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番外(1)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89章 番外(1)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农女倾城还看今朝我家萝莉是大明星奶爸的文艺人生超能右手青越观网游之位面     89 番外(1)

    结婚后的日子, 对于好来说似乎并没有太美好。

    因为陆怀征休假那几天, 每天晚上九点就逼她上床睡觉, 然后变着法儿地折腾她, 结果每天早上还六点准时拉她起来去跑步,美其名曰,帮你锻炼身体。

    怀有身孕地陆馨,侥幸躲过这一劫, 每天看着于好可怜巴巴地被她侄子从被窝里拽出来, 那睡眼惺忪地叫一个眼泛泪花, 一脸苦兮兮的模样, 冲她挤眉弄眼, 姑姑,你救救我呀。

    陆馨坐在沙发上, 不动声色别开头,佯装没看见, 低头默默喝了口水。

    别求我, 等我卸了货,我也自身难保了。

    十月的北京早晨有些冷, 陆怀征仍是一身运动简装, 白t灰色运动裤, 于好耍无赖扒拉着他的背,像条八爪鱼似的, 牢牢挂在他身上, 陆怀征直接把人从背上拧下来, 二话不说拖着她跑。

    “我不跑了,昨晚太累。”于好撒气往公园地长椅上一坐。

    陆怀征站着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低眉,坐到她边上,公园里,锻炼地人多,陆怀征经常跑这块,跟好几位常年在这锻炼的老爷子都挺熟的,见面都招呼,这会儿刚过去一老头,是练太极的,拎着把剑,剑头挂着红红的剑穗来回荡。

    两人聊了会儿。

    于好就在一旁看着,觉得他可真能扯。

    不是陆怀征能扯,而是老爷子能扯,好不容易遇上个能说点话的小伙子,也忍不住多说了点。

    等他俩说完,于好低头一看时间,半小时过去了。

    在等陆怀征回来,刚才那股子气性全没了,像跟霜打的茄子,蔫了。

    “你终于想起我了。”

    陆怀征站在她面前,腿长又瘦,于好脑袋对着他的腰部,仰着头恹恹地说。

    陆怀征低头看着她,单手抄进兜里,右手揉了揉她毛绒绒的脑袋,笑着说:“老爷爷说你媳妇儿又漂亮又听话,我一听,挺有共同语言的,就跟他多聊了两句。”

    于好没憋住,一句话被他逗乐,却仍是扭着脖子说:“骗人。”

    陆怀征没反驳,只是低头闷声看着她笑。

    于好深知,陆怀征早已把她的脾气秉性摸了个精透,她就是听不得别人夸她,别人一夸她,她就努努力,坚持下。

    跑步这事儿,也就被陆怀征这么连哄带骗地坚持了近一个多星期。

    婚假结束的最后一晚。

    陆怀征做得特别狠,于好整个人差点被他给拆了,甚至又给她解锁了所谓的新姿势,于好觉得男人在这方面的造诣简直令她咋舌,有时候跟赵黛琳吐槽,赵黛琳立马一个电话过来,然后能跟她说上半小时她跟孙凯的闺房秘/事。

    赵黛琳比她放得开,两人配合起来默契无间。

    于好听得那叫一个面红耳热,头昏脑胀。晚上第一次,做了春/梦。

    半夜醒来,被窝全是汗,发间全是湿热的汗,莫名空虚,她想起白天赵黛琳说的话,没忍住,给陆怀征发了一条微信。

    “老公。”

    结果没想到,陆怀征很快就回了,他当时在国外,刚巧从领导那里领回手机,于好微信就来了,顺势给她回了一条。

    “嗯,还没睡?”

    于好本没想他回那么快,“咦?你在玩手机?”

    “刚拿到,大晚上你还不睡?”

    “我想你了。”

    “想我想得睡不着?”

    “有点。”

    陆怀征笑得不行,回:“你想什么呢?”

    结果于好会过来一条。

    “你有没有尝试过……在电话里……”

    这几个省略号是相当的意味深长,看得陆怀征眼皮直跳,气血直窜,“这几个省略号,应该不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吧?”

    “是。”

    “你怎么了?是不是太久没见了。”

    “没有,赵师姐说她跟孙凯有时候会在电话里那什么……好像还有专业术语,你没听过吗?”

    陆怀征忍不住扶额,“你可以适当地跟赵黛琳保持一点距离,咱们不是什么都要跟他俩一样的。”

    “哦。”

    “睡吧。”

    “哦。”

    ……

    后来于好问陆怀征为什么不愿意跟她在电话里,他说不喜欢这种纯发泄的方式,这种事情本来就是情之所至。还有一种是职业病,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而且微信记录本来就没有什么保密性。

    说这话时,陆怀征还捏了捏她的鼻子,欺身压过去:“我理解你猎奇的心理,但是我这个人比较重视实干性,比如现在……”

    ——

    结婚第二年,陆怀征跟孙凯被调派至南苏丹维和八个月,这回真是一年半载杳无音讯。

    等回来的时候,于好跟赵黛琳恰巧临产。

    然而,他俩根本不知道自己媳妇儿已经怀孕了,结果,刚下飞机连军装都还没来得及脱,听见人说你媳妇儿在医院快生了的那时,陆怀征还笑得踹了那人一脚,“滚蛋,上一边玩儿去!”

