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13章 第十三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七零年代美滋滋     李红枝听到消息,心里也慌得很,放下手里的活儿就要回家,却被苏承祖拉住了。

    “你回家干啥。”

    李红枝呐呐道,

    “我担心玉秀多想,想回去看看她。”

    苏承祖皱眉,

    “玉秀都多大的人了,还要你看,再说,她要多想什么?”

    李红枝小心的暼了一眼苏承祖,说道,

    “王家的女婿是打着买书的旗号从城里跑了的,向平也是说要去城里才跟你要了钱…万一…万一向平也跑了呢…”

    声音在苏承祖不赞同的眼神里越来越低,直至无声。

    苏承祖摇摇头,

    “你怎么就知道玉秀知道这个消息回家去了呢。”

    “我――”

    李红枝一噎,

    “我只是觉得…”

    苏承祖摇摇头,

    “别人是别人,我们是我们,我们怎么能因为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和一些闲言碎语就怀疑自家人。”

    “可…”

    李红枝想说,王家女婿和温向平出门的理由都是一样的,今天又连出两件这样的事儿,怎么能不让人多想,可到底在苏承祖不赞同的眼神里咽回去了。

    苏承祖又说,

    “向平这些日子的改变,这些日子对自家人的体贴,干活的不含糊,不止我瞧见了,你也是看得见的,玉秀和两个孩子也是看得见、感受得到的。这份情谊难道不足以让我们无视一切风言风语,相信向平么?”

    “我…”

    李红枝低了头,呐呐道。

    苏承祖安慰道,

    “我相信,向平一定会回来的,我们要对他有信心,恩?”

    李红枝被说动了,于是放下大半的心来,点了点头。

    于是苏家三个大人都不约而同的安安稳稳扎在了各自上工的地方,一直挨到下工。

    只是等到晚饭都吃完,天也暗了下来,家家户户都到了入睡的时候,温向平还是没有回来。

    这下不仅李红枝和苏玉秀心里慌了,连两个孩子也慌乱起来。

    甜宝扑在苏玉秀的怀里,呜呜咽咽道,

    “妈妈,爸爸去哪儿了?甜宝想爸爸,要爸爸回来――”

    苏玉秀不说话,她脑海里全是温向平在她耳边为她讲故事时的喃喃情语,说她是他的好妻子时的一派认真,让自己躲在阴凉处休息时的心疼怜惜,大口大口的把自己做的面全部吃完时的满足开心……还有他哄孩子们入睡时讲的一个又一个故事,给孩子们唱的一首又一首歌儿,还会用赞扬的话表扬孩子们,用深情的语言表达他对孩子们的爱…

    原来不过只短短过了一个月,温向平竟然已经改变了这么多,改变的已经到了一种让她和孩子们对他依赖如此之深的地步,已经让她…对他重新有了长久的希望和甜蜜的期许的地步。

    她不相信这些都是假的,因为眼睛是不会骗人的,温向平在做这些事情时,明明眼睛里都是真切。

    如果她真的又一次被骗,那么温向平这个人也太可怕了,既然如此,那他早些离开他们的生活也很好。

    温朝阳看了看沉思的苏玉秀,走到苏承祖身边问,

    “姥爷,我爸还会回来么?”

    苏承祖摸了摸他的脑袋,反问道,

    “你觉得呢?”

    温朝阳低下头,失落的说,

    “我不知道。但是今天在外头捉小虫子的时候,那些人都跟我们说,说我爸说不准也是跑了,才会一天不见人影。他们说,我和甜宝就要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可怜娃娃了。”

    苏承祖心底一股火气直冲脑门,这些人说话怎么这么不留口德!都多大的人了跟小娃娃说这些也不嫌脸上臊的慌!

    “姥爷――”温朝阳再开口已然带了哭腔,

    “我不想爸爸离开,我不想――我要他回来――”

    一边的甜宝也跟着抽噎,

    “妈妈,甜宝也想爸爸回家。”

    苏玉秀把孩子拢在怀里,像是在对孩子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爸爸一定会回来的,我们要相信他。”

    李红枝心酸的把温朝阳也搂进怀中,难过的说,

    “向平这怎么还不回来呢?”

