怀征,后者摇头,难得拒绝。

    “这是准备戒烟当爸爸了?”赵黛林调侃他。

    陆怀征笑着摇摇头,他其实一直抽的少,前几年倒是不怎么抽,偶尔想到会抽一根,也没什么瘾,自那日婚宴见到她时,他发现自己烟瘾大了。

    赵黛林把烟放回盒里,漫不经心说:“你跟于好想清楚了?”

    “怎么算想清楚?”他反问:

    这话赵黛林没法接,怔楞着看他。

    陆怀征把手抄进裤兜里,目光朝远处眺望,微眯眼说:“你相不相信,这世界上,始终有一个人,是在等你的。不是那种,在我恰巧想要恋爱或者需要陪伴的时候,而那个人恰好出现在我身边。而是,始终觉得,这个跟我共度余生的人应该是她。如果有的话,我觉得是她吧。所以也不想再纠结了,因为我从来没得选择。”

    这话把赵黛琳深深震撼在原地,陆怀征走了许久她都没反应过来,蒙顿浑然,真有这样一个人么?

    然后脑海中浮现出孙凯的脸。

    她觉得自己可能疯了。

    ……

    三点二十,天依旧黑沉,时针依旧滴滴答答不快不慢地走着。

    陆怀征回到休息室,把于好整理的资料都仔细看了一遍,关于嫌疑人的所有特征她都用红笔标注。

    目前所有能从他身上得到的线索汇总起来。

    不是本地人,身患重疾,性开放。

    视线再往下。

    于好写着——

    没有腿毛。

    陆怀征微微拧眉,这是什么线索。

    皮肤彩绘。

    似乎在掩藏什么。

    陆怀征帮于好把剩下的地图都补完,把所有资料都收拢在一起,起身出了会议室。

    禁闭室门口站着一持枪战士。

    见他过来,打了个板正的军礼,陆怀征微一颔首,就着窗往里头探了眼,跟门口的战士搭话:“有人进去过么?”

    战士双手牢牢贴着裤缝,立得笔挺:“没有,除了于医生和孙队!”

    陆怀征点点头,下巴朝门锁一抬。

    “开门。”

    战士立马把门打开。

    门锁咯吱,门框摔在门上,里头昏睡的人猛一个惊醒,瞧着来了个陌生的面孔,没什么兴趣,翻了个身继续睡。

    陆怀征让战士把门关上。

    禁闭室没有开灯,黑漆漆,只有旁边窗栏里一束月光射进来,在地上落下个圆圆的光影,给这屋内填了些光亮,床上的背影仍是微动。

    陆怀征勾了张椅子过来,摆在床头位置,然后拎着裤腿坐下去。

    人靠着椅背。

    那边还是没动静。

    他抬起一条腿,极其嚣张地踩在床沿上,忽然猛地用力一踹,伴随着刺耳的“嘎吱”声,半张床瞬间歪了,床脚磕到了墙面,灰白的墙体凹进去一小块,正扑簌簌往下落着灰。

    门外的战士听里头这么大动静,忍不住探着脑袋凑到床边来看,发现陆怀征正背对着靠在椅子上,那背影懒散,脚还搭在床上。

    这是要动用“私刑”了?

    他是该当作没看见呢,还是没看见呢?

    床上的人醒了,回头对他怒目而视。

    陆怀征却扯着嘴角乐了,“醒了?”随后又拿脚晃了晃,笑眯眯地看着他:“怎么样,这军.队的床,还舒服么?”

    男人也笑了:“来个女人或许会更舒服,刚才那个美女呢?我喜欢跟她说话。”

    陆怀征猝不及防又是一脚,另外半头也歪进去了,整个床恰好被拉直了,只是平移到墙边上了,他瞥着头笑了下,低头道:“可惜了,从现在开始,你只能跟我谈。”

    “我不喜欢跟男人谈判。”

    “我也不喜欢跟男人谈判。”他笑,侧开头:“那就长话短说,明天上午十点,一架直升机,我送你离开,其他条件免谈。”

    “我说了,我只要女人。”

    陆怀征身子往前倾了倾,一只手肘撑在膝盖上,对上他黑漆漆地眼睛,“怎么,怕你打不过我?”

