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第六卷 敬你风流潇洒骨(03)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57章 第六卷 敬你风流潇洒骨(03)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寒门崛起超能右手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文艺大明星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欢喜人生奶爸的文艺人生还看今朝网游之位面     风顺着窗子一缕缕灌进来, 胡建明的话里渗着阴森森的诡异。

    霍廷跟家冕听后, 先是诧异的互视一眼, 家冕低头没说话, 霍廷则是大方地一笑,半开玩笑地说:“那你肯定干了什么让人恼火的事儿,人才拿刀砍你,我不是很相信一个姑娘无缘无故会拿刀砍你。”

    说完, 他又笑着补充:“你那姑娘我不太了解, 但我侄子我可太了解了, 他选的人, 不会错。”

    胡建明见他们不信, 以退为进,无奈地摇摇头:“算了, 你们当是我胡说吧。”

    家冕心里在想,这胡建明也真够能空口瞎编的, 于好会砍人, 他打死都不信。

    霍廷跟胡建明认识有些时日了,他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 胡建明是什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 如果不是念在于老爷子的面上, 霍廷也不会跟他来往这么久,当年于老爷子在商圈也是一呼风唤雨的人物, 霍廷跟了他十几年。可惜, 天妒英才, 于老爷子走得早,五十出头查出胃癌,没撑过半年就走了。人就是这样,一旦被命运宣判了死刑,心里的防线被击溃,之后的每一步,都往那坟墓去。

    得知于老爷子病危那阵,董事局里就已经不安分了。霍廷是见证过那场商界的巨变,也在一夜间,看清了人情冷暖,世间百态。被昔日并肩作战的好友拿着枪杆推到了风口浪尖,逼他做出选择……

    在于老爷子死后,他主动辞去了财务总监的位置,下殡那天,几位德高望重的元老都劝他留下来了。毕竟这圈内能跟盛华比的企业没几家,而且后进那位也表示非常欣赏他。

    那天灰蒙蒙,下着淅淅沥沥的绵绸雨,公墓里都是穿着黑西装撑伞的人,庄严肃穆。

    元老劝他:“情义两难全,所以商圈,只谈利益,不谈情义。”

    霍廷当时回了句,看着青石碑上那张慈祥的笑脸:“对他而言,我已经是不情不义之人,他曾经救我于水火,我却陷他如此境地,您也甭劝我了,秉持己心,这早已经不是当年的盛华了。言尽于此。”

    之后便离开盛华自己带了一帮子人开始创业。早些日子,胡建明不知道从哪里打听来的消息,听说他们公司最近在倒腾飞行器,需要一个飞行基地,三人搭上线后,胡建明跟霍廷要了百分之三的股份,霍廷没拒绝。

    念着于老爷子的面子,答应了,算是偿还了当年老爷子的知遇之恩。他后来东山再起,但于老太太恨他入骨,不肯见他。胡建明是于家唯一的突破口,他大方表示,可以给股份,但必须以他老婆的名义。

    虽妻子再三叮嘱,不要跟霍廷扯上关系,但胡建明咬牙切齿表示,有大腿不抱,就是傻.逼,不管用谁的名义,有总比没有好,只要他不跟妻子离婚,股权永远就有他有份,便答应了。

    所以,对霍廷来说,胡建明是个外姓女婿,于好才是本本分分的于家人。这俩要是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他帮谁还不一定呢。他垂下眼,钢笔漫无目的地在纸上敲着。

    想到刚才于好那反应,越想越觉得不正常。

    想到这。

    霍廷忽然改了主意,一摸口袋,神色焦急:“我好像公章忘带了。”

    家冕啊了声,“不是吧?”

    霍廷收好笔,在他们面前认认真真找了一圈,还把文件袋全娄出来翻了个遍,“昨个开会我估计落秘书那了。”

    家冕倒也不急,他十分信任霍廷,再仔细一瞅他,发现他好像给他使了神色,家冕揣摩他的意思,试探:“那下次?”

    霍廷笑了,表情赞赏:“那下次吧,你去看看那俩个,咱们先去吃个饭,合同我再找时间约你。”

    家冕不知道霍廷葫芦里卖什么药,倒也挺听话地站起来去找陆怀征他们。

    胡建明在一旁收了笔,“今天不签了?”

    霍廷反问:“你着急啊?你着急你先签,完了我带回去,让人盖了章之后你那份再给你?”

