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第 36 章

【书名: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第36章 第 36 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强烈推荐:炮灰攻略网游之位面末世之人生赢家超能右手我家萝莉是大明星穿越八零之军妻养成计划文艺大明星盛世谋妆     第35章哭男人

    谁知道刚迈开两步, 就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高亢悲壮的哭声:“我家六子命就这么没了, 让狼群给祸害了, 我好命苦啊!”

    顾镜回头看过去, 只见那是个脸面粗糙的妇人,黑黝黝的, 手里还牵着两个流鼻涕的小孩。

    “我以后这日子可怎么过哪!”

    这么哭喊着,她几乎扑倒在了地上, 于是就有旁边男女过来劝她, 扶起她,场面一片混乱。

    就在这个时候, 赵富昌并萧铁峰一起从后院回来了。

    赵富昌来到近前, 亲手将那妇人扶起:“六子媳妇,你放心,以后你家的事就是全村的事,就是魏云山的事,就是我赵家的事,我赵家有一口饭吃, 就少不了这两个孩子的!”

    那妇人听了后, 不但没有被劝住,反而是越发大哭起来。

    “别人再是帮扶, 怎及得自己家男人,可怜我这两个娃, 这才多大, 从此就没了亲爹, 这以后就是别人欺负的命啊!”

    “六子媳妇,你这话就是信不过我了,有我赵富昌在,能让你娘仨受委屈?”

    妇人却是忽地蹦起来,哭喊着道:“我如今又能如何,我没了男人,孤儿寡母的,信不过信得过,我都得信了!

    她这么一说,众人都不敢言语,彼此面面相觑。

    这六子媳妇是直接和老头猎人扛上了。

    “六子媳妇,你这话说得可就让人不懂了,如今六子出了事,咱们魏云山哪个不难过,还不是想着你们娘几个的善后,看看怎么了结这件事?”

    “了结……”六子媳妇听得此话,突然嘲讽地大哭大笑:“我炕头上热乎乎的男人,如今连个骨头都不剩下,在你们嘴里,就成了个要了结的事,赵富昌,我看你干脆把我们娘仨也了结了,免得碍你的眼!”

    赵富昌此时脸色也难看起来,望着六子媳妇摇头无奈地感慨道:“你说这话,实在诛心,我赵富昌一心为了咱村里,一心为了六子,难道这也有错?你们孤儿寡母,我自当竭尽全力安置,今日大家伙都在,也好让大家做个见证,以后两个孩子的衣食我赵富昌全都包了!再不济,认个干孙子也未尝不可。”

    谁曾想,那六子寡妇非但不领情,反而呸的一声直接吐到了赵富昌脸上。

    赵富昌何等人也,数年头猎人身份,赵家又是魏云山数一数二的大户,在这魏云山是跺跺脚都能震山响的人物,不曾想,如今竟然吃这么个穷困妇人吐到了脸上。

    大家全都屏住了呼吸,就连那重伤口都不敢喘大气了。

    接下来,这可怎么收场?

    那六子寡妇挺着胸,直接就朝着赵富昌来了,拿手指头戳着他的鼻梁骨骂:“赵富昌,你当我不知道,我家六子怎么没的?还不是被你儿子给祸害的!大家伙都说了那里有狼,你儿子赵敬天一意孤行,非要带着大家伙去狼群里!我家六子是个胆小的,贪生怕死,说不去了,还被他瞪了一眼。结果呢,进去后就遇到了狼,我家六子尸骨无存啊!尸骨无存啊!”

    说着,她又把自己两个儿子往赵富昌那里推:“你瞧瞧,你瞧瞧,他们才多大,一个四岁,一个两岁,小的还不会说话!他连爹都不会叫,结果他爹就死了!以后你让我怎么给我儿子交待,说你们爹秋猎的时候死了,死在狼群里,是你们敬天叔叔带着去送死的,死了后,连尸骨都没能夺回来?!”

    说到这里,她一把抹去脸上的鼻涕和泪:“赵敬天你给我出来啊,你闯下这天大祸事,怎么有胆子干没胆子出来,你让你老子出来顶什么缸?你出来给我说,我六子怎么死的!你给我出来!”

