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第 60 章

【书名: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 第60章 第 60 章 作者:女王不在家

强烈推荐:奶爸的文艺人生食戟之最强美食系统文艺大明星还看今朝我家萝莉是大明星超能右手非职业半仙网游之位面     此为防盗章  之前的老大娘和老大爷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一个人艰难地爬起来,慢腾腾地挪到了那个界碑前, 再一次看着上面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字迹。

    这个界碑,据说是立于昭朝永康年间,待到了现代社会,已经是千年古碑, 文化古物了。这界碑从成色和周围的草木看,应该是才立了没几年时间,看起来, 现在的魏云山约莫就是昭朝永康年间了。

    换一个句话说,她穿越了,穿越到了千年前的魏云山。

    怪不得周围的人语言完全听不懂, 也怪不得他们的打扮如此奇怪,其实顾镜现在仔细回想,早就有征兆了,心里也感到异常了, 只是她下意识地屏蔽了那些信息。

    她有气无力地抚摸着这千年文物最初的模样, 轻叹了口气:“你还能活,我却不能了, 我活不到一千年后, 估计也没法再回去了。”

    沮丧了一会儿,她又起身, 去看界碑的旁边, 却见那里有一块巨大的石头。

    这块石头上, 应该以后还会有个医仙的雕像,魏云山的人谁生病了都会去拜一拜。

    现在可能还没到那个时代吧。

    顾镜再次叹了口气,起身,沮丧地沿着那条路往外面走去。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走往哪里,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活下去,朋友,家人,同事,还有那个简单乏味的工作,曾经的一切都已经离她远去了。

    她甚至连这个时代的语言都听不懂。

    她就这么麻木地走在小路上,饿了就掏出鸡蛋来,渴了就喝点水,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只见前面林后传来了一阵哭嚎声。

    这是死了爹还是少了娘,哭得这么伤心?有她伤心吗?

    她绕过林子,却见路旁停着一辆豪华马车,马车旁还有几匹膘肥体壮的马,以及十几个人。

    其中一个穿着绸缎袍子的男人正抱着一个女人撕心裂肺地哭嚎。

    而那个女人?

    顾镜一看,顿时皱起了眉头。

    那个女人身上湿漉漉的,看起来刚从水里捞上来,而关键是,肚子里看来还怀了一个?

    落水了?一尸两命?

    医生的本性让她顾不上其他,忙跑过去查看,一看之下,不免气恼。

    这女人口鼻有污泥,呼吸微弱到几乎没有,但至少没死绝!

    “赶紧救啊,抢救!”

    然而围观的人群茫然地抬头看着她,之后又重新低下头一脸哀伤。

    她瞪着那个抱了女人的男人,再也忍不住了,冲过去,一把将男人推走,将女人抢过来:“再不救就要死了!”

    说着,她连忙去清理女人口鼻中的污泥等物。

    而一边的男人在被她推走后,好像异常气愤,气势汹汹地挽着袖子带着人手就要上前,甚至伸出腿来直接就要踢打她。

    她此时刚给女人清除了口鼻中的污泥,把舌头拉出来,又解开了衣服打算翻过来倒水,忽然间那几个男人冲过来要打她,她也来不及躲。

    那人一脚踢到她背上,剧痛传来,她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混蛋,给我滚!”

    只可惜那人自然听不懂她说什么,在看到她的目光愣了下后,马上又要冲过来打她抢人。

    她无奈,咬牙。

    底下就是一条人命,不,两条人命,救人的时机稍瞬即逝,错过这一会儿怕是人就要死了。

    当下狠狠心,不管不顾,赶紧把女人反过来头朝下倒水。

    那男人更加恼怒了,口里发出野兽一般愤怒的吼叫声,抬起腿就踢向顾镜。

    **************************************

    萧铁峰真得是一心想让女妖精知道自己的阳气有多足的。

    也许她吸一次阳气后,就会发现,他的阳气很好,从此舍不得离开了。

    那一天,他拿了衣服来给她穿,没想到她笨手笨脚竟然连衣服都不会穿。

    不过想想也是没什么奇怪的,她是蛇精,蛇在深山里是不穿衣服的吧?她唯一的蛇皮被她垫在屁股底下了,她哪来的其他衣服可以穿。

    况且,她笨手笨脚反提着衣服的样子很惹人怜。

    他走过去,帮她穿衣服,可是谁知道,当他帮她系上后腰的带子时,她竟然扑到了自己怀里,软绵绵的小手儿环住自己的脖子,香喷喷的身体偎依在自己胸膛上,她甚至还用那手指尖轻轻掐着自己的肌肤。

    他心跳加速脸红耳赤,她果真决定取自己的阳气了吗?

