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第 27 章

【书名: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第27章 第 27 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强烈推荐:八十年代小厨房寒门崛起超能右手我家萝莉是大明星文艺大明星奶爸的文艺人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网游之位面     进了山里后, 这双轮车并不好走, 赵敬天和几个赵家本家人过来帮忙。

    萧铁峰回首, 笑望了赵敬天一眼, 道了声谢。

    顾镜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坐车了,便也下来走路, 同时在后面帮着推推车。

    车子快要到魏云村附近的时候,他们就要和赵敬天分道扬镳了, 谁曾想, 赵敬天竟然把萧铁峰拉到了一旁。

    “铁峰,昨天在镇子上的事, 多亏了你这媳妇。”赵敬天觉得, 他应该先让萧铁峰放下防备之心,毕竟他之前为了萧铁峰媳妇的事把人家赶出来了。

    “不值提,随手的事。”萧铁峰抬眼看了眼好兄弟,他没想到赵敬天把自己拉到一旁,张嘴就是感谢自己媳妇。

    赵敬天瞅了眼不远处的女人,只见那女人竟然也朝这边看过来。

    心里顿时一突, 他忙咳了声, 压低了声音道:“铁峰,我是想着你这媳妇会救人, 其实也不是什么坏心眼的,你看看你还是回去吧, 村里的人也都记挂着你。”

    萧铁峰更不曾想赵敬天鬼鬼祟祟地把自己拉到旁边, 竟然是要让自己回去?

    他别有深意地凝了眼赵敬天, 淡声道:“罢了,都出来了,回去做什么。再说我这媳妇,怕是村里容不下。”

    赵敬天听了,心中暗叹,这真是被妖精迷了心窍啊!

    他一咬牙,干脆地道:“带你媳妇一起回来吧,村里的人,我来想办法,保准他们不敢说半个不字。”

    可是此话听在萧铁峰耳中,却是完完全全另外个意思了。

    “她那性子,和别个不同,进了村,还不知道惹出什么事来,再说,我也怕她在村子里不自在。”

    “这,这能惹什么事,你就带她回来吧。”赵敬天苦口婆心地希望萧铁峰带媳妇回来。

    萧铁峰垂下眼,唇边勾起一个笑,那笑说冷不冷,说温不温的。

    “我说了,不会回去的。”

    而就在这两个光着膀子的大男人探讨这个回不回去问题的时候,顾镜站在双轮车旁边,心里真是咯噔一下子。

    她斜眼瞅着那两个人,暗暗地琢磨开了。

    两个大男人,有什么话不能当面说,非偷偷摸摸拉一旁说去?这也就罢了,还暗搓搓地朝自己瞅过来?

    他们商量什么呢,为什么要提防着自己?

    难道说——顾镜想起了之前萧祖宗为了那恶霸赵敬天,竟然斥责自己的情景,大夏天的,忽觉得一身冷汗,如坠冰窖。

    她不敢置信地再次望向那两个男人,两个彪悍健壮的男人,两个交头接耳的男人,两个窃窃私语的男人!

    可,可,可怎么可能?如果萧祖宗真是这样的人,他怎么可能在炕上那么威武,又怎么会有姥姥这个子孙后代?

    很快,她想明白了,这难道还是个双?

    想到这里,一阵悲凉在心头油然而生。

    自己一心一意为杨白劳着想,敢情人家其实是爱着黄世仁?

    这……怎么可能?!

    **************************

    当这几个人终于分道扬镳的时候,三个人各自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彼此心里都有些沉重。

    萧铁峰在前面面无表情地拉车,顾镜在后面吭哧吭哧地推着,山路崎岖,双轮车在颠簸中前行。

    顾镜心中闪过一千个一万个念头,而最终的念头是:

    那个白莲花桃子脸,其实如今想想,也长得蛮水灵蛮可爱的,小模样多鲜嫩啊;还有那个风骚寡妇,其实抛却成见,身材好脸蛋好还前凸后翘,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之良妻,一定好生养!

    这两个,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那什么赵敬天强吧!

    祖宗啊祖宗,你不能瞎了眼,对她们视而不见。

    顾镜一路走一路想,就在快要到他们家洞的时候,双轮车上那口最大的锅掉地上了。

    精铁所制的好锅,发出咣当咣当响声,落在小山坡上,又顺着小山坡往下滚,就这么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头。

    顾镜顿时心疼了:“锅!锅!”

    这可是她家姥姥的老祖宗的锅,说不得当年她姥姥给熬粥的那口老锅就是这么由老祖宗传下去的呢!

    萧铁峰却黑着脸,根本没看锅,只拿眼看她。

    顾镜无语跺脚,赶紧就要跑过去捡锅。

    萧铁峰一把截住她,拦腰将她抱起。

    她挣扎:“你傻了吗?抱我干嘛,去追锅!”

