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71章 第七十一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带着空间闯六零山村名医坐等飞升丹宫之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     作为以三十三岁幼龄加入囊括着全国顶尖作家协会的温知秋,在从京市回来之时, 理所应当的收到了整个沽市作家圈子的目光洗礼, 甚至还有数以万计的读者和观众。

    然而其中, 有相当一批人,投之以恶毒的评价和咒骂。

    就在温知秋赴京的这一个月, 一家小报纸突然爆出了“温知秋家暴”、“温知秋道德败坏”的消息,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吸引了几乎整个沽市的目光,不管是温知秋的忠实读者气愤报纸败坏温知秋名声买来求证, 还是心怀嫉妒者顺水推舟大肆宣扬,这家名为“沽市晚报”的报纸都得了利, 一跃而为当下备受瞩目的报纸之一。

    沽市晚报说的头头是道,简直把温知秋八代都挖了出来。

    标题还起的相当博人眼球,是《斯文败类的摇身一变》。

    据称,笔者是怀着仰慕之心奔赴万里来到了温知秋的家乡,然而在和其乡人交流的过程中听到了许多来自乡人的抨击,几经求证确认这便是温知秋的真实面目后, 便写了这么一篇文章将事实公告大众。

    从温知秋被排进第五大队说起,讲到利用色相勾引哄骗村里姑娘让其父兄替他做活儿, 又还把温知秋和苏玉秀结婚后对妻儿的冷暴力、甚至斥骂的污言秽语写的一清二楚,仿佛撰稿人曾站在当场亲眼得见一般。更有提及对岳父母不孝顶撞, 对亲生父母十年来不闻不问, 好吃懒做云云。

    总之, 在沽市晚报的这篇报道中, 温知秋被描述成了一个道德败坏、人面兽心、不孝不慈的败类, 末了还在文末用感叹的语气写了一句,

    “才学是否能掩盖一个人肮脏丑陋的内心?智商和品行又孰轻孰重?如果非要笔者舍弃一样,笔者情愿一辈子碌碌无为,呵护儿女抚养长大,爱护妻子,孝顺老人。如此,也不枉来这人世走这一遭。”

    就差没光明正大的说温知秋不配做人了。

    有的人被文章里的细节说动信了,心中给未曾谋面温知秋塑造的美好形象瞬间破碎,带着被欺骗的怒意跟着不怀好意的人一起斥骂,

    “连亲生儿女也如此磋磨,这不是父亲,对相濡以沫的妻子也冷漠无情,这不是丈夫!对有生养之恩的老父母不闻不问,这不是儿子!不慈不义不孝!这是□□裸的小人!对自己的家庭都如此不负责任,怎么能让我相信他在《大惠山》里的一片赤诚爱国心!让我如何相信他在《太阳》里的一片温柔心肠!只要一想到我居然为这种虚伪下作的书和人共鸣流泪,就有发自内心的呕意!”

    “听说温知秋最近还春风得意,成了国家作协的一员!作协的人是对他的卑劣品性不知情而受蒙骗,还是将他的无耻照单全收?!这样低劣丑恶的人身在国家最高水平的作家协会里,会给全国的作家及喜爱文学的人士带来多么恶劣的影响!不除名不足以平民意!我愿实名举报温知秋,请求作协将其除名!”

    更有甚者,连狄导和《大惠山》的一众主演也牵扯进来,痛骂其利欲熏心,居然和温知秋这种小人合作。

    这还只是一部分,更多没能公开发表言论的人都纷纷寄信到新周刊来骂,多么不堪入目的言论都有。甚至,一些知名的周刊杂志也公开发表了观点,有些直接一帮子把罪名砸在了温知秋身上,也有的处事中立,两边都不得罪。

    温知秋这样一个知名作家倘若折了,新周刊不仅少了一个人才,还会因此蒙上“是非不分”“善恶不明”的名头,在读者心中的形象自然要蒙上一层阴影,对于他们这些竞争对手来说,自然是件好事。

    有指着温知秋鼻子骂的,自然也有出言维护的,

    “温作家的家乡在哪里这个作者是怎么知道的?怎么证明他去的究竟是不是温作家的老家?或者说,他究竟有没有去过?谁能证明他说的就是真的,而不是对温作家的污蔑?!”

