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12章 第十二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七零年代美滋滋妖怪公寓     在温家耽搁了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温向平问了路去邮局,索性这回幸运的多,顺顺当当的到了目的地。

    将手稿一式两份分别寄往两个地址,温向平深吐一口气。

    他虽然对自己的创作有信心,可到底现在的杂志报刊能不能接受他的想法,他并没有十分的把握。

    虽然之前和苏承祖表了坚持的态,妻子和岳父也愿意支持自己。可温向平清楚,家里的经济条件,不足以支撑他屡次的失败。

    只希望能第一次就收到好的结果吧。

    温向平又紧赶慢赶赶到车站,一掏口袋,手里还剩一块一的毛票。

    一张邮票五毛钱,只寄个信,温向平身上的钱就去了二分之一。车票一张四毛,来回就是八毛,剩下的七毛是让温向平在城里吃饭的。

    结果今天遇见了原身的家人,蹭了一顿饭也算是意外之喜,这七毛钱算是省下了。

    等温向平下了车,天已经微微暗下来,从坐大巴的地方到第五大队还有一段距离,整段路都是土路,坎坷不平。

    等温向平深一脚浅一脚的赶回村子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村子今晚与往常有些不同。

    村子里油灯是很昂贵的物事,寻常人家一般不舍得点,于是常常天一黑就上床睡觉,村子便静谧下来,只能听见虫鸣阵阵。

    然而今晚,温向平所过之处,竟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人家点了油灯,人影隐隐从窗户中透出来。

    就是没点灯的人家,也有不少人没睡,人声时不时透过夏夜的熏热传来,诸如“造孽啊”,“心狠”之类的词灌了温向平一耳朵。

    这是……出事了?

    温向平神色一凛,拔脚就朝村尾疾奔而去。

    跑到村尾,远远的看见自家没点灯,温向平提步跑的更快,虫鸣再听不见,只有夏夜的风刷刷划过耳际的声音。

    温向平到了门口,看见大门虚掩,心下一惊,推门而入,

    “玉秀?”

    沉默突然被打破,苏玉秀惊讶的声音传来,

    “向、向平?”

    伴随着椅子被带倒在地的声音。

    温向平心里更是不安,大步往堂屋跑,

    “是我!是我!玉秀,我回来了!家里出什么事儿了?你和孩子们在哪儿?爸妈呢?”

    天色太黑,温向平看不真切,只听到突然堂屋里传来凳子被绊倒的响声,跌跌撞撞的脚步声,随后就感觉到,两道如小型炮弹的人扑上来一高一低抱住了自己的腿,

    “爸爸,你可回来了――”

    温向平心里一慌,反搂住两个孩子,

    “出什么事了?”

    屋内传来苏承祖低沉的声音,

    “把门关了,进来说。”

    听着岳父沉稳的声音,温向平悬了一路的心总算放下一些。

    苏承祖和李红枝借口乏了回了自己屋子,温向平四口也回了屋子,点亮一盏油灯,照亮一方小小的空间。

    “这是怎么了?”

    温向平把两个孩子抱在怀里,甜宝就不说了,一向老成的温朝阳都有了哭腔,可见是出了什么大事。

    他一下一下亲吻着两个孩子的发顶,

    “不怕,爸爸在这儿,一直在这儿陪你们,能告诉爸爸,这是怎么了么。”

    听得温向平问,苏玉秀的面上闪过一丝愧疚,还好天色黑,温向平看不见。

    甜宝抽噎着道,

    “爸爸,他们都说你不要甜宝了,也不要哥哥和妈妈了,爸爸,你不要丢下我们好不好,甜宝可以不听故事,甜宝以后再也不听故事了爸爸你不要走――哇――”

    温朝阳也抹了抹眼泪道,

    “村子里的大婶都说你是骗了钱跑了,要找新媳妇儿生新的小娃娃,说我们就要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孩子了――”

    温向平刹那脸色冷的犹如数九的寒冰,口中却温声道,

    “不怕,爸爸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们的,爸爸还没有给你们讲完好听的故事,还没有看着爸爸的两个小宝贝长大,还没有陪你们过完一辈子,爸爸怎么会走呢。

    “告诉爸爸,是谁跟你们说这样的话来吓唬你们,爸爸替你们去教训他,好不好。”

    在他不断的安抚下,两个孩子渐渐镇定了下来,温朝阳有些难为情的擦了擦眼睛,带着鼻音道,

    “我不哭了。”

    温向平和苏玉秀一人拿了个帕子给孩子哼鼻涕。

    温向平看见苏玉秀也眼圈红红,开玩笑似的问,

    “今天怎么了,怎么一个两个都以为我要跑了不回来了?”

    温向平也没觉得妻子孩子不信任自己而受伤,毕竟原身前科累累,他这几天能让他们不在抗拒自己的接近已经很好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融化这些冰自然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苏玉秀红了脸,呐呐道,

    “我……”

    ……

    温向平离开后,苏家人照往常一般忙碌着。

    苏玉秀把猪食拌好倒在食槽里,温朝阳则带着甜宝在一边抓蚯蚓。

    赵队长前几天把全体村民召集在一起开了个会,说是上头政策宽泛了,允许家家户户自己养些鸡鸭啥的,至于之前养的猪,也不用再交给供销社了,养了几头全凭自家处置。

    听了这消息,家家都欢喜起来,一时间,鸡仔鸭仔之类的也供不应求。今天好不容易村里来了一个卖家禽仔的小贩,李红枝便兴冲冲的拉上苏承祖去挑鸡仔了。

    两个孩子也高兴的不行,甜宝更是嚷嚷着要抓蚯蚓虫子把小鸡们喂的饱饱的,于是两个孩子便满院子的翻土找虫子。

    苏玉秀刚舀了一瓢猪食,一声带着哭腔的尖利女声破空而来,吓的她手中的瓢险些摔地上。

    “孟佳絮,你个天杀的啊――”

