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第八卷 柔情英雄梦 不忘山河心(06)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84章 第八卷 柔情英雄梦 不忘山河心(06)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还看今朝超能右手农女倾城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文艺大明星网游之位面奶爸的文艺人生炮灰攻略     那人趴伏在地上, 看不清脸。穿着最熟悉的空军作训服, 枪架在身前, 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玻璃窗外余下的几名武/装分子。

    他精准放出一枪, 便迅速侧身贴回墙角。

    那一瞬间,几颗错落有致的子弹紧随而至,打在墙上,火花飞溅墙体剥落, 扑簌簌地掉下几块墙皮。陆怀征贴着墙角, 深吸一口气, 转身又将枪口慢慢探出去, 毫不迟疑地扣下扳机, 子弹仍是精准地追入武/装分子的眉心,看着应声而落的敌人, 在这种紧张万分的时刻,机场大厅内的所有人士气莫名振奋!

    几百双眼睛, 此刻紧紧地盯着高台上那一抹耀眼的中国绿, 内心澎湃不已。

    陆怀征贴着墙手脚利落地在换弹夹,耳机线传来孙凯的声音, “不好, 他们在砸玻璃!!”陆怀征顺势一个激灵, 探出墙角瞧见余下的三名武/装分子正举着枪在疯狂地捅机场的玻璃门。

    陆怀征迅速趴回原先的狙击点,一边对瞄准枪眼, 一边对耳机线那边的孙凯说:“你掩护我, 吸引他们的火力, 我速战速决。”

    砰砰两枪,果断而又决绝。正扒拉着机场玻璃门的武/装分子仰面倒下去,另一名迅速躲到了拐角,目光在漫大的场站楼四处梭巡,

    隐约瞧见链接两个场站楼的天桥上,趴着个人,目光狠厉毫不犹豫朝那边放了一枪。

    场站楼没什么能藏人的地方,几人都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隐蔽。

    那枪落在孙凯的脚边,地上的玻璃块迅速朝米字状裂开,他匍匐着往另一块玻璃爬去,最后贴在玻璃围栏上喘着粗气低骂了句。

    机场内所有人都沸腾了!

    他们挥舞着双臂,齐声高呼:“中**人!中**人!”

    然而就在陆怀征开枪击毙最后一名武装分子时,机场外围忽然停下一辆重型装甲车,紧接着又有两辆一模一样的装甲车开进来,车上跳下近二十名戴着头巾的武/装分子。

    孙凯脸色骤变,对着耳机线骂了句:“靠,这他妈怎么有点像植物大战僵尸?!图斯兰的政府军是怎么回事?”那拨人高举着枪,车上载满了洗劫的赃物,他们面目狞笑地朝场站楼一步步过去,跟吃了兴奋剂一样挥舞着枪支朝着机场大厅慢慢行进。

    陆怀征看着那拨人,神情冷淡,稳如泰山:“你掩护我。和平进入大厅没有。”

    吴和平刚掩上机场的大厅玻璃门,捏紧耳机线说:“刚进。”

    陆怀征上微微提枪,架在高台的围栏上,他单眯起一只眼,瞄准,脸颊贴着枪杆,道:“疏散人群,别让他们聚在一起,扩大目标。”

    “是!”

    话音刚落,陆怀征一枪爆了为首一位武/装分子的头。

    底下的人瞬间抬头望过来,陆怀征贴回墙角,呼吸微微收紧,捏起耳机线,“孙凯。”

    孙凯心领神会,表情还挺轻松,跟打游击战似的,“收到。”

    紧接着,埋伏在各个高地的几位狙击手,砰砰砰接二连三放了几枪,虚无单发!随着应声倒下的几名武/装分子,对方阵脚有些乱了,警惕地抬头目光如机枪般扫过这紧密的航站楼。

    直到目光落在天桥上的孙凯,紧随而至,十几人的火力全开朝那天桥上猛力发射。

    在“突突突”的枪声扫射中,玻璃渐渐碎裂,像开枝散叶那般,慢慢崩开树状的裂缝,紧接着,那桥面发出剧烈的碎裂声,轰然炸开,半截玻璃桥从空中徒然断裂,直砸向地面!

    “哐”一声!如巨石坠入深海中,砸开了巨大的花浪,似要将人淹没!

    这惊心动魄的画面看得厅内的老百姓汗毛直立,提心吊胆。

    一转眼,桥上的孙凯已经到了桥墩处,微伏贴着墙壁,探了个脑袋出来。

    众人的心也跟着这刀起刀落的瞬间,跟掉了七八桶水似的,忽上忽下,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不愧是军人!