    “倘若心是肮脏不堪的,怎能写出《大惠山》的赤诚?倘若品性是低劣丑陋的,怎能写出《蜀山》的洒脱飘然?是非曲直,怎能只听一家之言?温作家总该有个机会为自己辩明!”

    事情闹得满城风波,一时间,支持温知秋的和抵制他的在胶着,都等着温知秋给个说法出来。

    毫不知情的温知秋却才提着行李牵着苏玉秀从火车站出来,和罗家和等人分别,回家去。

    温向平夫妻坐的车是下午三点到的,回到家没一会儿就该是孩子们放学的时间。

    因着当初走的时候也不知道多会儿才能回来,也就没跟家里人说回来的具体时间。何况他俩也没提多少东西,用不着家里老老小小跑去接。

    一进家门,家里果然没人,苏承祖老俩想必是接蜜果儿去了。

    长途疲乏,苏玉秀和温向平都撑不住了,回到屋里小憩。等温向平从浅眠中醒来时,耳中就听得客厅里传来阵阵低泣,夹带着甜宝抽噎的声音,

    “他们讨厌……”

    温向平一个激灵就清醒了过来,连忙坐起身来,蹑手蹑脚的出了屋,不打扰还在睡的妻子。

    一进客厅,就见温朝阳正在安慰抹着眼泪的甜宝,自个儿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

    “怎么了这是――”

    温向平大步一跨,就到了两个孩子身前,蹲下身来担忧着问,

    “学校里和同学处不好关系了么?”

    甜宝一见阔别一月的爸爸,顿时带着哭音扑进温向平怀中,

    “爸爸――”

    “爸爸在呢,怎么了?跟爸爸说说好不好?”

    温向平一边安抚的拍拍女儿的脊背,一边将问询的目光看向沉稳的儿子。

    温朝阳敛着眉毛,一副严肃又气愤的模样,

    “甜宝的同学说爸爸你是个坏人,甜宝生气就和他们吵起来了。”

    然后又做错了事一般低下了头,

    “我也跟他们吵架了…”

    随即又抬起头,

    “可他们确实说的不对,我觉得我没做错。甜宝也没错。”

    在温向平怀里的甜宝闻言,抽噎更是变成了哭泣。

    两个孩子向来乖巧的很,和别人吵架,这还是第一次。何况朝阳一向沉稳早成,连他都有了怒气,想必是确实有什么严肃的事情。

    温向平心下微沉,但还是控制着声音到,

    “为什么会吵架呢?”

    温朝阳闻言很是气愤的将报纸的事儿说了一遍,又说道,

    “他们话说的不好听,我就没忍住辩驳了几句,然后就吵起来了。甜宝也是。可我俩都觉得我们没做错,爸爸你明明和报纸上是不一样的,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就乱说话,我俩还是你亲生的呢,怎么就反驳不得,老师还让我们互相道歉,我不愿意,老师还说我做错了。还有写报纸的那个人,太坏了,空口白牙瞎写。”

    说着说着,温朝阳的眼眶也忍不住泛上了红意。

    诚然,以前的温向平对他们不好,可如今的温向平却给予了他们一切的父爱,关爱呵护从未少了一样,还是整个华国都推崇的大才子,写出的书有无数的人在看,比老师们都要厉害的多。

    在温朝阳和甜宝的心中,他们的父亲就是一座高大巍峨的山峰,不容任何人污蔑诋毁。

    温向平一时间又是对写了《斯文》的人厌恶憎恨其给自家孩子带来的伤害,一边又忍不住因儿女对自己的维护爱重感动。

    眼前的两个孩子最高的也才到他的腰间,居然有这么大的勇气和身边所有人、甚至是老师对抗,只为了替他正名,替他抱屈。温向平喉头哽咽,却只能紧紧的将一双儿女搂进怀里,重复着简单的字眼,

    “爸爸爱你们,爱我的孩子们。”

    温朝阳脸上泛起害羞的赧意,却也忍不住和甜宝一样回抱住温向平。两个孩子异口同声到,

    “我也爱你,爸爸。”