    他坚持:“小孩可以不要,我要那个女医生。”

    “不可能。”陆怀征口气很淡,但听上去是不容置喙,毫无商量的余地,“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等着枪.毙,要么明天跟我离开。”

    “镇上的炸.弹你不管了?”

    陆怀征笑:“我们已经安排其他直升机撤离一部分镇民,顶多就是一部分财产损失,家没了,大不了再建,我只是嫌麻烦,也想给国家省点钱,才给了你第二条路。”

    说完陆怀征放下脚,起身要走。

    那人忽然喊住他,良久,一咬牙说:“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安全地址,那附近绝对没有炸.弹!”

    “条件呢?”

    “明天九点前把直升机换成汽车,我自己一个人离开,等我安全离开后,我会告诉你们炸.弹的位置,而且在那之前,我能保证所有的□□都不会爆炸,你们可以把镇民撤离到安全地址,我可以保证,其他□□就算爆炸也不会殃及那里。”

    陆怀征一开始觉得要直升机真是非常没有脑子的行为,一般人又不会开直升机,必定还得配个飞行员,这飞行员肯定又是从他们当中选,这人也是顾虑到这层,才一直强调非得要两个人质保证自己的安全。

    如今这算是说得通了。

    他倒是不露声色,“你先说个地址,我得确定过没有危险,才能跟你交易。”

    “湖水小学后方的大礼堂。”

    ……

    凌晨五点,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

    陆怀征出了禁闭室,直接开车往镇上去跟孙凯汇合。

    孙凯跟唐指导正背着手站在桥上,附近都是他们的人,正在排雷。古运河仍是流水潺潺,天边一道暗光,零零落落地照着这小镇,薄雾晨曦间,陆怀征车停在桥口,早餐店的杂杂起的格外早,瞧见陆怀征从车上下来,忙冲过来拉住他,“陆哥!”

    陆怀征回头,“杂杂?”

    “你们这两天到底在干嘛呀,我怎么老看到飞机在空中飞来飞去,他们都在干嘛呀?!”

    他们对外一直封锁消息,撤了一些老人和小孩走,也都是临时找了些借口,没对他们说实话,陆怀征也知道这接下来要面对的舆论太多了,万一这次事件失败,也许等他们回来面对的就是一座空城,到时候更是难以收场。

    他捋了捋杂杂脑袋,“作业写完了么?还有空关心这些,回去写作业去,有事儿我们会通知你的。”

    杂杂不肯走:“是要打仗了么?”

    陆怀征笑:“哪有仗给你打,你先回去,等会会有人通知你们的,这回真忙着,你耽误我一分钟,可就真危险了。”

    杂杂吓得忙松了手,“那我回去写作业?”

    “去。”

    话音刚落,杂杂依依不舍走了,孙凯约莫是听见些动静回头,果然瞧见陆怀征,领了唐指导往他这边过来。

    陆怀征从车上拿下帽子扣好,又从吉普的后座里拎下一箱工具,简短快速地把事情解释了一遍,孙凯很快明白过来,“现在过去排?”

    陆怀征点头,低头看了眼军表的时间。

    “六点之前得排完,如果确定那附近没有,我们九点前把剩下的人撤进去。”

    “真就放他走?”

    孙凯问。

    陆怀征冷笑,一边低头戴手套,一边说:“我联系了底下部队,让他们一路埋了人,等危机解除就抓人。”抬头又随口问了句:“你在哪抓着他的?”

