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死亡万花筒我是大反派[快穿]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七零年代美滋滋非常规好莱坞生活破道[修真]盛世医香     以往,红星杂志每一刊的封面都会根据当刊的首推的作品设置封面, 也会适当给篇幅较长、作品优秀的插几张插画。

    像上一次加刊的《纽扣》, 红星的插画师就给画了一个圆脸红腮,剪着胡兰头的小姑娘放在封面。

    虽说不算出彩,可也没什么不好, 毕竟多少期刊杂志封面上的形象都是圆脸大眼, 表情或笑或严肃, 只不过青年成人脸型相对要更长一些, 但总体都是那个路数, 这是时下流行的画法。

    但这次,红星偏偏没按套路出牌!

    平时看着也颇为阳光向上的青年画像, 和这次剑眉星目, 痞笑挑眉、令人窒息的魅力扑面而来的灵动青年一对比, 立马就显得呆板平庸;一身正气的军装人物形象虽然正气凛然, 却千篇一律,换衣裳不换脸, 不及这个军装青年眼中坚毅之色深邃无底、令人动容。

    而最重要的是,在这个人物形象已经五官固定化的年代,猛然出来一个这么有辨识度,又长的比真人还要俊俏好几个度的青年, 别说大姑娘小媳妇老太太了, 就是三五岁的娃娃和男人们看见了也要情不自禁的称一声,

    “长的真俊!”

    先不说《大惠山》好不好看、有没有内涵, 光是冲着这个青年把这期红星杂志买回家的, 就能排出一条望不见尾的长龙去。

    其它杂志看的眼热,纷纷明里暗里的派人去打听负责这期红星杂志封面的插画师是谁,一旦打听到,不论代价,不论薪酬,一定要把人挖过来!

    但其实这风格迥异又极抓人眼球的青年画像,并非出自红星之手,而是随着温知秋寄来的信一起被送到罗家和手中的。

    杨主编本来还想让杂志社的编辑赶忙加工,一定在新刊印刷之前把杂志封面设计出来,不仅时间急迫,还得尽善尽美,配得上《大惠山》才行。

    但罗家和什么也没说,只把附在信第一页的一张纸往杨主编面前一放。

    杨主编瞧了,当场就拍案定论:

    就用它了!

    杂志里的插画师一开始还愤愤不平,哪次杂志的封面插画不是他们做的?自己内部有矛盾也是他们内部的事儿,哪儿有作家投稿的时候还自带画图的,这不摆明是瞧不上他们嘛?!

    现在主编又二话不说选用了人家附上的画直接当封面――封面啊!读者最先一眼看见的封面啊!多重要的封面啊!

    居然就这样被定下来了?!他们甚至还没有出成品来比较一下孰优孰劣,就这样被判出局了?!

    插画师们不服气的找上杨主编,但高扬的气焰在看见纸上人物的第一眼就湮灭全无,最后只能自叹弗如的离开,连给《大惠山》出个插画的心思也没了,

    “我们…实在…总之…唉…我们的跟人家这一比…您还是请这人再画几张插图来吧,我们画的…不合适……”

    虽然手上确实被人家比成了渣渣,但气势上也不能输的太惨,所以只说自己的画跟这作品不合适,好歹是保全了颜面。

    见这几人已经表了态,罗家和也就把原本打算劝杨主编打消插图念头的话咽了下去。

    确实是…不合适。

    有了金玉在前,再放个一般的下去,在读者眼里也要变成差等的了,别因此把《大惠山》拖累了才好。

    至于怎么印,罗家和也想好了。

    到时候上边儿就一个特推也别印,干干净净的只留图,只保留右上角的“红星杂志”就好了。等把读者的好奇心高高的吊起来了,销量自然也就跟着上去了。

    杨主编摸着自己的啤酒肚想了想,觉着几人说的有理,也就应了,回头还跟罗家和笑道,

    “也不知道温作家这是从哪儿找了这么个厉害的画家,一下就把咱们杂志的插画师都比下去了。”

