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第七卷 青山隔两岸 愿你百岁安(10)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77章 第七卷 青山隔两岸 愿你百岁安(10)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欢喜人生奶爸的文艺人生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末世之人生赢家     于好刚坐下, 赵黛琳就迫不及待围过来, 一脸宿醉相:“听说你老公回来了?”

    于好给自己倒了杯水, 慢条斯理地喝, 嗯了声。

    赵黛琳上下一打量,发现破绽,穿得还是昨天那身衣服:“你昨晚没回家?”

    于好仍是慢悠悠喝着水,有点烫, 她小口小口地吹着气, 红着脸别开头, 本以为赵黛琳要缠着她问东问西的, 她其实也做好跟她深入交流的准备, 但显然,赵黛琳今天没什么八卦的兴趣, 转头从兜里摸出手机,快速打开一个界面, 丢给她:“你看看吧。”

    于好放下水杯, 狐疑地捞起手机。

    手机界面停留在狄燕妮的微博上,第一条热评就是前不久在她的讲座上, 企图用硫酸泼她的粉丝, 扬言要给某些人惩治。

    这条热评还被狄燕妮回复了。

    狄燕妮:请你理智。

    对方回复:燕妮, 我爱你。

    赵黛琳抱胸靠着,低头看一眼正在看手机的于好, 说:“正好他回来, 我觉得这事儿你要瞒他瞒不住, 找个时间跟他商量吧。”

    “他部队事儿多。”于好头也没抬。

    “上回不是有德安的人跟着你么,实在不行,让他再安排几个,别真让这疯子有了可趁之机。”

    ……

    德安那事儿她也是后来才知道,为了防止胡建明对她再次行凶,霍廷就派了几个保镖跟着她,等她自己发现的时候人都已经跟了好久了。胡建明的事陆怀征不让她管,于好也便没有再特意去搜集消息。

    但于好实在不习惯这样走到哪都被人跟着的感觉,后来霍廷就把人撤了,直接派人改去盯胡建明了。直到,上个月,胡建明被抓。

    胡建明被抓这件事,从起初的调查到最后的抓捕都是霍廷跟家冕暗中进行的。

    胡建明的微博账号上有大量关于未成年儿童的裸/照,他关注的甚至都是一些性/爱色/情网站,家冕直接盗了他的微博账号发现,他私底下跟一个叫呼吸机的账号联系紧密,翻查两人以往的聊天记录,家冕发现,两人之间都是用暗号在交流,非常简洁。

    呼吸机:有新钻石到了。

    胡:几分?

    呼吸机:三十分。

    类似这样的对话,在私心中很常见,家冕起初以为是普通的钻石交易,可每周几乎都有这样的对话交易,家冕非常不解,问一旁的霍廷:“他很有钱?”

    霍廷西装革履窝在沙发上,双手交叠成塔尖样儿,暗忖片刻说:“除了我给他那百分之三的股份,他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哪来的钱买钻石。”

    说完,霍廷凑上钱,看了看那聊天对话,笑了下,“这是暗号。”

    家冕回头瞧他:“什么暗号?”

    霍廷笑得高深莫测,“你觉得什么交易需要用到暗号,对胡建明这种人?走私军/火、贩/毒,他也就吸吸/毒的胆,还剩下什么?”

    家冕恍然大悟:“卖/淫?”

    霍廷淡声,“你注册个账号,跟这台呼吸机联系试试。”

    家冕很快注册了账号,把头像跟相册都换成了女人的裸/照,然后关注了几个色/情网站及博主,这几年净网力度大,类似这种博主账号都是狡兔三窟,注册一个账号放一枪就撒丫子卷铺盖跑路,奇怪的是,这些人总能透过各种奇奇怪怪的渠道聚在一起。

    他跟呼吸机联系上,对方很快回复,“买钻石?”

    家冕学着胡建明的语气,“成色?”

    霍廷在一旁忍不住笑,“不错,孺子可教。”

    家冕呸了声,“要不您来?”

    霍廷摆摆手,“你叔叔我老了,有那心,也没那精力了啊。”

    “……您真不打算跟姑姑要个孩子啊?”家冕边回复边问。

    “不要了,她年纪大了也受不了那罪。我们有怀征一个就够了。”

    家冕低头笑笑,真情实感地羡慕:“您是拿怀征当亲儿子,这小子以后要是不好好报答你们,看我不抽他丫的。”

    霍廷抿了口水,不信,“得了吧,你打得过他么?”

    家冕:“打不过,我站在思想的高度上制裁他不行么?”

    霍廷笑笑,继续喝水:“传说中的键盘侠么?”

    家冕也笑了,注意力重新回到电脑上,对方给了他一串地址,“成了,这周六。”

    “这么容易?”霍廷狐疑,“你别给人耍了?”