    她叫得凄惨,所有的人都默然无语,有的人甚至抬手偷偷地擦了一把眼泪。

    其实在魏云山,每两三年秋猎总会有一个两个摊上事的,没办法,大家伙是吃这口饭的人,和那些虎狼打交道,谁能保证一定不遇到个黑瞎子狼窝子的。

    可是这次六子死得实在是太惨,他们都没能把尸骨抢回来,而六子撇下这两个孩子,孤苦伶仃的,看着也让人心酸。

    寂静无声之中,那个不足两岁的小儿忽然“哇”的一声张大嘴巴哭起来,小儿并不懂事,或许也根本不知道自己爹爹已经死了再也不回来,他只是见自己娘这么哭被吓到了。

    他这一哭,在场的人都不忍心了。

    “六子媳妇这下子怎么办!”

    “两个孩子太小了。”

    “其实六子媳妇也说得是,便是有叔伯扶持又怎么样,孩儿没有了爹,这以后可怎么办?”

    “其实铁峰劝了敬天的,敬天执意不听,说铁峰太老实,说山里汉子要的就是这股子血性,结果……”

    大家面面相觑,叹息连连。

    赵敬天固然是好的,可是大家不约而同地觉得,有时候赵敬天那性子也太大胆了,凡事总想着一口吃个胖子,不是个稳妥的。

    山里汉子固然要有血性,可是也得回头看看那年迈父母,还有那家中妻儿,汉子死了,家里媳妇和儿女哪个来养?

    就在众人的议论中,忽然一嘶哑疲惫的声音响起来了。

    “六子因我而死,我是应该站出来。”

    这话一出,众人都惊到了,忙转身往后看,只见赵敬天正在两个本家的扶持下,艰难地从后院走过来。

    “你回去好生养着!”赵富贵斥责儿子道。

    “事情因我而起,我断没有躲在后院做缩头乌龟的道理。”赵敬天却苦笑了声。

    说话间,他几乎是被人硬架着来到了六子媳妇面前,之后噗通一声,趔趄着跪倒在那里。

    “弟妹,这件事都怪我一时鲁莽,好大喜功,带着大家伙进了那老林子,这才遇上狼群,让六子兄弟没了性命,今日你要打要骂,我赵敬天没半个不字,任凭你处置! 你就是要我的命,我也没半个不字!”

    六子媳妇见了他,眼圈都红了,扑过去狠狠地撕打:“你还我六子,还我六子,你磕头又有什么用,我给你磕一百个头,你把我男人还给我!”

    妇人哭喊之声响彻魏云山,不依不饶。

    而那个跪倒在地上的男人,突然吐出一大口献血,咚的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顿时现场慌作一团。

    **********

    一场闹腾终于因为赵敬天的晕死过去而暂告一段落了。赵富贵并几个本家人,又约上六子家几位长辈奶奶,过去谈事儿了。最后赵六子几个兄弟一起上场,终于谈妥了,说是给六子媳妇十亩肥田,另外再给盖一处大瓦房,还要帮着她把两个孩子养大成人。六子媳妇满意而归,赵家大出血,这件事算是好歹有个了结。

    而赵敬天这边,此时大家才知道,原来他这次也伤得不轻,心窝子那里被狼墩了下,应该是受了内伤,回来后就没法动弹了,如今因为六子媳妇来闹腾,不得已被人扶出来,结果就栽倒了。

    大家知道这个,自然是免不了一番感慨。

    有人觉得赵敬天这次也不是故意的,心是好的,是为了大家着想,况且他为了保护大家,自己也受了那么重的伤,实在是不容易。

    当然也有人说六子媳妇孤儿寡母的,没了男人不容易。

    说来道去的,叹息一番,终究是或者散去,或者被扶起屋里,算是暂且平息了,晚间赵家摆开宴席招待众位猎人,然而大家吃得也是没劲。

    顾镜和萧铁峰吃过后,便准备回自家山洞去,走在路上,想起今日见闻,不免皱眉。

    萧铁峰看她皱着眉头在那里一脸沉思样,不免问道:“我不在家这些日子,你可还好?”

