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番外(2)

【书名: 第二十八年春 第90章 番外(2) 作者:耳东兔子

强烈推荐:文艺大明星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还看今朝超能右手农女倾城青越观奶爸的文艺人生寒门崛起     番外2

    胡建明的事, 冯彦芝在于好怀第二胎的时候知道了。

    陆怀征跟霍廷商量, 找了个合适的时间把这件事原原本本从头到尾一字不拉地告诉冯彦芝, 于好跟陆馨在房间带孩子, 另外几人在书房聊到半夜,隔着一扇门,耳边尽是充斥着小孩儿的嬉闹声尖叫声。

    于国洋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冯彦芝掩面。

    于好跟陆馨低低浅浅的交谈声偶尔能从隔壁传过来, 她说自己总是睡不好, 第二胎的胎动反应好像比第一胎大, 陆怀征老说我夜里睡觉踢被子, 冻着他女儿。

    陆馨低低笑, 他就是嘴硬,拿女儿当借口呗。而且他就知道是女儿啦。

    于好无奈地说, 他非说是女儿。

    陆馨咯咯笑,他希望是女儿吧, 那你呢, 你希望生女儿还是儿子呀?

    于好想了想说,儿子吧, 儿子不用担心他以后被人欺负。

    这话传到隔壁, 冯彦芝再也忍不住, 几度掩面痛哭,心像是被人狠狠刨了一刀似的, 空了一块, 漏着风, 磨着她受伤的创面,疼得令她几乎晕过去。

    她绝望地抓着于国洋的肩,推他,打他,压着嗓咬牙咒骂:“畜生,都是畜生!你们家没一个好东西!滚,你给我滚!”

    于国洋不为所动,任由她搡着,最后是陆怀征拦着冯彦芝,霍廷看不下去,对冯彦芝道:“您打他也没用啊,这事儿要怪就怪于好自己瞒着。”

    感受到陆怀征狠厉的目光后,霍廷又改口:“也不是这么说,在大多数女孩子遭受一些熟人的侵犯后,都会对父母羞于启齿,特别像于好这种内敛的女孩子。我曾因为这个事儿访问过一些曾经有过相同经历的女孩子,在早年那个性教育缺乏的年代,有过这些经历的女孩子,百分之六十的父母都是不知道,剩下的百分之十的父母会表示不相信,只有百分之三十的父母才会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孩子,但现在不一样了,时代在进步,性教育开放了,所以有些东西,我们可以拿出来说。怀征找我聊过几次,他犹豫是否需要告诉你们,但前段时间鸡飞狗跳的都怕给生活添乱,现在好不容易稳定下来,我们告诉你们,不是想让你们自责,而是希望在这个家庭里,你们也要改变观念,永远保持清醒。”

    于好好不容易把一厘哄睡了。

    转头看见冯彦芝站在她房间门口,犹豫着没进来,她头往外探了探,小声叫:“妈?”

    冯彦芝攥紧衣角,低低应了声。

    于好从屋里出来,“您站在这干嘛?”

    冯彦芝低着头,不说话。

    于好觉得不对劲儿,低头去看她眼睛,“您怎么了?爸呢?”

    冯彦芝:“回去了,陆怀征送你爸回去,晚点回来,让我跟你说一声。”

    于好靠着门框点点头,“您怎么哭啦?跟我爸吵架啦?”

    “没,一厘睡了吗?”

    于好回头瞧了眼,“刚睡。”

    冯彦芝抹了抹眼泪,“行,你休息吧,我也去睡了。”

    然而,冯彦芝只是转了个身,却没动,努了努嘴,却怎么都说不出口,最后忍着眼泪一擦,匆匆回了房间。

    于好眼见这情形不对,忙跟上去。

    “妈,您到底怎么了?”

    冯彦芝回到房间,不知道从哪儿拎了个大行李箱,把衣柜里的一件件抱出来,放进箱子里,“没事,我回一趟泉城去看看老太太。”

    “您怎么忽然要走啊?”

    冯彦芝蹲在地上,手东西手一顿,一瘪嘴:“想我妈了。”

    于好忍不住笑:“您这么大还想妈呢?”

    “我也有妈妈,当然也会想。”

    “那您回去就不会想我跟一厘吗?”

    “你跟一厘有陆怀征照顾,我妈现在没人照顾。”

    “不是还有舅舅他们吗?”

    “我退休了,就该我照顾。”

    “我怎么感觉您是要躲起来呢?您每回跟爸爸一吵架就回泉城,您跟老于同志还没和好啊?”

