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43章 第四十三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重回六零全能军嫂不死佣兵星际平头哥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综]刀剑攻略     温向平之前出事儿的时候, 就属赵建国家和江河清家最热心,包括后来苏承祖回来借钱的时候,也就属这两家借的最爽快, 这下温向平回来了, 怎么也得上门去道了谢。

    于是吃完早饭,苏家四个大人就出了门。

    到赵家的时候,赵家刚吃完饭,赵建国媳妇儿刘翠英给他们开的门。

    一看见温向平和苏玉秀手里提着的东西,刘翠英脸上的笑瞬间真诚了几分,

    “哎呀,来就来吧,咋还提这么多东西呢。”

    堂屋里, 众人围着两个红艳艳的火盆坐着,一边儿的桌上摆着苏家提来的几样东西。

    一块两斤的猪肉,一包散糖, 还有一罐麦乳精, 在这样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 这样的礼已经称得上重了。

    刘翠英半天眼神就没离开过那罐麦乳精。

    这可是麦乳精啊!连他家爱军都少能搞到的麦乳精啊!

    赵建国却不让收,

    “这些东西待会儿你们走的时候提走, 拿回去给两个孩子吃去吧, 心里记着我这份情谊就算了, 咱俩这关系, 也用不着花这面子钱。”

    完全不顾一边刘翠英不住反对的眼神。

    刘翠英气的不行。

    之前苏家女婿出事儿的时候, 他赵家人钱都没少出, 咋就拿不得这点儿东西了。

    何况肉啊糖啊的,他家隔三差五也能吃上,倒是不稀罕,可那麦乳精可真真是个稀罕东西啊!他家爱军家里还有个小娃娃,收下来拿去给她的小孙孙吃,多好啊。

    知道赵建国是担心自家这么一买家里更拮据,苏承祖摆了摆手,指着温向平说,

    “你收着就是,朝阳甜宝的家里都留着呢。向平这几个月在城里养伤的时候也没闲着,找了个活儿干,也挣了点钱,你安心收着就是。”

    刘翠英闻言连忙插嘴道,

    “是啥活计?咋这么挣钱呢?那向平你看看我家爱党能去不?”

    苏家女婿这才在城里待了几个月啊?撑死就四个多月吧,竟然就连麦乳精都能买下了,这么好的活儿她咋没听说过?别说她了,连她最引以为傲的大儿子赵爱军也没这么有能耐啊。

    赵建国瞬间拉下了脸,赵爱党见状连忙开口解围道,

    “不用不用,我就是个笨的,每天跟着我爸跑,事情还弄不细致,哪还有余力做别的呢。”

    刘翠英还想再说,却在赵建国不悦的眼神下只好讪讪的闭了嘴。

    温向平却不介意。

    他是确实感激赵建国和赵爱党的。当时大晚上的,又是冬天,赵爱党觉也不睡的陪着他们城里乡下两头跑,又一家一家医院的找,这恩情可不小,何况后来苏承祖回来借钱的时候,也是赵家掏出积蓄借给他们――虽然后来没有用上还回去了,但这份情谊也不能不承。

    再说了,他现在在村里,每次收信少不得要经过赵家父子的手,瞒也是瞒不住的,倒不如爽快坦诚的讲出来。

    于是,温向平笑着说,

    “不要紧。我只是写写文章投给杂志,挣两个润笔费罢了。”

    赵建国闻言点了点头,

    “不错,向平是个有文化的。”

    想了想,又说道,

    “对了,我听爱党说之前向平脚伤的挺严重,现在怎么样了。”

    温向平平淡的笑道,

    “好多了,现在问题已经不大了。”

    自从有了妻子和孩子们的支持和鼓励,他已经能够坦然的面对别人,当别人提及他的伤脚时也能平静以待。

    苏承祖却是摆了摆手,

    “这次来,除了跟你说声谢,就是想跟你再说下这事儿。向平这脚虽然好了,却落下了些毛病,重的活儿只怕是不能干了,想着看明年分工的时候能不能给分个轻松点儿的活计。”

    在场之人都不是傻的,自然明白了苏承祖的言下之意,赵建国闻言拧起了眉头,转而爽快点头道,

    “这没问题,当然可以。只是,可惜了――”可惜了这么一个正值壮年的男人,后半辈子就要跛着脚了。

    很快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赵建国连忙止住话头,转移话题说道,

    “你放心,这事儿能行。向平这有文化,还能投稿挣钱,也不比庄稼汉子差,再说了,现在国家政府也允许考高考了,向平好好复习复习,到时候考上个大学,不仅给你岳丈一家长脸面,自己将来的前途也是一片光明啊。”

    赵爱党闻言也附和到。

    只有刘翠英在一边心里却是不忿,人苏家女婿都不在意了,他赵建国激动个什么劲,还在外人面前给自己甩脸色!于是瞅着空连忙插嘴道,

    “哎呀,说到考大学这事儿,王贵祥家女婿不是去横城上大学了么,这几天快过年,人家也回来了,向平你正好可以去找人家说说话,年轻人多交流交流,说不准向平就因为这考上大学了呢。”

