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赵黛琳番外(02)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69章 赵黛琳番外(02)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欢喜人生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瓜田李夏     原来在她不知道的时候, 宇成哥哥就已经决定了自己要去的大学。

    赵黛琳其实挺失落的, 可这些年的失落攒着攒着, 就攒成习惯了。

    当天晚上, 她爬进胡宇成的房间里。

    胡宇成姥姥的四合院很小。用赵黛琳地话说,比麻雀肚子还小,好歹五脏俱全,该有的都有, 她那时还挺心疼胡宇成的生活环境, 经常偷着把自己舍不得吃的, 玩的, 全都上供给胡宇成。

    胡宇成性格阴冷, 话不多,却一一接受着她的“供奉”。

    赵黛琳第一次去的时候被他简陋的房间给惊到了。

    怎么可以有人过得这么精简, 他东西不多,一床一桌子, 一贴墙的桃木衣柜, 窗台上摆着一排仙人掌,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原先那窗台的仙人掌只有一盆。

    但是自从赵黛琳半夜里爬进他卧室里后, 那一盆仙人掌就变成了一排。

    那晚, 赵黛琳还不知道呢, 两三下翻上他们家的窗台,在黑夜里, 猫手猫脚地“咯吱”一声轻轻推开他家窗户, 手刚攀上去, 疼得她直吸气,一边甩着手一边跺着脚,看窗内那人的身影:“你放这么多仙人掌干嘛?”

    胡宇成斜她:“防贼。”

    赵黛琳呸一声,不就是防她么。

    “我问你。”

    “什么?”

    “你要去南京?”

    “嗯。”

    “如果我让你留在北京,你会答应我么?”

    “不会。”

    “宇成哥哥,你从来就没喜欢过我么?”

    胡宇成没说话,仍是那副不冷不淡的模样,看着她。

    赵黛琳把眼泪逼回去,瞪着那通红的眼睛,在黑夜里,一字一句地骂他:“白眼狼。”

    胡宇成没有反驳,任由她骂。

    赵黛琳忍着眼泪说,“那咱们分手吧。”

    胡宇成终于说,“好。”

    胡宇成是初三那年答应跟她在一起的,初三中考结束那个晚上,在他们家门前那棵老国槐下,赵黛琳忍不住亲了他,女孩儿没经验,抱着他的脖子一边啃,一边小声地跟他说:“宇成哥哥,咱们在一起吧,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胡宇成靠在树上,任由她亲了会儿,清淡地一声好就把他俩的关系给确定了,这会儿又是清淡的一声好,把这段关系给斩断了。

    而不远处的老国槐仍是立着,在黑夜里,不悲不喜。

    胡宇成提前一年离开了北京,去了南京。

    这是赵黛琳没有料到的。

    他甚至都没有跟她道别,赵黛琳在做操的时候,无意间听见隔壁班的女生在说,胡宇成已经被南京大学天文系录取了,这迎头一棒把赵黛琳彻底打醒了。

    她在小院里找到胡宇成的时候,他正在收拾行李。

    赵黛琳气得狠狠从背后推了他一下,胡宇成似是知道她要来,头都没回,身子晃了下,很快就站稳,继续低头收拾行李。

    她又气又急,一下从背后抱住胡宇成瘦瘦的腰身,脸紧紧贴着他的背,眼泪一颗颗落下来:“咱们不分手好不好?”

    “好。”

    胡宇成似乎只会说好与不好。

    赵黛琳一下又高兴起来,擦干眼泪,把人掰过来,钻进他怀里:“真的么?”