    “就后面那山里,穿得跟个山贼似的,看着可疑我就盘问了两句,支支吾吾什么也不肯说,我就给带回队里的,妈的一搜,好家伙,身上全是炸.弹。”

    “东西呢?”陆怀征戴好手套问。

    “缴了啊。”

    ……

    于好再次醒来是六点,天光大亮,晨曦在尽头放着光。

    不由便想起睡前两人在这张床上做的事,那颗心就扑通扑通澎湃起来,想到等下要见到他,更是如梁上喜鹊,高兴难抑,要是没有那个变态,今天该是多美满。

    赵黛琳还在呼呼大睡,她看了眼时间便揉揉眼睛坐起来了,轻手轻脚洗漱完,下楼时碰见陈瑞,满身是泥,脏兮兮地往上走,陈瑞永远笑嘻嘻地跟她打招呼:“于医生。”

    于好回了个笑。

    把陈瑞吓了一跳,愣在原地,支支吾吾地说:“于医生……今天心情不错啊。”

    于好一愣:“我平时看上去很凶?”

    陈瑞挠头,手上都是泥,这会儿连头发都蹭上了,“倒也不是,就是看上去不太高兴的样子……”

    “不好意思,让你误解了。”

    于好这真诚的突来道歉,让陈瑞有些摸不着头脑,磕磕巴巴不知道说什么,下意识说:“那啥没什么的,都挺好的,对了,你找队长么?他在湖水小学大礼堂,我正要过去,等我洗个手拿个东西。”

    于好想说。

    没有啊。

    不过他既然都说了,那就勉为其难去一下吧。

    “他早饭吃了么?”于好顺口问。

    “哪有时间吃,他下了飞机觉都没睡,排雷排到现在。”陈瑞说完走进厕所。

    上车前,于好去食堂要了几个包子,又怕那边的战士都没吃,就顺手拿了一袋,便跟着陈瑞往大礼堂赶。

    车刚在门外停下。

    于好便看见他掐腰站在礼堂外的一个土坡上,身上也干净不到哪儿去,裤腿上都是泥,后背笔挺的站着,一整夜没睡也始终感觉不到他的疲惫,仍是精神抖擞。附近都是穿着军装的战士,正趴在地上用一个个探雷器在往下探。

    陈瑞熄了火,拿着东西下车。

    于好跟在他后面走。

    却见陆怀征掐着腰往边上走了走,用脚抿开土,然后背对着拎着裤腿儿蹲下去,手往后一伸,身后的战士不动声色地把探测针递过去,他蹲在地上,刚测完站起来,听见后方陈瑞叫他,一回头,看见于好正朝他这边过来。

    于好就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跑起来了。

    等跑到他跟前,被他一把拦住,笑着问:“跑什么。”

    于好停下,也不知道自己跑什么,就想快点到他身边。

    “听说对方肯松口了?”

    于好头发没扎紧,跑起来前面的碎发就会跑出来挡住额头,鬓角两边也是,她从小碎发就特别多,而且还都特别卷,一不小心就全跑出来。

    陆怀征低头看她,眼神温柔地随手帮她把碎发全部捋到耳后,漫不经心地嗯了声。

    陈瑞在一旁看得一愣一愣。

    队长这宠起女人来是越发得无法无天了。

    ……

    十分钟后,陆怀征跟孙凯验收完所有程序,湖水小学正式解除警报。

    于好一边吃着包子,看着他跟孙凯往这边过来,身后跟着一拨人。

    到了身边,于好把旁边的袋子递过去,“要不先填点肚子。”

    谁料,陆怀征摘了手套,直接低头就着她吃过的包子咬了口,神态自若地边走边跟孙凯继续聊接下去的战略部署。

    ……

    ……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也是五百个红包。

    赵医生跟孙队he。不要担心。

    非常骄傲地说,今天这个字数也是二更合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大哥。

    你有没有问过我们家好好,她到底愿不愿意跟你共享一个包子?

    我跟你们说,我发现我真是吻戏小公主,写吻戏总是能写得脸红心跳小粉红满天飞。

    感觉你们最近都不热情,哼。

    我天天双更是不是把你们惯坏了。哼撅嘴

    花式求个营养液和留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