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盛世医香七零年代美滋滋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罗家和最后还是拒绝翻开翻开新更的《蜀山》,

    “我还是留着回去慢慢看吧, 不然现下一股脑看完了, 接下来这段日子可就难过喽。”

    温向平做下保证,

    “放心吧, 罗大哥,我会按时把新写好的章节给你寄过去的。”

    “哎呀,那多不好意思。”

    罗家和一面口是心非的把稿子装进自己的公文包,一面推辞道,

    “你抽着空写好别忘了寄给我就行。”

    “对了, ”

    罗家和端正了表情,从钱包里拿出一沓大团结和票塞进温向平的手。

    “罗大哥,这是干什么,快收回去。”

    手里猝不及防被塞了一沓, 温向平惊讶的怔了一瞬, 随即就要把钱还回去。

    “哎――这些是我和你嫂子的一点心意, 你让小苏每天去买点大骨炖汤,好好给你补一补, 还有, 也不是只给你一个人的, 完了给家里的孩子买点糖吃,你就收下, 别跟我推辞了。”

    要是真的手头拮据也就罢了, 现在温向平已经有了一千多块的稿费, 剩下一千多块钱也正在来的路上, 就是缴完医药费,也还够他们再租个房子好好过几个月了,等他再出一些新作品,手头也能慢慢积攒起来不少余钱。

    虽然罗家经济条件比温向平他们好上不少,可谁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何况罗家和不仅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还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助自己,温向平怎么好意思再伸手拿罗家和的钱。

    “哎――”

    罗家和虎了脸,

    “你有才华,在哪里也不会被埋没,不过是我好运捡了个现成的便宜,怎么就谈到恩情那么深了。更何况,你的钱都是凭借你的才华挣得的,我不过是起了个中间人的作用。”

    “虽然这么说,罗大哥对我也称得上一句爱护有加了,我怎么能厚颜再拿罗大哥的钱。”

    温向平摆摆手,

    “罗大哥的心意我明白,但既然我叫你一声大哥,你叫我一声向平,我们就是兄弟,兄弟之间又何必在乎这些虚的,不如两家以后多来往几封信件,时常联系联系感情来的好。”

    “你呀你――”

    罗家和摇摇头,

    “这嘴皮子跟你的笔一样厉害,行了行了,我收回来还不成么。”

    温向平笑道,

    “这才是应当的,”

    看了看墙上的钟表,短短的时针已经有偏向一点的趋势,于是又说道,

    “正好时间差不多了,小苏应该把饭做的差不多了,咱们下去吧。”

    ……

    食堂一般十点多就把饭菜做好,随后看着今天哪样菜卖的快,再在后面补着做上端过去。而医院的人向来不多,所以一般等到了十一点,食堂的师傅就不会再开锅,也就因此闲了下来。

    但像苏玉秀这种做面的活计,非得等到人来了面前才能做,饭点正是忙的时候。

    为了招待罗家和,苏玉秀于是提前就跟食堂请了假,又跟食堂提出想借口锅。

    苏玉秀在食堂干了有大半个月了,手艺好,脾气也好,见谁都笑眯眯的,也从不跟人急脸,有时还会给他们分些自己做的吃的,食堂里的师傅婶子瞧着都喜欢这个后辈,也就大大方方的借给她两口锅用。

    只不过,有一口得等到十一点以后才能用,毕竟要先紧着食堂自己做饭。

    苏玉秀知道有一口锅能提前用已经是大家照顾自己,毕竟她平时也就是等十二点以后才做的自家两口的饭,也就欢喜的应了。

    她从火房里拎了一只去毛宰好的老母鸡,剖其腹把内脏都清理出来,拿了大料、红枣、八角、桂皮埋进去,拿针线缝好,放进锅里面炖,等着待会儿取了汤下拉面,熬汤剩下来的鸡肉正好也能拆成鸡丝佐面吃。

    但现在没锅可用,苏玉秀便先处理食材。

    案板上摆了一条肥嫩的草鱼,一小碗用水发过的黑木耳,一碗食堂大妈自己发酵的醪糟,一块两斤左右的猪里脊,两颗拳头大的土豆,两个鸡蛋,两根半臂长的山药,还有葱姜蒜等一些调味料。

