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书名: 都市农场主 第49章 第四十九章 作者:panther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七零年代美滋滋盛世医香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死亡万花筒     “高局长, 现在怎么样了?”高良从审讯室出来, 一旁的小警官连忙问道。现在大青芦荟受到网络媒体各界关注, 要是一个处理不慎,湖州警局很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高小虎已经交代了事情始末,苏平德那边死口不认, 一口咬定是苏毅的主意。”

    高良揉了揉眉间道。苏平德和胡丽丽是两个法盲, 他们只知道嫌疑人有辩解权和沉默权, 但不知道惩罚犯罪是依据事实和法律的。在证据充分的条件下,两人就算不承认也无济于事。

    “高局,听过有不少媒体都去大青农场了。”小警官八卦道。

    “嗯。”高良点头。要是高小虎说的是事实, 那苏平德二人先是售卖假货, 接着实力甩锅, 这一系列举动真是太恶心了。

    苏毅摊上这么一个亲戚也是倒霉。

    ……

    “大青老板真实身份。”

    “大青化妆实力派送两千瓶芦荟试用装。”

    “大青化妆罗生门。”

    当天夜里, 苏毅接受采访的视频被剪辑出来,接着被推送到各类新闻门户网上。现在被曝过敏的游客越来越多,加上大青芦荟是霍思思推荐,众人也都在关注着大青芦荟的进展。

    ……

    “你没事买那些三无产品, 瞎用什么?”就在苏毅危机公关的同时, 罗海市,高档的复式别墅里, 一个威严男子看着沙发上哭泣的女人,皱眉说道。

    此时李素欣面上一片潮红, 根本不复以往的艳丽。威严男子虽然说不上恶心, 但内心还是稍有抵触的。

    “网上都说好, 我就用了,没想到是假货。罗果!这都是罗果推荐的。”李素欣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就用了两天,没想到烂脸了。

    李素欣去医院检查过,她这是严重的过敏现象,脸颊已经被抓烂,现在只能内调,至少一个月才能见效。李素欣爱美,现在的情况无疑于晴天霹雳。

    “怎么又扯到果果身上了。”男子继续皱眉道。他虽然对罗果不闻不问,但毕竟是亲生女儿,李素欣这么刻薄,男子心中还是极其不满的。

    “就是罗果,她自己用的没事,我一用就烂脸……”

    李素欣继续委屈巴巴道。她知道自己将矛盾扯到罗果身上有点牵强,但她就是忍不住。末了,李素欣向男子抛了个媚眼,往日风情无限,现在这模样就有些恶寒了。

    “我跟你说过,大青芦荟跟我用的不一样,是你没当一回事。这是大青化妆补发的试用装,你可以试试。”

    这时玄关处响起,罗果走了进来,她在外面听了有一会了,对于后妈这颠倒黑白的能力,罗果已经见怪不怪。说完后,罗果将一个快递盒扔到桌子上道。

    三天前,大青农场召开新闻发布会,秉着人道主义精神,会给高仿客户补寄一瓶五毫升的试用装,李素欣这份今天才到货

    “我不试,别再让我见到这玩意。”李素欣像炸毛一样,直接将快递盒推翻在地上。因为动作幅度太大,整个快递盒砸到了罗果脚尖。

    罗果有些吃痛。

    “不可理喻,你这段时间就别出去丢人现眼了。”男子语态低沉道。他知道李素欣和罗果不合,但没想到,两人已经到了不加掩饰的地步。

    “我先回去了。”罗果深呼口气,将快递捡起道。说完后,罗果一步步的向楼上走去。

    “罗……”男子看着罗果的背影,心中生起一阵愧意。他近几年光忙着拼事业,好像没有关注过罗果的学业生活。

    罗果听到男子的声音,并未回头。

    回到房间,罗果看着镜中的自己,脸颊光滑红润,经过这段时间的减肥后,体型已经从肥胖回归到了微胖,变成苗条身材不过是时间问题。

    要是以前,罗果会贪恋莫名奇妙的父爱,但现在经过蜕变后,罗果的智商迅速上线。她明白,人是为自己而活的。

    “看吧,这就是你的好闺女。”楼下,李素欣听着关门的声音,不由的哼声说道。李素欣属于娇艳玫瑰款,但现在脸上过敏,再加上心里有气,口气也不太好。

    男子没理她,直接拿上外套出门了。

    “你要去哪,你都五天没回家了……”李素欣连忙追上去,凭女人的直觉,她感觉男子外面有人了。李素欣当初就是这么上位来的。

    回应她的只是一个扬长而去的车尾气。李素欣气的牙根疼,但她无能无力。

    ……

    “苏毅,苏平德案件已经移交湖州检察院,预计下周开庭,你要不要见见他?”大青芦荟致敏案在网上持续发酵,苏平德抵死不认罪,但高良这边证据充足,审理近一周后,整体案件也将移交法院处理。