    他说:“你说什么时候分手都行。”

    那年确实没分手。

    真正分手是赵黛琳高考结束那年,胡宇成姥姥去世,他风尘仆仆从南京回来,却发现家底儿被人掏了空,他二叔把小院儿收回,连带着胡宇成被人从院子里赶了出来,胡宇成身无长物,就从院子里拿走了一张姥姥的相片。

    然后他只身一人回了南京。

    再没回来。

    半个月后,从南京来了一条消息,是胡宇成发的,“我们分手吧,我爱上别人了。”

    胡宇成没得绝症,也没有难言之隐,他是真的爱上别人了。

    二哥说,胡宇成在南京被人包养了。

    赵黛琳不信,哭着闹着要去南京找他,被几个哥哥连拖带拽地给抱回房间,她哭喊着,眼泪淌成河,手脚并用去扒拉着门板,纵使她力大如牛,也架不住几个哥哥跟摁精神病人似的把她摁在床上。

    二哥把她的头掰正,空洞的视线,对上自己的,咬咬牙说:“黛琳,你听我说,胡宇成不值得,不值得你这样,你以后一定会遇上更好的人,你相信二哥!”

    “他是不是死了?”赵黛琳双目涣散,空洞洞地盯着天花板。

    “我倒宁可他死了,”二哥咬牙,“你觉得他真的喜欢过你么?从小到大,如果不是因为你,外面那些小流氓不敢找他麻烦,他从来都是没心没肺,他只喜欢对他有用的人,你明白吗?在北京你能帮他,可在南京,你帮不了他,他得重新找靠山,他现在需要讨好他的靠山你懂吗?就算曾经他有那么几分喜欢过你,在利益面前,他选择了利益,你懂吗?”

    赵黛琳茫茫然睁着眼,不说话。

    “他现在跟的那个女人,是海胜总部的高管,海胜你知道么?”

    依稀听过,好像是胡宇成二叔所在的公司。

    她记得有一年,无意中得知,胡宇成所谓的二叔就是胡宇成的父亲,胡宇成一直都恨他,这点赵黛琳是知道的。

    “对,胡宇成父亲,他父亲想吞下海胜,胡宇成跟了那个女人,为了报复他父亲。”

    “你胡说!”

    赵黛琳干巴巴一声大吼,吼完她自己都觉得没底气。

    因为她非常清楚,胡宇成是什么样的人,他爱自己,胜过任何人。

    什么天文系,南京大学都是假的,他去南京,从来只有一个目的,是为了那个可以制衡他父亲的女人。

    难怪,他说,你说什么时候分手都行。

    赵黛琳哭着哭着就笑了,眼泪鼻涕一起往外冒,还吹起了一个大泡泡。

    那模样又蠢又让人心疼呐。

    ……

    赵黛琳这些年相过无数亲,正儿八经只谈过一个男朋友,对方条件非常好,模样周正,收入虽然不高,但好歹是在政府机关工作,福利待遇也非常好。

    分手的时候也挺和平的,几乎没什么矛盾,也从来不吵架,可就是觉得怎么都走不下去,生活没激情,连对方都察觉到了,在最后一次约会中,对方提到,“黛琳,我很喜欢你,可我感受不到你身上的恋爱激情,正如同你,对我的欣赏,仅仅只是停留在表层,就好像,现在摆在我面前是一块蛋糕,除了我能看到外面是奶油做的之外,我不知道这个糕心是什么做的,你就像是一块巧克力,又像是带点抹茶味的清冷。我非常欣赏这块蛋糕,可我却没有拿起筷子的勇气。”

    赵黛琳这个学心理学的,第一次见到有人把分手说的如此婉转动听,她忍不住低头笑笑,表示理解,“那祝你早日拿到那块你有勇气吃下去的蛋糕。”

    很神奇的是,那晚的和平分手之后,因为两人的工作关系,总是在不同的场合偶遇,却也都跟普通朋友似的相互一笑打个招呼,完全没有分手的尴尬。

    书上说,分手后还能再当朋友的,一定没爱过。

    当她以为自己这辈子就要这么过去的时候,遇上了孙凯。

    她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受虐倾向,心理学上说,具有这种现象的人,生活中一定是个被爱包围的人。

