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第 26 章

【书名: 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 第26章 第 26 章 作者:柔桡轻曼

强烈推荐:星际平头哥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丹宫之主不死佣兵     第26章

    韫奶奶听闻只是竭力, 悬着的心终于落地, 抖着嘴唇骂出一句,“坏丫头。”

    什么都不管, 家里也不说声,就这样跑来给人做法,还成这幅模样,也不想想她们这些亲人该有多心疼。

    韫晟也默默松口气,他昨天应该坚持不给二姐出门的。

    阵法已破, 还有善后工作,煞气不会再直接伤人。

    秦予绥抱着怀中的姑娘交代谢勒, “去善后,路上做过记号, 一共七处。”

    谢勒点头,拨打报警电话。

    “韫奶奶,我们先送韫玉去医院,其他的事情等她醒来再说。”秦予绥已经猜出韫奶奶身份。

    谢勒心里啧啧两声,这是他第一次看见秦队这么多话, 平时跟他们交代个任务都是惜字如金。

    都感觉秦队有烟火气息了是怎么回事。

    宋子洺刚下山就钻进车里扒出瓶矿泉水,躲在里头咕噜噜喝完, 听见外面说要去医院,他从车子里钻出去, “我也去医院, 等小玉儿醒过来。”他觉得两人共患难怎么都算生死之交的好友吧。

    厉洲看他一眼, “子洺别胡闹。”他发现子洺和这姑娘都是胆贼肥的。

    “大师兄, 要不你先回去?”宋子洺不想走。

    厉洲叹气,“我跟你一块去吧。”怎么也要等这姑娘醒来,他还想知道她的情况,年纪轻轻的,这身本领简直让人惊艳。

    一行人,除谢勒留下善后,其余人都跟着过去医院。

    离开工地时,秦予绥抱着韫玉回头看了眼。

    秦予绥一直抱着韫玉,坐在后座,韫奶奶坐在旁边,一还是还不察觉,车子走到半路,韫奶奶觉得怪异,这个英俊的男人一直抱着小玉儿,她有心想把人接过来,想着待会儿下车她年纪大也不能把人抱到医院里,只能作罢。

    去的是镇上的医院,人少,比较清闲。

    秦予绥把韫玉抱下车去的急症室,身后跟着一串,到了急症室医生吓一跳,让秦予绥把人放病床上开始检查,发现只是晕厥,又抽了血去查,抽血检查几乎是每家医院必须的,另外需要心电图脑部ct各种检查。

    等检查项目都做过,发现人无大碍送去病房打上葡萄糖。

    还有抽血的检查项目需要晚一个小时才有结果。

    韫玉没醒,他们都在病房外等待着,秦予绥坐在病床前,他连坐姿都是腰背挺直,人高马大的模样。

    韫奶奶有些不好意思,“这位同志,刚才真是谢谢你了,你要不要去外面坐着休息下。”

    秦予绥摇头,“不必,我守着她。”

    这话怎么怪怪的,韫奶奶没多想,病床上的女孩小脸惨白,发丝全都湿透贴在脸颊上,看的她心里抽着疼,这是遭了多大的罪啊,那工地上的事情她都没敢多问,到底是怎么做法的,人都伤成这样。

    半小时后。

    医生拿着检查报告过来,原本外面等待的宋子洺也凑到病房里,医生看着报告道:“检查结果出来了,身体各项机能都很正常,没有大问题,应该是大量运动引起的脱力,病人做什么去的?怎么脱力到昏厥,简直是胡闹,怀孕了都不知道吗?这样大量的运动很有可能导致流产,甚至……”

    医生的话还未说完,韫奶奶扯住他的衣袖,脸色难看的道:“医生,你你说什么?”

    医生看韫奶奶一眼,大概猜到什么,“您是病人家长吗?病患怀孕了,刚好五周左右。”

    这话简直就是一声惊雷,炸的病房里好几人脑子嗡嗡作响。

    宋子洺呆了下,茫然的看向病床上的韫玉,她才多大啊,就怀孕了?

    韫奶奶嘴皮子颤了半天,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口。

    韫晟也呆呆得站着。

    只有秦予绥,他站在病床前,表情淡漠的面庞上竟显出一丝茫然无措,他垂着的手指动下了。

    半晌后,韫奶奶哭道:“这孩子真是,真是……”

    她突然明白这丫头为什么不肯待在帝都了,怕是在那里被人欺负了吧,傻孩子,回来什么都不说,只说不想待在帝都,她以为这孩子是真的喜欢家里这样的生活,哪里知道是出了这样的事情。

    韫奶奶忍不住,捂着脸在病房里哭起来。

    韫晟一拳砸在病房的墙壁上,手都肿了。

    秦予绥突然转头看向宋子洺厉洲他们,“麻烦你们出去下,有些家务事要处理。”

    宋子洺:“???”什么情况?

