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七卷 青山隔两岸 愿君百岁安(09)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76章 第七卷 青山隔两岸 愿君百岁安(09)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网游之位面奶爸的文艺人生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欢喜人生炮灰攻略超能右手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文艺大明星末世之人生赢家     陆怀征进门时, 于好已经醒了, 脑袋发懵地盘腿坐在床上, 头发被她挠得一团乱跟鸡窝似的。听见门外有动响, 她愣愣转过头,穿着运动服的男人进来了,靠着卧室门,手上还拎着一塑料袋的早餐, 车钥匙攥在手里甩得挺得意。

    “捡钱啦?”于好揉着鸡窝头, 睡眼惺忪地问他。

    陆怀征笑了下,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肤浅么?”说完, 他把早餐放在一旁, 转身进厕所去洗脸,弯腰掬了捧水, 奋力搓着脸,洗去一整晚的疲惫。

    身后有个软绵绵的东西贴上来, 抱着他不撒手。

    于好脑袋贴着他硬邦邦的后背, 寻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着眼睛嘟囔着说:“蒋教授身体还好吗?我是不是该去看看他呀。”

    蒋元良的事情, 昨晚陆怀征给她说过一二, 陆怀征身边长辈不多, 剩下对他好、拿他当亲儿子对待的也就那么几个,于好能理解, 蒋元良对他来说, 就是韩教授跟她一样, 如果这会儿换韩教授躺在床上,于好想想就觉得鼻酸。抱着他腰的手忍不住又收紧了一些。

    陆怀征关了水,人反过来,也没擦,脸上还沾着水,湿漉漉往下滴,他靠在洗手池上,运动服上也沾了些水渍,他没关,抱着于好,下巴颏儿泛了些青渣,在她脸侧轻轻蹭。

    湿漉漉又扎人。

    于好困意减了些,懵懵地睁着一双睡眼去看他,男人说了声好,含情脉脉凝视她片刻,顺势低头咬住她的唇。

    于好手抵在他硬/实的胸前,推了推,吟吟哼气,“没刷牙呢……”

    陆怀征故意似的,偏要撬开她的唇,舌头长长地伸进去在她嘴里搅着,特别恶劣地连带着银丝勾出来给她瞧,于好不好意思瞧,往他怀里躲,“你好恶心。”

    陆怀征靠在水池边,怀里抱着温香软玉,好不惬意,低着头故意在她耳边笑着说:“早上的口水能治百病,你没听过?”

    “瞎扯。”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我也不信。”

    他笑笑,没再往下接,手轻柔地捋着她的后脑勺。

    于好埋在他胸前,两只手懒洋洋地挂上他的脖子,仍是犯困,闷声:“好困……不想上班。”

    陆怀征抱着她,低头看了眼表。

    “才六点半,你可以再睡半小时,”随后,他低头,在她耳边小声哄:“我抱你回床上?”

    于好摇摇头,懵懵地说:“不用,我在你身上趴会儿,马上就能醒。”

    这个人形抱枕,一趴就趴到七点半。中途,陆怀征本来想叫她,到底没忍心,应该是昨晚把人给累到了,他这会儿也有点自责,看她睡那么沉,实在不忍心叫她。

    陆怀征拿手指戳了戳于好的脸几次,都无果,不是歪到一边继续睡,就是咂咂嘴让他别闹,想再睡会儿。看这模样,以后还是得注意节制。

    陆怀征叹口气,最后趁于好睡着,从边上捞了条毛巾给她擦脸,趁她睡得迷迷糊糊问她,“上班要化妆么?”

    于好摇摇头,“不化。”

    那就省事了。

    洗完脸,陆怀征还给她换完衣服,整个就是照顾一智障儿童。

    坐在餐桌上吃早餐的时候,于好清醒了,碎碎掰着油条往嘴里送,陆怀征坐在她对面,靠在椅子上,低头给她剥鸡蛋。

    于好把最后一块油条塞进嘴里,陆怀征顺势把剥完的鸡蛋放进她碗里,“把这个吃了。”

    于好其实不喜欢吃鸡蛋。

    尤其讨厌吃蛋黄,但是她发现陆怀征很喜欢给她吃鸡蛋,她喝着豆浆,乌溜溜的眼珠慢悠悠地转,似乎正在想用什么借口推掉的时候,陆怀征已经抽了张纸巾在擦手,漫不经心看她一眼,“你太瘦了,要补充蛋白质,体力也差,早上就容易睡不醒。”

    说完,头也没抬,又说:“还有,我刚翻你微信步数记录了,每天都只有两三千步,你这样下去,别说是早上睡不醒了,你将永远睡不醒。”

    于好默默喝着豆浆,转开视线,装作听不见。

    陆怀征擦完手,把纸巾丢到桌上,准备等会一起收,人又往后倚了倚,“装死没用,从今天开始我每天监督你的微信步数。”

    于好眼睛顿亮,“那以后可以每天发微信了?”