    屋里没有点油灯,谁也没那个心思去点,包括苏承祖,包括苏玉秀,大家都坐在堂屋里,在等着一个结果。

    两个孩子发出细细的哭声,苏玉秀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明起来,两个孩子正在担惊受怕,她这个做妈的怎么能光顾着自己。

    知道这会儿说什么都没有用,于是把温朝阳和甜宝一左一右抱进怀中,一下下的拍抚着他们的脊背,给予他们安慰。

    突然,一阵急匆匆的脚步传来,紧接着是有人推开门的声音,一道熟悉的男声带着微喘传来,

    “玉秀?玉秀?”

    苏玉秀一下子懵了,坐在原地不知道刚刚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的。

    两个孩子已经一溜烟从她的怀里跳了下去,一路跑出堂屋,扑在那人身上。

    “爸爸――”

    ……

    说完了事情大概,苏玉秀也不好意思再在温向平面前待着,毕竟是自己想太多误会了他,于是说道,

    “我去给你烧点水,今天坐了一天车肯定累了。”

    苏玉秀站起身来,掀开门帘去了火房。

    温向平将两个孩子紧紧的搂在自己怀中,尽自己所能给予他们最大的安全感,

    “甜宝和朝阳今天是想爸爸了么?”

    甜宝软软的应道:

    “恩!甜宝好怕,好怕爸爸不要甜宝了――”

    温朝阳面上有些发红,他一向不如甜宝和温向平亲近,虽然经过这些日子也慢慢对温向平产生了依赖和信任,到底老成了许久,羞于把自己的想法和感情说出口,要不是今天一直被那些长舌妇念叨的慌了神,只怕还不会扑到他怀里哭呢。

    温向平对于这种促进父子感情的方式却相当厌恶,他宁可用十倍的时间去让孩子们接受他也不愿意给孩子们带来安全感缺乏的后遗症,今天这一下要是没处理好,对于孩子的心理健康将有非常大的影响。

    心里寒气翻涌,面上却分毫不显,温向平把两个孩子放在炕上,拖过来椅子坐上,与孩子视线相平,

    “爸爸今天回来晚了,让姥姥姥爷、妈妈和甜宝朝阳担心了,是爸爸的错。不过爸爸也是有原因的,让爸爸跟你们解释好么?”

    温朝阳看着温向平真诚的双眼,点了点头。

    温向平微笑着回视两个孩子,

    “今天爸爸到了城里之后,找不见去邮局的路,于是只好向当地的人请教,谁知道这时候,旁边突然出来一个人抓着爸爸说,

    “‘诶?这不是我的弟弟温向平嘛!’

    “爸爸定睛一看,原来是爸爸多年未见的哥哥……”

    温向平没有直白的解释原因,而是像平时讲故事一样抑扬顿挫,起伏错落,很快就引得孩子们镇定下来,聚精会神的听他讲述着今天发生的故事。

    “爸爸,爷爷奶奶家漂亮么?”

    甜宝突然举手发问。

    温向平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番,

    “漂亮的。因为爸爸的哥哥,也就是甜宝和朝阳的大伯,是一个很努力工作的人,所以他挣了很多钱,就能把家里装扮的漂漂亮亮的。”

    温朝阳有些紧张,

    “那你是不是想过要留在大伯家?”

    温向平干脆利落的给了答案,

    “当然没有过,我的家里还有可爱的甜宝和聪明的朝阳,以及美丽温柔的妈妈在等着我回来,别人的家因此对我没有一点点的吸引力。不过嘛――”

    “不过什么?”

    甜宝和温朝阳异口同声道,

    “爸爸今天收到了你们大伯的启发,爸爸也要努力工作,努力挣钱,把咱们家装扮的漂漂亮亮,好不好?”

    甜宝和温朝阳一起点点头,

    “嗯!”

    温朝阳看着温向平又小声地补充了一句,

    “我们一起努力。”

    “当然可以,我的孩子。”

    温向平将温朝阳搂入怀中,轻轻在他的发旋上落下一吻,

    “我答应你。”

    夜里,两个孩子早已安眠,苏玉秀枕在温向平的胳膊上,抓着他的衣袖轻声道,

    “对不起――”

    温向平摇摇头,将她拥进自己的最亲密范围,

    “过去的让它过去,从今天以后,完完全全、重重新新的接纳我,相信我,好么?”

