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第七十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70章 第七十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本着良心活下去[综]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带着空间闯六零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坐等飞升     生活和工作都在正轨上前进。然而, 没过了几天,温向平这个大家长就接到了甜宝钢琴老师委婉的投诉,

    “和宴似乎不太坐的住…”

    甜宝都是自家人叫的小名, 大名跟了苏玉秀姓, 叫苏和宴,却是温向平后来取得,原身在女儿出生长到三岁,硬是没给女儿起过名字。

    因着妻子名字里有个“玉”,儿子名字里带了个“朝”,温向平索性挑了句“百辟朝回闭玉除, 露风清宴桂花疏”的诗,如此, 甜宝叫“和宴”,蜜果儿叫“和疏”, 一家人的名字便都囊括进去了。

    甜宝乖乖站在温向平身边拉着爸爸的衣角, 看钢琴老师委婉的跟爸爸告自己的状,忍不住有些委屈的抿了唇。

    “能不能跟爸爸说说为什么?”

    回到家,温向平并没有责怪甜宝这些日子的不专心,轻声问道。

    甜宝抿了抿唇,很是委屈,

    “我想弹窗边…可老师只让我们弹domi……”

    温向平本来以为甜宝或许是因为兴趣退却后的不耐烦,或者音阶太难学的退步, 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理由。

    心下不禁泛起愧疚。

    温向平想了想, 道,

    “那爸爸教你弹好不好?只教窗边。”

    温向平飞快的补充了一句。

    甜宝的大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不住的点着小脑袋犹如小鸡啄米。

    于是从这日起,温向平除了每天弹着吉他逗逗蜜果儿之外,又多了一项教甜宝的职责。

    为此,温向平专门开始追《窗边》的片尾曲不说,还专门托了罗家和寻来窗边的谱子。

    好在《窗边》是时下最火的一部港剧,不仅每晚在沽市一台播出,其他台也有不少重播挣收视的,温向平才能不断的听原曲。

    每天甜宝从钢琴教室学习回来后,父女两个就一起坐在一米一的小钢琴前你弹我奏。后来甜宝能完整的把窗边弹出来不说,还能跟温向平来个合奏,可让李红枝直夸心肝肉。

    然而跟着老师学的最简单的一些入门曲,甜宝学的反而还没有窗边这个高阶版快。对此,温向平也只能感慨一句“兴趣所致”。又教了几首甜宝爱看的电视剧、动画片里头的主题曲。等到《蜀山》彻底完结的时候,甜宝已经能和小有所成的温朝阳一起合奏窗边和逍遥叹了。

    《蜀山》下部大约有一百五十章左右,按着一周三更的频率,也足足连载了近一年。

    此时,温朝阳已经正式的成为了实验中学初二一班的一名学生,甜宝也已经是三年级的大孩子,就连最小的蜜果儿,都已经在幼儿园里淘气了两年。

    三十有三的温向平似乎格外受时间眷顾,白净的面皮一如苏玉秀第一眼见他一般,加上文人儒雅的气质和岁月沉淀的魅力,走在街上准能引来一帮大姑娘小媳妇儿回头。

    苏玉秀这两年没少和李芝龄一起逛百货商场买护肤品,再加上家里店里都顺心,也叫人看不出来是三个孩子的母亲。

    江家的生意做的越来越大,如今在沽东已经买了三套房,甚至还有一套别墅,不得不叫温向平佩服这夫妻俩毒辣的商业眼光。

    两家的孩子也一如既往的时常打闹在一块,感情越来越好。只叫在甜宝能熟练流畅的弹奏出窗边后,竟然就迫不及待的弹给了江慎之听。

    一想到《窗边》里男女主在钢琴房弹着这首曲子一见钟情,温向平便忍不住黑脸。

    他家甜宝还只是个三年级的小学生呢!

    更让温向平心塞的是,苏玉秀没注意到事态的严重性跟着乐呵也就算了,连朝阳、蜜果儿这两个娃娃也一个劲的把妹妹/姐姐往江慎之面前推。

    蜜果儿这个傻乎乎的小姑娘最近迷港剧迷的厉害,每天把结婚、对象挂在嘴边。连字都认不全呢就知道给她姐姐拉郎配了!