    “这人很警惕,说不做生人生意,我就报了个名字。”

    “你报了胡建明?”霍廷拧眉。

    “我又不傻,报胡建明万一他找胡建明确认怎么办,我报了我一朋友的名字,您别误会,他不是干这行生意的,就是一夜场大佬,混夜场的没人不认识他,没想到我这朋友还真挺好使的,人一听他的名字,把地址给我了。我这周先去探探敌情。”

    家冕试探敌情回来整个人就疯了。

    对方给的地址是个破旧小区,墙体剥落,扑簌簌落着灰,从楼栋进去,一股潮湿之气扑面而来,等他转上三楼的时候,在一扇小木门面前停住,给他开门的是一个小姑娘。

    还是个初中生。

    家冕一开始以为自己走错了,可小姑娘的眼神又让他觉得自己没有走错,他要找的人似乎就是她。

    “三十分,你知道什么意思么?”家冕气得直咬牙,霍廷坐在老板椅上,淡定且飞快地签完字,把文件夹一收,抬头看着他,“什么意思?”

    “初三。六十分,就是高三的意思,过了六十,说明对方已经成年,没过六十的,都是未成年,胡建明就是个恋.童癖!他找的全是三十分!”

    “这些初中生哪来的”

    “都是一些技校的学生,为了钱,为了手机,有的仅仅只是为了一顿饭。我不知道怎么形容我现在的感觉。”家冕有点抓狂,没人理解他当时在里面的感受。本想去打探点消息,深入了解一下这个组织,没成想是这么小一孩子。

    霍廷狐疑地看着他。

    家冕挥手,“得,你别这么看着我,我下不去手。”

    “你不怕那姑娘回去跟呼吸机告状?”

    家冕叹口气,懊恼地抓抓头发,看着霍廷道:“所以,我把她带回来了……”

    “你有毛病啊?!”

    家冕掏掏耳朵,“你别喊啊,人就在外面站着呢。”

    “靠。”霍廷忍不住骂了句脏话,“你会害死她的!”

    家冕也急了,“那你要我怎么办,把她给上了,让她走?跟未成年发生关系,不管对方自愿与否,都他妈是强/奸!我他妈要是知道这三十分是这意思,老子才不会去干这蠢事!”

    两人都不说话。

    半晌后,家冕建议:“报警吧,这事儿咱解决不了了。“

    “还不是时候,我们的目的是要让胡建明坐牢,不是救那些水深火热的姑娘,你懂吗?”

    家冕欲言又止,被霍廷制止:“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先听我说完,或许我这么说有点没心没肺,但我是个商人,什么叫牵一发而动全身,你或许没经历过,但向老爷子也非常清楚,我们这些做生意的,最忌讳的就是踩这些灰色地带,你懂吗?因为你根本不知道,你捣毁的这个组织,切断的是哪个利益链。”

    “霍叔。”

    家冕其实可以理解霍廷,因为霍廷这人,正如他自己所说的,他确实有点没心没肺,也正是因为这股子狠劲儿才能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这么些年,这些家冕都挺理解的,但是霍廷说出这些话,他还是觉得伤心。

    却没想,霍廷又说:“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霍廷哪是怕事儿的人,他其实就是懒得管这些,不像陆怀征跟家冕几个似的,年轻热血,一颗红心向太阳,他年轻经历了无数风雨,那颗心早已经看透这红尘世事,如非关系到他的家人他爱的人,他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霍廷有个弟弟在公安厅工作。

    他原是打算搜集完证据再把胡建明直接移交给警方处理,就跟当年电视剧里的罗宾汉一样,把一些逍遥法外的犯罪分子五花大绑起来,往警察局门口一丢,再贴上证据和罪状书。

    完事儿,简单。也不会影响到于好跟陆怀征。

    可现在要捣碎的一个组织,他就不能再用个人手段了,暗地里联系完警方之后,一场特大的逮捕活动就在这个初夏悄无声息的展开了。

    那会儿陆怀征正在图斯兰,微博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那场航空技术交流会的信息,他跟徐燕时成了这个夏天最为夺目的“小鲜肉”。

    向园跟键盘侠们唇枪舌战,大战了几百回合。

    于好被狄燕妮的狂热粉跟踪,并且在她的讲座上拿出一瓶硫酸,准备泼向她时,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被一位近期常听她讲座的老兵给拼死摁住了。

    这位老兵是她今年在空疗院开讲时认识的,空军地对空导/弹部队5师1团的老班长,早年在维和的时候,被炮/弹炸没了腿,现在装了义肢。

    他听了那么多心理讲座,包括在心理抚慰上,他特别喜欢于好的讲座,平淡如水,不特意哗众取宠,每个章节都讲的非常详细,他非常欣赏这种不卑不吭、在学术上认真严谨的女孩子。

