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6章 第六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汉侯仙路归途[综]妖怪公寓七零年代美滋滋死亡万花筒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山村名医     大雨一连下了三天,地上的积水足以没到成年男人的小腿肚,好在家家户户的门前都修成了斜坡,屋顶也是专门加固过的,这才免了家里被淹的事故。

    雨势时而会小些如春日细雨,时而会短暂停止,但不一会儿又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房檐上雨水噼里啪啦坠落,形成天然的水帘,阻挡了人们出门的脚步。

    既然不用出门上工,李红枝母女就搬了个小马扎坐在门口就着天光纳鞋底,温朝阳也带着甜宝在堂屋里头玩。

    苏承祖坐在门槛边,拧眉看着外面连缀不断的雨势。

    这雨,再这么下下去,只怕就不好了。

    “唉――”苏承祖长叹一口气。

    而如他一般叹息忧心的人在村子里不知有多少。

    赵家。

    “这样下去恐怕不行。”赵建国吧嗒吧嗒抽着一杆旱烟,看着天色满心忧愁。

    “爸,万一要是下太久,咱们就该早做准备了。”赵爱党站在他身后说道。

    并城常年夏日这么下雨,他们自然有一套应对措施。只是赵建国还是悬着颗心。

    他今年也是五十好几的人了,村里像他这么大的,早些年都经历过几次洪涝,也就是这十来年风调雨顺,有时下几场暴雨,可来的快去的也快,对庄稼没什么大影响,加上大队里的排水系统一代一代做的好了,大家伙儿的日子才能过得自在轻松。

    只是,今年这样子不对劲,这三天雨势几乎片刻未停,而且看这一泄如注的样子,只怕这雨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了。

    这样下去,粮仓里的麦子受潮不说,只怕地里刚下的红薯秧子也受不了。

    越想越愁眉紧锁,赵建国索性吩咐儿子,

    “爱党,去把你苏叔、刘叔、李叔、张叔他们都叫咱家来。”总得大家讨论出来个对策才行。

    赵爱党还没应声,刘翠英心疼儿子,连忙拦住不让走,

    “这么大的雨,谁愿意出门儿啊,他们要是不来,到时候咱俩爱党不是白淋一身水嘛。”

    眼见赵建国又拉下脸来,刘翠英赶忙改口,

    “再说了,万一明天,甚至今天晚上这雨就停了,你不是白叫人冒雨跑一趟嘛。”

    赵建国摇摇头,

    “宁可现在做的准备用不上,也不能叫出事儿的时候咱一点准备都没有。”

    说完瞅了赵爱党一眼,赵爱党知道他爸这是主意定了,也没废话,抄起斗笠就冲进了大雨里。

    刘翠英埋怨的捶他,

    “你不心疼儿子我可心疼,万一着了凉落下病根我可跟你没完。”

    赵建国说,

    “这关系到整个大队这么多人的吃饭问题,别说让他跑这一趟,就是让他再跑十趟百趟都是应该的。再说了,人家老苏老刘他们一个个年龄都大了还能冒雨前来,我儿子怎么就不行。”

    刘翠英啐他,

    “你就知道人家会来?”

    赵建国睨了他一眼,刘翠英讪讪的闭了嘴。

    “行了,去烧个热水,别一会儿人家来了没口水喝。”

    刘翠英只好掩了心思钻进火房。

    ……

    大人有大人的烦恼,孩子有孩子的担忧。

    这会儿村里还没通电,更遑论电视机之类的消遣品,至于半导体啥的也是贵的要死,还得有票才能买得着,就更是稀罕物事了,整个大河村也就只有赵队长家有一个,还是人家在镇上工厂上班的大儿子给买的。

    温朝阳带着甜宝把跳房子翻花绳什么的全玩了好几遍,时间也还没过去多久,只能坐在堂屋看苏玉秀和李红枝纳鞋底。

    李红枝见两个乖宝无聊,于是说,

    “去屋里看看你爸在干什么呢,下雨天屋子里闷的慌,来堂屋这儿坐会儿。”

    苏玉秀看了眼李红枝,到底没出声阻拦。

    温朝阳没得到他妈的支持,虽然有些不愿意,但还是带着甜宝进了屋。

    一进屋,就看见他爸拿着根笔坐在桌前冥思苦想着什么。

    正逢大雨,不用出去上工,温向平终于有时间好好盘算心里徘徊已久的想法。

    虽然他只干了短短半个月的活计,却也旁敲侧击打听出了一些消息。

    比如说,他们一家累死累活干上一年,透支上身体的健康所挣来的工分,只刚刚够一家人吃饭,还不敢吃的太饱,肉什么的就更是稀罕。其他人家或许比他们好一些,却也不到衣食无忧的地步。