    温向平真是恨不得把电视扔出去,只可惜除了他之外的所有人都只当蜜果儿是童言童语,甚至乐见其成。谁叫江慎之那个臭小子,居然还给甜宝设计衣裳穿,俘获了温家从老到小所有女性的心……

    李芝龄倒是偷偷捂嘴笑个不停。

    这次哪,慎之一定能提前好几年给她娶回来个儿媳妇儿!

    连载了近两年的《蜀山》在给温知秋带来极大名气的同时,也彰显出了温知秋本身深厚的实力。

    温向平并不是每日龟缩在家里足不出户的人。相反,时不时都会去新周刊的办公大楼参加定期举办的作家交流会。但凡遇到杂志的几位大家讲课――尤其是国家作家协会有一席之地的张肇嘉和余姚中二老,必然场场前往。更是拿着牛皮本认真听讲做笔记,身姿坐的尤为挺拔,面上专注之情更是万分,丝毫没有因为《蜀山》火热就张狂自大的模样,叫几位大家都不由得暗自点头。

    绿肥红瘦之时,余老主动找上了门来。

    “知秋对今后可有什么打算。”

    余姚中面上含笑。

    温向平恭敬有礼,

    “《蜀山》刚刚完成,打算着休停数月,向诸位前辈好生学习一番,亦多阅几本书丰实自我,再做新作品的准备。”

    余老暗自颔首,是个通透的。

    于是笑着问道,

    “我这里有一个学习的好去处,知秋可有意愿一去?”

    温向平隐约有个飞逝的猜想,

    “莫不是……”

    余老笑着颔首,

    “作家协会里人才济济,更有渊博深厚的前辈和大家,能在里面和众位同行切磋求教,必然大有进益。”

    温向平自是知道这个道理,略一思索,便做了决定,

    “多谢余老引荐。”

    余姚中笑着摆摆手,

    “你年纪虽然不大,底子却极为扎实,思想更是灵气十足、不受拘束。到如今发表的几部作品,无一不是精品,进协会是迟早的事情。我和张老不过是占了你个便宜,厚颜做个领路人罢了。”

    顿了顿,又道,

    “知秋这几日有无事?如若方便,咱们尽早去京市把这事儿办妥了如何?”

    温向平诧异,怎么这么急。

    余姚中眼角的皱褶泛起暖意,

    “因着十年浩劫,遭受种种挫折就不多说,直到前年,作协的部门才恢复了建设,《小说选刊》正缺你这样的人才。更重要的是,今年年底要举行会员代表大会,凭知秋你的本事,当选理事也是要得。如若错过,太过可惜了。”

    闻言,温向平不由得惊讶。

    他起初还以为是进沽市的作家协会,听余老这么一说,竟是要推荐他进华国作协了。

    温向平倒不是觉着自己实力不够而心生退意,只是这消息也太过突然。

    他一介平头白身,想要进入华国作协,首先须得加入地方协会成为会员,然后由作协会员推荐,在经专家咨询委员会审议通过,会员发展大会审议后才能正式对外公布新成员的名字,流程不可谓不繁琐。

    如今却要一口气吃成个胖子,直接跳到无数作家梦寐以求的位置……

    而如今已经近十月份,虽然办完手续后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却仍然称得上是慌忙仓促。必定是有什么让余老不得不推荐他进作协的机会。

    这让温知秋对余老的说辞,七分信三分疑。

    余老见温知秋眼底的了然,皱褶的脸上泛起了赧意。半晌,摇摇头苦笑道,

    “知秋通透啊――”

    虽然港省如今的领土权还没有回归华国,但大陆和港省的交往自改革开放后已经日益密切,其中一项交融碰撞的,就是文学。

    大陆禁锢思想近十年,古籍珍本毁了大半,文学水平倒退数年。港省却凭借着开阔的政策和经济蓬勃的发展着,涌现了不少卓越,甚至堪称不世之才的文学家。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今年五十有四的查世良。