    萧铁峰硬生生地压下渴望,缓慢而怜惜地将她抱在怀里。

    唯恐吓到她,他没敢用太大力气。

    抱着那温香软玉,他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太软太香太勾人,他真得恨不得,恨不得——

    脑子里顿时出现了许多画面,他终于忍不住,狠狠地箍紧了怀里的小东西。

    这一刻,他知道,就算她要自己的命,自己也认了。

    他要给她阳气!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身体忽然发出剧烈的颤抖。

    ……

    这件事尽管过去好几天了,萧铁峰想起来,依然羞愧难当。

    他沮丧地捶向旁边的一棵树。

    实在无法接受,他竟然在女妖精面前如此不争气。

    而那件不争气的事后,女妖精显然很看不起他,每每看他的眼神冷漠又嘲讽,好像是在说,他就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以至于到了后来,女妖精改变了吸食阳气的方法,再不想和他这样那样,竟然直接用法术把他的阳气吸走了!

    被吸走阳气的萧铁峰无力地倒在了炕头,他看着得了自己阳气的女妖精夺门而出,约莫知道,她得了阳气怕是要逃回深山里?

    “你穿草鞋会伤了脚的……”他费劲最后的力气,嘶哑地提醒她。

    她这么笨的女妖精,法术又不高明,连吸个阳气都如此的费劲,他真担心她穿草鞋外出走路会磨破脚,毕竟她在瓜田里都能撞上木桩子!

    “外面柜子里有一双布鞋……”

    他才请人做的,还没来得及给她,然而他无力的话语,女妖精仿佛根本没听到,回应他的,只有大门被咣当关上的声音。

    整整过了一日一夜,他才慢慢恢复了力气,爬起来,走出了家门。

    走出家门后,他才知道,原来女妖精从村子里过的时候,是施展着法术出去的。

    “隔壁老牛家的粪桶都被她用咒语打翻了!”

    “别提了,萧七红家的媳妇抱着孩子在街上,孩子回去吓傻了,哭了好几天!”

    “赵家的三小子中了法术,回家就栽了一个跟头,险些人事不省,冷大夫给治了整整一晚才醒过来!”

    各种告状埋怨的声音传来,最后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

    “你咋娶了个这么狠毒的媳妇!”

    他不言语,背上那个装有土豆的粗布袋子,披上了一件破外衫,又挂上了水葫芦,准备出村。

    “铁峰你这身子还晃悠,这是要干嘛去?”牛八斤拽着他不让他走。

    牛八斤看出来了,萧铁峰的魂怕是被那个会法术的媳妇给摄走了。

    “我去找她。”萧铁峰头都没回,继续走。

    牛八斤气得跺脚:“铁峰,别傻了,你那媳妇不是吉利玩意儿,她如果回来,咱全村都遭殃!”

    萧铁峰听闻这话,回头看了眼牛八斤,扔下一句:

    “她并没有坏心眼。”

    而萧铁峰就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出村了。

    他不知道女妖精去了哪里,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找她。

    他往深山里寻,哪里人迹罕见他往哪里钻。

    他遇到了虎狼遇到了豹子,还遇到了一只受了伤的可怜野狗。

    看到那只舔着伤口的野狗,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想起了那女妖精,他莫名生了怜惜之情,便给那条黑狗涂抹了药草,包扎了伤口,之后拍了拍它的毛发。

    “可不要再受伤了,也要记得躲着那些虎狼。”

    他在山林里整整寻了一日一夜,他根本找不到女妖精的半点踪迹。

    “女妖精想要的是阳气,她嫌弃我,便去找别的男人了?”

    “她会去哪里找男人?”

    如此一想,萧铁峰放弃了深山寻找,改而前去山外。

    在山脚下,他碰到了前来魏云山收干货的老孙两口子。

    “你媳妇?”