    另一边航站楼的行政楼里,陆怀征蹲着,半个身靠着墙壁死角,拉动手上的枪险,一边对耳机线说:“江为平,我跟孙凯吸引火力,你跟周涛看着点,绝对不要暴露位置。”

    这边能架设狙击点的位置并不多,陆怀征跟孙凯几乎是暴露在所有人的视线里。

    他俩灵动性高,可以随时找地方掩护,江为平跟周涛的位置一旦暴露他们就没有狙击手了。

    而底下的武/装分子此时已经抵达大厅门外。

    陆怀征不再犹豫,深吸一口气,忽然站起来,枪口对着底下的人,“砰砰砰!”连贯几声。

    打完立时趴下,问耳机线对面的孙凯,“几个?”

    孙凯挑着视线,数了数。“三个!”随后,他架着枪,从墙侧角微微伸出去,“你趴会儿,我来。”

    正当所有武/装分子齐刷刷对着陆怀征开火时,他身边的墙体被打得千疮百孔,全是弹痕。身后孙凯紧随而至破了几发全落在前排武/装分子的脚下,同时击落两名武/装分子。

    “漂亮。”陆怀征贴着墙角笑。

    ——

    国内微博关于这次的地震事件,持续高涨。

    网友们保持着高度关注,神经紧绷,每一次的消息更新都让他们抓心挠肝!

    “图斯兰地震,当地有部分武/装力量临时发动政变,六百名华侨被困图斯兰机场!而在机场外,发生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枪战对决。中**人太帅了,枪枪爆头。”

    一看到这样的信息,于好的心就跟着一抖。

    她知道,他肯定在里面。

    赵黛琳按捺不住,拍桌站起来,“不行我要转机去图斯兰。”

    这会儿反倒于好更冷静了,把人拦下来,“机场都关停了,你过去干嘛?”

    赵黛琳狐疑地看着她,“你为什么这么淡定?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内幕消息?”

    于好低头苦笑:“我能知道什么内幕呀,师姐,你成熟点,咱俩现在过去只能给他们添乱,别闹了,乖乖坐着等消息。”

    赵黛琳哼唧,长叹一口气,“哼,我怎么就爱上这么一个男人。”随后她又吐了口气,自我安慰似的说了句,“不过也公平了,在享受的同时不也得付出点代价么。”

    听得于好云里雾里,“什么享受?什么代价?”

    赵黛琳眉眼一挑,饱含风情,“床上的享受,心理上的代价。”

    于好脸蹬红,“你有毛病。”

    赵黛琳笑得意味深长,故意挑衅似的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怎么样,陆十下最近有没有改善?”

    于好脸涨成猪肝色,气急败坏地:“我下次再跟你说这事儿,我就是猪!”

    赵黛琳仰面哈哈大笑,“你老公真是太丢特种兵的脸了!”

    “你还说!!!”

    赵黛琳见她真急了,渐渐收了笑,八卦兮兮靠过去,搡着她的肩,问:“言归正传,你俩后来还有没有了?”

    “不告诉你。”于好很坚定。

    赵黛琳啧啧两声,“你得跟姐姐说说,姐姐才能帮你判断这个男人行不行。我还以为陆怀征这种特种兵,至少半小时没问题吧?”

    “你真的好烦!”于好佯装怒目瞪着她,嘴里却诚实地说:“我保证半小时肯定有。”

    “才半小时?”赵黛琳好惊讶,眼镜差点掉下来,她就随便说了个数,“孙凯可不止。”

    “他敷衍的时候就半小时,不敷衍的时候就好几个小时。”于好开始瞎吹。

    其实两人做的次数并不多,笼笼统统也就那么几次,陆怀征属于精力旺盛的那种,一晚上来来回回能折腾好几回,不过到了后面,基本上属于完全是敷衍地弄两下完事儿。

    仅仅只是不想跟她分开。

    于好如果不求饶,他绝对不会停下来,非得每回让她软着嗓子去求他,他才堪堪地从她身上下来,一脸懒散地表示暂且放过你。

    好几个小时应该是两次算在一次,他最长的一次,是坚持了一个多小时,于好疼得不行,他才哄着她草草了事。

    赵黛琳显然是不信的,“听你吹。”

    正说着,微博又爆出一条爆炸性的消息,“图斯兰政/府军欲出动轰炸机!外交部正在交涉。”

    网友的心又被悬到一线。

    “那机场的滞留人员怎么办?!成为他们政变的牺牲品吗?”

    “相信国家,相信政府!”

    “我看小姑娘的微博都没有在更新了!到底有没有事儿!!给个消息啊!”

    那年夏天,所有人的都心,都被这一次撤侨紧紧牵动着,所有中国人的心,好像忽然在一瞬间,拧成了一股绳。

    ——

    接到这消息时,孙凯和陆怀征同时爆了句脏话。

    此时的指挥中心,栗鸿文正在拍桌子暴跳如雷。

    “我再说一遍,在机场外面作战的是我们中国最精锐的空降兵部队,包括机场内的六百个华人,我要这些人全部都回来!一个都不能少!少一个,我们不排除会采用外交制裁!”