    查世良――

    温向平心中一震,不由得将身子又坐正几分,面上显出严肃夹杂着敬仰。

    不像温向平是占了眼界领先数十年的优势,查世良是实打实的,在当下凭借着超越时代的思想,创造了一整个武侠世界的体系,开创了武侠小说的先河,此后数十年间的武侠仙侠等一系列的设定,莫不是从查世良的作品中延伸发展而来。

    本质上来讲,温向平也要恭恭敬敬的尊查世良为开山鼻祖。

    而在查世良三十一岁那年,发表的第一本风靡港省的武侠小说《古墓传奇》,却因着大陆和港省的隔离而被阻挡在外。一直到二十年后的今天,《古墓传奇》才进入大陆。然仅短短三个月,就已在内地引起轩然大波。

    隔空点穴的功夫,不见残影的剑光,柔中带着杀气的白绫,莫不让人兴奋之余,又拿来和同样神奇的仙魔法决对比。

    彼时,正逢《蜀山》将近完结之时。两大巨著棋逢敌手,热度居高不下。街头的孩童有叱着“空明拳”玩耍的,也有比着手势施仙术的。人们的口中不是讨论着景逍遥就是杨彻。到底是仙术更胜一筹还是武功玄妙不已,每天都有无数的蜀山迷和古墓迷在辩论,只在沽大,就已经举行过不下三次的辩论赛了。

    温向平自然也在第一时间买了书来看,确实是数十年后仍然经久不衰的经典,哪怕是又一次再读,也依旧津津有味。

    然,温向平并不以自己是后来者便心生怯意。《蜀山》灌注了他的一片心血,再加上时隔两年重新修正,无论是文笔、人物还是情节设置都是温向平的巅峰水平。自认与查世良在三十余岁时撰写的《古墓传奇》不遑多让。

    但撇去这些都不谈,温向平对于查世良这位祖师爷,心底是抱有百分崇敬的。查世良今年已经五十大几,这些年陆陆续续出版的作品温向平也一一买回来看过,再加上查世良还未出版但后世已见的作品,比之昨日又上数层楼。从资历到实力,查世良都超出温向平不止,叫温向平心悦诚服。

    余老叹了口气,苦笑道,

    “明年年初有个作家交流会,届时,内地的、港省、琉省,甚至国外的作家都会汇聚一堂,真的是人才济济,群英咸集,可惜我们内地的作家……在小说这方面确实有所缺失,灵感跟不上喽――”

    余老这话并不是否定内地作家的水准,“正路子小说”写的好的作家不在少数,只是感慨在高压的思想禁锢下逐渐失了灵性,又正好撞上港省百年一出的查世良,撞上了前所未有的新思想,这才落了下风。

    输给自家人倒是不打紧,还能推着人进步,输给外来国的作家到底跌份。有一个天马行空又底蕴深厚的温知秋在,也算是多了一张底牌。

    余老自嘲笑笑,又道,

    “知秋也不必多想,我和张老都是宁缺毋滥的人,正如我刚才所言,你有实力,还有心性,只要你愿意,迟早能进作协,我两不过是推了一把而已。”

    温向平垂眸斟酌了片刻,颔首应到,

    “那就多谢余老和张老为我引荐了。”

    在得知温向平即将入作协的消息后,饶是向来沉稳的罗家和也忍不住眉开眼笑,

    “这下可就成公认的大作家,再也不用担心别人揪着资历说事了。”

    温向平摇头失笑,

    “到底是趁了便宜,要不是明年有个交流会,只怕我还得等个五六七八年才行。”

    罗家和“欸”了一声,

    “你这就妄自菲薄了,别说沽市,数一数,除了港省今年新传进来的查老,除了几位德高望重,成名数十年的老作家,整个内地,谁的作品能像你的一样引起这么大的轰动。这至少证明,你的实力绝对是凌然大部分人之上的。”

    温向平将批阅完的《蜀山别传》手稿还给罗家和,笑道,

    “瑜新和阿昀两个孩子,实力也是有的。”

    罗家和笑呵呵的接过来,

    “能得你这一句,两个孩子能高兴好久,比得到我的肯定都高兴。”

    说到后来又不由得带上了一点酸溜溜。

    温向平故作无奈的摊摊手,随即正经道,

    “孩子们是打算单出一本,还是跟着印在《蜀山》后页?”