    萧铁峰咬牙切齿:“没见过你这么笨的妖精,别人逗你下,你还能当真!”

    顾镜茫然,茫然之后明白,气得使劲踢腿:“逗个屁!你先去把锅捡起来去,我的锅!”

    “你还想着锅?”

    萧铁峰更加无语了,扛起女妖精,大步流星直奔他家山洞。

    他要萝卜进洞!

    顾镜被迫趴在男人肩头,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她家祖宗的锅距离她越来越远,最后看不到了,她痛心疾首大喊:“锅跑了,锅都不见了!”

    喊完后又觉得不对劲,这何止是锅不见了,他是把双轮车也扔在了山腰里?这万一来个路人什么的,把他们新买的那一车东西都给顺手牵羊呢?

    “车,我的车!还有我的衣服!我的铲子!我的脸盆!我的帕子!”

    可怜的顾镜,大喊大叫乱踢一番却是无济于事,最后来到了他家洞里,直接被扔到了草堆里弄了个满头草。

    顾镜实在是搞不明白这老祖宗心里想什么,这简直是神经病!当下气急了,拿出了她与狼搏斗的勇气进行了殊死较量。

    她先是用脚踢,接着用手挠,后来用牙咬,咬着喊着,渐渐那声音就变了腔,最后,她十根指头在他背上狠狠地掐着,口里大叫:“死了,死了,这是要死了!”

    这件事一直持续到太阳落山,她才软趴趴地爬起来,没好气地哼哼着,看洞口烧起一堆篝火的萧祖宗收拾家用。

    “那个锅架在这边……”

    “咱这里以后垒个灶台……”

    “对对对,这个地方以后做篱笆围起来。”

    “这个地方可以养鸡,你明天就赶紧逮几只野山鸡来!要好看的有花纹的!得让他们给我下蛋!”

    吃了那么多蛋,吃着吃着她也习惯了,仿佛她本来就应该吃蛋的。

    “不行不行,咱们这车不能扔这里,万一下雨淋了呢,明天你再搭个草棚子。”

    “好啦,萧祖宗,收拾完赶紧烤肉吧,要不然小妖精都要饿死了!”

    趴在那里,翘着两条腿晃悠悠,她用她那混杂着现代口音的半生不熟古代方言,开始指挥她家祖宗忙东忙西。

    可怜的萧铁峰,在她的指挥下,重新爬到山坡底下淌进水里把他家锅捞起来,又把扔到半山的双轮车给推过来,把家什都卸下来,该归置的归置,该清理的清理。

    最后一切安置妥当,他又开始准备做个弓了。

    外面的那些弓,贵得一时买不起,便宜的又根本看不上眼,倒是不如自己做一个,是以在山下的时候,他就去买了上好的牛角牛筋,如今又在山里寻了一块上等木头开始打磨。

    做个好弓,也不是一下子能做好的,先得打磨弓胎,把弓胎打磨好了再贴望把,贴牛角,还得熬鳔胶,贴鱼片,做梁子。

    幸好萧铁峰以前做过的,虽未必做得多好,但至少比外面那些便宜货要好一些的。

    他正坐在石头上打磨弓胎,便见他家媳妇正仰靠在山洞洞口处,一手拿着个什么小镜子,一手拿着个……小剪子?

    正在剪刘海?

    他走过去看,这才发现,原来顾镜一直长发披在肩头,不曾梳理,前额的刘海如今已经有些遮住眼睛了。

    而她手里拿着的镜子,小巧玲珑,样式奇特,材质也是他从未见过的,还有那小剪刀,也颇为古怪。

    想必这都是妖精往常用的东西?

    他用脚随意踢过来一个树桩子,坐在那里,在篝火跳跃中看她修理头发。

    她的发质极好,仿佛缎子一般,指尖穿梭其中,柔滑细腻沁凉,萧铁峰是极爱她这头发的。

    “你这头发这么披着固然好看,不过外人看了怕是古怪得很,总该梳起来。”他伸手撩起一缕秀发,比划着梳头发的样子,以让她更明白自己的意思。

    “怎么梳啊?”

    入乡随俗,顾镜也觉得自己和周围的人实在不一样,搞得总是有人用奇怪的眼神看她,她是不是也该学学那些女人弄个发髻?

    可这太有技术含量,她哪里会。

    她这一反问,可是难倒了萧铁峰。

    他是会梳理男人的头发,很简单,可女人的发髻,总归是要花哨一些,这可怎么梳?不过他想了想,很快道:“我还是先给你做几个木簪子,帮你把头发攒起来吧?”