    孙凯随便吼她一句,她都觉得莫名有点兴奋,特别是他那男人味十足的浑厚嗓音。下一秒想到的,这样的声音,在床上一定很好听。

    胡宇成的床上表现很好,别看他精瘦,可非常懂得如何取悦女人,难怪能讨那人喜欢。可她的口味已经被胡宇成养刁了。

    当时在云南她跟歹徒说要替换人质的。

    孙凯一句滚出去,让她那颗心忍不住怦怦直跳,三十年了,这颗心第一次如小鹿般乱撞,年少时候对胡宇成也不是这般,她对胡宇成最心动的时候就是他阴阴冷冷地坐着,她歪着脑袋托腮,像欣赏工艺品那般,胡宇成那时就好像是她养的小白脸。

    她一直认为自己欣赏的男性是胡宇成那种阴郁病娇男,却不曾想,孙凯这种荷尔蒙爆棚的男人也会让她心动。

    孙凯跟她理想中的伴侣相去甚远,跟她的边边框框差太远了。甚至一条都沾不上边,阴柔俊美更不是那类型的,板着脸训人时更是六亲不认,更不是什么温柔的男人。

    他的五官扔在普通人群里,倒也出众,算得上帅气,但绝对跟精致沾不到边,更达不到赵黛琳美男子的标准。或者说,陆怀征那样的长相才是她的标准,可陆怀征跟她太像了,更何况又是于好的初恋,她再没节操也不会对自己的朋友下手的。

    她发现自己对孙凯上了心,是在云南的某个下午。

    孙凯打着赤膊从她窗前经过,脖子上挂着一条白毛巾,后背肌理线条饱满而流畅,走到水池前,把盆子往里一丢,弯腰俯在水池前,掬了捧水用力快速地搓了把脸,洗脸都不用洗面奶,皮肤倒也还行,健康色,过得这么糙,难得看上去干干净净。

    等他关了水,一抬头,发现,赵黛琳站在窗口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他拿毛巾囫囵一擦,水珠顺着他下颚线条慢慢往下滑,顺过他的喉结,赵黛琳莫名有些热。

    大约是她目光太灼热。

    孙凯回去的时候经过她窗前,狠狠横她了一眼,有些警告意思。赵黛琳切了声:“装什么假正经。”

    结果被耳尖的听见,他没立马过来,而是回房间套了件短袖,再走到她面前,双手抄进裤兜里,隔着窗子先是冷淡地看了她两眼,后来在她倔强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低头笑了下,难得耐着性子跟她解释说:“我并不知道你在宿舍,一帮大老爷们在部队生活惯了,也很少有女生,今天确实是我没注意,以后我会注意的。”

    赵黛琳面无表情:“哦。”

    “哦?”孙凯挑眉。

    “不然,还要我评价一下吗?肌肉很大很好看?”

    孙凯噗嗤一笑:“至于吧,不用这么冷嘲热讽的吧?”

    赵黛琳啪关上窗,一句话不想跟他多说。

    窗子是毛玻璃封的,一关上,就看不清了,只能看见两团模模糊糊的人影。那薄薄的一层,隔着两个人。

    孙凯在窗外站着。

    赵黛琳在窗内,她拿手拍拍自己的脸,提醒自己。

    他可是有未婚妻的,赵黛琳你他妈争气点!

    但她一直认为,女人对男人的好感,是无法避免的,在这个世界上,每一分每一秒,或许你都会遇上一个让你有好感的男人,一个有廉耻的女人是会在得知对方马上要有一个家庭的时候,会及时终止这种好感的萌芽。

    赵黛琳及时终止了,在云南那几个晚上,辗转反侧,有时候半夜,她偷偷下楼抽支烟,看见孙凯执完勤从办公室出来。

    她转头就走,有意避开他。

    孙凯却把她叫住:“那谁。”

    赵黛琳人是站住了,可扭着身子,不肯回头。孙凯双手抄进兜里,忽地原地喊:“站那别动!”

    赵黛琳莫名就背对着他开始拔军姿了,两只手虚虚贴着裤缝,指尖还燃着烟。

    身后脚步声渐近,孙凯已经来到她面前,绕着她转了圈,“大半夜,不睡觉……”随后低头扫一眼她指尖的烟蒂,弯腰给她抽下来,捏在手里来回掂看,抬头扫她一眼,似笑非笑道:“赵黛琳,你知道在部队里抽烟,要罚什么么?”