    胡建明面儿上爽快一笑:“倒不用这么麻烦,霍总既然没带章,那就改日。”

    霍廷点点头,出去打了个电话。

    家冕是在角落里找到两人。

    陆怀征正压着于好,摁在墙上亲她,一边亲,还一边在她耳边说着什么话,低声哄她,于好始终低着头,陆怀征一只手撑着墙,然后把人搂进怀里,手摁在她后脑上,脑袋搭在她的脑袋上,轻声哄着。

    走廊里就亮着一盏晕黄的灯。

    男人声音温柔如水,修长的手指在她后脑上轻轻拍着,一下一下:“明天带你去吃牛舌好不好?”

    怀里的女人不说话,精神有些涣散,良久才说,“明天?你不是要初筛么?”

    陆怀征听着,转头看见家冕站在不远处,然后低头又不知道在于好耳边说了什么,姑娘朝他这边看过来,窝在陆怀征怀里,俩眼睛水盈盈的,这场面谁看谁心动。

    家冕就觉得这丫头是不是太矫气了点儿。

    天天要这么陆怀征哄着,这恋爱谈着也忒累了。

    不过,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错了。

    霍廷出去打电话,胡建明坐在包厢里左思右想觉得不对劲,霍廷这人做事向来一丝不苟,签合同不带公章这种事情,打死他都不相信,除非他改主意了。

    怕是自己哪句话说错了,惹得这老板不高兴了。

    仔细想想,也无非是那两句。原以为看起初那反应,霍廷跟这侄子关系也不怎么热络,他说那话不过是想挫挫那丫头锐气,当年的断指之仇,让他这几年遭受了多少歧视!他可都记着!

    霍廷在业内算是知名企业家,这要是真让于好跟他侄子结了婚,以后他的日子必定不好过!

    一时冲动,头昏脑胀就没忍住挑拨了几句。

    待说完,他自己也有点后悔,他利用霍廷对于家有愧,空手套了这百分之三的股份,本就已经是天上掉馅饼的事儿!

    霍廷是对于家有愧,又不是对他有愧!随时可以翻脸的,他刚才是昏了头了!

    胡建明咬牙,暗暗下了决心。是应该警告那丫头两句。

    他站起来,看见霍廷在门口打电话,往他这边扫了眼,他笑了笑跟他挥手示意——去上个厕所。

    霍廷颔首。

    等霍廷收了线,把电话揣回兜里的时候,其他四人还没回来,他立在原地又等了会儿,表情渐渐有些不耐烦起来,怎么搞的,几个人上厕所,这么久还不回来。

    而就此时,身后一道尖叫声炸开,掀翻屋顶,他回头,前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回荡在空荡荡的走廊上。

    是刚才上茶的服务员,神色慌张,脚步紊乱,歇斯底里地厉声尖叫:“救命啊!!!!杀人啦!!!!”

    霍廷心下一沉,拽着人衣领,急声问:“怎么回事?!”

    服务员结结巴巴,语无伦次:“厕所厕所!杀人了杀人了!”

    霍廷暗忖片刻,到底是见惯大风大浪的人了,冷声对服务员说:“你听我的,现在下楼,不要报警!”

    服务员傻了。

    这他妈还不报警?!

    霍廷一声爆喝:“你他妈要是不想混了就报警!滚下去!”

    服务员连滚带爬从楼梯上下去,一连滚了十几级台阶,差点儿晕了过去。

    等霍廷抵达案发现场。

    如他所料,地上躺的人,果然是胡建明,肩头衣服褴褛,血肉外翻,正往外汨汨冒着鲜红色的血液,染红了所有人的眼,胡建明抱着大腿,蜷缩在地上,疼得哀声连天。

    家冕立在一边,整个人已经成了痴呆状。

    于好浑身发抖,被陆怀征抱在怀里,捂着她的眼睛,却挡不住湿热的眼泪。

    就听他说:“是我,是我,跟你没关系。”

    霍廷彻底怒了。

    “谁他妈给我解释一下,这怎么回事?!”