    这些食材有些是食堂工作人员每月能分到的,有些是苏玉秀自己掏了腰包跟食堂买的。

    等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苏玉秀便开了另外一口锅,开始炒菜。

    嗞啦一声,苏玉秀把猪里脊下了锅。猪里脊被苏玉秀切成了半指厚的肉片,又用鸡蛋和淀粉抓匀,一入高温的油锅,里脊表面的鸡蛋和淀粉开始在高温的油中蜕变膨胀,从粘稠的液态到酥脆蓬松,不过短短两三分钟,就给鲜嫩的里脊裹上一层金色。

    苏玉秀把炸好的里脊捞起沥在一边,倒了切好的木耳和山药进去,在带着里脊余香的油中,白盐和黑醋相约飞身而下,寻找徜徉的木耳,唤醒其厚重口感的同时,又最大限度的保留了木耳的爽脆,酱色老抽和玉白蒜片也前赴后继,剥离山药表层粘稠汁液,赋予其清爽的口感。

    翻炒几下,金黄的里脊又回到锅中,锅盖盖起,将锅内和锅外隔绝成两个世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油汁已经蕴含着素的清爽和荤的香浓,里脊金色的裙边在酱色的油汁里逐渐酥软起茸,从孑然一身的孤独变成了水乳交融的柔软,其内包裹的里脊依旧保留着最原始的鲜嫩口感,却又在一刹那的高温油炸和慢焖细炖中浸透了咸香的滋味,随着汤汁逐渐被收回里脊,香味也慢慢蓄势待发。

    当火热出锅的过油肉盛在盘里,嚣张的诱人气息便张牙舞爪的向四面狂奔而去。

    坐在一边慢吞吞喝水的师傅闻见香味,不由得站起身来,

    “小苏这过油肉――做的可以呀,比我做的也差不了两分了。”

    何止是差不了,简直是更胜数筹。

    但苏玉秀尴尬的笑了笑没说话。

    这过油肉她本是不会做的,毕竟在乡下,一年到头也见不着几次肉,就算有肉了,也不舍得这么用油炒,哪里会做这种肉菜。

    还是那天这刘师傅做的时候她不经意瞄到一眼,自己琢磨了两天,又趁着给自家做饭时试了两次觉着味道不错,这才把过油肉选上了今天的菜单。

    虽然她只是不经意间瞟见一眼,也只是做来给自家吃,但让人刘师傅知道了自己是从他那儿偷得师,指不定心里要怎么想呢。

    多说多错,还是少说话多做事。

    于是苏玉秀只是尴尬的对刘师傅笑了笑,就继续忙着去做自己的菜。

    可刘师傅却再也不能淡定的坐在一边慢吞吞的喝水了。

    这个小苏做面厉害他是知道的,也尝过她的手艺,确实不错,可没想到她连过油肉都做的这么好。

    要知道,过油肉看着简单,实则做起来不易。里脊不能过酥或过软,炒的时候尤其要注意火候。而过油肉中最难掌控的就是里脊表面的一层茸状,要吃起来软糯不失劲道,形散神不散。

    毫不夸张的说,整个食堂都只有刘师傅一个人能做出晋省最地道的过油肉来,哪一次出自他手的过油肉不是要屡屡加锅的。

    可是这怎么……刘师傅趁着苏玉秀倒扣一个盘在过油肉上时,又仔细的瞧了一眼。

    色泽金黄带粉,肉茸的形状漂亮极了,像盛夏的花朵绽放盘中,做了这么多年过油肉的刘师傅一看就知道,这滋味,绝对不会差。

    这下,他再也不是食堂里唯一一个擅做过油肉的人了……

    刘师傅不是滋味的看了继续忙活的苏玉秀一眼。

    苏玉秀却顾不上刘师傅心里是怎么想的。

    三个人炒八个菜太多,到最后肯定吃不完,苏玉秀便换成了六个菜,其中,一份面一甜汤三热一凉,饶是食材她都早已处理好,每样的分量也都不多,可苏玉秀却依旧忙的脚不沾地。

    等罗家和推着温向平下来时,食堂里的人已经不多了。

    “罗大哥,那边。”