    苏玉秀起先没在意,只以为是徐家婆媳又起了矛盾在闹,不曾想徐家老太太又哭嚎了一句,

    “你个白眼狼,把家里的钱全卷了跑了,要我们怎么活哪――你个狠心的人,连你的亲生骨肉都不要了啊――天杀的啊――”

    话音未落,又响起三道孩童的声声啼哭。

    苏玉秀一惊,再也无心喂猪了,瓢随手一扔,连忙跑到院外。温朝阳一看,拉着甜宝也跟了出去。

    徐家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徐老太太正坐在家门口的地上拍着大腿哭,身边蹲着一个垂着头的男人,还有三个孩子,最小的一个比甜宝还要小。

    周围有人问,

    “徐老太,是不是你搞错了,也许你家儿媳妇没跑呢。”

    徐老太哭嚎道,

    “她一早起来就不见了人影,我藏的好好的几十块钱也都没了,不是她拿着钱跑了,还能怎么样哪――”

    三个孩子或许是知道妈妈不要自己了,也哭的更大声。

    那人语塞,只能同情的看着徐家人。

    又有人问,

    “可你家媳妇儿也没考上大学,人家王贵祥家女婿都安安稳稳的在这儿待着呢,她跑个什么劲头。”

    徐家男人听了,烦躁的一扯头发,头垂得更低。

    “我要能知道她咋想的,我还能让她干这种畜牲不如的事儿么――孟佳絮,你个天杀的啊――”

    又有好事的人问,

    “你家媳妇儿咋跑的?”

    徐老太一拍大腿,哭的更响,

    “她肯定是天都没亮就爬起来,趁我们都睡着翻了钱跑的,前些天也没准备衣服包裹啥的,不然我咋能发现不了――她就拿了钱,我家攒了这么多年的钱啊――”

    苏玉秀听得心微微一颤,随即又安心些,她家男人虽然也衣服什么都没拿,但是是去镇上寄信的,虽然一大早就起了床,却也跟她打了招呼的,身上更是只有苏承祖给的两块半,应当不是要扔下他们母子跑的。

    有人看见苏玉秀和她的两个娃,凑上去笑嘻嘻的对温朝阳和甜宝说,

    “朝阳、甜宝,你们爸爸呢?是不是也一大早跑了,再不要你们了呀?”

    甜宝被吓着了,立马红了眼圈带着哭腔抱住哥哥,

    “爸爸――”

    温朝阳连忙把妹妹护在身后,瞪着那人。

    苏玉秀虽然心里隐隐担忧,却见不得有人怀着看热闹的心思来这样对待她的孩子,当下把两个孩子拉到自己身后,黑着脸斥了那人一句

    “瞎说八道什么,这么大的人跟小孩子说这种话,不知道积点口德么!”

    那人“嘿”了一声,嚷嚷道,

    “嘿!苏家闺女,你就这么跟婶子说话呢,你爸没教你规矩啊。”

    “我家的事儿不用你操心!管好你自己吧!”

    苏承祖的声音从那人后方传来。

    原来是苏承祖和李红枝买完鸡仔回来了。

    那人看着苏承祖一张黑脸凶神恶煞,撇撇嘴走了。

    李红枝担心的问,

    “玉秀啊,这是怎么了?”

    苏玉秀摇摇头。

    李红枝见问不出来,只好作罢。

    一家人于是回了家。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下午,村里又传来消息说,王家的女婿也跑了!

    不是王贵祥家的齐弘阳,是另一家姓王的,没考上大学的。

    人家精着呢,是打着上城里买书的借口跟家里骗了车票钱跑的。要不是有人上午在城里看见他坐上了去平城的汽车觉着奇怪回来告诉王家,人家里人还以为真的是去买书呢。

    正在糊火柴盒的苏玉秀手一抖,浆糊掉在了身上,洇成一片。

    旁边八卦的火热的妇人看见苏玉秀的反应,随即“呦”了一声,故作体贴的担忧着问,

    “哎呀,玉秀,你家那个也是知青吧,现在在哪儿呢?哎呀,说起来今天也真是够倒霉的,一连跑了两个人,你说该不会是他们约好了,要今天一起跑的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还要有第三个第四个哪。”

    苏玉秀面无表情的把手里的活计放下,冷冷的看着那妇人。

    那妇人被苏玉秀冷冷的眼神盯得浑身不自在,讪讪的坐了回去,故作淡定的和旁边的人又聊了起来王家女婿。

    苏玉秀没心思再管她,虽然她嘴里的话说的不好听,可她自己的的确确心底充满了怀疑和恐惧。

    怀疑他真真正正是蓄谋已久,要在今天抛弃了他们母子,恐惧温向平这些日子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麻痹他们而做出的假象。

    可她心底又是隐隐相信他的,相信他会遵守承诺,回家来。

    苏玉秀擦了擦衣服上的浆糊,又拿起纸片接着做活,只不过心中两方想法的博弈让她并不如往常有效率。

    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刚才那妇人拉着旁边的人对她努嘴撇眼,一副等着看笑话的模样。

    作者有话要说:  蠢作者要向支持本书的亲们郑重的道个歉,蠢作者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第一次高考在冬天,第二次在紧接着的夏天,蠢作者查资料的时候脑子一抽就没注意月份,但这个涉及到整个故事的时间线不好轻易改动,大谢亲们肯包容愚蠢的作者~(* ﹏ *)~

    蠢作者昨天在厦门迷了路,又坐了一天车,奈何还晕车,等回旅馆以后,发现wifi坏了,流量没信号…

    希望亲们的五一假期会很愉快*^o^*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