    收东西的手忽然停了下来,冯彦芝又一擦眼泪,“你别□□的心了,好好养胎吧,霍家有保姆,也用不着我。”

    “您真要走我也拦不住,明天我让陆怀征送您吧,晚上早点睡,别收拾了。”

    “嗯。”

    于好转身准备出去,手刚抓上门把,却听见声音很轻地一句,像羽毛一般轻轻落在她耳边,稍纵即逝,却还是被她抓住了。

    “于好,妈对不起你。”

    冯彦芝说完,顷刻泪如雨下,她蹲在地上,仰着头用手捂着眼睛,“我为自己以前的偏执盲目跟你道歉,今天看到陆怀征在教育一厘的时候,我忽然想到小时候的你,就想到小时候你哭着求我,妈我不要练琴,哭着跟我说,想出去玩,我怕你上学以后矮人一截,怕你不够聪明,怕你被人欺负,怕你被人看不起,我总是逼着你,逼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陆怀征说你没童年,不看动画片,不打游戏,所以总是跟人找不到共同话题,也没什么朋友。至今我才发现,因为我的自私,差点毁了你,我根本不配当你的妈妈。”

    于好叹了口气,反身折回去,抱了抱冯彦芝,她把下巴轻轻搭在她的肩上,柔声说:“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有了陆怀征,有了他,我才有了如今这一切,有了一厘,有了姑姑,有了姑父,还有你跟爸爸。没有一个人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不管怎么样,我都永远支持你,并且尊重你的任何决定,你跟爸爸选择继续在一起或者分开,只要你遵从自己内心,不要为了任何人去活,其实我很喜欢以前那个冯女士啊,你还记得有一次,大姑数落我,说我不会说讨喜话,您为了维护我,把碗一摔,要听讨喜话上外头去,谁家孩子生下来天天给你说好话?然后牵着我就走,我那时候心里就想我妈真威武,真厉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度为了爸爸忍让。”

    冯彦芝听得不由撇了撇嘴角:“威武个屁,你当时还哇哇大哭来着。”

    “那是您摔的碗刮了我的手,流血了,我疼哭了。”于好见她笑了,忍不住松了口气:“您也曾经是我心里的英雄,所以不要再想以前的事情了,不管您做什么决定,我跟陆怀征都支持你,尊重你。”

    冯彦芝却看了她半晌,忍不住终于笑了。

    “你真是嫁了个好老公,现在哄起人来一套套的。”

    陆怀征一身酒气回来。

    于好躺在床上迷迷糊糊要睡着,被人从后面抱住,隐隐闻到一股酒精味,她顺势钻进他怀里,低声问:“你怎么喝酒了?”

    陆怀征困得不行,垫了垫姿势搂着她闭上眼,鼻腔很重:“陪你爸看了场球赛,就喝了点,我车还停在你爸那边。”

    “你打的回来的?”

    “不然?”他疲倦极了。

    “你回来有没有看过一厘,他睡前吵着要爸爸。”

    “嗯,去得时候一边啃手指一边盯着天花板发呆。”

    “啊,他又醒了?应该是饿了。”

    于好作势要下床,被陆怀征牢牢摁在自己怀里,削瘦的下巴颏儿蹭在她的头顶,微微蹭了蹭,说:“我给他泡奶粉了,刚哄睡。你别管了。”

    于好还是不放心,要起来。

    陆怀征急了,“再闹我就不客气了。”

    “我是孕妇!”

    “过了三个月了,可以了。”

    “你怎么这么混蛋!”

    “睡不睡?”

    “睡。”

    两人再次搂紧彼此,于好在他怀里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脑袋埋在他胸口位置,肌肤微热,她闷闷地说:“陆怀征,我妈今天跟我道歉。”

    男人闭着眼睛嗯了声,很耐心:“说什么呢?”

    “她说她对不起我,没让我过上有趣的童年,总是逼着我练琴,让我做我不喜欢的事情。我其实对这些真的不敏感,就像我现在至今想不通我妈今天为什么忽然那么感性,她说看到你教育一厘的时候想起了以前的我。”

    “别想了,以前的事都过去了。”

    “陆怀征,谢谢你。”

    她忽而说。

    陆怀征睁眼,揉了揉她毛茸茸地脑袋:“谢什么,傻瓜。”

    “谢谢你给我一厘。”

    他苦笑不得,“那也谢谢你陪我走完这一生。”

    一生,足以。

    至于有没有下辈子,且不论。

    于好问过他,为什么取名叫意礼啊,意礼,一厘。一辈子那么长,未来的日子那么长,缺一分,一秒,一毫,一厘,都不行。

    我爱你,

    每一厘,每一毫,每一寸,每一分。

    见过这世间的四通八达,阡陌交错,如今也只剩下这方寸之间的欢愉。

    ——

    在很多很多很多年后的情侣餐厅里,总是坐着一个小老头。

    他沉默寡言,不太说话,只点一份牛舌。然后一坐便是一下午,他出神地看着玻璃窗外,就像当年,他坐在车里,看着这玻璃窗内的年轻姑娘,一点一点,慢条斯理地一个人吃光了桌上的食物,时不时从玻璃窗里抛出轻描淡写的一眼,模样娇俏却又调皮。

    那时人间四月,眉目成画,他们尚年轻。

    有许多人曾问起。

    他是谁呀。

    他呀,曾经是一名战功赫赫的空军。

    ——

    你们呐。

    要常怀敬畏之心,不要被生活的繁琐消磨热情。

    因为生活本就是平庸无度。

    年轻时,用力去生活。

    年老时,想象自己年轻时的模样,永远朝气蓬勃。

    最后祝你们,一生平安,前程万锦。

    ——陆怀征家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二十八年春相邻的书:绝世神医绝望游戏尸灯鬼话蜜宠甜婚:军少,你好棒特种教师娱乐能成神小宫女的帝后之路军爷专宠:暴力小娇妻误入狼怀:老公放肆疼我拿幸福当筹码极品小厨工神魔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