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盛世医香破道[修真]七零年代美滋滋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死亡万花筒     温向安下午还要赶回学校去上课,温家人便没有再多留, 临走时, 温母往苏玉秀手里硬塞了五张大团结,

    “拿上吧, 给向平买点好的补一补,别让落下病根。”

    宋艺茹也悄悄的放了五张压在碗下。

    “向平,这――”

    苏玉秀迟疑的看向丈夫。

    温向平从陆珏之口中得知他可以在这儿舒舒服服住到痊愈, 也是皱了皱眉。

    这个温向安…他现在倒是有些看不懂了…

    “收下吧。”

    最终,温向平还是示意妻子把钱装起来。

    看来这次真是欠了温向安和温家一个大人情哪――

    因为脚伤, 温向平只能被禁锢在床上,和苏玉秀聊天。

    习惯了乡下的忙碌,猛然这么一闲下来,温向平还真的有点不适应。

    苏玉秀虽然能够遍地走, 却丝毫不离开温向平半步, 就连买饭也是跑着去跑着回的。

    如此几次, 温向平便知道,妻子心里还是有个大大的结,一个不解不行的结。

    “担心我因为脚的事情想不开?”

    彼时苏玉秀正把买回来的午饭装在碗里, 闻言双手不由得握紧了碗沿, 半晌,艰难的点了点头,

    “你…”

    温向平示意苏玉秀把小桌板收到地上, 自己也挪了挪身子好让妻子坐在自己身边。

    温向平不是没有感觉。

    他那天昏过去的时候, 就知道自己肯定是骨折了, 毕竟那么清脆的一声“咔擦”,还有脚尖被卡在水沟里几近垂直的摔倒,他已经猜到结果不会太好。

    等到陆医生过来宣判了他从此要身患残疾之事,哪怕身边的人都因为他的残疾难过甚至流泪,温向平也还是没有什么感觉,或许是因为他的神志还处于混沌之中吧…?

    当时的温向平,看着自己被绑成粽子固定在空中的左脚,神志冷静的出奇,甚至还在想着:

    以后这只脚就不能走太快了,趁现在多看两眼吧。也不知道以后自己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这么平静,说不定会暴跳如雷?

    温向平尝试着构想了一下暴跳如雷的自己,因为从伤势的阴影中走不出来而对身边的人带来伤害什么的…

    还是算了吧,这样的平静不错,年轻人要继续保持啊。

    但其实,温向平对残不残疾这个事儿真没那么在意。

    他跋过高山涉过深水,经历过无数,见过颓废堕落的正常人,也遇到过从容自信的残疾人。

    他每天都能见到绷着一张臭脸走在街上的普通人,也在街角遇见过坐在轮椅上的人对好奇打量的路人颔首微笑;他去过顶着满脸职业假笑的店铺,也吃过从亲切微笑的聋哑人手里买来的面包。

    何况经过复健后,他只是微跛,还没有到必须依靠轮椅行走的程度,虽然致残的原因说出去有点丢脸,但总比经历这祸那祸幸运的多。

    苏玉秀见丈夫说到一半哑了声,眼神凝聚在空中一点出神,连忙小心唤道,

    “向平?”

    温向平回神,笑着说,

    “我的脚――”

    苏玉秀心中一慌――来了。

    向平从醒了到现在,一直都是带笑的模样,她的心中却一直提着一口气,毕竟就像苏承祖说的,谁能平静的接受一觉醒来就成了个跛子的事实呢。

    温向平越平淡,越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苏玉秀心里就越恐慌。

    她怕,怕温向平把一切都憋在心里,把自己憋出病来。

    可现在温向平终于肯提起来这件事了,苏玉秀又没有像想象中一样松了口气,反而更是提起了一颗心,

    “向平,陆大夫也说坚持复健的话――”

    温向平看着被纱布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左脚,拉过微微颤抖的妻子的手拍了拍,

    “不用对我这么小心翼翼,难道就因为我跛了脚,你和孩子们就不要我了?”

    苏玉秀眼中带泪,用力的摇了摇头。

    温向平又问,

    “难道就因为我跛了脚,我就写不出好的文章来了?”

    苏玉秀迟疑了一下,她担心丈夫会想不通,想不通自然也就写不出来了吧…?

    温向平哑然失笑,抓着她的手,坚定的直视她的双眼,

    “我可以,既然你和孩子们不会因为我的残疾抛弃我,我也不会因此丧失养家的能力,说到底,我没有失去任何对我重要的事情,就连伤脚也能恢复到常人不仔细看便看不出来的程度,我还有什么可怨可恨的呢,相信我,好么。”

    苏玉秀反握住他的手,眼中带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温向平都这么说了,她这个做妻子的,怎么还能整天担惊受怕,把不好的情绪传染给丈夫呢。

    既然话说开了,苏玉秀也就不再悬着颗心小心翼翼的对待温向平。

    苏玉秀时不时会用轮椅推着温向平去医院的绿化转一转,呼吸一下新鲜的空气,走一走放松一下身心。

    医院的绿化做的很好,虽然正值秋末冬初,但医院精心培育了一盆盆菊花、月季摆在外头,此时正是热烈绽放之季。还种着丛丛灌木,虽然此刻灰扑扑光秃秃,但可以预想到当属于他们的季节来到之时将是如何的绚烂而热烈。

    宋艺茹后来又来了一次,送了好几罐稀罕的麦乳精――看的苏玉秀暗暗咋舌,甚至还送了一个半导体过来,说是给温向平夫妇打发时间用的。

    这下,两人总算有了个消遣,再不用待在房里的时候大眼瞪小眼了。

    虽然只有几个台能调,也通常是播一些新闻之类的,但有时也会有几个台念一些故事,比如《闪闪的红星》、《敌营十八年》,甚至还有《白毛女》,连温向平听了都惊讶了一番。

    …………

    等过了两天,苏承祖带着温向平的一盒子信件纸张和赵爱党来省人民医院,当得知压在身上的债务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有钱的亲家解决了,登时目瞪口呆。

    苏承祖坐在柔软的沙发里,粗糙的指腹小心的摩挲着手心的钱币,唯恐一用力就会把它捏碎。

    “那――你家里人真是当老师的?”