    这一下,不仅赵建国的脸色顿时黑了,连苏家四口人的面上也不好看。

    眼见赵建国脸色不好,赵爱党连忙叫了声,

    “妈――”

    然后不赞同的对刘翠英摇了摇头。

    刘翠英到底是怵丈夫发火的,这一下就缩着脑袋坐在一边再也不说话了。

    毕竟是年关时节,家家户户都忙着收拾家做年货,苏家四口人也就没多坐,不一会儿就走了。

    等到苏家四口人一出门,赵建国立马呵斥道,

    “就你有能耐?!就你有嘴说话?!你咋这么没脑子呢!盯着人家拿来的东西不放也就算了,那嘴咋这么不把门呢!不知道王贵祥家和承祖家处不好,还在那儿一个劲说说说!再有下次,你以后在人家承祖家过来的时候就给我待在屋里别出来!丢人现眼!”

    刘翠英面上瞬间就不好看了。

    虽然也觉着刘翠英做的不对,但眼见赵建国火冒三丈,赵爱党还是先紧着他爸劝,

    “爸,别气别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嘴就那样,说说让长记性就行了,别气,气着身子可咋办。”

    一边连忙对刘翠英摆摆手,示意她先别在赵建国面前惹他生气。

    刘翠英只好讪讪的转身离开,可看见桌上的麦乳精的时候,脚步还是忍不住顿了一下。

    想了想,刘翠英干脆把苏家带来的所有东西都提了起来,一副要放到火房去的样子,抱着麦乳精的手却不禁紧了紧。

    她家爱军家还有个小孙孙呢,正是该吃麦乳精的年纪,等过几天去看小孙孙的时候,把这个送过去吧。

    从赵建国家出来,一行人又拿了东西往江河清家去。

    江河清就是当时一路抱着温向平跑到村口的那个汉子,他媳妇儿也巧,就是苏玉秀之前打听知青寄稿子的那个女知青。

    江河清媳妇儿今年高考也落榜了,却不像徐家媳妇儿一样又是抛夫弃子,又是卷了家里积蓄逃跑的,每天照常该照顾孩子照顾孩子,该收拾家收拾家,再加上本来就是个踏踏实实的人,渐渐也就让担惊受怕的婆家人放心了下来。

    江河清却是个从来没想过自家媳妇儿会跑的,每天努力上工挣工分,因为天生大力,家中生活也算是宽裕,再加上三个可爱懂事的孩子,可以说生活是十分美美满满了。

    给江家提去的礼自然要比给赵家的少一些,但也只是没有那罐麦乳精。

    虽然温向平手上还有好几罐,但一向拮据的苏家一口气拿出来两罐麦乳精也是招人耳目,温向平想了想,便又加了一块两斤的猪肉算是顶替了麦乳精。

    江河清一如既往的爽朗,看见苏家人提着礼也是不肯收,

    “有啥事儿找我就是,干啥讲这些虚的。”

    话是这么说,东西却不能不送,毕竟当时江河清也出了不少力。

    江家人都是性子好的,苏家人也都是好相处的,虽然平时因为一家住村头,一家住村尾而来往较少,但经过这一下,两家人关系顿时近了很多。

    等到温向平一众人告别的时候,江河清已经拍着温向平的肩膀连声叫“温老弟”了,他媳妇儿也和苏玉秀约好了过年的时候一起去纳鞋底子。

    算一算时间,温向平这一伤脚,在城里住了大概有四个多月,等从城里回来的时候已经一月下旬了,再要不了半个月,就是过年。

    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忙得很。收拾打扫家,还要做年货,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去供销社里头把养了一年的猪卖掉,拿回来一沓大团结,这可是一年唯一一次能一口气拿这么多钱的机会。

    这年头各家各户家里养的猪都不能私自宰杀销售,非得等到年底的时候送去供销社卖才行。

    因着供销社离第五大队跟有一段距离,赵建国干脆就把自家的三轮车贡献出来,轮番带着村民去卖猪,于是哪天出发、什么时候出发都是提前定好的。

    故而这天一大早,苏承祖就跟着李红枝带上自家喂了一年的两头猪出了门。

    那头苏承祖夫妇忙着去供销社,家里头也有不少活计要忙。

    温朝阳和甜宝两个人打了水摆了抹布,踩上小板凳从两人睡着的那个屋开始擦起,门门框框都擦的十分用心。

    由于家里今年积蓄不少,加之有个“喜好奢侈”的温向平在一边怂恿,之前在百货商城的时候,苏玉秀便咬了咬牙,盐油调料啥的都买了不少,就想着回来腌肉炸年货的。

    于是,苏玉秀挽了袖子站在火房,案板上摆着各样的菜和肉,还有鱼。苏玉秀首先把鱼开膛破肚的抹了调料和盐腌着去了,又剁菜剁肉,拌馅搅馅,把十斤的猪肉切成拳头大小的块,等着待会儿下油锅炸一遍,然后再放到院子里头冻着,能存很久,吃到年后绝不是问题。