    “不用了。”高良给苏毅打电话的时候,苏毅正在大棚里浇水。斟酌之后,苏毅摇头说道。

    作为当事人之一,苏毅下周需要一同出庭。

    挂断电话后,苏毅检查起大棚的生长状况,经过半月的生长,草莓的叶子已经长开,青青的草莓已经冒头,想必不出半个月就能长熟。

    现在芦荟试用装已经寄送完毕,他暂时没有什么事情了。

    练功,侍弄花草,逗蛋生……苏毅又回到了之前的佛系生活。

    “又是热门第二,大家不感觉热搜奇怪吗?大青化妆只是一个新型化妆,影响力应该没这么大吧。”

    “顶一个,华夏过敏的化妆品多了,也没见其他化妆品有这么大影响力。”

    “大青化妆的热搜都快超过霍思思本人了。有官司就打,天天炒作这些干嘛。”

    ……

    经过近一周的热搜宣传后,大青化妆依旧维持热搜前十。游客们也发现了不对劲,一个过敏化妆品而已,就算是霍思思打,这热度也该过去了吧?

    现在的热搜都是真金白银,大青化妆显然不会花钱炒负面。

    “思思姐,微博那里已经联系好,明晚八点,大青化妆会位列第五,前面是章乐怡走红毯的热搜。位置这边没冲突。”

    京市一栋高档的独栋别墅里,一个眼镜青年看着霍思思,一丝不苟道。青年是霍思思的私人策划师,两人合作多年。

    霍思思看着手机上的新闻,没有开口。霍思思在娱乐圈经营多年,自然不是什么小白兔,凤凰娱乐想以大青化妆鞭笞霍思思,而霍思思则以大青化妆反将凤凰娱乐。

    因为微博的原因,霍思思已经和苏毅绑到一根线上。大青化妆要是糊了霍思思也会负.面缠身。双方已经说不上谁连累谁了。

    她必须帮助苏毅摆脱这次危机。

    “小苏老板,我可是相信大青芦荟……”将手机放下,霍思思摸了摸右腿上的疤痕,喃喃自语道。

    霍思思直觉,苏毅不会为了利益,售卖假冒伪劣。

    ……

    “大青化妆和大青代购是两个注资人,苏毅要想赚钱,直接把大青化妆提价就可以了,根本没必要走高仿。”

    “ 1,真佩服这届网友的智商,盲目跟风,根本不考虑事情的合理性。”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苏毅肯定跟叔叔合谋。”

    第二天晚八点,一则名为‘大青芦荟理智分析’的长微博空降热搜。发布者是一个财经大v,和之前一水的黑评不同,游客们多了一丝理性讨论。

    当然,这其中也不乏霍思思水军的手笔。

    ……

    就在网络上血雨腥风的同时,一周转瞬即过,眨眼到了法院开庭的日子。

    苏毅穿了件得体的西服,将蛋生放在副驾驶后,驱车朝湖州法院驶去。他是以诉讼人的身份出场,律师已经在法院等他了。

    “苏先生,请问你有几成胜诉的把握?”

    “大青芦荟为何限量三百,有没有加大生产的可能?”

    “据了解,你和苏平德是亲叔侄,你们为何会闹到如今地步。”

    ……

    苏毅下车,法院外已经有无数记者拿着长.枪短.炮在等待。在见到苏毅后,众人连忙上前道。苏毅现在的热度已经不亚于一个三线明星了。

    在这流量为王的年代,他们都想采访到一手资料。

    “抱歉,当事人现在不方便接收采访。”苏毅的律师走来,将苏毅围在身旁道,一切采访只能等到法院结束。

    蛋生趴在苏毅怀里,神色好奇的看向四周,他在农场呆烦了,今天知道苏毅出门,这才忙不迭的出来。

    在看到周围的镜头后,蛋生也拿出了影帝实力,神色深沉的摆起来poss来。犹如戏精附身,浑然天成。

    众记者见状,有些汗颜。不过镜头也自然而然的摆向了奶狗,他们记得清楚,这只狗可是只网红狗,前段时间刚出演了《大唐笙歌》。

    十点一到,苏毅在律师的陪同下,准时朝庭审厅走去,众记者也旁听席上坐下。这次案件实行的是公开审理。

    …………

    “被告人苏平德,请问二月二十七号,你在做什么。”待众人就位后,中年法官看着手中文件,出口问道。

    苏平德,胡丽丽,高小虎三人站在被告席上。二月二十七号是苏平德和高小虎达成合作的日子。

    “我当时正准备大青农场,然后看到高小虎……”苏平德清了清嗓子,娓娓说来。这是既定事实,他弄不得假。和两个月前相比,苏平德无论气质还是精神面貌都萎靡不小。

    “据证据显示,二月二十八号,三月一号。你分别在淘宝下单劣质芦荟胶和高仿瓷瓶,主要目的是为售假做准备,你是否认罪?”法官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不是,这一切都是苏毅指使的。幕后主使是苏毅,我们都是老农民,哪会懂这些。”苏平德抬头,连忙否决道。他和胡丽丽已经打定主意,这锅只能苏毅来背。