    他其实是想问,有没有饿到啊,有没有遇到什么事啊,外面的香火还旺盛吗?

    然而顾镜一听,却是心虚,顿时想起了自己闯的两个祸——掉牙的哈士奇,吓坏的百分之五十祖宗。

    她忙掩饰性地咳嗽了声:“没什么事,挺好的,挺好的。”

    心里却在考虑,要不要先把哈士奇赶出去洞避避风头?

    “那就好。。”

    萧铁峰这话说得缓慢沙哑温柔,仿佛月光下的潺潺流水冲过细沙,缠绵无限。

    顾镜抬眼看了下这男人,想起刚才那六子媳妇绝望哭泣的样子,忽而便觉得丝丝隐痛,说不清道不明的滋味。

    她别了他一眼,小声责怪道:“这秋猎什么的,还挺凶险,动不动就要死人的。你说你,没事干嘛往前面冲,搞得自己受这么重的伤?若你万一出个事,那可怎么办啊!”

    万一萧铁峰出了事,她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是不是历史就被改变了,姥姥会消失,妈妈也会消失,那她岂不是就要活活饿死在深山里?

    好吧,那一切就消失了。

    而萧铁峰也恰好想到了六子媳妇的哭泣声,那六子媳妇和六子关系好得很,夫妻恩爱,如今六子没了,若是六子媳妇不哭不闹,赵家自然不会亏待她。可她只是咽不下这口气,心痛六子,这才闹一场。

    这次后,虽说得了那么多好处,却也得罪了赵家,以后还不知道如何。

    可是无论如何,六子死了,都有个媳妇为他哭天喊地。

    那他呢?若他没了,她会记挂着自己吧?

    想到这里,他低头凝着这小妖精,略带疲惫地哑声问道:“若我出了事,你待如何?”

    怎奈此时顾镜正想着,他出了事,一切都消失了,当下心中恨极,轻轻掐着他的手掌心:“你若出了事,我也活不成的,我还能如何!”

    这话一出,萧铁峰听在耳中,却是胸口热流涌动,只觉得有一千种一万种情意缠绵在体内,蹿升到喉头,让他几乎哽咽。

    他狠狠抱住了他的小妖精在怀,粗哑地道:“我也是,你若离了我,我也就没命了。”

    顾镜微闭上眼儿,感受着这男人强而有力的拥抱,想起他多少个夜晚在山洞里两个人之间种种,竟觉软绵绵的酸楚甜蜜在心间流淌。

    她喜欢享受和他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真盼着这一切是永远。

    “顾镜,我有好多话想对你说。”男人刚硬的下巴轻轻磨蹭着顾镜的额头,低哑地在她头顶呢喃。

    “我,我也有好多话想对你说。”顾镜轻叹了口气,粗哥哥啊粗哥哥,自己和他这缘分,不知道到何时!

    萧铁峰听她软绵绵的语调,听得半截身子都透着渴望,这几日他外出深山之中,每每夜晚,翻来覆去都睡不着,总是惦记着她,怕她吃不好睡不好,怕她被人欺负,也怕自己有个万一,她在洞里等不到自己了。

    他活了二十六年,从不曾忌惮过什么,如今捡了这么个小妖精,养在家里细细照料,竟落得个瞻前顾后,唯恐没了性命不能陪她天长地久。

    如今好不容易回来,牢牢抱着她,可算是踏实了。

    “乖乖小镜儿,今晚——”

    就在这二人耳厮鬓摩之间,便听到那边有人急匆匆地过来:“大仙,大仙,你去救救我男人吧!”

    额……又一个要救男人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相邻的书:无限娇宠龙裔的轨迹恐怖游乐场神话禁区宠妻无度:男神老公要抱抱都市最强打脸天王单挑好莱坞首长大人,要点脸近身战兵阴缘冥定天道代理员怦然星动:男神老公轻点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