    厉洲大概猜到一些,没多说,扯着宋子洺出了病房,严明坤和杨福国也一头雾水的跟着出去,厉洲体贴的把病房门关上。

    宋子洺茫然问,“大师兄,什么情况?”

    厉洲朝着抽烟区过去,“别人的家务事,别管太多。”

    病房里隔音还算不错,就是玻璃窗,外面能够看清里面的情况。

    宋子洺就看见那气势冷峻的男人突然就在韫奶奶面前跪了下来。

    病房里,韫奶奶也给吓住,往后退了两步,“同志,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秦予绥哑声道:“奶奶,孩子是我的。”

    “啥?”韫奶奶一急,“你这同志,话可不能乱说,我们家小玉儿怎么可能跟你有关系的。”按照韫奶奶的想法,强迫孙女的是应该是恶人,小玉儿不是不自爱的人,婚前基本不会跟男人有太亲密的举止,而且小玉儿曾经话里话外都透露出她在大学没有谈过男友,自然不是怀着男友的孩子,定是学校被人逼迫,眼前这位男人看着实在不像恶人。

    关键是,他应该是国家的人吧,跟小玉儿也无交集才对。

    秦予绥脊背挺直的跪在身上,“奶奶,事情要从一个多月前说起的。”他仔细把一个多月前唐顿会所里的事情说了遍,“事情发生后,我让人查过那天的事情,韫玉是被同学下药,阴差阳错进来我的房间,我不够君子,没有把她推开,事后有任务在身,我离开华国,昨天才回。奶奶,我会负责,今天过来这边一是因为任务,二是为她而来。”

    他好像从未说过这样多的话,也从没跟长辈们这样详细的解释过什么事情,话语很缓慢,条理也清楚。

    事情是他做下的,他想负责。

    韫奶奶脑子里乱糟糟的,知道事情不能全怪他头上,可还是忍不住埋怨他不够正人君子。

    事情已经发生,再抱怨也无用,要想着解决。

    韫奶奶问道:“你想怎么解决?”

    秦予绥慢慢道:“我想跟韫玉结婚。”

    旁边的韫晟突然出声道:“结婚?你知道我二姐才多大年纪吗?知道她还有无限美好的未来,就因为你的原因,她现在怀孕甚至因为这个跟你结婚,她对你没有感情,凭什么嫁给你!你毁了我二姐的人生知不知道!”

    韫晟情绪激动,他知道错不能都怪这个男人,可还是忍不住,如果他当初能报警,而不是欺负二姐。

    二姐何苦这般年纪就要怀孕结婚。

    他到底没忍住,挥着拳头朝男人脸上砸去。

    明明用了十分的力道,男人却连眉头都未皱,头都没偏一下。

    秦予绥生生承受这一拳,没有任何感觉。

    韫奶奶急忙拉住韫晟,“阿晟,别胡闹,不要随便打人,事情不能全怪在他的头上。”

    韫晟收手,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能忍受自己被人欺负,却没法看着姐姐被人欺辱。

    韫奶奶神情复杂,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半晌才犹豫的问,“那你,那你没有女朋友吗?”看年纪也二十好几,应该不是单身吧?

    秦予绥老实交代,“奶奶,如果韫玉算女朋友,我只有过韫玉一个女朋友。”

    韫奶奶意外的看他一眼,他这话的意思很清楚,他只有过韫玉,没有过其他女人。

    韫晟动了下嘴有些话没说出口。

    韫奶奶有心再问问他的情况,病床上的韫玉呻,吟了声,她身上没有半点力气,慢慢睁开眼看清眼前的情况,地上好像跪着个人。

    “你先起来吧。”韫奶奶急忙道。

    秦予绥起来,来到病床前,韫玉看他一眼,没吭声,她嗓子疼。

    “小玉儿,你没事吧?”韫奶奶坐在病床前,取出帕子给孙女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奶奶,我没事,都是我不好,让奶奶担心了。”韫玉的声音有些沙哑,过度使用灵气的下场,是她的疏忽,破这个阵勉强了些,可就是如同跟宋子洺说的,这个阵法不破,对周围很大的影响。

