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书名: 七零养家记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 作者:北佚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汉侯带着空间闯六零当齐木楠子穿成玛丽苏[综]盛世医香快穿之护短狂魔山村名医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春日和煦, 偶有微风轻抚, 青草茵茵, 一派春光干净, 身处其间难免心旷神怡。

    一处茶花丛旁,数人聚在一处正笑谈着什么。其间有男有女,但都在五十上下。

    眼见着温知秋正大步向这边走来,余老眼睛一亮, 招手道,

    “知秋, 这里, ”

    闻言, 人群中一个五十上下的男人不着痕迹的打量了来者一眼。

    身形颀长,眉眼间温润如玉, 文人气度一览无余。

    温知秋紧走几步,半鞠躬向众人问好。当问及一位六尺有余的男人时, 温知秋心底波澜微起。

    在场的其他人,早在交流会第一天及前期一个月时,温知秋便都认识过了。唯一称得上面生的, 只能是他此行目的所在。

    何况, 温知秋还曾在书刊网络上见过查老的照片。

    “查作家,我来介绍一下, 这就是《蜀山》的作者――温知秋。知秋, 这位是《古墓传奇》和《大隋英雄传》的作家, 享誉文坛的查老。”

    余老笑呵呵的介绍道。

    查世良是个性格和顺的, 看着这个面嫩的后辈说话也很是和气,

    “我听余老他们说,你今年才三十出头,看上去倒不像,只这气度倒是很好,看得出是个博览群书,腹有诗书的。”

    查世良如今已经五十有四,自从发表第一本《古墓传奇》到如今,已经陆陆续续出过七八本武侠作品,本本经典,部部传奇。随着《古墓传奇》在大陆的流行,查老的其他作品也一一传入,在内陆掀起一阵武侠热。

    标准的红星文学流通范围则多在知识分子阶层,算是叫好不叫座。广大的内陆市场中,唯一能和查老的武侠热相抗衡的,也就只有温知秋掀起的仙侠热。

    也因此,余老今日见了余老等人,主动先提及了要和这个后生见一面的想法。倒是剩了余老等人的一番引荐。

    得到查老这一句夸奖,饶是温知秋是个三十大几的男人也忍不住高兴。对于他而言,这一句夸奖不仅仅是前辈对后辈的赞赏,更是穿越四十年的时空壁垒的传奇。当下眼里就带了欢喜。

    查世良瞧了,也挺喜欢这个后辈的直率坦诚。于是忍不住又多说几句,

    “你的《蜀山》我有瞧过,灵气颇足,比之《古墓》更胜一筹。我当年写《古墓》时也才三十出头,这下一比较,我不如你哪。”

    余老听了觉着脸上颇有光彩,心中满意的不行,嘴上还谦虚道,

    “查作家过誉了,知秋还是有许多不足的。这下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多和前辈们交流交流,长长见识和经验。”

    温知秋自然和着余老的话表明谦虚姿态。

    查世良对于这个年轻有为的后辈,并没有什么嫉妒的心思。思及当年自己发表第一本武侠小说时遇见的重重阻力,查老难免对这个灵气十足的后辈多些关照和指点,也算是了了当年自己的一点心愿。闻言便道,

    “既然如此,我就仗着比你多十来年的经验,腆颜跟你指几个问题。”

    温知秋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本子和一支钢笔来。这本子就是他拿来记录在交流会上的收获准备的,本以为能和查老等人好好取取经,便特意买了一指厚的。结果这些日子只写了两三页,好在如今有查老亲自指点,也不算白做准备。

    查世良一见,自然心中对温知秋又多了几分满意,不由得暗自点头。

    “你这书分上下两部……”

    于是,一老一少你一言我一语谈了起来,温知秋时不时提几个自己在写作中遇到的问题,因着查世良算是正儿八经的同道中人,早有经验,解决起来也颇有一番见解,温知秋可以说是收获不少。

    其它大家见二人相谈甚欢,也纷纷贡献自己的看法,只不过其他人涉及的领域和这二人有所差别,也不好意思在查世良面前拿着自己不擅长的东西班门弄斧,说了几句后便住了嘴,只听着这两人说。

    不得不说,温知秋能写出《蜀山》,确实是有几分真本事在的。情节新颖,思路奇特,颇有可取之处。再加上二人讲的都是通俗小说,在一边听着也不觉无聊。

    而温知秋和查世良这一谈,一个上午的时间便转眼消逝。场中人都陆陆续续去室内用餐,大家腹中也都辘辘,却也不好意思打断二人交谈,于是悄摸摸的相约着走了。

    等着日头南移,又开始往西移,查世良这才意犹未尽的住口,周围的人去了又来,这才笑呵呵道,

    “我和小友真是相见恨晚哪,你的很多想法都极有趣,我从中当真是学到了不少。”