    这么一看,高投入低收入,自然是笔不划算的买卖。

    更何况,原主和大队里头的知青既然能参加高考,还是恢复后的第一届,想必十年浩劫已经过去,教育问题自然要被提上日程。而一个完全依靠土地的家庭,想要供两个孩子一路上到大学是相当困难的。

    再加上,改革开放的浪潮马上要到来,温向平虽然没什么经济天分,也不打算从商,却也不甘心一辈子待在土地里而放过这次机会。

    所以自然而然,温向平又萌生出了重操旧业的打算,只是这要写点什么却难倒了他。

    他又从抽屉里摸出一根铅笔,拿小刀削尖笔头,随手在纸上记下灵光一现的想法,只是铅笔不甚好用,写几下笔尖钝了,就要再重新削。

    不是他不想用钢笔,实在是这年头的钢笔不仅贵的要命,还要票,他去哪儿弄这么个稀罕物事回来。

    既然要写,就要写个能挣钱的,毕竟温向平的写文的初衷可不是为了成就一代文豪。

    诗歌散文倒是都能写,但是受众面相对狭窄,想要有丰厚的收入,首先要建立在名气的基础上。而想要名气,总得需要名人文豪对他的作品予以正面的评价,先不说他一介无名小卒如何引起他们的注意,就是一鸣惊人了,之后也需要一系列漫长的周期来提高自己的文坛地位,从而扩展经济来源。

    想想一双连饭也不敢放开了吃的儿女,温向平在这条想法上划了两道横线表示否定。

    旅游及美食类的杂文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只是这种东西没有亲身经历过,仅是从书中总结的话,很难写好。

    他倒是去过不少地方,尝过不少东西,可“温向平”没有啊,到时候惹人疑窦反倒不美。

    温向平只能遗憾的把“旅游美食杂文”几个字划掉。

    他还是很喜欢写这类文章的。

    剩下的温向平最属意的其实是小说。

    小说不像诗歌那般阳春白雪,被高高的供奉在殿堂,它的受众面广不说――下到平民百姓,上到大佬文豪都能接受,相对而言也更易打出名气为之后的作品造势。

    倘若要能连载出版,那更是创造一条可持续发展的生钱之道。

    只是,这小说写些什么却难住了温向平。

    既要有天马行空的创意,又不能惊世骇俗。既要抓得住读者眼球,又不能引起他们的反感。

    温向平一时陷入困顿,索性放下笔,写作,还是需要灵感哪。

    一起身,看见温朝阳正拉着甜宝进来,温向平立马喜笑颜开。

    “朝阳和甜宝是来找爸爸的吗?”

    温朝阳不情不愿的点了个头,

    “是姥姥――”

    话还没说完,身后的甜宝已经大着胆子上前,

    “爸爸,我还想听故事。”

    恩?

    温朝阳立马看向甜宝,甜宝一天到晚都跟他待在一起,他爸什么时候给她讲故事了?不是就唱过歌儿吗?

    在怀疑的同时,内心还隐隐有点委屈。只不过太过微弱,没有被主人注意到罢了。

    女儿好不容易跟自己提个要求,温向平怎会不答应。乐呵呵的把甜宝抱上炕,见甜宝乖巧的任他抱,心里更是软的一塌糊涂。

    “朝阳也上来。”

    温朝阳低垂了眼没有动,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有点不高兴。

    温向平于是如法炮制也把儿子抱上炕。

    “我不要――”话是这么说,被抱起来的时候温朝阳也乖顺的没有挣扎。

    儿子女儿排排坐等着听他讲故事,温向平感觉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不再磨叽,拖过来椅子在炕前,温向平跟两个孩子面对面大眼瞪小眼。

    可是,讲什么呢?

    窗外的雨噼里啪啦如玉珠坠地,天色阴沉不已,温向平心里有了个主意。

    “从前有一位有钱人家的少爷,他的父亲安排他和一个贵族家的小姐结婚。这个贵族家里已经没落,没落就是他们的地位没有以前的高,也没有钱能维持生活,所以贵族才答应了有钱人的提亲……”

    “维克跑到了一个森林,这里阴暗可怖,令人害怕,可是维克为了锻炼自己还是没有走。他在这里一遍遍的练习婚礼的流程,有一次,他将戒指无意间戴在了一根枯木树枝上。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随即一个死去的少女出现了。原来,那截树枝是她的骷髅手指……”

    故事中难免有一些词语和习俗是孩子们听不懂的,甚至连名字也是从未接触过的,可温向平从不避讳它们,反是解释紧跟其后,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扩展孩子们的视野以及思维。

    屋外雨声大作,衬得屋内越发安静,只有温向平起伏错落的声音流淌。

    甜宝和朝阳都听的入迷,紧紧盯着温向平,待他讲到“地下钻出了死去的少女”时,齐齐一声惊呼。

    甜宝扑到哥哥的怀里,

    “哥哥,我怕。”

