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 25 章

【书名: 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 第25章 第 25 章 作者:柔桡轻曼

强烈推荐:丹宫之主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第25章

    玉, 石之美者, 有五德,润泽以温, 仁之方也。

    也有美好之意。

    秦予绥的目光又落在女孩的照片上,半晌,桌上的手机嗡嗡声传来,只有震动,没有铃声,他看了眼号码接起, “什么事?”

    电话里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他冷漠的眉眼松动, “昌水市?”他正好要过去一趟。

    过了会儿道:“好。”

    电话挂掉,他去卧室换了身衣服出门。

    归元门里, 厉洲跟师父道别, 定下昌水市的机票。

    归元门距离机场不算远, 在附近半山腰, 他开车去机场不过半小时,到了机场等了十分钟就等到上头交代一起去的人。

    是两个男人,其中一人身材高大,穿着黑衣,板寸头,气质冷硬, 身姿挺拔, 走路时腰身挺直。

    还有个稍微矮些, 肌肉结实,正扭头跟黑衣男人说着什么。

    两人应该是收到厉洲的资料,在他面前时停下。

    个子矮些的男人冲厉洲笑出一口白牙,“你好,你是厉洲吧?上头通知了,让我们协助你去昌水市破案,我叫谢勒,这是我们秦队,秦予绥。”

    厉洲意外的看了秦予绥一眼,冲两人点点头。

    秦予绥的名字他是听说的,秦家长子,跟部队有些挂钩,但算不上,比较特殊的部门,也不是那种专门处理特殊事件的部门,执行的都是更加机密的任务,军衔应该很高,但是基本不能对外公开的,他们那个队的存在都是机密的,在现有部门是绝对找不到的。他的身份不仅仅是秦家长子,秦家在帝都家世了得,但他还有个身份,龙将军的外孙。

    不仅如此,龙家身份远比将军这个头衔要神秘。

    龙家当家主母是秦予绥的外曾祖母龙凤珺,龙凤珺乃玄门中人,修为了得。

    龙家百年前算不得玄门大族,还只有龙凤珺一个女儿,后来龙凤珺十几岁招婿入赘,生下几个子女,做什么的都有,个个混的锦绣前程,加之这些子女开枝散叶,龙家子孙也算兴旺。

    因为龙家也算玄门中人,所以厉洲听说过秦予绥的名号。

    至于这个秦予绥,他倒不是玄门的人,没有朝这方面发展。

    秦予绥目光落在厉洲脸上,很冷淡,略微颔首。

    厉洲道:“那边的情况上面应该跟你们说过的,我们直接过去吧。”

    三人到昌水市机场已是九点多,早已有人几机场接机,立刻带着他们前往和仙镇的工地上。

    车上时,谢勒问过具体情况,厉洲没有瞒着,两人一问一答的,秦予绥全程没有说过话。

    到工地上的时候是夜里十点半。

    附近有路灯,三人下车,厉洲下车看见两名中年男子守在车旁,上前道:“工地里面的情况怎么样?”

    杨福国脸的都白的,哆嗦道:“宋先生已经进去快七八个小时了。”他们下午两点多来的。

    严明坤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一天都没吃没喝,也不敢离开。

    两人也注意到厉洲身后的英俊男人,就是气势冷峻,他们不敢多看。

    严明坤担忧道:“韫大师也在里头还没出来。”

    厉洲问道:“还有术士跟着一起进去的?”

    严明坤杨国福齐齐点头。

    站在后方的高个男人突然出声道:“韫大师?”

    严明坤点点头。

    秦予绥又问,“可知这位韫大师的名字。”

    谢勒忍不住看了秦队一眼,他记得一个多月前队长让他打探一个女生的情况,后来查到那女生叫韫玉。

    严明坤大概看出他们身份不一般,老实回答:“叫韫玉,是清河村的人,是位很有本事的术士。”

    秦予绥不言语,沉默着。

    厉洲看向工地里的情况,取出罗盘朝前走了两步,发现罗盘磁针混乱,根本看不出什么,他转头道:“我进去看看,你们二位?”他指的是秦予绥和谢勒。

    秦予绥道:“我也一起过去。”

    谢勒道:“好的,我留下,以免出现突发状况,秦队你跟厉大师一起进去。”

    厉洲,秦予绥两人进了工地。

    厉洲跟着师父学艺也有二十多年,还是有些本事的,他走到山头观察周围地势,结合地形演示许久,脸色也跟着变了,“是七煞灭魂阵,不过已经被人强行破阵,应该还没有结束,我们赶紧找过去吧。”他心里着急,害怕是师弟那蠢货胆大包天敢强行破阵。

    秦予绥没有说话,朝着远方看去。

    …………

    韫玉强行破开第四个阵眼就有些脱力,脸色惨白,她从包中取出矿泉水咕噜噜灌下。

    “要不我们歇会儿吧。”宋子洺担心她,“这样下来你要脱力的。”

    韫玉摇头,“不行,有时间限制的,明天正午之前必须全部强行破开,不然我们两个都要交代在这里。”她的发丝都被汗水浸透,贴在额头脸颊上,显得有些羸弱。

    宋子洺叹口气。

    他舔了嘴唇,口好渴啊,“小玉儿,你的水给我喝点吧。”两人已经混熟,他也知道韫玉的名字,还非要喊她小玉儿。

    韫玉拒绝,“不行。”

    眼看着已经快夜里十二点,韫玉起身,“我们走吧,还剩三个阵眼,弄完我们就能回家吃早饭了,我请你吃包子,我们家包子店的包子味道很好,回去晚了就没了。”