    当时苏承祖也是找赵队长核实过温向平的身份才敢把女儿嫁给他的,当时也没觉着他家是这么富裕的人家哪。

    苏玉秀对她爸暗暗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

    “我妈和两个孩子担心坏了吧,你跟他们说清楚了么?”

    苏承祖知道说错了话,连忙打住话头,附和道,

    “说清楚了,说是要在这儿住一阵子养好了才能回去。”

    苏玉秀这才点点头。

    温向平对父女俩的小动作只作不知。

    赵爱党也是咋舌,几百块钱的费用,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掏了。

    他瞬时想起了几次来大河村找他爸的那个年轻男人――

    虽然穿的普通,但那周身的气度看起来就不一样,也难怪能让他弟弟连看个病都跟住旅馆似的了。

    不,旅馆可不一定有这儿好。

    瞅瞅那柜子上的半导体,比他爸那个还强的多呢。

    虽然心里百转千回,赵爱党却也识趣的嘴上不提,手上提了一个大大的编织袋给苏玉秀,笑道,

    “到底是婶子心细,知道你俩要在这儿住,收拾了些衣服啥的,让给带过来你们好用,还有这盒子,婶子也说是向平常用的,让给带过来呢。”

    苏玉秀感激的接过,

    “真是谢谢爱党了。”

    赵家对他们家的帮助确实良多,他们也确实都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坐了没一会儿,苏承祖便提出来要走,

    “地里还有活儿呢,我们也不能出来耽搁太久,这就走了。”

    说到这里,温向平夫妇也就不再挽留。

    温向平拿出一封信――这还是跟护士借的纸笔写的。

    “爸帮我把这个拿回去交给朝阳吧。”

    苏承祖接过来小心塞好在怀里,

    “行,那我们走了。”

    当初罗家和给了温向平五日之期回复读者信件,现下却因为温向平脚伤的事儿耽搁了好久,早就逾了期。

    所以等苏承祖一把纸盒拿过来,温向平就开始加班加点的读信,然后挑选几篇予以回复。

    既然温向平行动不便,回复好的信件就只能让苏玉秀代他去邮局寄。

    温向平照着信封的模样在纸上相应的位置写了地址名字,让苏玉秀收好,

    “把这个给银行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帮忙填一下就行。”

    苏玉秀点点头,小心的把纸叠好放在上衣的内兜里,抱着盒子就要走,走了没几步,又被不放心的温向平叫住,仔细叮嘱了几句,

    “玉秀,路上小心,不认识的人跟你说话别理他,要是忘了路怎么走就找人问一问,他们要是凶你别放心上,回来跟我说啊。”

    苏玉秀又是好笑又是心软,

    “知道啦,你一早晨跟我说了好几遍了,放心吧。”

    话是这么说,温向平却也不可能真的放下心来。

    毕竟城里对苏玉秀而言是人生地不熟,城里人又都一副爱搭不理拽上天的样子,他实在放心不下让妻子一个人去,要不是他下不了地,怎么也不可能让苏玉秀一个人走的。

    这会儿,温向平算是第一次埋怨起自己的伤脚。

    “要不,我坐轮椅,你推上我去吧。”

    温向平又提了个意见。

    苏玉秀嗔他一眼,

    “行了,你还是在这儿安安稳稳等我吧,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丢了不成。”

    然后抱着盒子出了门。

    温向平虽然还放心不下,但也握着笔拿起纸,继续忙着自己的活计

    毕竟他的稿子落的不是一点半点。

    上次写到,徐长卿一行人为取得火灵珠,冒险前往酆都的极乐世界。而他们在古藤林遇到的神秘女子紫萱,竟然如影随形的跟了上来。

    温向平提笔续到:

    紫萱之前为免魔尊找徐长卿和其朋友景天的麻烦,与魔尊定下“绝不踏足酆都”的约定。如今眼见徐长卿一行人要进入极乐世界,再顾不得其他,违反诺言闯入酆都,激怒魔尊将其打成重伤,被打斗声吸引前来的景天使了半心咒救走。

    紫萱受伤极重,加之有三百年的道行,连众人之中法力最为高深的徐长卿也无能为力。

    情急之下,徐长卿用符咒联系了蜀山长老清微,请求援手。

    清微沉吟半晌,终是娓娓道来。

    他说:若要救紫萱,在场只有长卿一人可以,但必须解开蜀山三代掌门长老加在他身上的封印,恢复长卿的三百年修为才能够救紫萱。

    ……

    温向平想了想,既然“为救紫萱,徐长卿必解除封印,恢复三百年法力”,有得必有失,不如趁势揭开二人牵扯了三世的纠缠不清。

    温向平咬了咬笔头,沉思半晌,在纸上落下几字。

    第一世,是一个初入人世,不晓世俗的年轻姑娘和一个被戒律清规圈守在山巅之上的小道士,一见钟情,最终却注定走投无路的一世。

    那时,徐长卿还不叫徐长卿,他的名字唤作――顾留芳。

    而紫萱,却还叫做紫萱。

    一见钟情,应该是在最天真烂漫的年纪,因为一个照面,因为一场解围,因为那一晚共游佳节,从此怦然心动,陷入爱河。

    那…走投无路呢――

    温向平看着大纲上在二人三世情缘后面打着的叉,陷入沉思。

    该怎么让他们走投无路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