    “法官大人,我们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别说淘宝,连网都上的不多。苏毅是大学生,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苏平德语罢,胡丽丽也哀嚎说道。

    可能是国产剧看多了,胡丽丽言语间充满了夸张的表演痕迹,胡丽丽可管不了那么多,现在在场媒体众多,她要利用舆论为自己脱罪。

    华夏大学高材生和乡间老农民,自己明显是弱者。

    “肃静,高小虎,你和苏平德签订合同时,是否知道这一批芦荟胶造假?”法官皱了皱眉头,敲响手中的法槌道。

    “不,不知道。”高小虎神色有些恍惚道。半月前,他是十几家连锁店的化妆老板,半个月后,自己则坐到了被告席上。

    高小虎朝旁听席上看了看,妻子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望向自己,现在闺女上大学,自己被抓的事不敢让她知道。自己美满的家庭仿佛一夕破灭。

    “法官大人,你一定要为我们做主啊。这些都是苏毅指使的,我们家养了这么一个白眼狼。”胡丽丽继续哀嚎着。她的表演虽然夸张,但说话有理有据,从逻辑上来讲,幕后主使是苏毅也说的通。

    在巨大利益面前,一些行为道德都是纸老虎。

    旁听席上议论纷纷,中年法官不得不拍响法槌,示意众人肃静。从现有证据来看,苏平德和胡丽丽判刑是没得跑了。

    没有苏毅和苏平德交易的证据,苏毅无罪。但苏平德二人说的慷锵有力,苏毅没罪,但嫌疑是洗刷不了的……

    高良在旁听席上看着苏毅,微微摇头。他知道事情始末,但无能为力,苏毅摊上这么个亲戚还真是倒霉。

    “法官大人,我是无辜的,这一切都是苏平德做的。我有证据!我态度良好,可不可以轻判……”就在法官准备问下一个问题之时,只见高小虎咬牙,突然说道。

    他手上有证据,这证据在毁灭苏平德的同时,也是毁了他自己。但在爱妻面前,他不能一错再错了。

    高良突然站起身来,他可不知道高小虎手中的证据。

    中场休庭半小时,众人在焦急等待中,高小虎的证据也被找了出来,这是一只录音笔。

    “他老大家算个毛,开个农场那么有钱,当初有钱还不借,真是死了活该……”

    “苏毅就是个榆木脑袋,一棍子打不出个闷p。让他卖农场,他不卖。要是卖了,我能从王陆海那里拿到二十万……”

    “狗p大青芦荟胶,就是运气好而已。我就是要做假货,这事苏毅不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怕。他还能把我这个叔叔抓起来不成……”

    ……

    录音笔内的环境有些嘈杂,笔中男声断断续续,但是众人还是听的清楚,这正是苏平德声音。

    高小虎谈生意的时候,有随身携带录音笔的习惯。这声音是他和苏平德喝酒时,不小心录下的。

    苏平德一喝醉,那话都是倒珠子一样往外倒的……

    高小虎一直说自己不知情,以为高仿芦荟是真的,但录音笔的事情爆出,也表示着,高小虎从受害者变成了一个共犯。

    “对不起,我真的不适合撒谎。”高小虎看着旁听席上的爱妻,泪流满面道。高小虎虽然做生意,但一直奉公守法,唯一做错的也只有只一次。

    高小虎想把这件事咽肚子里,但这一周来,他每天都被噩梦惊醒。高小虎知道,这是他心中的障,就是这件事躲过去了,那后半生肯定在懊悔和惶恐中度过。

    高小虎想活的踏实,犯错了,那就受惩罚好了。

    “你这王八犊子,居然敢录音……”苏平德在听到录音的那一刻起,就意识到情况不妙。在录音放完后,他直接朝高小虎劈头盖脸的打去。

    一切都完了。

    法院的保全人员上去拉架,旁听席上的摄像机忠诚的记录着这一切,这次庭审还真是反转再反转。

    …………

    当天夜里,一则名为‘我们都欠大青芦荟一个道歉’的长微博空将热搜。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都市农场主相邻的书:[综]卖萌指南[综英美]美色误人月照疏影归(澳门银河娱乐场)我的身边都是凶手[穿书美食]七零养家记揍敌客牌兄长[综武侠]退退退退下!可惜我貌美如花[快穿]维密天使[综英美/美娱][综]请正确的攻略游戏农门枭妃[综]大超的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