    没错,因着《蜀山》在整片华国土地上的知名和热度,在杂志上一连载完结之后,新周刊就联系了作家将《蜀山》整个刊订成一本书,等到一印完就要投入市场。

    “还是让他们自己出一本吧。”

    罗家和道,

    “我和许社长出钱印上一千本先卖,销量好了再加印。”

    温向平闻言笑道,

    “那敢情好,让我也凑个股,阿昀画的插图颇好,瑜新的文章写的也不错,指定能大卖。”

    罗家和笑得眯了眼,

    “那就承你吉言了。”

    加入地方协会要比进华国作协的手续简单些,温知秋的三部大作可以说在沽市已经是人尽皆知,再加上水平也受到了余老和张老及陆胜恩陆副编的公开认可,协会主席团一路绿灯,不出两周,温知秋便成为了沽市作家协会的一员。

    国家作家协会的大本营在京市,温向平自然得亲自前往一趟,来回怎么也得一月有余,温向平便抱了携家带口一起去京市的念头。

    正好无需赶稿一身轻,在这个交通并不发达的年代,如此一趟出行也是不易,趁作了旅游也不枉坐几天几夜的火车去一趟京市。

    只是孩子们还没放假,苏承祖老俩非要留在家照看孩子和温苏记,到最后,就只有苏玉秀陪着温向平来了京市。

    京市作为华国的首都,自然有与沽市不一样的气派,街上人流涌动,虽然楼层建筑与沽市相差无几,然到底保存了雕梁画栋,碧瓦朱檐的百年楼阁,比之沽市更多了一份传承之味。

    京市人流密度与沽市相比几乎更甚,兼之人生地不熟,温向平便嘱托苏玉秀在酒店等他回来,这才跟着余老和罗家和出了门。

    有余老做推举人,温知秋在作协很快就办好了相关的手续。主席团的一位成员笑着拍拍温知秋的肩膀,对余张老道,

    “当真是后生可畏哪。”

    《蜀山》在沽市引起的轰动并不是全部,就是在人才济济京市,“温知秋”这个名字和其三部大作也是耳熟能详。更何况其开创了仙侠流派的文学题材,不止在同龄人中,就是再往上加个一二十岁,也罕有能与之比肩的人物。

    余老笑呵呵,

    “可不是,算一算,查世良写《古墓传奇》的时候,也才三十有五,正跟知秋一个年纪。”

    两位大家笑着攀谈几句,路过的一个中年作家闻言却是忍不住看了立在一边的温知秋一眼。

    这就是温知秋?

    男人眼中闪过一丝怀疑,看上去才多大?有三十岁么?

    心中打着腹稿,面上却是尊敬的对两位大家点头问好,快步离去了。

    “接下来只要等着就行啦――”

    余老放松的坐在酒店的椅子上,捧着杯茶品赏,

    “凭你的《蜀山》不会有进不去的问题,只是时间要拖一些日子,是上头的规定,没法规避。”

    眯着眼享受的啧了一口茶香,余老又道,

    “正好你不是带着你爱人来了,趁着这功夫去京市里头转转,尝尝京市菜,也不白费这时间。”

    温向平本来便是这么打算的。

    只是温向平虽然对数十年后的京市更熟悉些,但故宫这种历史建筑的方位并没有变化,逛起来并不吃力。

    至于不熟悉的地方,鼻子下面长着嘴,问就是了。

    如此在温向平牵着苏玉秀吃遍了京市的豆汁片鸭糖葫芦之后,作协正式对外公布温知秋正式成为作协会员的消息。

    作为火热出炉的作协新会员,温知秋堪称是志得意满,然而实际上,温向平却并没有什么情感上的波澜。

    但无论如何,载誉归来的温知秋理所应当的收到了沽市整个作家圈子的关注。

    然而关注温知秋的不仅仅是同行,还有数以十万计的读者和观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