    温向平亲亲两个孩子的发顶,在孩子看不到的地方,眼里却是黑漆如墨。

    事情摆明了就是直冲着温知秋去的,不然为什么专挑温知秋不在沽市的时候发表这篇文章,明显是想占得一个先机,趁温知秋无法亲口反驳,在看客眼里留下一个先入为主的印象。

    新周刊虽然用了各种手段想把消息压下去,然而这家报纸背后还有几家大杂志的插手,新周刊还没到能一力降十会的地步。许城阳虽然面上还是一派稳重,实际上急得上了火,每天刷牙的时候都能刷出血来。

    事情既已发生,许城阳也就没趁着温知秋一回来就把人叫过来,好歹让在长途奔波后歇口气。只是没想到温向平先一步从两个孩子口中得知此事,第二天就主动找上了门来。

    新周刊大楼。

    许城阳坐在上头,面容严肃,

    “这个事情你们应该都了解了,有多严重也应该很清楚,都什么主意,说来听听。”

    闻讯而来的罗家和面沉如水。

    为了防止别家挖人,温知秋的住址和联系方式一直都是严格保密的,知道的人不过五指之数。能追到温知秋老家的,除了他和许城阳,就只剩杨贺和刘组长。

    “不管是他俩中的哪一个,肯定和这事脱不了干系。”

    要不是温知秋真实身份消息封锁的好,只怕在从火车站下来的一刻,就有闻风而动的人把他包围了,哪里还能轻轻松松的来去自如。

    罗家和眼中阴沉,心里已经飞快的打起了盘算,想着这事该如何处理。

    许城阳并不意外,显然早就猜到这里。他倒觉着,是杨贺的可能性更大,红星杂志虽然掺进了这滩浑水,但并不像早知此事的样子。

    罗家和拧眉,道,

    “公开回复澄清虽然不一定有多好的效果,却是一定要做的,表明身立得正,也能给支持知秋的人打一针强心剂。”

    只是,在带着恶意看温知秋的人眼里,无论温知秋这篇声明写出什么样的花来,他们都能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歪曲。

    这也是为什么罗家和说发布声明效果不佳的原因。

    许城阳颔首,显然是和罗家和想到一处去了,

    “杂志第一时间已经发表了声明,为支持知秋的人鼓了劲。你去京市加入作协的消息,也是我特意找了人放的,要不真得被不知情的人当做做贼心虚不敢出声了。”

    像作协多了哪些新成员,虽然是公告天下,可不感兴趣的人也少会去关注,平时知晓的也只在作家这个圈子里罢了。

    如今,也算是真正意义上的天下皆知了。

    许城阳无奈笑笑。

    然,公开发表这么一篇支持的温知秋的声明,许城阳也是有大风险的,自然遭到了杂志其它人的阻挠。

    但许城阳对温知秋的为人有信心。

    温只是为了女儿到处求一张曲谱还能说是对外伪装慈父,可许城阳也曾接触过温知秋的家属,孩子们对温知秋的满眼濡慕,苏玉秀对于温知秋的依赖也做不得假。许城阳不相信报纸上说的那个人是温知秋。

    于是又看向温向平道,

    “知秋怎么想的。”

    温向平难得面色冷漠,与平时温和的面孔差了一万三千里。

    温向平对于这种诋毁见识的不少,真有多生气也谈不上,在实力和事实面前,一切都不过是跳梁小丑。

    真正让温向平厌恶的,是沽市晚报居然不择手段的把他的孩子家人都牵扯进来,作为替他们谋得名利关注的做法。

    心里已经将沽市晚报大卸八块,温向平的嗓音不自觉就带了冷意出来,

    “我想在杂志上邀请这位撰稿人,一起参加一场记者招待会,公开对峙。”

    《斯文》一文中虽然对一些事实夸张,但也取材了一些原主曾做过的事情,再加上无论是原主还是他,对原主的父母兄弟都不甚亲近,摆在明面上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但温向平并不担心。

    《斯文》的撰稿人并不是杨贺或者刘组长,而是找了个替死鬼,足以说明他们不欲把自己牵扯进去,未必会现出真身。就算真的露了面,或者沽市晚报的人被这几日的成绩膨胀了心思――

    温向平眼中泛起一丝冷光。

    许城阳眼中闪过赞赏之意,这也是他的打算。温知秋既然敢这么做,便说明他确实问心无愧,他没看错人。而倘若对方心虚不敢应战,他们自然不战而屈人之兵。

    罗家和却没有这么乐观,

    “杨贺既然敢主使这次风波,只怕也留有后手,万一找来几个“证人”,也是麻烦。”