    罗家和但笑不语。

    要真是从别处找来的画家,就凭着这么手功夫,怎么会到现在还籍籍无名。

    当然也不排除这是人家的投名状、处女作。

    但想到那个坐在轮椅上浅笑自若的青年……

    罗家和倒是更相信,温知秋温作家,大约还是个深藏不露的温画家。

    不仅杨主编等人对这次出刊十分有信心,读者的反应也充分证明了红星杂志这一手没有错。

    多少人第一眼都是冲着封面上的青年才买的,当然,买回去的内容不仅没叫人失望,反倒把他们拉进了一个深深地坑,每天茶不思饭不想、掰着指头数日子,只盼着新一章的出来。

    深藏不露的温向平自然不知道有多少红眼的杂志和手下跑断腿、磨破嘴的编辑在找他。

    彼时,温向平正想着读者们是否能接受《大惠山》与时下差别颇大,又担心像“孤身救人”“怒杀武士”“凭借家中富贵权益改名换姓”等剧情的设置会引起杂志社和读者的拒绝、批判。

    可这些事件经历都是催化男主角从戎的催化剂,又是给男主后来加入大惠山独立团做铺垫,不能删,也不能有什么大的改动。

    正因为此,温向平才特地亲手画了男主投军前后的画像。勾画上色,无不细致认真的构想修改了许久。

    虽然靠文字吃饭,但该学的不该学的温向平都学过一些,油画国画称不上大家,也算得上有些造诣,这种人物绘画与他而言还不算太难,何况相比于当下的人物画像,他对于自己的水平还是有两分把握的。

    至少看在美色的份上,也先别把《大惠山》筛出去。

    回神发现自己在想什么,温向平不由得失笑,看来不仅是身体年轻了十来岁,连心理也退回去了,上一次这么紧张,还是在他初出茅庐、尚未成名的那几年呢。

    但也不能怪他,实在是第一次投稿《蜀山》给他造成了阴影。本想着借一个新颖的题材一举成功,却不想惨遭滑铁卢,要不是有罗家和,只怕他还要自我质疑好一阵。

    多思无益,温向平长叹一口气,坐在写字台前,埋头苦写。

    现下《大惠山》已经写了十章,大纲也写了一半,看着是不少,可他之前一口气给红星寄了五章,如今手里也没多少存稿,还是要尽快把进度赶起来才好。

    温向平忙着写,苏玉秀今天却是一早就出了门。

    苏玉秀天天翘首以盼等着新一刊红星杂志出来,但怕自己表现的太急切影响的温向平也心绪不安,便强自按捺着迫切的心情。

    好不容易挨到今天,红星杂志出刊的日子,苏玉秀便起了个大早,把早饭温在锅里,然后就早早的跑到附近的报亭守着去了。

    知道妻子等了这么些天早就等不及了,但看着妻子强自按捺,体贴自己的模样,温向平也就故作不知。

    却说苏玉秀一早到了报亭,报亭里的老汉才开始慢吞吞的往外摆今天的书。

    苏玉秀连忙凑上前去,

    “师傅,今天的红星杂志出了么?”

    老汉笑呵呵道,

    “出了出了――老汉跟你说,今天这红星杂志可好看啦――”

    说着就从亭子里抱出一摞红星杂志放在窗口前的小板上,指着给苏玉秀道,

    “喏,你瞅瞅,上头这小伙子长的多俊哪――”

    苏玉秀从兜里掏出数好的钱放在小板上,宝贝似的拿起一本捧在怀里。

    老汉笑呵呵的道,

    “好嘞,这钱数正好――下次再来啊,老汉这儿好看的书多着呢。”

    苏玉秀笑了笑,抱着书离开。却也没有真的走远,而是在附近一个石墩坐了下来,一双手小心翼翼的抚了抚封面上青年的眼睛,眼睛直愣愣的瞧着报亭那边。

    苏玉秀平时都是快十点了才往食堂去,今天一大早出了门就是为了看看买书的人多不多。

    或许是苏玉秀出来的实在是太早,此时还远远不到上班的时间,街上行人寥寥,也大多不往报亭去。

    半天下来,报亭老汉再没卖出第二本去。

    怎么还没人来买呢,怎么还没人呢――

    苏玉秀坐立不安,脚尖在地上不时划来划去。

    温向平每次写完一章,不论是什么,总会一字一句的念给她和孩子们听,写的多好啊――每一个故事都是那么令人着迷,她相信,只要看那么一眼,他们肯定也会喜欢上这些故事的。

    想着丈夫每天埋头写到夜幕低垂,肩酸腰痛,苏玉秀就忍不住揪紧了心。

    快来人啊――

    或许心想真的能事成。

    又过了一阵,大约是近了上班时间,行人渐渐多起来,几个人相约走着,路上正经过刚刚的报亭。

    苏玉秀离报亭有一阵距离,并不能听清他们说了什么,却清清楚楚的看见他们被窗口的书吸引了心神,驻足去看,很快,就掏了钱抱着书满意的离开,一双顾盼神飞的眼睛赫然印在封面上。