    温知秋这半天也受益匪浅,在和查老思想碰撞时,大脑难免高速运转,眼下放松下来,始觉腹中饥饿。

    见温知秋顶着一张温润如玉的脸露出一个放空的表情,查老失笑道,

    “饿了?正好,我们一起去找找还有什么吃的没有。”

    能和查老有共进午餐的机会,温知秋自然求之不得。

    酒店除了三餐的准时供应,什么时候想吃些东西,厨房也是即时供应的。毕竟作协这次交流会也是上头全力支持,资金也给的到位,酒店方面自然不会掉链子,饭菜做的不一定有多好吃,但卖相绝对是十成十,看着便令人食指大动。

    “说了这半天,还不知道知秋是哪里的人。”

    查老笑呵呵道。

    温知秋将口中的食物咽了下去,又从怀中掏出帕子拭了拭嘴,这才回到,

    “我是晋省的,如今住在沽市。”

    “哦?”

    查老面上显出感兴趣的模样,

    “晋省有什么好吃的?”

    说着笑眯眯的摸了摸自己的大肚腩,

    “我这个人对吃颇有几分好口,来了内陆几次都在浙省那边,北边也就京市来的多些,下次去沽市、晋省的时候,可要麻烦你做个东道主带我转转尝尝了。”

    温知秋自然没有不应的,

    “那可好,晋省的面食称得上是一绝,沽市的本帮菜也很出名。”

    一老一少相谈正欢,忽闻室外一片喧声。

    查老抬眼去看,忽而笑道,

    “原来是我们的国际友人来了。”

    温知秋顺着查老视线看去,只见四五个金发碧眼、身材高大的白人男性提着硬皮的公文包,明显是才至此地。

    十年浩劫以来,华国的文明历程可以说是倒退十年,国外的作家一个又一个将哈维文学奖捧走,国内却无一顶梁柱。好不容易有个舒老凭借《茶馆》入围哈维,更是一举得奖,结果舒老却在十年期间不堪□□的折磨,投河自杀了。

    而按照哈维奖的规定,奖项只能颁给在世的作家。舒老逝世,便由排位第二的作家顺延抱走了奖项。

    如此这般,自五十年代建国到现在,三十余年,华国还没有出过哪怕一个哈维文学奖获得者。自从前几年国家政策开放,对外交流日益密切,每有作家出国去参加交流会,莫不要受一番他国作家的奚落。

    可哪怕怒火上头,偏偏国内就是没一个拿了奖能正面回怼的。虽然国内优秀作家也不少,可哈维奖只对长篇小说开放,散文诗歌之类的体裁,写的再好也缺乏一个强有力的奖项予以争光。

    去年正是十年浩劫以来,作协正式重组的第一年,称得上是百废待兴。而国家作协可以说囊括了全国九成以上的优秀大家,纵使在长篇小说当年有所欠缺,但在其它领域却是不惧的。

    故而,全国代表大会一结束,作协就迫不及待的召开了这次交流会,力邀海内外各知名作家前来参加,为的就是向外界表示一个信号――一个华国作家亦出类拔萃的信号。

    当然,作协并不是毫无准备、毫无底气,只凭着一时意气便开了这次交流会,不然岂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弄巧成拙。因此,除了像贾平仄等各色大家咸聚此地,温知秋这种新兴的潜力后辈也都前来,各个领域凡是有所成就莫不在场,只等着和前来的外国作家一较高下。

    虽然有以众欺少之嫌,但华国的文人自古讲究一个风骨,因此,作协既没打算打轮番战,届时谁有本事谁上就是。一方面也没说让自家人提早准备。至少温知秋没有收到任何类似通知,也仅仅是知道或许会有外国作家前来参加这场交流会而已。

    而如今,在交流会即将结束的倒数第三天,这群倨傲的外国交流团才姗姗来迟。要知道,哪怕是查老这样的大家,也在第一天就到了京市,只不过先前一直在和同等级别的大家交流,在最后的两三天才出来见见新人罢了。

