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第八卷 柔情英雄梦 不忘山河心(01)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79章 第八卷 柔情英雄梦 不忘山河心(01)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澳门银河娱乐场之欢喜人生奶爸的文艺人生还看今朝网游之位面炮灰攻略     陆怀征挂了电话, 回了趟部队, 跟栗鸿文汇报完蒋教授的情况, 栗鸿文手一指, 让他坐下,“老蒋真这么说了?”

    陆怀征拉开椅子,嗯了声。

    栗鸿文低头正在看文件,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感慨道:“老蒋精神可嘉。”

    陆怀征微颔首, “还有个事儿。”

    “什么?”栗鸿文抬头, 瞧过去。

    “‘黑鹰’的试飞……”

    栗鸿文反应快, 粗粗截断, “你想去?”

    “嗯。”

    栗鸿文挥挥手,不愿多谈, “再说,现在不是谈这个时候, 你真以为老蒋几个说研发就研发?这玩意还远着呢, 隐形战机不完善,你以前也没开过, 我觉得没这个冒险的必要。”

    一脸不容商量的表情, 陆怀征听得哭笑不得, 咬着唇点了点头,作罢。

    “那还有个事儿。”他说。

    栗鸿文不耐烦了, 说:“你小子今天这么多事儿?”

    “那您不想听算了。”

    栗鸿文更烦, 随手抄起边上的烟灰缸作势要揍他, 陆怀征不避不躲,端端正正坐在那儿,见他这么坦然自若,栗鸿文觉得接下来他要说这事儿估摸是一大事儿,慢慢放下烟灰缸,“说!”

    毫不拖泥带水,简洁明了,“我跟于好领证了,她现在算是军人家属。”

    “啥?!”

    栗鸿文一低头,鼻梁上的眼镜差点下来。

    “所以她现在应该享有所有军人家属的权利?”

    其实也没什么特权,也就一些医疗保障跟他连在一起之外,没什么特别的,每月一次的探亲,这个是准许的,比如有时候他在部队回不去,于好就可以过来。

    以前在老连队的时候,跟他同宿舍的老班长,妻子每月一次来探亲。

    那会儿年纪小,队里什么都聊,加上老班长平日里就爱跟他们讲这些东西,一帮男人就在宿舍赌老班长一晚上几次,反正陆怀征是不喜欢于好这样被人议论的,所以探亲这条他倒是没多大感觉。

    “于好最近遇上点麻烦。”

    “什么麻烦?”

    陆怀征转头看着窗外,言简意赅地讲完,栗鸿文拧眉,“你当年的心理医生?狄燕妮?”

    陆怀征点头。

    栗鸿文不解,“她俩还有矛盾呐?”

    陆怀征低头笑了下,“有人就有不同观点,有不同观点就会有矛盾,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栗鸿文解释,“不是,我是觉得于好这温温吞吞的性子,还能跟人吵起来?”

    陆怀征侧着脸笑,“她可一点不温吞,性子也烈着呢。”

    “那你站谁啊?一个是你曾经的精神导师,一个是你心爱的女人。”栗鸿文忍不住问了句。

    陆怀征想了会儿说,哧笑:“有什么好站队的,又不是小学生了。”

    栗鸿文以为是他实在为难,不好意思选,却不料,又听他道:“反正我老婆做什么都对。”

    “德行。”栗鸿文谑他,思索片刻,到底还是关心起于好来,“真要遇上什么麻烦,你可以跟我说,好歹是空军家属,你也不是普通级别了,或者我跟上头申请下,你的房子提前给你分下来。”

    “不用,我只是跟您提前打个报告。”

    栗鸿文太了解他了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规矩过,将信将疑地瞅着他,陆怀征笑得人畜无害,坦然至极,只得败下阵来,叹了口气,“得得得,趁那边还没回来,这几天多休息一下。听陈瑞说,你最近也挺累的,在图斯兰不仅要开会还要安全布防,夜里都没怎么睡?”

    “还行,谢领导!”

    “快滚吧。”栗鸿文踹他。

    陆怀征出军区,半开着车窗遇见相熟的岗哨,没急着离开,熄了火跟人聊了会儿,岗哨没得说话,立得笔直,双手紧紧贴着裤缝,跟个铁人似的一动不动,眼珠子乌溜溜的打转,心里暗暗叫苦:哥,求你赶紧走,行不?被领导看见了,少不了一顿数落。

    可咱刚领了证、又马上要跟媳妇儿住进大宅院的陆哥哥心情大好,回到这军区部队就跟回到自己娘家似的,心中那个汹涌澎湃、感慨万千。

    “男人还得成家,成家了才有归属感,比如现在,你站岗累吧,一天到晚就跟个蚊子较劲儿,它咬你你还不能打它,晚上回到宿舍,除了一身的包,啥也没。”陆怀征说着,还拿手替那岗哨垫了垫肩,拍去他肩上的灰尘,叹了口气继续说,“我就不一样了,我不用站岗还有假期,回家还有媳妇儿。”

    岗哨扑哧没忍住,搡着他:“知道您有媳妇儿了,求您,快走,我这前两天刚被罚呢。”

    陆怀征哈哈笑着上了车。

    岗哨恢复严肃,目光笔直地看着车内的陆怀征,敬了个礼。

    陆怀征坐在车里,靠在驾驶座一会儿,悠悠盯着他,慢慢抬起手,也严肃认真地回了个礼。

    所谓柔情英雄梦,始终不忘山河心。

    ……

    六点,陆怀征接于好回家收拾东西。

    于好从角落里拉出一个大箱子,又风风火火、风卷残云般的气势从客厅一路摧枯拉朽烧到卧室,没一会儿箱子就塞满了东西,陆怀征抱臂靠着卧室的门框,大咧咧地看着她收行李:“你爸妈什么时候回来?”