    “这样的女子我们倒是见过一个,披着长头发,也不梳起来,身上穿着个男人的靛蓝衫,身上还挂着个黑皮袋子。”

    “她在哪里?”萧铁峰压抑下胸腔内的澎湃,忙问道。

    “往这条路去了,对对对,就是这条路,我看她失魂落魄的,说的话也听不懂,不知道怎么了。”

    告别了老孙两口子,萧铁峰连忙沿着那条小路往前寻去,一路上丝毫不敢耽误,遇到个人就打听,就这么寻了一路,只听得前方传来愤怒的痛斥声。

    萧铁峰一直目送秀芬走出那条山路转弯不见了,这才收回目光,回首看了看肩膀上的女人,只见她依然歪着脑袋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秀气高.挺的鼻子旁,鼻翼一鼓一鼓的,脸颊也泛起晕红,好生乖巧的模样,

    他唇边不免露出一个笑来,低声道:“等我寻一个栖身之处。”

    当下他继续往山上走去,终于寻到往日知道的一个山洞。

    这处山洞,上面是一棵扎根在石头缝里的老树,是以洞口处可以乘凉,可以避风,而在洞口不远处,便有一个泉眼,里面每日都能叮咚往外冒水。

    有了这么一个去处,他和女妖精算是有了暂且安身之地。

    他先扯来了一些干草,铺在那里,之后把女妖精放下了。

    女妖精屁股着地的时候,终于睁开了眼,一脸茫然地看向萧铁峰。

    他无奈地笑了,拍拍她的脸颊,让她清醒些:“你饿了吧?我去寻些吃的,你在这里等着我好不好?”

    女妖精眨眨眼睛,没说话。

    他也不需要她回应,他只需要她坐在他身边就行了。

    萧铁峰起身,先寻了些干柴和枯草来,之后用打火石烧起了一个火堆,架在了洞口。

    “若是有豺狼虎豹,看到这火,便会吓跑了。你躲在山洞后面,不要出来,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女妖精又眨眨眼睛,之后便伸出手来,拿了一根木柴轻轻挑拨着那火苗玩。

    他见此,也就放心了,又嘱咐了她一番,自去寻些猎物过来。

    **************************************

    顾镜是很喜欢被粗鄙卜形男背着的,背着的感觉真舒服,就像回到了昔日姥姥的怀抱。

    当这么想着的时候,她便不由得抬头,看看这天,这山,这水,这树。

    一草一木皆是故乡——纵然是千年前的故乡,也看着这么亲切。

    之前她以为自己被拐卖了,便觉得这地方愚昧落后粗鄙不堪,现在她明白这是千年前的魏云山,便开始觉得这里青山绿水好去处,人心古朴自逍遥!

    她就这么一路自在地跟着粗鄙卜形男回到了山村里,只见大晚上的,一群人突然窜了出来。窜了出来也就罢了,还有个结实犹如小山的男人站在那里,挡住了去路,还七嘴八舌地说起来。

    其他人说话也就罢了,她没兴趣,唯独那个可怜兮兮眼里含泪的女孩儿,怎么这么白莲花?

    她为什么这么望着粗鄙卜形男?

    难道她家父母没教她,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人生漫长好好走路,大晚上的别没事出来晃悠,尤其别盯着个大男人眼泪汪汪的晃悠吗?

    顾镜趴在粗鄙卜形男的肩膀上,一边轻轻地咬着上面的衣服料子,一边瞅着那可怜兮兮哭泣的女孩儿。

    粗博卜形男仿佛感觉到了自己在盯着那小姑娘瞅,竟然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腰。

    她愣了下,停止了嘴巴上的动作。

    哼哼,不让我看是吧?不就个小姑娘怎么就看不得?那我偏看。

    于是她继续趴在粗鄙卜形男肩头,挑挑眉,得意地望着那泪汪汪的小姑娘。

    区区一个小姑娘,哪里是她的对手,她越看越来劲,仔细地瞅着对方的反应。

    呵呵,她瞪大了泪汪汪的眼睛。

    呵呵,她软绵绵地叽里咕噜了什么。

    呵呵,她惊讶地瞪着粗鄙卜形男,仿佛在不敢相信什么。

    呵呵,她捂着脸,一转身,哭着跑了。

    棒棒哒。

    顾镜满意地鸣金收兵,趴在粗鄙卜形男肩头养精蓄锐,打个哈欠,她还真累了。

    没想到,就这么睡过去了……

    她也不知道就此睡了多久,一直到后来,竟然有人在她耳边唧唧歪歪地说话?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个性感丰满一脸寡妇风骚相的女人站在她面前,正和粗鄙卜形男一句一句,说得好不动情。

    咦,怎么睡前是个姑娘,睡后就成了寡妇??

    还是个冲男人抛媚眼的寡妇?

    顾镜是很不屑的,特别是这个寡妇竟然还冲背着她的男人抛媚眼!