    啥?

    赵黛琳一脸懵,倒也誓死不肯跟他服软,“罚什么?”

    “五十个俯卧撑。”

    赵黛琳是很久之后才知道是孙凯那天是随口胡诌逗她的。她还第二天早上起来认认真真在操场上做满了五十个俯卧撑,还特地把陈瑞叫过去数着。

    赵黛琳身体素质还行,从小就跟着哥哥几个练了点三脚猫功夫,也非常注重健身和锻炼,她的身体素质比于好好太多了。

    不过身体素质再好,尽管她撑死了做,在陈瑞眼里也还是尤其不标准。

    数到最后陈瑞都疲了,睁只眼,闭着眼,懒懒散散地:“35,36,39……”

    “你会不会数数?36后面就39 ?”赵黛琳满头大汗,喘着气给他纠正。

    陈瑞:“赵医生,你这么较真干嘛?孙队又不会真检查你。”

    “不行,在部队里我就得遵守纪律,不能给你们添麻烦。”

    结果孙凯就过来了,刚换好作训服,一边挽袖子半弯下腰,一边探着身子去看伏在地上有些吃力的赵黛琳,一脸好奇:“干嘛呢你?”

    “不是你说的抽烟五十个俯卧撑?”赵黛琳冒着一额头汗,气喘吁吁断断续续地说。

    孙凯挑眉笑了下,直起身来,回头问陈瑞:“几个了?”

    “三十六个……”

    “得了,起来吧。”

    赵黛琳两边手都已经开始抖了,却还是撑着劲儿说:“我给你做一百个,我等会再去抽一支。”

    这话把身后的陈瑞都逗笑了。

    要不是个女生,孙凯差点一巴掌下去,还带预支的。

    赵黛琳坚持做完了五十个,等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整个人两眼一黑,昏过去了,孙凯忙把人给搂住,抱在自己怀里,不让她滑到地上。

    她意识尚在。

    甚至能感觉到男人的呼吸,在她耳边,一沉一吸,胸腔微微震荡,听见他跟陈瑞在说话,“你先找人集合,我送她去军医处。”说完把人轻轻松松打横抱起来,低头看她一眼,骂了句脏话,“一大早就给我惹事……”

    赵黛琳闭着眼靠在他怀里,下意识搂紧他的脖子,就听孙凯在笑:“能听见我说话?”

    赵黛琳靠着他的胸膛,感受他强有力的心跳,低低嗯了声。

    “按标准来说,你刚才的俯卧撑一个都不合格,这次不跟你计较,以后不许在部队抽烟了啊。”

    她脑袋昏昏沉沉,自己都没意识到含含糊糊间说了什么。

    “那下次你教我标准的。”

    孙凯下意识嗯了声。

    嗯完,他就忽然反应过来,教什么教,你一个快结婚的男人还跟人在这唧唧歪歪什么。气氛太诡异了。

    自那之后。

    孙凯看见赵黛琳总是绕着走。

    赵黛琳想跟他说两句也说不上,这人躲她跟躲瘟疫似的。

    后来在无意间听见俩兵头在说。

    “有没有察觉到孙队跟赵医生之间的诡异气氛?”

    “赵医生好像喜欢我们孙队?”

    “可是孙队要结婚了啊?”

    “赵医生不会要截胡了吧?”

    “我真怕孙队把持不住。毕竟赵医生也是一个大美人,她要是主动送上门来,你拒绝的了么?”

    “不会的,你没看孙队这几天都躲着赵医生么,估计也是知道了赵医生的心思,昨天孙队还跟他未婚妻在电话里你侬我侬的,放心,顶多是赵医生一厢情愿。”

    “这赵医生也真是的,明知孙队都快结婚了,她还去招惹,这女人太没节操了。”

    赵黛琳想。

    她没节操做的事情多了,唯独对孙凯,她就差把节操两字挂在脑袋上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