    温向平指了食堂一角。

    二人便过去,正好瞧见苏玉秀端着个盆出来。

    罗家和把轮椅停稳在桌边,

    “小苏,菜在哪儿呢,我去端。”

    苏玉秀放下盆,

    “不用不用,罗大哥坐着吧,我端就行了。”

    说着又往后厨走去。

    温向平也说,

    “没事儿,罗大哥,让小苏去吧,别跟我们客气。”

    罗家和故作不悦,

    “既然不要客气,我怎么就端不得菜了,你这才是拿我当外人看。”

    温向平一噎,只能讪讪的摸了摸鼻尖。

    溜嘴皮事业惨遭滑铁卢…

    温向平三人坐的这张桌子是苏玉秀专门擦了的,不然像旁边那些桌子一样油乎乎的,温向平夫妇倒是没啥,就怕罗家和瞧见了不舒服。

    很快,苏玉秀就把所有的菜都端了上来。

    一掀开盘子上头盖着的盘,罗家和就不禁“哎呦”一声,

    “今天这做的可太丰盛了!”

    只见桌上有红烧草鱼、过油肉、清炒土豆丝和凉拌胡萝卜,一盆醪糟汤,每人面前还有一碗鸡汤拉面。

    温向平调侃道,

    “为了今天招待罗大哥这一顿,小苏可是把她毕生功夫都使出来了,我今天哪,还是沾了罗大哥的光。”

    罗家和笑道,

    “那我可得好好尝尝。”

    说着夹了一筷子红烧鱼,送进口中。

    谁知筷子一入口,浓郁的味道刚刚触碰到舌尖的味蕾,罗家和就忍不住“唔”了一声,瞪大了眼睛。

    鱼肉外酥里嫩,咔嚓一声,微焦的鱼皮破碎,在唇齿咀嚼间爆发出香味,紧接其后的,是吸足了汤汁响起的鱼肉。

    外壳上浸透了浓郁的酱汁,内里鲜滑入味,或许是放了糖提鲜,鱼腥味丝毫没有,老抽陈醋等味道也没有独树一帜,各色咸味鲜味融洽交织,在与味蕾接触的一刹,就迸发出丰富的口感和厚重的味道。

    “好吃――”

    罗家和赞叹道。

    在鱼肉入口之前,罗家和虽然也被菜肴的漂亮色泽所吸引,但他本来其实并没有对这些菜有什么期待,毕竟苏玉秀只是一个农妇。

    倒不是他歧视乡下人,只是乡里大多人都拮据,既不常见到肉,也不舍得做饭时放太多调料和油爆香,大多只是为了填饱肚子,哪里会想着饭怎么做才会更好吃。

    就算是今天肯大手大脚多撒些调料和油,也极容易把握不好一个度,只想着多放油多放肉,多放酱油多放醋,最后出来的成品往往难以下咽。

    本想着忍一忍吃一顿,不能少了礼数,但这一筷子的红烧鱼,彻底颠覆了罗家和之前的想法。

    就像温向平之前所说的那样,比起外面的饭馆来,也要更胜一筹。

    “小苏这手艺,确实相当可以啊。”

    罗家和赞叹道,一边又夹了一筷子过油肉。

    现在,他对桌上的每一道菜,都有着极其浓郁的兴趣和期待。

    在座三人之中,罗家和年龄最大,因此,在罗家和动筷之后,温向平夫妇也就开始吃了。

    温向平没有先去动菜,而是先挑起了碗里的拉面,金黄色的鸡汤里隐隐可见漂浮的鸡肉,红枣也颗颗饱满丰腴,红艳艳的漂在汤里,看着便让人食指大动。

    “罗大哥快吃面,不然一会儿就坨了。”

    温向平说道。

    “诶――”

    罗家和点点头,却又夹了一筷子过油肉下肚,这才对苏玉秀竖起一根大拇指,

    “向平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儿,是他的福气。你嫂子要是做饭能有小苏一半好,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苏玉秀腼腆的笑了笑。