    温朝阳也怕,可他是哥哥,必须不能怕。

    温向平见状,赶忙道,

    “不要害怕,这位死去的少女是个可怜的小姐,咱们先接着往下面听。”

    “这个叫丽丽的死去少女是被她的未婚夫杀害的。丽丽也是位有钱人家的小姐,她的未婚夫为了抢夺她的家产,假装跟她相爱……”

    甜宝和朝阳起初还缩在一起相互依偎,越往后听,却越是义愤填膺,也不再害怕了。

    “大坏蛋!”甜宝凶凶的挥了挥拳头。

    温朝阳跟着点头,丽丽实在是太可怜了,被她心爱的未婚夫杀了,家里的财产也被未婚夫侵占了。如果他当时在场,一定会阻止丽丽跟未婚夫私奔的!

    不着痕迹的灌输了一把“私奔没好结果”的思想,温向平也算提前做了一把“爱情教育”,这点倒是和苏玉秀不谋而合了。

    “丽丽被感动了,她决定放弃让维克喝下毒酒跟自己结婚,并决定帮助她和维多利亚结婚。她发现原来一直千方百计要娶贵族小姐的男爵,竟然就是当年谋财害命的未婚夫。

    “在男爵和维克搏斗的过程中,男爵误喝了那杯毒酒,中毒身亡。对二人幸福心满意足的艾米丽向他们扔出了代表幸福的捧花,最后看了他们一眼,随后化作千万只蝴蝶踏破月光飞向远方。”

    声音随着结尾渐渐低沉,一个故事到此结束。

    甜宝眼泪汪汪的说,

    “呜…艾米丽好可怜…只有她一个人孤孤单单了…呜…”

    温向平心底柔软,孩子的心灵总是纯洁无瑕,充满善意,他也应该去守护这一份纯真童稚。

    但温向平没想到的是,一向寡言的温朝阳竟然也有话说。

    温朝阳难过的眼中带泪,

    “我错了,她那么可怜、善良又勇敢,我一开始却因为她外形可怖就厌恶她,害怕她,我…我…我很对不起她。”

    温向平没想到温朝阳竟然能想到这个层面,看来孩子们不仅有着剔透的灵魂,还有着内秀的思想。

    他弯下腰来与温朝阳平视,温柔的说,

    “这世界上除了艾米丽,还有很多很多相貌与常人不同,或者残疾,或者丑陋,或者如何如何的人,而这个世界上又有太多以貌取人的人,认为他们外形可怖,内心就一定令人厌恶,从而漠视、害怕他们,硬生生的将他们隔离出“正常人”的世界,可正常和不正常又如何去评判、去界定呢。

    “但我们遇见与自己不甚相同的人或者事物,免不了会害怕,就像维克,一开始不也是因为害怕艾米丽才千方百计要逃回地上的么?可是这些都过去了,一味想着自己过去做的不够好是没有什么用的。就像维克,维克后来正视了自己,平等的与艾米丽来往,艾米丽也因此快乐满足。”

    “所以说,我应该吸取教训,用平等的眼光和态度对待每一个人,不论他俊俏还是丑陋,不论他贫穷或是富有。对于已经被我伤害过的人,我要诚恳的道歉,平等的和他们交往。”

    温向平笑着颔首。

    “朝阳能想清楚这么多大道理,真厉害?”

    “哥哥好厉害!”甜宝在一边鼓掌。

    温朝阳只感觉一股热流直冲脸颊,让他不由得想低下头去,可心口梗着的欢喜骄傲却让他双眼发亮的回视着温向平。

    父子三人相视一笑,屋内其乐融融。

    温向平心思一动,突然有了个想法。

    作者有话要说:  看过这篇的亲们也再看一下作者有话说,码字码的突然想起来有亲说要蠢作者开一个微博什么的,个人觉得是个好主意,所以大家可以去搜我家猫甜炸(是的,作者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猫猫),蠢作者已经亲身测试过了,用户只有我一个人叫这个名字,所以不要大意的来找我吧。

    此外,还请路过的亲亲如果喜欢这篇文的话点个收藏,感谢所有支持这篇文和即将要支持这篇文的亲们,爱你们呦么么哒~(^3^)-☆

    这个故事是英国的一个动漫电影叫《僵尸新娘》,蠢作者觉得还挺好看的:-|

    最后,男主那个主意跟他的大计没有什么关系,是另外的伏笔哈,蠢作者表达不清楚请见谅啦(^3^)

    最后的最后,大家的支持是蠢作者码字的动力!如无意外,应该每天九点之前会更新,么么哒~(^3^)-☆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