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七零年代美滋滋丹宫之主死亡万花筒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我是大反派[快穿]破道[修真]盛世医香     被嘲笑后继无力、只能依靠一再炒冷饭的红星杂志在沉寂了两月之后,再一次在无数人或惊讶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以黑马之势强势的闯入了人们的视线。

    多少人在第一眼看见这刊杂志封面的时候就被吸引了全部的心神, 眼里再看不见其它。

    整节课脑子里都被封面俊俏青年占满的女学生好不容易挨到课间休息, 连忙翻开杂志, 只见三个大字钉在第一页的标题处:

    大――惠――山

    大惠山?

    女学生疑惑的想, 是介绍风景的文章么?

    可怎么不是写关于封面人物的文章?难道是在后头?可占了整个封面的文章怎么会不被刊登在最显眼的刊面呢?

    女学生又翻回目录去, 扫来扫去也没看出来哪篇更像是和封面的青年有关系。

    女学生只能气馁的塌塌肩, 撅着嘴从第一篇看起。

    这也太欺骗感情了!

    女学生一边愤愤的想, 一边托着下巴开始看《大惠山》。

    好在,在这个交通出行不发达的年代,介绍人文风景的文章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虽然被时空所局限, 但通过书籍文章就能领略各地风情, 读者们也都是颇有兴趣的。

    但这类文章相比于时事分析、洞达人情的作品并不占优势, 毕竟在思想深度方面还是要逊色不少的, 所以常常都被夹在中间的位置。

    但既然这篇《大惠山》能力压群雄, 破天荒的刊登在第一页, 那想必是写的极好的。

    可现在,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青年为什么会从左侧的玩世不恭变成右边的深沉稳重,而这其中一定有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哪儿还有心思去看什么风景介绍啊。

    女学生嘟着嘴巴, 随意的暼了两行字, 却在下一瞬猛地坐直了身体。

    她的妈妈呀――

    这、这、这居然不是一篇风景文!!

    这这这这这、这里面的男主角是封面上的青年没错吧?

    “玩世不恭”、“浪荡子”、“二世祖”…

    没错了,这就是她心心念念的青年哪!

    左面儿那个!

    那他叫什么大惠山?!叫《俊俏青年》不好嘛?!叫《青年的转变》也行啊!

    叫什么《大惠山》?!

    她险些就要被标题误导错过这样的好故事了?!

    哪个作家定的题目?!

    不行――等她待会儿看完以后一定要写信去投诉!

    女学生一扫之前的漫不经心, 正襟危坐的从题目开始从头来过。

    天哪――

    她看见了什么?

    温知秋?

    《大惠山》的作者是温知秋?!

    之前写了《纽扣妈妈》的那个温知秋?!

    天哪, 这风格转变的也太快太大了吧?!

    女生摇摇脑袋收敛心神, 作家厉害是读者有眼福, 趁着还没上课,她还是赶紧看看这篇《大惠山》吧。

    只见,“他剑眉怒挑,一手将她拦到身后,面对气势汹汹挥舞着□□冲上来的戰国人,他赤手空拳迎面而上……”

    女学生看的渐渐入迷,浑然忘我,一双手忍不住捂住自己圆张的嘴,唯恐太过激动抑制不住叫出声来。

    又看完一页,女学生刚伸出手去要翻页,就被一根木色的细棍压住了书页。

    被打扰了看接下来的故事,女学生皱着眉头拨开细棍又要去翻,却在下一瞬瞬间反应过来,僵硬的坐在座位上,咕嘟一声咽口水的声音在寂静的教室里尤为清晰。

    女学生僵硬着身子,慢慢、慢慢的抬头去看,果然看见语文老师正站在自己的课桌旁微笑看着自己,视线下移,语文老师手中的教鞭与压在自己书页上的木色细棍完美的融成了一体,而三八线旁边的男生正对自己拼命眨眼……

    语文老师是个三十多岁的男老师,平素总是一副笑眯眯的好脾气模样,也从来不用教鞭打手板什么的,连语言上的责骂也很少,更是不轻易在人多的地方公开的对学生斥责,照理来说,这样的老师应当是很受学生们欢迎的。

    但学生们却总是最惧怕这个老师,比怕老打他们手板心的数学老师还害怕,因为语文老师会在放学后叫做了错事的学生去他的办公室,长篇大论的进行一番思想教育。

    在众多老师云集的办公室!