    这举动不可不说是直白表现对华国作家的蔑视了。

    好在作协做事稳妥,房间一应都留着,甚至还多订了几间,以备不时之需,避免了人家突然前来却准备不周的窘况。

    数名白人男性面上的表情大多不耐烦,以挑剔的眼光打量着周围,仿佛站在这里多么辱没他们的身份。为首的那个也皮笑肉不笑的正在跟作协主席团的一个理事说着话,旁边还有一个翻译模样的即时帮理事翻译。

    或许是为首的白人作家说了什么不客气的话,翻译的面色明显不对了起来,翻译给理事后,理事的面色也并不好看。但仍维持了风度,伸手请几人去房间休息。

    几人就这样趾高气昂的走上了楼梯。

    查老见了,笑道,

    “西方人往华国人面前一站,仿佛就成了上等人,神气十足,可见教养气度和人的等级并不是成正相关的。”

    话中的挖苦之意十分明显。

    温知秋也眉目微敛。别说是现在,就是再往后推四十年,有这种想法的西方人也不在少数。但因着国力的日益强盛,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对华国有了理性的认识,像今日这么倨傲的,也是少见。

    正想着,就听查老长叹一声,

    “也不知道何时,港省才能成为真正的港省,到底华国才是港省的家。”

    温知秋闻言,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虽然国家已经施行了改革开放的措施,可国力强盛绝非一日之功。等港省回归华国之日――倘若历史的轨迹不变,还要再等十五年。十五年放在历史的悠悠长河里只是弹指一瞬,却足以让一个牙牙学语的稚子迈入大学,一直生活在受大不列颠殖民的地方,新一代长起来的港省人,有多少都已经被大不列颠的文化同化,自认大不列颠人了。

    查老眉目低垂,明显是想到了什么。温知秋便也不打扰,只安静的将盘中的小点心吃完。这是京市老店桂香村的招牌点心――玫瑰花糕,甜而不腻,很得温知秋口味。

    温知秋早已经打好主意回家的时候买些给苏玉秀和孩子老人吃了。只是因着刚刚那一幕,口中滑腻清香的糕点也食不知味起来。

    酒店供应的晚饭时间是下午五点到六点。众作家可以三三两两聚众找张圆桌,继续聊着没交流完的话题。饭桌,向来是华国人最爱促进感情的地方。

    温知秋这些日子一直是和余老等人同座。无人和其搭话时,温知秋便安静的吃自己的饭。言语时又妙语连珠,风趣幽默。诸位大作家言语间提及的典故也都如数家珍,很快就和几位前辈打好了关系。

    而今天因着和终于露面的查老相谈甚欢,查老甚至主动邀请温知秋共进晚餐。

    饶是余老这般年纪,也不由得对温知秋有几分羡慕之意。无他,和查老坐在一处的人数不多,却尽是贾平仄之类大家中的大家,得其指点几句,必能受益匪浅。更不用说其它年轻的作家,看着温知秋的眼神热烈不已,恨不得立马把温知秋拽下来换上自己去。

    贾平仄和史仁都是作协主席团的理事,平时甚少露面。此时见了温知秋这个见面陌生的,但在查老身上扫一眼,也就能猜到,

    “这位是温小友吧。”

    贾平仄和查老差不多的年纪,却要更高、更文弱、也更显文人气息些,也不知是不是和其常年写散文有关。

    温知秋自然恭敬应是。

    贾平仄笑问,

    “温小友平时除了《蜀山》,还写过哪些文章?”

    温知秋没想到今天一口气就将想见到的大家们见了个遍,心中很是欢喜。本就是求教而来,闻言认真回道,

    “平素还写些札记,散文也略有涉及。”

    “哦?”

    贾平仄本是随口一问,没想到温知秋却如此回答,显然是来了兴趣,又道,

    “都写过什么?”

    贾平仄是著名散文大家。文笔悠然,读来如三月春风,却又意义深刻,人生哲理犹如一杯香茶,几层品悟间屡有新收获。其发表的散文,不是被编入教材,就是被编作题目,下至初中上至大学,学生们对贾平仄这个名字都十分熟悉,可以说是又爱又恨。场内除了史仁能跟其一较高下,其余人都是要逊色不少的――哪怕这些人本身已经颇有名气。

    一时间,桌上其余的两位大家也将眼神放到了温知秋身上。

    查老也明显诧异不已。他也写通俗小说,平素虽然也会写些其它的,但都与武侠打着关系,哪里像温知秋这么一蹦三千里。就是贾平仄写的小说,也和其散文一脉相承。虽然不至于到“隔行如隔山”的地步,但也可窥其间难度。

    是故意逢迎还是确实有之,言语间略一摸底便一清二楚。

    温知秋这辈子写的散文都没怎么发表过,上辈子写的散文也有几篇被编入教材。虽然己所不欲却施于人,折磨了新生代的学生们,但要承认的是,这是对于温知秋水平的极大肯定。

    温知秋想了想,便将几篇自己颇有把握的散文念了几句出来,其中不乏这世新作的。但为了不惹人起疑,涉及到这辈子没见识过的风俗文化,温知秋半个字都没提。

    贾平仄初时还只客气的笑,听了没两句便眼前一亮。等温知秋语罢,当下便满是赞赏笑着道,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哪!”