    于好又从衣柜里拿出两件衣服,丢进去,头也没抬说:“我爸调研得有一个月呢,我妈不知道,她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得看我姥姥身体。”

    “那一时半会儿你们家都没人?”

    “嗯。”

    于好盖上行李箱,塞得太饱满,像鳄鱼嘴似的张着一弹一弹的,她坐上去,往下压了压,费劲儿地去扯拉链,“崩——”一声,拉链锁猝不及防断了。

    然后抬头,委屈巴巴地看着陆怀征。

    后者没反应,仍是抱着胳膊靠墙笑得肩颤,“厉害,我媳妇儿真厉害。”

    锁头掉了,行李箱根本拉不动了,于好不知道他哪来那么闲情逸致还有心情笑,白他一眼,陆怀征这才起身笑着走过去,把人从行李箱上拉起来。“我来。”

    于好乖乖站起来。

    就见他,一只手压着行李箱,瞬间,那箱子就跟棉花一样瞬间凹下去了,拉链牢牢贴在一起,另只手用食指轻轻推着断了链的锁头,三两下,轻轻松松就严丝合缝地合上了。

    “这么有力么?”于好喃喃问。

    陆怀征把箱子提起来,推到一边,“检查一下,齐了么?”

    半分钟后,于好连人坐在行李箱上,仰头看着靠墙的陆怀征,笑眯眯地:“齐了!”

    陆怀征笑着低头看她一会儿,下秒,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柔声问:“那跟我回家?”

    “好。”

    卧室灯微微亮着,于好仰头小声地说。

    男人抱肩靠着墙,身材高大。女人坐在行李箱上,瘦瘦小小一只。

    对面墙上映着两人的倒映,微弱幽黄的灯光将这份暧昧无尽延长,延伸至这浓稠的黑夜里,又像是照进的晨光,破晓前的曙光。

    窗外的树叶窸窸窣窣作响,月亮慢慢爬高,像个鹅蛋黄,烙在半空中,特别亮,是诉不尽的儿女情长。

    陆怀征伸手,去摸于好的脸,拇指挲着她的脸颊,低声说:“我从小就跟着我姑姑,对我来说,我叫她一声妈都不过分,我这个拖油瓶当初让她吃了很多苦,她是个很温柔的人,对谁都一样,她会对你很好,霍廷也会对你很好,但我会对你更好,不会让你觉得,跟了我,是一种委屈。”

    于好眼眶微热,这样的话,让她很触动。

    不等她说什么,陆怀征微微低头,在她额上轻轻吻了吻,

    他说:“做得不好的地方,多多指教。”

    于好没忍住,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滚到他手指间,温热的粘稠的。

    她眼睫轻微发颤,缓缓闭上眼,说:“我也是,我爱你,陆怀征。”

    陆怀征视线缠绵地落到她的唇上。

    拇指在上面轻轻摩挲着。

    他忽然低头咬住,啄着她的唇,一点点吮吸。

    黑夜里,两人辗转嘬声,令人心悸,暧昧至极,让人忍不住心跳加快。

    陆怀征车开进霍宅的时候,丁管家撑着把伞立在门口等,外面有点下雨。

    陆怀征一只手拖着行李,另只手牵着于好。

    丁管家在霍家也有好些日子了,陆怀征随他姑姑来时,丁管家就在了,倒也没什么主人仆人之分,对陆怀征来说,丁管家更像是这家的长辈,就跟爷爷一样亲切。

    霍廷对丁管家也非常尊重,有时候姑姑说不听的事儿,丁管家说两嘴,他还能听进去。

    可就是这么一知根知底的老人儿,也从没见过陆怀征这么牵着姑娘的手大摇大摆地走在自家园子里,丁管家也觉得新鲜。伸手要接过他的行李箱,被陆怀征拒绝,“您别。”

    丁管家也没执着,撑着伞,跟在两人身后。

    陆怀征虽是个少爷脾气,但好在没些少爷毛病,他不习惯让人伺候,从小,也没这习惯,家里保姆保镖再多,都跟他没什么关系,反正他自己的事情他自己都会做。

    霍廷也不惯他这毛病,觉得男孩子糙点养挺好的。

    丁管家笑笑说:“房间已经给你们整理出来了,还是你之前那间,自从你去部队后,夫人几乎就没动过了,东西都给你保管着。你们这一回来,家里就热闹了。”

    陆怀征笑笑说:“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这小子从小就贴心呐,丁管家感慨,“好着呢,我听霍总说,你现在是少校了?厉害啊,阿彪说要跟你过过招来着。”

    阿彪是霍廷的保镖,早年也是特种兵退役。

    陆怀征当兵之后,两人闲着没事儿就比划比划,从一开始陆怀征的屡战屡败,到后来的难分胜负。他没接茬,“霍廷呢?”

    “在书房,夫人做了饭,等你们过去吃。”

    “我姑姑下厨?”陆怀征一愣。

    “俩人吵架呢。”

    “吵什么?”

    “没听清,反正下午回来就吵了,挺严重,没见霍总生那么大气,夫人这会儿是一边哭一边在炒菜,太可怜了。”

    “没事,他俩不吵隔夜架,睡觉前,霍廷肯定能哄好。”

    他姑姑有点轻微的神经衰弱,一跟霍廷吵架就睡不好觉,所以,不管那次吵的再厉害,霍廷临睡前都能给她哄好。

    不过让陆怀征失算的是。

    这回霍廷似乎是真生气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