    温向平早就想到这点。从前的劣迹斑斑他倒不担心,谁还不能有个过去,浪子回个头呢。

    至于十年不回温家…

    温向安向来趋利,知道他是温知秋后,必然会帮着他打圆场,恐怕还会编一个比他更周全的借口,营造一番兄弟情深,舔犊情深。反正温知秋有“不孝”这个把柄在他手里,不怕温向平不应。

    对于温家的本性,温向平毫不怀疑。

    “不管对方应不应战,记者招待会都要照旧举行,我要追究对方的法律责任。”

    温向平眉眼尽是冷意。

    虽然温向平不想暴露身份,可自从他进了作协开始,就由不得他了。年底的全国代表大会,开春以后的作家交流会,处处都会将他的脸暴露出去。

    既然瞒不住,干脆就不用瞒。他温知秋是《蜀山》的作者,没有哪里见不得人。

    温向平不是让家人蒙羞受牵连之徒,他要光明正大的把泼在他身上的污水泼回去。他的孩子和妻子以他为荣,他不能也不会叫他们失望。

    许城阳满意的颔首。

    罗家和起身,

    “那我现在就去联系记者。”

    新周刊将在一周后召开记者招待会的消息一经传出,顿时引起哗然。尤其在得知温知秋要当面和《斯文》的撰稿人对质后,支持温知秋的人纷纷欢呼不已。

    原先抱有怀疑态度的一众人也立场摇摆了起来。

    心里有鬼的人怎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将事情公诸于众,只这一个举动,足以证明温知秋问心无愧。

    几家杂志连忙将触手收了回去,打算观望观望再做打算。谁能想到温知秋来这么雷厉风行的一手?

    正常人不都是要在杂志上先和沽市晚报撕几个来回,以最小的代价把事情平息么。毕竟温知秋这事儿已经闹大了,就连沽市之外的省份也听闻了消息,抵制温知秋的人不在少数,一时间连《蜀山》的销量也急剧下滑,眼见着温知秋算废了半个,一个处理不好,连新周刊都要沾腥。

    而这也是沽市晚报打的主意,正好再借着温知秋在杂志上跟他们撕扯,增加几个月的关注量,再如一笔账。

    结果温知秋倒好,根本不装孙子,直接找人公开对质。这不是怕事情闹不大嘛?!还开记者招待会?!记者难道是好请的么?

    八十年代是记者行业的巅峰时期。因着都是文责自负,无需交给领导审核,因此什么样的稿子记者都能写、都能发。再加上拿了记者证,基本能在全国免费吃喝,走到哪儿都是座上宾。就是面对国家最高领导人,记者也是不虚的,嘴皮子一个比一个犀利,笔杆子也一个比一个硬。以至于,每每有记者要出去采访时,领导都得追在屁股后头不住嘱咐,

    “缩着点、缩着点!”

    请一众记者开一场招待会更是花销巨大,也只有许城阳才肯花这么大力气和本钱为他平反。

    杨贺在新周刊上看见这么一条公告,顿时摔了手里的搪瓷杯,眼中满是恶毒。

    就因为罗家和和温知秋!他一介主编竟然沦落到只能在沽市晚报这种不入流的小报纸工作的地步。

    大幅缩减的薪水让杨家的生活水平直线下降,妻子每天跟他叫嚷,儿子女儿也嫌自己不能再补贴他们再不上门来,见了面嘴里也蹦不出象牙。出门到哪儿都要遭受昔日同事的冷嘲热讽,逼得他不得不搬到这个逼仄的小巷子!

    都是这两个人害得!

    杨贺眼中恨意大盛。

    这场风波自然是他搞出来的。他手里有温知秋的老家地址,挖出来这么多黑料也不枉他大老远跑到晋省去。

    本以为能凭借这手让温罗再无翻身之日,没想到他们倒是玩了个破而后立。

    也没想到许城阳真的肯为一个小小的温知秋赌上整个新周刊。

    到底是小瞧了他们。

    杨贺黑着脸咬着牙,拼命思索着对策。

    不行,他不能这么轻易就叫这两人从这事里头脱出身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