    查老和史仁也是没想到温知秋在散文当年也颇有些造诣,看向温知秋的眼神也更是欣赏。

    “只当你有七窍心肝写得《蜀山》那般玄幻莫测,不曾想小友心思也如此细腻,一言一句感悟颇深哪。”

    贾平仄显然对温知秋有了十分的兴趣,又提问了温知秋几句诗词歌赋,温知秋俱都对答如流,可见功底之扎实。当下眼中欣赏之意更甚,

    “本以为你在体裁当年跨度过大,会根基不稳,不曾想你如此扎实,可见是下了不少苦工。如此也好,多接触些不同的文学,增长些见识,亦能有所进益。”

    温知秋笑着应是,

    “多谢前辈指点,晚辈日后定当更加潜心学习。”

    贾平仄对温知秋谦逊的姿态也颇为满意,

    “虽然还存在些毛病,可在你这个年龄,又主要发展通俗小说的前提下,已经不错了。只不过,若想在散文方面有所造诣,书读的一定不能少,见识也该越多越好,如果有条件,到各地去走走就更好了。见识开阔了,心境就开阔,如此笔下的文章就更有深度。”

    温知秋牢记在了心里,思索间便隐隐有了打算。正打算回些什么,就听大厅一阵嘈杂。

    只见下午的数个白人作家穿着双排扣西服慢悠悠的下楼来,下巴抬得极高,名副其实的鼻孔朝天。

    为首的作家眼神在大厅内扫过一圈,便落在了温知秋等人的桌席上,一行人便迈着长腿慢悠悠的走了过来。

    因着有贾平仄几位大家在,温知秋所在的位置最宽敞,灯光最好,还有鲜花等摆设。何况一张足以容纳十人的圆桌就坐了四个人,相比其它座位,可不是最佳选择么。

    温知秋的位置正好直面前来的一行人,眼见为首的在桌边站定,叽里呱啦说了一串话,语速飞快,后面跟着的同伴露出看热闹的表情。

    可以说,为首的白人根本就没想过在座之人能听懂他说些什么,语罢,便伸手抽了一张椅子要坐下,完全无视了在座的四个华国人的意见,还抽了离四人最远的地方,偶尔撇来的眼神也带着不屑。

    史仁暴脾气,当下便皱了眉头,

    “请诸位另寻空桌位。”

    大厅内的桌子虽然不够所有人同时坐的,但因着人们来来走走,吃饭的时间并不挤在一处,桌椅倒也够用。远处还有一张空桌子,只是所处灯光暗了些。

    白人闻言,却借着听不懂的理由,笑嘻嘻的就要往下坐,一边还指着几人彼此交谈,仿似冷脸的众人给他们提供了多么可笑的表演。

    贾平仄的眼角抖了一下,面色并不好看。这已经是明晃晃打在场华国人的脸了,他怎能容忍。于是肃着面冷声道,

    “贵国难不成没有礼节一词么?!”

    查老也很是不满,只可惜他虽然在港省居住十几年,港省人讲的大多是粤语,英语水平因此只能说是一般,何况这人还有意刁难,说话说的噼里啪啦,还没回过神来,已经闭了嘴。

    瞧着不对的人已经机灵的去搬救兵,一行的白人作家却眼见着就要不请自坐了,而闻讯而来的翻译正小步往这里跑着。

    正当时,一道温润却饱含强硬的男声在大厅里响起。

    “贵国难不成没有礼节一词么?!”

    场内顿时安静,并不是为话中的内容不客气,绝大多数人甚至根本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因为这句话的发音,是英语,而非汉语。

    而讲话的人,正是站在位置上冷面直视白人作家的年轻作家――温知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七零养家记相邻的书: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综]我的梦境果然有哪里不对哥儿晋升之路澳门银河娱乐场天才军妻不负余生负情深我在古代考科举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综英美]美色误人[综]卖萌指南都市农场主退退退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