    苏玉秀点点头,枕入他的臂弯,近乎呢喃道,

    “好。”

    第二天一早,温向平就把两个孩子叫醒。

    苏玉秀有些嗔怪,

    “怎么让孩子们起这么早,再让睡会儿吧。”

    睡眼惺忪的甜宝听了直点脑袋。

    “不行。”

    温向平摇头,

    “待会儿人们都上工去了,去晚了就逮不到人了。”

    “你要去哪儿?”

    苏玉秀听的糊涂。

    “去李老根家。”

    温向平给温朝阳最后抹了一把脸,接过收拾好的甜宝,出门一路向西去了。

    李红枝端着红薯稀饭出来看的奇怪,

    “向平这是要带着孩子们去哪儿哪?”

    苏玉秀站在原地,看着父子仨的背影,眼睛里满满都是温柔的笑意。

    “去找回来场子。”

    一进堂屋的苏承祖听了,意味深长的暼了一眼苏玉秀和已看不见人影的温向平父子三人,罕见的微微露出一个笑,

    “让他们去吧,咱们先吃。”

    李老根年纪大了,下面的孩子都分了家,他平日里都跟着大儿子住。

    李老根大儿子叫李志军,娶了本村的田翠丫,生了四个儿子。也因此,田翠丫在老李家的底气足的很,在村里也自觉是一号人物,平时说话大声的很。

    昨天知青跑了的事儿,就属她说的最起劲,也是她先跟苏玉秀说温向平也跑了的。

    这天一早,李志军一家正在吃早饭,听见有人在院门口叫,

    “李大嫂在吗?”

    田翠丫稀里呼噜的喝了一口红薯粥,听得有人叫自己,扭头道,

    “谁啊?”

    温向平一手牵着一个孩子进来,

    “是我,苏家女婿,温向平。”

    李志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他们家跟苏家平时处的并不亲近,这人今天来干啥?还是这么一大早。

    田翠丫抹了把嘴,

    “呦,是玉秀家的那个吧,来找你志军哥?”

    温向平摇摇头,

    “不,李大嫂,我是来找你的。”

    “呦――”田翠丫夸张的叫了一声,

    “你找我有啥事儿呀?”

    温向平脸上没有笑,他握着两个孩子的手上前一步道,

    “李大嫂,我来是为了让你给我,给两个孩子道歉的。”

    “嘿!你个傻缺,脑子进水啦?!”

    温向平的单刀直入惹怒了田翠丫,连李志军和李老根看着温向平的眼神也不对起来。

    “我脑子没有进水,”温向平摇头,一脸严肃,

    “李大爷,请把孩子们带回房去吧。”

    “你要干什么?”

    李志军面色不善的看着温向平。

    温向平丝毫不怵,

    “依照李大嫂的性子,接下来只怕免不了一番争论,不适合让不知情的孩子们参与进来。”

    “嘿,你这是来上门找茬的你!”

    田翠丫眼睛倒竖,一副凶悍模样。

    李志军深深看了温向平一眼,让李老根带着孩子们回房。

    温向平见清了场,开口道,

    “昨个儿我进城里去办些事,李大嫂却在全村各处散布谣言说我抛妻弃子,畜牲不如,更是多次专门找到我的两个孩子对他们说他们马上要成为有娘生没爹养的孩子。

    “先不说李大嫂说话全无根据,只凭自己主观臆测,为了博人眼球,逞一时口舌之快而无端污蔑我的名声,试问那个当父母的能容忍有人对自家孩子说这种残忍的话?”

    温向平的这番话其实有一些偷换概念,夸大其词的地方,比如“全村各处”,“专门针对两个孩子”什么的,夸张了田翠丫的意图,但总体没有偏离事实。

    一番话说的铿锵有力,简直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你!你!你瞎说八道!”田翠丫懵了一下,转而跳了起来指着温向平的鼻子就要开骂。

    温向平不想让儿子女儿听她的污言秽语,把时间浪费在这种无端的撒泼耍赖上,飞快的截了话,

    “李大哥,要是我真的做了抛妻弃子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我是没有底气来为我们家讨个公道的。

    “可我只不过是去城里见我父母一面,安慰一下多年未见的分离之苦,怎么到了李大嫂嘴巴里,就成了这么见不得人的事,还要死缠烂打、穷追猛打的追着我的两个孩子恐吓他们,李大嫂自己也有四个孩子,难道你能忍心有人这样对他们吗?!”