    随后,就像是打开了人流量的开关,一波又一波人从这条路上过来或过去。除了几个实在走的目不斜视的,凡是离着报亭不远的,绝大多数都被吸引了目光去。

    就像在铁粉中放了个磁铁,顺着街道笔直的人流很快就往报亭拐了个弯。

    买到书的喜不自禁跟同伴讨论,路人无意间暼到一眼封面上的青年,也纷纷被吸引而去。眼见前面的人走的走的都往报亭拐了弯,天生好奇爱凑热闹的本性在骨子里骚动,后面的人于是也跟着走过去。

    不多时,报亭窗口摞着的十几本就销售一空。

    老汉又从亭子里抱出一摞放在小板上,很快,又被闻名而来的路人一抢而空。

    “老板,还有嘛?就画着一个俊小伙儿的那个书――”

    “有有有――”

    老汉笑得合不拢嘴,好在他今早瞧着这书好看,进的比其他的都多,现在一看,他的眼光果然还是厉害的很哪。

    看着报亭已经被人群埋住,苏玉秀终于长长吐出心中提着的一口气,脸上也忍不住露出一个笑来,这才轻轻松松的往家走。

    温朝阳每天早晨七点起床,跟温向平读书到九点半,就可以带着甜宝去楼下玩。

    毕竟还是个孩子,温向平也不想逼得太紧,学一学玩一玩也算是张弛有度。

    何况温朝阳向来懂事,每天都要除了跟温向平学习的两个小时,自己也要再复习一遍当天所学,又把《老人与海》挑着学过的、认识的读一读,猜一猜不认识的才算一天学完。

    至于甜宝,就更是轻松了,只要跟着爸爸哥哥识几个字就算。

    来这儿也住了一个月左右,也结识了不少小伙伴,每天休息的时候,温朝阳就带着甜宝去找小伙伴玩。

    刚要出门,就看见苏玉秀一脸喜色的抱着一本书回来。

    温朝阳顿时激动的迎上前去,

    “妈妈,妈妈,是不是出来了――”

    苏玉秀脸上的喜意掩也掩不住,连忙点点头,把书展示给孩子们看,又翻到第一页秀了秀,

    “第一页呢!你爸写的在第一页呢!一打开就看得见!皮儿上也是你爸画的画儿,你看!而且,今天买的人可多了――一会儿就卖没了呢――”

    温朝阳顿时欢喜的笑了,露出缺了一颗门牙的一排白牙齿。

    他爸这些日子掩在平静下的思虑温朝阳也是看在眼中,这下可好了,他爸能放心了。

    同时心底一股自豪油然而生,他爸爸不仅能在这么多人买的书上头写文章,画的画还能贴在封面,多少人都在看他爸爸的故事和画呢!

    想到这里,温朝阳不自觉挺了挺胸膛。

    甜宝虽然不知道她爸爸的字在书上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却也知道自己又有糖可吃了,顿时也笑开了脸。

    温向平听见动静,拄着拐出来,就看见母子仨一个比一个笑得灿烂,

    “就这么高兴?”

    甜宝像个小炮弹直直冲过去抱住温向平没受伤的腿,甜甜的笑,

    “高兴――”

    苏玉秀脸上的笑根本止不住,把书凑到丈夫面前,

    “看看,你画的画儿在封面呢!我就说你画的好吧,人家肯定也觉着好!你这些日子的辛苦,没白费!”

    温朝阳也巴巴点头,

    “我爸爸最厉害了!”