    宋子洺脸色古怪,“你家开包子店的啊?”这样的修为开什么包子店,去帝都转一圈人人都要巴结着,想要什么没有啊。

    看她脸色实在白的厉害,宋子洺有些心疼,“要不我背着你吧。”两人经过这么一晚,也算共患难。

    韫玉想拒绝,可是想起剩下三个阵眼,她需要保存体力,点点头同意。

    宋子洺起身,正打算背起韫玉,远处传来脚步声,还有他熟悉的声音,“子洺。”

    “大师兄!”宋子洺高兴坏了,朝着声音来源张望过来,今晚月圆,他勉强能从月光下看到师兄厉洲的影子,旁边还跟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韫玉也跟着望过去,她没料想到还会有人进来。

    等那两人的身影慢慢走过来,她看清楚其中一人模样后,瞳仁缩了下,身子有些僵住。

    她无论如何都没料到与帝都那个男人还会有再见的可能,还是这种状况下,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

    宋子洺没注意她的异常,一副欢天喜地的模样,等厉洲走进,他都顾不上看旁边的男人,问师兄,“大师兄,你带水了没?”

    厉洲摇头,他来的急,哪里想到要带什么水。

    宋子洺惨叫一声。

    秦予绥低头看向韫玉,“你好。”

    韫玉不太想跟他说话,勉强回了个你好,又看了眼他周身的情况,啧了声。

    厉洲看着小师弟,问过他情况,宋子洺苦着脸把情况说了遍。厉洲得知是眼前的女生强行破阵后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心里惊叹她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本事。

    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韫玉看了眼天色,“走吧,赶紧把剩下的处理了。”

    宋子洺弯腰,“小玉儿,快上来。”

    多了两人,韫玉哪里好意思还让他背。

    想要拒绝,秦子绥却走到她面前蹲下身子,“我来吧。”

    韫玉动了下嘴,没说话,动也不动。

    宋子洺和厉洲看向两人,总觉得她们是认识的?

    秦子绥身形极高,却甘愿屈膝蹲下等着让她伏在他的背上,有人盯着,韫玉犹豫下,伸手攀住他的肩膀,趴在他的背上,只是有些尴尬,只能僵着身子。

    她太娇小,伏在他的背上都感觉不到什么重量。

    “走吧。”韫玉道。

    他的步伐很快很稳,韫玉感觉不到颠簸,有人背着她也能小歇片刻,现在也只能不要想别的。

    而且他脚程极快,二十分钟后四人到了第五处阵眼。

    韫玉盘腿坐下,破开煞气,挖开阵眼,用灵气硬破聚煞符,等两个小时后,符篆爆开,她的脸色更加苍白。

    到底还是有些低估了这个阵法,还有她这具身体太弱,回去以后要开始药浴了。

    秦予绥不太爱说话,主动把阵眼处的槐木盒子抱上来,仔细的放在旁边,他仿佛闻不见浓郁的尸臭味。

    韫玉又破开手指,画好玉符。

    手疼啊。

    她倒也不想用血,但是血的效果是最好的。

    接下来照例喝灵泉水,宋子洺眼巴巴的看着她。

    韫玉直接无视,然后秦予绥背起她朝着下一处而去。

    等到解决最后一处阵眼时,天光大亮,韫玉身上的衣物都被汗水湿透,整个人仿佛从水里捞出来的,最后一道玉符被埋下,七星聚灵阵阵成。

    韫玉力竭,放心的昏死过去。

    远在千里外的帝都。

    那大厦里的老者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俊美的年轻男人走到老者身旁焦急道:“师父,怎会如此。”

    “有人强行破开我的七煞灭魂阵了。”老者眼中的震惊还未褪去。

    男人皱眉道:“这世间当真有人能凭一己之力强行破开师父的阵法?师父,可要让人去看看。”

    老者阴狠道:“不必,现在我被反噬,至少要修养一段日子,先不管这件事情了,那龙凤珺的尸首肯定也被挖出,接下来这段日子莫要四处走动,小心为上。”

    男人点头应是。

    …………

    韫玉是被秦予绥抱着下山的,她自然不知道。

    严明坤杨福国等了一夜,眼圈发青,脸色发白,他们就喝了几口水,吃的都没敢叫,昨天夜里韫家人还找了过来,严明坤劝说半天,韫奶奶才没上山,不过坚持要在这里等着。

    还有韫大师的弟弟也来了,沉默的坐在车上。

    等看到韫玉被人抱下山,所有人心里咯噔一声。

    韫奶奶昨天晚上八点多吃饭发现韫玉不在,问韫晟,他说二姐在房里休息,等到十来点韫奶奶想看看孙女,发现小玉儿根本不在房间里,气急败坏的骂了韫晟一顿,韫晟见瞒不住才把二姐去工地的事情说出来。

    韫奶奶就找来工地上,韫晟白天要去学校,也非要跟着一起。

    就这样在工地守了一夜,韫奶奶哭了几次,眼看到十点多,远处有人走来,她才踉跄的跑到车外,等人走进发现小玉儿被个高大男人抱在怀中。

    小玉儿身上汗津津的,脸色唇色苍白无比,歪在男人怀中不省人事。

    韫奶奶吓的脸都白了,秦予绥道:“她没事,只是力竭,要送去医院打点葡萄糖和营养剂。”

    他不认识韫奶奶,凭知觉她们应该是韫玉的亲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相邻的书:小苹果风水大师是网红快穿之做个好爸爸拯救小白花行动[快穿GL]世界最迷人反派角色回到大唐当皇帝皇家弃女之潋艳风华澳门银河娱乐场学霸:隐婚娇妻,100分宠绝世妖神医妃有毒:佞王请自重豪门军宠:调教小娇妻神兽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