    说着,他还指了指旁边的木头桩子中间的木头,然后指了指自己头上的木簪子。

    虽然说这样子依然和其他女人不同,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么古怪了。

    “好,那就这么办吧!”其实顾镜也觉得这头发实在太难打理了,荒郊野外的,她都成山顶洞人了,还要隔三差五去洗头发,实在操心。

    萧铁峰看她随口答应的那种没心没肺浑然不在乎的样子,也是笑了,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顶:“小妖精,等我以后挣了银子,再给买银簪子,若是再有了银子,便买金簪子玉簪子,你可喜欢?”

    顾镜其实对于什么簪子并不感兴趣,黑猫白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啊。

    “行!买钢簪子也行!”

    萧铁峰不懂的钢簪子是什么,不过他看出她那种随性。

    “你喜欢金的银的吗?”

    他说这话的时候,语速很慢,且重,是想让她听清楚。

    顾镜歪头打量了他一番,这话她自然听明白了。

    昨天出门他还摆弄着那个明晃晃银元宝告诉她这是“银”的,她能听懂。

    “喜欢!”她重重点头,金子银子谁不爱啊,明晃晃能晃瞎人眼,到了哪朝哪代都是好东西。

    萧铁峰看着她点头的样子,明明仿佛像个小财迷,可是却又很单纯无辜茫然样儿,也是忍不住笑了。

    “我怎么捡来你这么个傻乎乎的小妖精。”他眸中带着浓浓的怜惜,温声道:“我连聘礼都省了,就捡了个媳妇。”

    顾镜顺着他的手,偎依到了他怀里。

    听着他话语中的“媳妇”,心里却在想,他一定是在说要让自己当他的媳妇。

    可问题是,自己是不能生育的,也就是他生命中的一个过客罢了,他早晚要和别人生孩子。

    “你喜欢小孩子吗?”她仰起脸来,忍不住问他。

    “自然喜欢。”萧铁峰听了这话,忍不住想,她和他的孩子会是什么样的?

    顾镜见他这么说,心里又失落又喜欢。

    失落的是自己没法给他生孩子,刚才战况如此激烈也是打空炮。

    喜欢的是看来他还是有救的,不至于被那赵敬天引得误入歧途。

    “可是我——”她指了指自己,然后摇头:“我,不可能有小孩子的。”

    顾镜说完这话,萧铁峰神情微顿,他皱了皱眉,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顾镜是一个妖精,一个妖精和人,怎么可能生孩子呢?

    所以……顾镜是没办法给他生孩子的。

    顾镜又不傻,当然看出他神色中的异常,当下再接再厉,继续吹耳边风:“还有,男人和男人之间也没法生孩子的。”

    萧铁峰听到这话,蹲下来端详她半响,忽而拍了拍她的脸颊:“男人和男人没法生孩子我自然知道,只是妖精和人之间不能生孩子,我却不知道。”

    顾镜凝视着眼前的男人,心忽然跳快了一拍,现在她有点不知道,她到底想听到什么答案了。

    “那你觉得,你是不是应该很想要个孩子?你得——”

    谁知道顾镜的话还没说完,萧铁峰便牢牢地将她抱在了怀里。

    “不,我不需要。”

    他的动作狂猛而有力,那力道,仿佛要把她永远禁锢在怀里。、

    顾镜轻出了口气,感受着自己所靠着的那宽阔胸膛,以及胸膛下方稳定的起伏。

    山风在这一刻静止,篝火都仿佛不再燃烧热烈。

    他们彼此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我知道……”他宽厚低哑的声音竟带着些许颤意:“我知道你不能为我生儿育女……”

    他粗硬的脸颊轻轻摩擦过她光洁的额头,缓慢而郑重地道:“不过没关系,我不在乎你能不能生孩子,我可以不要孩子。至于将来……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永远两个人这么生活,不需要什么孩子。”

    这醇厚沙哑的话语流入顾镜心底,她没想到他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

    听到这番话的时候,她才知道,这才是她所期待的。

    这一刻,在这山洞里,她只愿意赖在他怀里,能赖多久是多久——哪怕终究有一天,他还是会和别人孕育子嗣。

    她感动地坐在他大腿上,抱紧了他的脖子。

    “粗哥哥,我好感动……没想到,你这么老实的人,说起瞎话跟真的一样。”

    偏偏她爱死这瞎话了。

    至于姥姥的祖宗,让他们暂且等几年~~~她这不孝女先享受享受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相邻的书:无限娇宠龙裔的轨迹恐怖游乐场神话禁区宠妻无度:男神老公要抱抱都市最强打脸天王单挑好莱坞首长大人,要点脸近身战兵阴缘冥定天道代理员怦然星动:男神老公轻点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