    “是我,我拿刀捅了他。”

    旁边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陆怀征波澜不兴地说。

    “是我。”于好也说。

    陆怀征低头看她,“不要说话。”

    霍廷不理他俩,转头看向家冕:“你说。”

    家冕看了眼陆怀征,后者眼神里透出的狠意,让他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他镇定地理了理思绪,把刚才看到的那一幕尽量用清晰的逻辑语序给霍廷描述了一遍。

    他过来找他俩的时候,无意间听见陆怀征要初筛。

    初筛这种事情,他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一再盘问下,才知道,居然是艾滋病初筛!他那天还在基地跟林一辉吐槽,说这两人之间的气氛太他妈压抑了,一点都不像谈恋爱,反而更像是两个病友。

    就那时,陆怀征进去上了个厕所,让家冕看着于好。

    他承认,就那么一会儿功夫,他只是想给好朋友打个电话问问,艾滋病这种东西万一被确诊了该怎么办,他对这方面不了解,但他有个朋友是这方面的专家,因为是个gay,所以对这块非常注意。

    电话刚接通,就听见那边传来尖叫声。

    他当时还在想,这小姐真能给他惹事,从楼梯转角冲出去的时候,整个人就傻了。

    胡建明狠狠掐着于好的脖子,把人给提在墙上,咬牙切齿地警告她:“……你要是……我他妈弄死你!”

    于好不挣扎,被掐得满脸通红,却憋着一股劲儿,眼神里写满了倔强,死死撑着,尽管全身在发抖,尽管她害怕得快要死掉了,可眼神那股子恨意和狠劲儿是家冕以前从未见过的。

    他当时第一次心疼于好。

    心下一凛,他冲着胡建明怒吼:“你干什么!”

    不过陆怀征比他更快一步,那时,刚好服务员经过,准备去洗餐具,最上头压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刀。

    陆怀征直直朝胡建明过去,经过服务员时,速度快到令他咋舌,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影一擦一晃,那刀已经拿在手上了,毫不犹豫朝胡建明的背后劈过去。

    家冕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疯了,疯了,都疯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冲过去抱着陆怀征的腰,把人撞开,声嘶力竭也红了眼睛:“你疯了!!!你想背处分吗?!”

    那刀哐当落在地上,陆怀征冷着脸,没有去捡,扭着胡建明的肩,清脆地咔咔两声,利落地卸了两只胳膊下来,然后把人丢在地上,待他再要冲上去。

    到底是特种兵出身,他打架不是脸红脖子粗的那种,他打架是全程是泛着冷,那种冷,才是让人绝望的,招招致命。家冕怕他把人打死,斗着胆子去拦,“你他妈还是现役!”

    却听他爆喝一声,“滚,向家冕,我他妈疯了才会把于好交给你!”

    是真动了怒。

    于好失去钳制。

    整个人顺着墙壁滑落到地上,她大口喘着气,死死盯着滚在地上呻.吟的胡建明。

    那眼神里像是燃着一团火,她全然丧失理智,浑身抖得厉害,呼吸愈见急促,大脑轰然作响,耳边已经听不清任何声音,嗡嗡嗡像有几百只苍蝇在飞,她辨不清,分不清。

    望着地上那把泛着光的水果刀,脑中混乱不堪,只剩下一个想法——杀了他!杀了他!

    杀了他!你就解脱了!

    于好朝那刀扑过去,双手握住刀柄,尖叫着扎向他胸口!

    陆怀征回过神来!忙反身抱住她,把人扑在地上,刀口刮过胡建明的肩,连带着陆怀征的手臂,也划伤了。

    他没管,任那血流,把于好从地上抱起来,紧紧把她搂进怀里,一下一下在她脸颊侧边,轻吻,“没事了,没事了,我不会让他伤害你了,好吗?”

    于好终于放声大哭。

    是从没有过的放声痛哭,她的头,一下一下,砸在陆怀征的肩上,一声比一声悲怆,一下比一下惨烈。

    那声音,连家冕听了都仿佛是一针一针戳在他心上!

    “我想杀了他!我要杀了他!他是个畜生!是个畜生!!他就是个畜生!!!我想杀了他之后再自杀的,可是我想跟你有未来啊!我想跟你有未来!”

    家冕很久很久之后,他都能想起来,那个渗着寒意的下午。

    他失魂地坐在地上,看着他对面的兄弟,拳头紧握,抱着怀里的姑娘,心疼地快要死掉了,他有些绝望的闭了闭眼,咬着腮帮说:“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于好,我只要你,明白吗,不要再有自杀的念头了好不好?”

    家冕这才终于明白。

    一个两个。

    都爱惨了。

    也疼惨了。

    是他错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