    而剩下的温向平既不会案板功夫,没法儿帮妻子的忙,又皮薄血脆,劈不了柴火,更是因着腿脚不便的原因,上上下下修补房顶也做不成。无奈之下,只能拿起抹布,和两个孩子一起把家擦抹一遍。

    门框桌凳都擦过之后,温向平打发两个孩子去玩之前买回来的玩具,然后把地扫了,又把后院的猪圈狠狠清理了一番。

    苏承祖和李红枝在之前已经把家收拾了一部分,可饶是如此,等温向平打扫完的时候,后背也已经起了一层薄薄的汗。

    因着快要过年,温向平也不再像之前一样睁眼闭眼都想着赶稿子了,把《蜀山》维持住一周两更的速度,《大惠山》也每天更上一更半更,维持一周三更的速度就够了,权当是给自己放个假。

    今天的活儿干的差不多了,温向平索性也不再加班,坐在火房门口盯着苏玉秀的背影瞧。

    大概是由于常年下地的原因,苏玉秀的腰身很细,手脚麻利的把肉和丸子下锅去的身影在温向平眼中也很是轻灵。

    他这…是不是恋爱了?

    被月亮照昏了头,没看车号就上了车的温向平温先生此时才想起来考虑这辆车是不是自己要坐的那辆。

    但现在看来,应该就是了。

    虽然这会儿正是隆冬时节,屋子外头滴水成冰绝对不是问题,屋檐下头也挂着一排冰棱,但沸腾的油锅蒸腾起来的热度还是把火房熏成了一个大火炉。苏玉秀的额头上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不时要抬手用袖口擦一擦。

    温向平见状,上前就要接过手,

    “我来吧,你去歇一会儿。”

    苏玉秀避开身子,摇摇头道,

    “不用了,你又没做过这些活儿,这火候掌握不好,糊了焦了多浪费。”

    温向平从怀里摸出一方素帕子给妻子拭了拭额头,温声道,

    “我来吧,你做了这么半天我早看会了,实在不放心,你就坐在一边儿看也行,我哪儿做的不对你立马指出来就是。”

    苏玉秀闻言点点头,说,

    “那也行,你先做一会儿,我先把午饭做了,俩孩子该饿了。”

    今天一早苏承祖和李红枝出门的时候她就在火房待着了,到现在一上午过去了,还有一小半等着她去炸,也确实是累了。

    温向平连忙拦住苏玉秀,

    “还吃什么午饭,这儿这么多好吃的,随便吃几样就饱了,明天歇回来再好好做一顿也不迟哪。”

    说完也不等苏玉秀再说些什么,扬声唤道,

    “朝阳甜宝――快来吃好吃的喽――”

    话音刚落,两道小小的身影便出现在火房门口。

    温朝阳和甜宝早就在堂屋里被荤食和油炸的香味馋的不行了,只是知道这些是过年吃的,也就很懂事的强忍着馋意,暗自咽口水罢了。

    但一听爸爸在里面召唤,就像横跨黄河的千里堤坝上突然被打破了一个小孔,所有的口水和馋意瞬间就绷不住了,连忙跑到火房。

    甜宝欢喜的叫道,

    “爸爸爸爸,我们能吃好吃的嘛?”

    “当然了――爸爸骗你们干啥。”

    温向平拿了一个搪瓷大海碗,从每样盛着炸食的盆里拨了几筷子出来,红薯块、土豆块、肉丸子、菜丸子、甚至还有一块拳头那么大的肉块!

    “哇――”

    甜宝欢呼,激动的在原地蹦蹦跳跳,

    “好多肉啊,好香啊――”

    连向来稳重的温朝阳也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肉呢!而且还全是给他们吃的!

    “去吧,去外头堂屋里吃去,这里头太热了。吃完了要是没饱再来找爸爸。”

    温向平笑眯眯。

    “诶诶――”

    温朝阳只顾着点头,完全没有听清他爸在说什么,捧着一大碗肉带着甜宝出去大快朵颐了。

    苏玉秀嗔道,

    “这些都是留着过年吃的,照你这大方样子,连除夕都撑不到,还显着我这当妈的小气。”

    温向平笑眯眯的拿起筷子,却没有先急着往油锅里下丸子,而是从一边的盆里夹了一颗出锅一会儿的丸子喂进了苏玉秀的口中。

    唔――

    苏玉秀猝不及防被喂了颗丸子,荤食和油炸特有的香气在舌尖绽放,香脆的外壳、细腻的肉和筋道的馅,咸香的味道从鼻尖喉咙涌进胃袋,好吃极了。

    温向平也自己夹了一颗吃,

    “不怕,肉吃完了再去买就是,到时候就让我来炸,看看你这个好老师教出来的徒弟做的饭好不好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