    温向平早在屋里就听见母子仨叽叽喳喳,心里悬着的半颗心早就放了下来,眼下被母子仨轮番上阵夸奖,面上也不禁有些发热。

    都快四十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不禁夸!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羞赧,温向平岔开话题道,

    “现在还不敢太高兴呢。”

    “为什么?”

    苏玉秀一下僵住了笑意。

    温朝阳也瞪大了眼睛。

    温向平见状连忙解释道,

    “过几天钱就要邮过来了,到时候就要更高兴了。既然这都印在第一页了,这次稿费肯定不会低。正好,到时候我就带你们去商场一人扯一身衣服,好吃的好玩的都买点回来,这回你们三个可不许嫌花钱了,钱挣来就是给你们花的,不花难道是等着钱下崽么,就跟小鸡小鸭一样?”

    温朝阳和甜宝顿时被逗的噗嗤一笑,随即连忙捂住嘴巴,两双大眼睛不住的在父母身上扫来扫去,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苏玉秀不好意思的挽了挽耳边的碎发。

    或许是因为过了这么多年手头拮据的日子,虽然手里一下有了几千块钱,苏玉秀却总是不敢花,温向平要带着去买衣服也不肯,要带着去下馆子也不愿,只想着万一将来有个什么事好能拿出来顶一顶。

    两个孩子也是随了他们母亲,平时连大白兔都要两天才舍得吃一块,这还是温向平明令要求的,不然只怕一个月吃一块也是有可能的。

    苏玉秀不好意思的抿了抿嘴,

    “我那不是怕万一将来有个什么事儿么――”

    眼见温向平要瞪眼睛,苏玉秀连忙应到,

    “好好好,听你的听你的――”

    话还没说完,苏玉秀就忍不住露出一个笑。

    是夜,一家人坐在一起听半导体讲《白毛女》的故事。

    公租房虽然有灯,瓦数却不高,只有温向平的屋子专门买了高瓦数的灯,还是为了方便温向平写作。

    眼下两个孩子听得入迷,看着昏暗灯光下妻子秀美宁静的侧脸,温向平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轻声问道,

    “玉秀,万一接下来我写的不好,没人愿意再看,也没人再买怎么办。”

    “怎么会!”

    苏玉秀睁大眼睛,信誓旦旦,

    “你写的这么多故事,哪一个不好看?连我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听了都喜欢。”

    闻言,温向平故作沮丧,

    “看来我不是个做老师的好料子,这些日子非但没教给你几个字,反而还把你带的连原来的字都不会写了。”

    苏玉秀连忙摆摆手,她的本意只是想安慰安慰丈夫,怎么现在更沮丧了,偏偏嘴笨,说来说去也只有几个字,

    “不是…没有…”

    温向平噗嗤一笑,一把将妻子搂进怀中,附在她耳边轻轻道,

    “那从今天开始,咱俩睡一个家,每天睡前都多学一会儿,我好好教教你,好不好――?”

    感受着身边人温热的胸膛,苏玉秀耳边爬上一抹绯色,想到还在乡下时被温向平抱在怀里,听着他给自己指着书念,面上也渐渐烧了起来,连忙拍了拍温向平要挣出来,

    两个孩子还在呢。

    “…不行不行,万一睡迷糊了碰住你脚可咋整。”

    温家两间卧房,温向平作为伤患独自睡一间,苏玉秀带着两个孩子在隔壁挤一张床,就是怕晚上不小心碰着他的脚。

    “不会的,再等两天就能去做复健了,脚这会儿肯定长好了。”

    “我――”

    虽然跟温向平也称得上是老夫老妻了,可前几年怎么样不必多说,这半年……

    苏玉秀只觉着脸上烧的慌,连忙低下头去,声音小如蚊蝇,

    “总不能让两个孩子睡一起吧――孩子们都大了――”

    温向平打蛇随棍上,

    “要不,咱去改租个三个卧室的房?”

    “甜宝还小呢,一个人睡怎么行。”

    苏玉秀说

    “那――”

    温向平想了想,

    “那把两个孩子送回去两天,爸妈这么久没见了指不定心里也想的慌,正好给咱们腾地方。”

    轰――

    苏玉秀脸上瞬间滚烫,连忙戳丈夫一拐。

    两个孩子还在这儿呢,这人怎么这么不正经!

    温向平摸着暗痛的肚皮,只好悻悻的闭了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