    那天在空疗院,陆怀征鬼鬼祟祟站在门外,他一瞧就知道这俩有事。

    于好每个月有两个周六都会在各个学校或者行政单位开办心理讲座,那天的讲座是放在s大开办的,在三楼一间多媒体教室,人不多,零零散散加起来大概也就百来人。于好的讲课对老兵这样的人受用,但是对大多数年轻人来说,没什么吸引力,她在学术上太严肃了,相比较隔壁的狄燕妮,她轻松幽默又大胆激烈的上课方式似乎更有人气。

    出于老兵的直觉,那天整个现场的氛围他隐隐总觉得有一丝不对劲,因为他一进去的时候,看见一个带着鸭舌帽的小伙子,坐在最前排的位置上,就忍不住多留意了一会儿。

    却发现这个小伙子,全程都以一种仇视的目光盯着台上的于好。

    老班长当下脑子里响起了警钟,那小伙子似乎还有紧张,他忽然想起,第一次于好来空疗院的讲课内容,人在紧张时,或者感觉到大脑需要缓解压力时,会用手压在后颈上舒活血液,以此来放松。

    小伙子小动作挺多,很焦虑,搓了会儿脖子又拽了拽衣领,坐立难安。

    老班长借着上厕所的功夫,回来没坐回原来的位置,而是一瘸一拐地走到那个小伙子身边的位置坐下,那排没几个人,忽然被人打扰,小伙子警惕地转头看了眼老班长。

    老班长和蔼地冲他笑笑,没有打草惊蛇。

    小伙子约莫看老班长上了年纪,又是个残疾,没往心上放,转回头继续虎视眈眈地盯着台上的于好,右手全程放在夹克胸口的位置。

    老班长却一直注意他的一举一动,就在讲座快要结束时,人群开始稀稀拉拉渐渐有人退场,那男人忽然站起来从怀里掏出个化学药瓶,老班长反应很快,直接扑过去把人摁到在地,说是泼硫酸,瓶口压根儿都没来得及打开就被老班长给一脚踢翻,下一秒已经死死摁在地上,几乎是毫无反抗之力。

    男人似乎没想到身边这个老人居然如此大力,拼命了扑腾,发现身后那双手跟铁箍似的,完全挣不开,他像个扑棱蛾子在地上挣扎着。

    于好有点愣住了,等她反应过来立马冲下讲台问老班长:“您没事吧?”

    “没事。”老班长挥挥手,解了皮带把人捆起来,然后丢去角落,几个保安立马拿铁棍冲过来把人团团围住,于好转头瞧墙角那男人,说是男人还有点过,约莫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人很瘦,尖嘴猴腮,很典型的懦弱型人格,是极易受到影响的人格。

    他有些颓然地靠在墙角。

    于好坐在位置上想,她好像最近没得罪什么人,直到那人对着她歇斯底里:“你永远也比不上狄老师!!你永远没有她的科学精神!你是个政/府的走狗!天天高唱什么社会主义好!永远只会跟那些所谓的领导人一样,粉饰太平,不敢直面这个社会的阴暗面!你永远不懂人性,你不配当心理研究者!!!你们为什么对斯坦福监狱实验这么抗拒,因为这个实验结果就是切切实实反应了你们这些人的嘴脸,对权威的无条件服从!!你们只会对权威无条件服从!却不敢反抗!”

    自那之后,于好时常总在想一个问题,斯坦福监狱实验存在争议的原因,或许正如那个男孩儿那天说的那样,是人对权威的无条件服从,不敢反抗却又不敢正视懦弱的自己。

    当天晚上,她在微博上发表了关于自己对斯坦福监狱实验的一些争论点,她提出一个新的论点。

    “我记得当年教授在做这个实验室,所有的实验员都有15美元的酬劳,可否将这个理解为,并不是人类对权威的无条件服从,而是这些实验员拿了这15美元的报酬,而他们认为,我理当服从,或者是,更为卖力的演出。

    狄燕妮女士,你在你新一篇的论文中论述,你认为,人类应该大胆面对自己的阴暗面,而不是一味的逃避,我相信有很多人都听过雷锋的故事,再次我就不再赘述了,每个人都有阴暗面,跟你认为的人性本恶是两回事,所以你这个论述根本不成立。另外,同样是实验,我认为论证人性本善,比论证人性本恶更有意义。”

    “另外,狄燕妮女士,我希望你解释一下,你曾经在一次的ptsd的治疗中,彻底混淆了分离型与非分离型,如果你是故意的,请问你是否将病人视作了实验品,如果你并非故意,那么你连分离型都与非分离型都分不清,我建议你从大一开始重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