    那人急得那叫一个急赤白脸,“真快生了!我跟你说你没开玩笑!你这会儿要是赶快点,说不定还能见证你娃的出生!”

    陆怀征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一把揪过那人的衣领,“你说真的?”

    那人握拳宣誓:“我用毛/主席发誓!我要骗你,我就不叫中国解.放.军!”

    陆怀征掉头就往医院跑。

    嘴里难得骂了句脏话,操!

    陆怀征到医院的时候,于好正做完内诊出来,临产前的内诊疼得能要人命,这会儿眼圈红红的,全是泪,向园牵着她在做产前活动,医生说还得多走走,至少得开到六指再进去,目前宫颈口只开到三指。

    于好扶着栏杆走得极慢,向园心疼她,就让她坐着休息会儿。

    她摇头,抬头的瞬间,就看见空荡荡的长廊尽头去,站着一个久违的身影,向园顺势也看过去,一下就愣住了,捂着嘴尖叫:“嫂子,那是!”

    那人一身军装没来得及换,修长笔挺地站在那儿,尽头的窗棱里,隐隐折射着窗外的光,光线虚实,如梦似幻。

    于好以为自己幻觉,却一时没反应过来,呆愣愣地挺着个大肚扶着栏杆站着,葱段般的手指搭着金属围栏,她不由地握紧了那围栏,指骨节微微泛白,不敢相信。

    走廊寂静,清风徐徐,偶尔有人过,仍是寂寥。

    那男人慢慢挪开步子,像是慢镜头的回放,正一步步朝她这边过来,他起先走得尤其慢,慢到让于好觉得不真实,而后他又忽地加快步伐,如疾风一般转眼却到了她的面前。

    于好却笑着朝他伸手,“抱抱。”

    那一瞬间,向园泪崩。

    ——

    继陆馨诞下的双胞胎男孩儿后,霍家又添一男丁,取名陆意礼,小名,一厘。

    陆意礼小朋友模样像极了于好,性子又随了陆怀征,情商特别高,学得也特别快,平日里光看陆怀征怎么哄于好的,也学了个八分像,但偶尔也有调皮的时候,怎么都不肯吃饭,于好拿他没办法,就拿陆怀征吓他,“等会爸爸回来了!”

    意礼小朋友胖乎乎的小身子立马抱紧于好:“不要!”

    “等爸爸回来我就告状,说你在家欺负妈妈。”于好刨了一勺饭,塞到他嘴里,“你不吃饭,我就告诉爸爸。”

    意礼小朋友瘪着嘴,两眼泪汪汪地,委屈极了,吧唧吧唧两口下去了,“我吃了。”

    “这碗吃完。”

    那会儿口齿还不太清楚,含糊不清地说:“那我寄几(自己)吃,你胖(放)在界(这)。”

    于好把碗给他。

    意礼小朋友接过碗,“吧唧”一声把碗给扔地上了。

    于好气得一下午没跟他说话,陆意礼小朋友浑然不知自己得罪了妈妈是什么下场。

    陆怀征晚上回来的时候,气氛不太对,看于好的态度,想也知道是儿子又惹她生气了,陆怀征笑着走过去,拉了张椅子坐在她对面随便捡了本书翻了翻,说:“你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天天跟他生气。”

    “你儿子太可气了,下午把饭碗都扔了,还跟我妈顶嘴。”于好对着电脑写论文,头也不转。

    陆意礼平日里嘴巴特别甜,但脾气上来是谁都劝不动,这点真随了于好。

    “那小子人呢?”

    “在玩具房。”

    陆怀征:“没人看着?”

    “哪敢啊,陆家大少爷,我妈看着呢。”

    陆怀征站起来,揉揉她的头,笑着说:“我去看看。”

    陆意礼小朋友此刻正在玩具房玩得不亦乐乎,哈哈笑得前和后仰,小小胖胖的身子坐在地上像一团肉,特别可爱,结果看见陆怀征的一瞬间,笑声戛然而止,默默转回身开始整理地上散地七零八落的玩具。

    冯彦芝一瞧见这样也知道谁回来了,扶着膝盖慢吞吞站起来,自觉地给人腾地:“姥姥去做饭了。”

    陆怀征靠着门,“您今晚歇着吧,我带于好出去吃。”

    冯彦芝一愣,“啊?那一厘呢?”

    “一厘不用吃饭的。”陆怀征说。

    地上的陆意礼一边默默收拾玩具放进自己的篮子里,一边小声、含糊不清地说:“一厘叫(要)吃饭饭的。”

    说完,还非常确定地拍了拍地板,“一厘要吃饭饭的!”

    陆怀征没搭理他。

    等冯彦芝走后,他走过去,盘腿在陆意礼面前坐下,“你知道惹你妈生气的后果是什么吗?”

    陆意礼小朋友茫然地摇摇头。

    “就是爸爸得哄妈妈,爸爸哄不好妈妈,爸爸就没心思上班,爸爸没心思上班,爸爸就得扣工资,爸爸一扣工资,你就没钱买玩具了。”

    陆意礼恍然大悟。

    “好的爸爸!”

    ——————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