    温向平喝了口汤,闻言笑道,

    “这话要是让嫂子听见,嫂子可要不高兴了。”

    罗家和摆摆手,

    “不是我嫌弃你嫂子,你嫂子平时做饭也还行,但就是时不时突然起了兴致,要么抱着个菜谱大全嚷嚷着要做新菜,要么就是自己想着加点儿这加点儿那,要我说――”

    罗家和夹了一筷子凉拌胡萝卜丝,清清爽爽的很是可口,

    “要我说,还不如就每天那些馒头米做着吃呢,我们爷俩啊,被她这新菜可是折腾的够呛。”

    温向平失笑,

    “嫂子这也是想给你和孩子做好吃的,心意还是好的。”

    罗家和“呵呵”笑了两下,摇摇头,继续夹着菜大快朵颐。

    三人吃的是其乐融融,香味随着空气渐渐弥散,引得坐的近的人忍不住频频探头,却只能看见吃的喷香的三人,以及最后剩下的点点汤汁。

    ……

    等回了病房,罗家和便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拿出一份合约,

    “我这次来,一呢是来看看你,二来就是跟你说说这个签约的事。”

    温向平拿起这薄薄的几张纸,一目十行看了一遍。

    罗家和又拿出一根钢笔放在温向平的手边,

    “我尽量帮你争取到了好的条件,稿费比着杂志里最优秀的作家来――千字一块,签约后也有很大的自由度,不比像其他人一样每个月必须有作品上交,你什么时候有灵感了,什么时候交作品也是可以的。你看看有什么不满意的,我要是能做主就直接都给你改了,要是我做不了主,我回去跟主编磨也能给你磨下来。”

    扫了一眼合约,里面的条件都称得上丰厚,知道这些只怕是罗家和废了大力气才给自己谈下来的,温向平很是爽快的点了点头,

    “罗大哥这么关照我,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说着就拔开笔盖在合约末尾爽快的签下了三个大字:

    温向平。

    罗家和啧啧赞道,

    “向平不但文思敏捷,就连字也写的颇有风骨,这钢笔字比起之前的铅笔字竟是又多了份飘逸。”

    温向平谦虚道,

    “罗大哥谬赞了,不过是钢笔落笔轻重比铅笔更清楚些。”

    “哎――”

    罗家和说,

    “何必谦虚呢。”

    一边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一指厚的盒子出来,

    “既如此,我和你嫂子送的这份礼物也还算合适。”

    说着把盒子推到温向平面前,

    “不是什么贵重东西,但写着应该还比较合手,你看看还喜欢么。”

    温向平双手接过,依言打开,只见一根通体黑色的钢笔静静的躺在盒子里,笔盖和笔身的交界处是半指宽的金色,笔身整体偏圆润。

    温向平小心拿起,轻轻拔开笔盖,尖尖的钢笔头在光下反射出温润的色泽,看着漂亮极了。

    温向平小心收好钢笔,真心实意的道谢,

    “我太喜欢了,罗大哥和嫂子费心了。”

    罗家和哈哈笑着摆摆手,

    “先别谢的太早,我这钢笔送出来可是有条件的。”

    说着又拿出一本杂志来,翻到正文第一页,

    “你嫂子可也是你的忠实读者,知道我这次来拜访你,非让我跟你讨个签名,不然可要不让我进家门了。”

    温向平之前一直都在用铅笔写字,写不了几下就要削一削,很是不方便。前几天刚到手一千块钱,正打算去买根钢笔,罗家和就送上门了,不可不谓巧了。

    温向平笑道,

    “这是我力所能及的事儿,肯定要让罗大哥回家的时候不被嫂子关在门外。”

    说着就在标题《纽扣妈妈》旁边龙飞凤舞的签下笔名。

    罗家和看着赞道,

    “你还跟罗大哥谦虚,这手字写的,可以跟小苏做的菜媲美了。”

    刚收拾完碗筷正推门而入的苏玉秀听见二人讨论到了自己做的菜,怔愣一下,没底气的问道,

    “今天的菜怎么了?不好吃么?”

    她吃着觉着…还行吧…?

    罗温二人相视一眼,都哈哈大笑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