    她盯着这个寡妇,鄙视地看着她。

    寡妇不理会,继续和粗鄙卜形男叽叽歪歪。

    她微微抬眼,居高临下地鄙视她。

    寡妇心生惧意,瑟缩了下,不过竟然还缠着粗鄙卜形男叨叨叨叨叨叨叨。

    她呵呵冷笑一声,轻轻磨牙,作势想要啃粗鄙卜形男。

    寡妇忽而间像见了鬼一样,转身一溜儿跑了。

    本来跑就跑了吧,谁曾想,这粗鄙卜形男竟然好像不舍得,呼唤着想要寡妇留下?

    寡妇没搭理,屁股后面有狼似的跑了。

    粗鄙卜形男竟然直直地杵在山路上,看了那寡妇好久。

    这下子,她纳闷了,不免琢磨起了这个事。

    粗鄙卜形男,和那寡妇姑娘的,到底是什么关系?

    此时粗鄙卜形男背着她继续往前走,走了一会儿,来到了一处山洞。

    只见月光如水,洒在宁静的山林间,周围的郁郁苍苍在月光照射下泛着一层发亮的灰白,深深浅浅,明明暗暗,乍一看之下,还以为是海市蜃楼,天外仙山。

    粗鄙卜形男将她放到了山洞口,温声对她叽里咕噜了一番。

    她更加纳闷了,心想她睡觉前还在山村里,对着个泪眼汪汪小姑娘,睡觉后在山路上,对着个哀怨风骚寡妇女,怎么一晃神功夫,就跑到山洞来了?

    坐在火堆前,抱着膝盖,拨拉着那一堆火,对于今晚发生的这一切,她开始浮想联翩总结归纳分析了。

    仿佛当时自己咬着他肩膀上的衣服时,村里的人对他很不友善?

    小姑娘也是泪眼汪汪好像刚被人那啥了。

    还有刚才那哀怨的寡妇女人,简直仿佛是被丈夫抛弃的女人啊!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到底干了什么坏事?

    他一个人搞了两个女人?还是说始乱终弃了两个?

    问题是……别看他整天一副□□熏天的样儿,但其实,那方面根本不行吧?

    那么,一个根本不行的男人是怎么让两个女人伤心落泪的?

    这一道题有点超标,顾镜陷入了深思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粗鄙卜形男走过来叽里咕噜了一番,然后就离开了。

    这可是出乎她意料之外,难道他抛弃了两个女人,现在又要抛弃第三个了?

    顾镜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摇头。

    那么问题来了,现在她该怎么办?

    细想下,他扔下自己,好像倒是不至于,他刚才的话语里,好像掺杂着几个熟悉的词儿“蛋”“饭”“吃,所以……难道他去觅食了?

    她思考着这个千古难题,胡乱用手拨拉了一会儿火堆,最后得出结论:自己也不能把所有希望都放到粗鄙卜形男身上,只知道倚靠男人的女人是不会有好日子的,饿着肚子也是无法思考人生难题的,还是出去找点吃的吧。

    捂着咕噜咕噜的肚子,她爬起来,拎着她的刀子,打算去捉个兔子啊野鸡啊什么的宰了。

    谁知道也是点背,她刚走出去不多远,就看到前方两个发亮的绿色电灯泡朝自己射过来。

    这可把她吓了一跳,千年之前的魏云山,哪里来的电灯泡!

    她后背发冷,握着刀子,直直地盯着那里,看了半响,最后终于明白,她就是这么点背,竟然又遇到一头狼!

    “我可是有经验的,你敢过来,我直接给你一刀!”她摆开架势,冷冷地对着那头狼威吓。

    那头狼来回走动了下,之后又盯着顾镜看,看样子根本没有被顾镜吓跑。

    顾镜咬咬牙,拎着刀子就要冲上去。

    这就叫以攻为守!

    拼了!

    顾镜和绿眼睛狼在这片小树林里开展了你追我赶的厮杀。

    而就在这个时候,粗鄙卜形男出现了,他手里提着一只滴答着血的野鸭子,腰里别着一只灰色獐子,粗布袋子里也鼓鼓囊囊的,看起来收获满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相邻的书:无限娇宠龙裔的轨迹恐怖游乐场神话禁区宠妻无度:男神老公要抱抱都市最强打脸天王单挑好莱坞首长大人,要点脸近身战兵阴缘冥定天道代理员怦然星动:男神老公轻点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