    虽然放学后,办公室的老师也不会太多,可在学生们的心目中,办公室就是一个让人闻风色变、闻风丧胆的地方啊。

    女学生自知完蛋,低着头咬着唇慢慢站起来,

    “老师,我错了,我不该在上课的时候看别的书――”

    语文老师手中的教鞭在摊开的书页上轻轻点了两下,笑眯眯道,

    “知道错了就好,那这本书我先拿走,你放学以后来办公室找我把这本书领回去。”

    于是,女学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才看到“男主角为了心仪的女子在成亲之时当众抗婚,未婚妻在红盖头下默默流泪”的杂志,就这样在语文老师温柔的笑容下被合住收走,压在了教案下头。

    真是一点念头都不给女生留哪。

    虽然心中拼命呐喊着“把书放下――”,但实际上女生只敢咬着唇,依依不舍的、委屈巴巴的,视线跟着书一路追随到讲台。

    “先坐下吧。”

    老师用教鞭指着黑板上的板书继续上课,留下女生坐在座位上欲哭无泪。

    她好想看看后面的发展啊啊啊啊――

    被杂志引起的浓厚兴趣的萌芽才冒了个头就被拦腰斩断,心里不上不下就像吊了个桶。

    但女生也清楚,这一时半会儿是看不成了。无奈之下,只能自己默默回味着刚刚看到的东西,盯着虚空想象“后来”,聊以慰藉。

    男主这也太过分了!她要严厉斥责男主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虽然他前面好有男子气概…可未婚妻经历这样一下该多伤心啊!该把眼泪流干了吧?他们后面会不会再走到一起呢?

    要是她是男主的未婚妻的话,一定在他回来找自己的时候不屑的把他踢开,让他好好后悔一顿!非得要他后来哭着跪着恳求自己跟他结婚才能一解今天受到的委屈!

    脑补着虐恋情深的女生盯着课本一节课也没听进去半个字,满脑子都是三个大字:

    大惠山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女生连忙赶到办公室,却在办公室的门前止住了步子,踌躇着。

    最终,到底是对后续情节抓心挠肺的好奇压过了对老师的畏惧,女生掰着指头咬着嘴巴,敲了敲敞开的门,走了进去。

    语文老师姓叶,今天上午只有在一班的两节课。按理说,后两节课是可以离校回家的,但正逢高考恢复,每个学生的干劲都足的很,老师们为了给学生们,尤其是高三的学生们答疑,也就默认着跟着学生的时间表上下班了。

    回到办公室,叶老师翻开自己的教案,检查回顾了一下下午要讲的内容,便从书夹中抽出一本书,打发着空余的时间。

    旁边路过的女老师不小心瞟见一眼他摆在教案边上的杂志,顿时就走不动了,小声问,

    “叶老师,这是什么杂志啊?在哪儿买的?这封面真好看,我也想去买一本。”

    叶老师闻言瞧了瞧。

    嘿――还真好看哪――这绝对称得上是他所有书里头最好看的了。

    瞧这人长的俊的,比他都好看多了。

    “叶老师?”

    女老师迟迟得不到回应,于是又问了一声。

    叶老师回过神来,笑道,

    “这不是我的,是一个学生的,今天上课的时候被我没收了的。”

    说着仔细打量了一遍封面,最终在右上角找到了红星杂志的标志,

    “喏,这儿呢,红星杂志。”

    女老师闻言笑道,

    “原来是红星杂志啊,怪不得――之前那篇《纽扣妈妈》就是登在这上面的,这次恐怕是又有什么好作品了,不然也不会弄这么个封面出来。”

    正好她今天有事要提前下班,正好出去在报亭买上一本。

    叶老师点点头,又拿起刚刚的书看。

    可经这么一打岔,叶老师的余光时不时就要往桌子上的杂志瞄一眼。

    这画的可真好,他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画像呢。

    于是,这半天手里的书是一点没看进去,最后索性徒劳的放下手里的书。

    看什么不是看?不如看看这本?

    人物画的这么好了,文章应该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叶老师几次伸手向杂志,又觉得这行为不太好,最后默默的收回来。

    但看着封面上青年迥异的两张画像,心里又好似有只猫爪在挠啊挠。

    这么大的性格特征变化,青年身上一定经历了许多,可究竟是什么样的经历才能让一个人改变的如此彻底……

    到底好奇是不可压抑的本能和天性,叶老师自我安抚到:

    身为老师,替学生看一眼内容合不合适是应当的,再说了,他就只看一眼,只看一眼。

    做好心理建设,叶老师这才小心翼翼、做贼似的捏开书页,直奔第一页而去。

    像这种能占据整个封面的文章,怎么会不在整本杂志最显眼的刊面。

    谁知只这一眼,还没看了两行,叶老师就深深地陷了进去无法自拔。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等叶老师回过神来时,女学生已经站在自己身边叫了自己好几声了。

    叶老师一个激灵,咂摸咂摸了嘴,神志还沉浸在故事构造的整个世界中,迷迷糊糊问道,

    “怎么了。”

    女学生尴尬的指了指办公桌,

    “您叫我来把书领回去――”

    视线顺着学生的手指最终停在自己桌上摊开的杂志,神志一下回笼,面上的尴尬掩也掩不住,

    “已经放学了是么。”