    “他们现在只想控制这些暴/乱分子。”

    栗鸿文直接打断,他用英文跟无线电那边的人说,一字一句,格外铿锵有力,面容坚毅,几乎是咬着牙说:“不好意思,我只想保护我国子民。”

    对面:“栗参谋长,我非常明白你们的心境,不是没有别的办法,我们只是希望你们可以退一步……”

    栗鸿文一声暴喝,“不退步,不让步,你们没能力就给我闭嘴!”

    掐断电话,转头对通讯员说:“切陆怀征那边。”

    滴滴两声过后,信号接上,“陆怀征!”

    “收到。”男人的声音低沉有力。

    此时,他胳膊挨了一枪,血正扑扑地一股股往外冒,衣服上满是七零八落的斑斑血迹,包括雪白的墙壁上,旁边靠着男人似乎不以为意,举着枪正瞄着那黑压压的一颗颗人头。

    栗鸿文道:“最后半小时,搞定这帮人,图斯兰政/府没耐心了。”

    “不用半小时,给我十五分钟。”说完,他抬头看了眼天空,“咱们的飞机到了吗?”

    “十分钟后抵达,机场十分钟后准时恢复。”

    “明白!”

    栗鸿文却没断,良久,他压着嗓说:“辛苦,陈瑞刚才来消息,梁教授跟徐燕时已经安全救出,由他们一路护送到港口。就看你们了!”

    “放心。”

    随后收了线,陆怀征对着耳机线,“孙凯,飞机十分钟后到,你进去帮吴和平撤离群众,这里交给我跟周涛他们。”

    孙凯一愣,“那轰炸机呢?”

    伤口隐隐作疼,陆怀征咬牙说:“半小时后到,如果我们来不及撤离,不管怎么样,你们先走。”

    孙凯收了枪,如脱了缰地野马开始疯狂往机场大厅跑,风在他耳边轰隆隆灌,陆怀征却如清风一般字字清晰地灌进他耳朵里,他面色紧绷,牙几乎要咬碎,从齿缝中挤出一句,“我在里面等你,你不进来,飞机不会走。”

    “好。”

    可真到了那时候,也由不得谁走不走,半小时后,飞机会准时开走。

    陆怀征没有再管孙凯,喊身后的周涛,“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对方没有发现我的位置。”

    “好,继续,我吸引火力,你狙击!必要的时候,掩护江为平!”

    “陆队,我看到你受伤了,要不让江为平跟你换?”

    陆怀征一声爆喝:“少他妈废话!赶紧打,打完回家!”

    此时,底下的□□分子正一步步朝机场大厅冲过去,陆怀征冷不丁地一枪,让他们集中火力分散了些微注意力后,周涛紧随而后砰砰几枪,倒下三人。

    还余下十来人,他们开始疯狂砸机场的玻璃窗。

    孙凯冷不丁朝玻璃窗外放一枪,随后他站上机场的站台,高声喊:“所有中国人朝我这边过来!!拿出你们的护照!十分钟后飞机抵达机场,不需要机票,护照就是你们的通行证!”

    底下人哗然,鼓掌,欢呼,眼含热泪!

    孙凯又扯着嗓子喊:“飞机半小时后会起飞,不管你们有没有上飞机,飞机都会准时离开,所以请你们到时候一定要按照顺序,不要哄乱,不然到时候谁都走不了!知道吗?!”

    一名年轻男人忽然回道:“让老人小孩先,我们在后面顶着!”

    紧随而至几道高声的附和声:“对!老弱妇孺优先,我们男人垫后!我们中国男人就是这么帅!!”

    原先一旁的姑娘们听得尤其感动,听到最后那句略带口音的中国男人,没忍住忽然笑了出来,眼眶里还含着热泪,却忍不住捂着嘴啜泣。

    参与过无数次救援,唯独这次最紧迫最危险,却也让孙凯更为感动!

    而万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

    在面临飞机陆怀征跟周涛还没进来,武/装分子在突破玻璃窗的一瞬间,陆怀征的狙击地忽然闯进一名逮着头巾的武/装分子,因为弹尽粮绝,赤手空拳地直直朝他扑过去。

    两人扭做一团,陆怀征手臂使不上劲儿,被人摁在围栏上,半个身被仰到栏杆外。

    孙凯低头看了眼时间,骂了句脏话,对耳机线喊:“周涛,你他妈死了!!”

    周涛:“我在找角度!两人动作都太快了,全程在交替,我这距离子弹扫过去,我怕打中陆队。”

    “靠!”

    距离起飞还剩下五分钟。

    却在此时,大厅里不知道是谁唱起了国歌,渐渐的,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合唱。

    一声高过一声,愈渐粗壮!

    不论多少年后,都有人提起,那个下午,在图斯兰机场,回荡着他们浩浩荡荡的歌声!

    是孙凯从没有听过的,那么整齐,嘹亮,而又纯碎的国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