    陆怀征被她气笑,“发你个大头。我一周检查一次,自己看着办。”

    “我体力还行吧。”于好缩回脖子,辩驳。

    陆怀征斜着眼睛看她半晌,眼神里满是调笑,将信将疑地表情:“那昨晚哭着喊着求饶的是谁?”

    她小声抱怨,“谁一晚上……三次。”

    其实陆怀征的三次都不算长,不包括前戏加起来也没超过一个小时,第一次时间长点,后两次完全是怕于好承受不住,草草了事。最后一次,于好哭得不行,他不忍心,咬咬牙,没几分钟就出来了。

    他笑起来,意味深长眼底的风流气又出来了,靠在椅子上懒洋洋地看着她:“真不算多,最近没怎么睡,体力有点没跟上。”

    于好听得目瞪口呆,这这……这还体力没跟上。

    “你别吓唬我。”

    陆怀征抱着胳膊扑哧笑了,不逗她了,微抬下巴,指了指她碗里的鸡蛋,“听话,吃了。”

    于好勉为其难地将蛋白吃了,剩了个蛋黄怎么也不肯再吃了,临走时,陆怀征把她碗里剩下的蛋黄吃了。

    于好收拾完东西出来,拎着个包站在卧室门口,看他把蛋黄塞进嘴里,又顺手把吃剩的垃圾都收拾了,走到玄关处换鞋,嘴里还嚼着东西。

    这随意的态度,却莫名看得于好心砰砰直跳。

    陆怀征将车停到研究院门口。

    于好扭捏不肯下车,他狐疑地看她一眼,好心提醒:“你快迟到了哎。”

    半晌,眼见于好脸红一阵白一阵,憋出一句:“早上……你帮我穿……的衣服?”

    陆怀征靠在车座上,视线从窗外收回来,大大方方:“看你困的不行,就帮你把衣服换了。”

    “只是换了衣服?”于好小心地跟他确认。

    陆怀征啧了声,倒抽一口气,“你困成那样,我能对你做什么?”

    他微微歪头,略不满地拧眉:“再说了,我要对你做那事儿,你还能啥感觉都没有?又不是根金针菇。”

    呸!!!

    这都什么跟什么。

    于好气急了,冲他就是一声开天辟地的怒吼:“谁跟你说那个了啊!”

    陆怀征仍是一脸茫然:“那你说什么啊?”

    她气急败坏:“你忘给我穿内衣了啊!大傻子!”

    ……

    车厢寂静三秒,于好吼完,两人都愣了,脸红红的,也没人打破沉默,仿佛空了一般。

    直到陆怀征回过神。在他的概念里,就没有这种东西,直接套上就完事儿了,他仔细回忆于好内衣的长相,模模糊糊记得是黑色的,也全然想不起早上似乎就没在家里见过那东西。

    估计是昨晚被他随便给塞到哪个角落里了。

    “你昨晚睡觉怎么没穿?”

    “谁睡觉穿内衣啊!”

    又记下,原来睡觉不穿那玩意。

    “我回去给你拿?”说完,陆怀征视线落到她胸口的位置,好在这衬衣有点厚,不怎么透,宽宽大大的,压根儿没看出于好那贫瘠的胸,这话他可不敢说,说了于好得抽他,“你先进去打卡吧,打完去厕所躲躲,我拿了东西给你送进去。”

    ……

    陆怀征一路疾驰开回家,他翻了半天也没找见于好的内衣,最后在卧室的沙发缝里找着了,可见昨晚的战况激烈。

    等送回研究院,于好换完内衣脸红红地出来。

    一抬头,看见男人靠着厕所门口,双手抄在兜里低头憋着笑,笑得整个人肩膀都一直在抖。

    于好越看越气,扬手要揍他。

    被陆怀征反捏住,俯身在她耳边低语:“真没经验,实践出真知,这话还真没错,明天保证一件不拉给你穿上。”

    于好脸上烧得慌,“你嘴怎么这么欠?”

    陆怀征笑笑,刚要说话,眼见后面韩教授端着茶杯幽幽走过来,他松了手,敛了笑意,站直身子,跟于好保持一定的距离,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笑得人畜无害样,郑重其事:“于好同志,咱今天也要好好工作,咱不说为国争光,努力挣钱,为祖国的gdp贡献一份力量还是可以的。”

    韩志琛路过,稳如泰山地看了眼两人,丢下一句:“你这思想觉悟,当年红军长征没找你真是可惜了。”

    陆怀征倒是不卑不吭地笑笑,等于好进去。

    陆怀征转身准备去开车的时候,听见有人在厕所里,窸窸窣窣的议论。

    “看狄燕妮的微博了吗?上次泼于好硫酸的那个脑残粉被放出来了,昨天还发微博了,说要惩治某个人。”

    “惩治谁啊?”

    “于好呗,也就于好跟狄燕妮公开叫板了,不惩治她,惩治谁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