    此时,办公室里除了他,就只还剩下一个出了名的劳模老师而已。

    叶老师收拾收拾面上的尴尬,一边用语言吸引学生的注意力,一边装作自然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合住书,递给女生,

    “行了,拿回去吧,记着下次别再在课上看了。”

    女生喏喏应是。

    叶老师故作镇定的站起身,对女生点了点头,然后大步出了办公室。

    才转过转角,叶老师就小步跑起来,直奔校门口的报亭而去。

    “师傅,我要一本新出的红星杂志。”

    叶老师气息不稳道。

    师傅笑呵呵的从窗口露出张见牙不见眼的脸,

    “没啦,等下午再来吧,卖完啦,一上午就都买完啦。”

    什么――?!

    叶老师顿时如遭雷劈顿在原地。

    先不说有多少像叶老师一样,眼巴巴要看内容的结果被看脸的人抢了先,只能急得跳脚。就是像女生这样,冲着封面把书买回家的人,也在翻到第一页的故事后就被迷的七荤八素,着了魔一样。

    饭也不吃午觉也不睡,一口气把整整四页的《大惠山》看完,完了还巴巴的把后面的文章翻来翻去,确认这一版上的确只有第一个章节,只有这短短的三面纸,顿时垂首顿足哀叹连连,眼巴巴的盼着周一的到来。

    可一想想,今天才周一,离下一个周一还有整整七天的时间!

    女学生顿时又觉得眼前一黑,人生无望。

    新刊出来第一天,就像是星星之火,转瞬便燎尽了平原。

    而温知秋这个名字,也在冷却了半个月之后,再度被卷入了火热的讨论。

    不少人起初对温知秋的新作抱有质疑。毕竟他的成名作是童话,结果现在在童话领域还没站稳,竟然就贸贸然的转向历史和抗战题材,多少人都暗测测的猜测温知秋这次要惨遭滑铁卢。

    但绝大多数的嘘声都在看过《大惠山》第一章以后湮灭了踪迹。

    不同于《纽扣》的受众主要是女性和孩子,这次的《大惠山》讲的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富家子弟面对风雨飘摇的国家,毅然穿上军装赴身军校,从戎报国,最终投身大惠山独立团,凭借着超人一等的指挥才能和过硬的作战能力成为团长,与整个独立团共同浴血奋战、保家卫国的故事。

    虽然到目前为止,杂志上还只刊登到第一章,但作者对剧情的节奏把握十分紧凑。在短短的三年纸中,已经介绍完了社会背景和男主角的家庭背景,也从男主孤身闯武馆救心仪之人,因杀了戰国武士而被迫改名一口气写到了男主婚堂当场拒绝和世交之女成亲,随后奔赴上海入黄埔军校。

    这种严肃的题材,一般都略显枯燥,女性向来不如男性更感兴趣。

    同时,也需要读者有一定的知识基础读起来才不费劲,受众面相对就要小一些。

    然而这次,不仅男人们看的茶饭不思,连女人们也捧着爱不释手。尤其要把男主孤身闯武馆的情节翻来覆去得看上好几遍,不仅是为其中的英雄救美着迷,更是为男主在面对戰国武士强抢民女后叫嚣华夏懦夫、华夏可欺时手刃几人的一身血性叫好。

    有人自己看了不过瘾,还要拉着孩子父母兄弟姐妹和同事同学一起再看一遍,孩子还小不认字,那便念给他听,小娃娃捧着脸听得也入迷极了。

    仅仅这三面纸,就已经一举把上到五十岁下到五岁的读者一网打尽。

    尽管杨主编和罗家和已经做好了准备,第一次刊印的时候已经比往常多印了一倍。但万万没想到,在第一章刊登出去第二天,光在沽市,几万本杂志就宣布告罄,红星杂志不得不连夜安排人手、联系出版社加印加刊。

    而由于上次罗家和提出的方案引起了非常好的反响,所以这次,在一开始刊印《大惠山》的时候,红星杂志就已经在第一章末尾处留下了征集各专家作家以及读者评论的消息。

    意料之中的是,很快,无数信件就像雪花一样涌进了红星杂志的邮筒。

    而出乎意料的则是,每一天,每个编辑手边都会摞满满一筐信,一筐读完了,很快又会有新的一筐补上来。

    甚至,连杨主编也亲自下场,和罗家和一起从筛选过的评论中再挑出有代表性、有争议、或者有新意的,准备一起印到下周的刊本去。

    虽然红星所有人都忙的像个陀螺一样团团转,但却没人嚷累嚷苦,要请假要休息,反而一个个容光焕发、神采奕奕。因为在所有杂志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红星杂志已经手握着王牌一骑绝尘,将他们远远甩在了身后――包括人民杂志沽市分社。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