    李志军一下气焰矮了七分,他媳妇儿啥样子这么多年了他也清楚,整天在村里头道东家长西家短的,的确是能做出来这事儿的人,况且况且村子里那么多人看着呢,温向平也不可能在这事儿上撒谎。

    这事的确是他们做的不占理,要是谁对他家娃这样说,他早和媳妇儿骂上家门去了。人家只来了一个大人,现在还能在这儿跟自家心平气和的说话,已经算人家脾气好了。于是拦住怒瞪了眼睛的田翠丫,只软声道,

    “向平,这事儿是你嫂子做的不对,可咱们到底邻里邻居的,这事儿,我俩给你和玉秀赔个不是也就算了,行么?”

    温向平摇摇头,态度坚决,

    “我这做大人的,知道李大嫂说的话是假的,不会放在心上,顶多气一气就算了,可孩子们还小,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担惊受怕了一整天,遭了这么多罪,必须得有个道歉,告诉他们之前那些闲言碎语都是假的,都是错的。”

    温向平丝毫不停,一番话说的噼里啪啦,义正言辞的模样就像故事里的大英雄,温朝阳和甜宝也被爸爸感染,从他温暖修长的大手里汲取到了力量,于是挺胸抬头,直视李家夫妇,理直气壮的等着道歉。

    田翠丫被温向平气的要死,嗓门儿直冲屋顶,

    “让我一个当婶婶的给他们两个小屁娃娃道歉,他们受的起么?你这口开的可真有脸!”

    温向平冷笑一声,

    “你这做婶婶的都好意思欺负懵懂的孩子了,我们有什么不好意思,难道这年头做错事的理直气壮当大爷,有理的人反倒要畏畏缩缩不成,要不然,我们请赵队长来评判一下是非!”

    温朝阳和甜宝本来还被田翠丫尖利的声音吓得后退,然而听爸爸一番话又觉得十分有道理,于是挺着胸膛站在爸爸身边,表示自己的坚定态度。

    “你――”

    田翠丫气的浑身发抖,可又畏惧他真找来赵队长,一根手指头指着他不住颤抖,却说不出话。

    李志军也恼怒不已,这人怎么油盐不进。却也知道一旦真找来了赵队长,这事儿就要从鸡毛蒜皮的斗嘴上升到思想问题了,他可不想因为个这事儿被全大队通报名字啥的。

    于是拍了田翠丫一巴掌,呼喝道,

    “不成器的娘们儿,一天到晚不干活就知道碎嘴,现在还硌上两个小娃娃了,你臊不臊,还不跟人家孩子道个歉!”

    “我?李志军――你个心黑的,我给你李家生了四个儿子,你就这样对我?!”

    田翠丫不依,扑上去照着李志军的脸就要挠。

    温向平自然没有让自家孩子看这种撒泼打滚场面的打算,万一跟着学两招他找谁哭去。

    索性目的达到了,温向平也不再逗留,带着自家孩子离开,离开前还友善的劝了一句,

    “李大哥李大嫂你们好好说,别动手,我家里头还有活儿没干,先带着孩子回去了啊。”

    云淡风轻的口气没把田翠丫和李志军气昏过去。

    你把我们家搅和的一团糟,现在却拍拍屁股走人?合着你这就是来找我们家不痛快的!

    作者有话要说:  四舍五入就是六千!哇咔咔(??`*)这几天被亲们催稿,蠢作者深表歉意,于是今天五千奉上!

    另外,蠢作者的发表字数是根据当天的码字情况而定的,因为这两天的假期耽搁了大家看文真不好意思,鞠躬!

    关于上门讨说法这个情节,可能有的亲会觉得不合适或者太夸张,但其实是有真实案例的。蠢作者那天就看见一个小姑娘因为自家弟弟被同院的一个老爷爷怪罪说是恶作剧按了他家门铃的坏小子(当然人家有问了很多知情的人确认是误会才去的,而且老爷爷一开门看见小弟弟就非说人家是坏孩子要扭断他的头,孩子委屈的哭了很久来着),于是带着弟弟直接在院子里找上去给自家弟弟洗清冤屈找回场子。当时蠢作者觉得,哇塞,不行,被小姐姐圈粉。于是也就有了今天这个情节。

    最后希望走过路过的亲们点个收藏,也一如既往的谢谢支持本书的各位亲(●●)爱你们呦(?? ?(c)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