    韫奶奶叹口气,看她这幅可怜的模样,连责备的话都说不出口。

    韫玉看了眼快打完的点滴,撒娇道:“奶奶,这瓶打完我们就回去吧,我是破阵有些力竭,回去养养就好,住在医院里也没用,而且好饿啊,想吃奶奶做的饭。”昨天中午到现在她都没吃,肚子饿的厉害。

    “好好好,我们待会儿就回去,小玉儿想吃什么,奶奶做给你吃。”韫奶奶知道孙女说的是实话,这样待在医院里,还不如好好回去补补,何况怀孕的事情,她都不知道怎么跟孙女开口。

    外面的宋子洺眼巴巴的守着病房玻璃窗外,看见韫玉醒来,兴匆匆的推开病房门进来。

    韫玉道:“你怎么还没走啊。”

    宋子洺委屈,“昨天夜里不是你说要请我吃包子的吗?”

    韫玉皱下鼻子。

    病房里大家说着话,秦予绥走去大厅把出院手续办理了。

    他没立刻回病房,站在医院的花园里许久许久。

    半小时后,韫玉点滴打完,身上有了些力气,挣扎着想起来却还有难,身上软的厉害。

    秦予绥走过去将她拦腰抱起,“我先送你们回去。”

    “你别抱我,我自己能走。”韫玉有些别扭,挣扎了下,他们两人跟陌生人有何区别。

    韫奶奶没说话,眼底的情绪极复杂,却没阻止。

    宋子洺忍不住道:“小玉儿,你就让他抱着呗,你身上力气还没恢复呢,自己走摔着怎么办,让他抱会儿也累不着他。”刚才病房里的情况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小玉儿肚子里的娃就是他的吧。

    韫玉不挣扎了,因为她发现自己挣扎两下腰身都能碰到他坚硬的腹肌了。

    众人走出医院,坐上车子,韫奶奶把人领到包子店里。

    赵思婷还在包子店里做卫生,她身上有钥匙,昨天韫奶奶给她打电话,声音有些急,说是有急事,让她今天自己来包子店做生意。包子馅昨儿下午韫奶奶就已经调好放在冰箱里,她只用包,就是一个人有些慢,今天做的包子也比较少,不过都早早的卖掉,正准备做完卫生就回去的。

    赵思婷看着韫奶奶领人过来,又见个高大男人抱着小玉儿进门。

    那男人长相很英俊,她们这样的小地方极少看到这样的人物,眉峰微敛,气势很惊人,她匆匆望过一眼就忍不住别开眼线。

    韫奶奶跟赵思婷打过招呼,“思婷你还没回去啊,我用这里做点饭,他们都是小玉儿朋友,还没吃过饭。”

    赵思婷温声道:“奶奶,我帮你吧。”

    秦予绥抱着韫玉进店,把他小心翼翼的放在凳子上,韫玉开口说了声,“谢谢。”

    “不用谢。”秦予绥让自己的声音尽力温和些。

    弄的韫玉多看了他一眼。

    厨房里有口小水缸,是韫奶奶买的来,她不习惯吃自来水,但是镇上只有自来水,就喜欢把水放在水缸里沉淀下杂质在煮来喝的。韫玉习惯两三天往里面滴些灵泉水,所以这自来水喝起来也挺甘甜的,宋子洺自顾自的给每人倒了水喝,尝了口惊为天人,“这水好甘甜。”

    韫玉嫌他大惊小怪的,都不理他。

    包子店只有面粉,还有昨天买来的五花肉,菜园里的菜还没送过来,不过前两天韫奶奶买了不少泡菜坛子,腌了几坛泡菜,现在微微酸,正是弄吃的时候。

    捞了些黄瓜胡萝卜酸豆角大葱起来切成细丝炒炒备用,五花肉剁成肉末加盐和调料炒熟。

    面条是用压面机压出来的,不是碱面,韫奶奶看人多,煮了一大锅,用大碗捞出浇上五花肉酱和炒好的菜丝,一人一碗。

    宋子洺也算娇生惯养的,半点嫌弃都没有,接过碗面,搅拌开就是一大口,烫的他眼泪都出来了,还赞不绝口,“小玉儿,这面真的好吃。”虽然不是包子,可他也从没吃过这样好吃的面,入口都是淡淡的麦香,面条有嚼劲,五花肉酱很香嫩,腌过的菜带着丝酸味,很是开胃。

    大家也没客气,都饿了一晚上,大口吃起来,入口才知道宋子洺没骗人。

    普普通通的白面,做出来的味道却是一绝。

    一大锅面被吃的干干净净,韫玉也吃了不少,吃完饭见韫晟还坐着,她慢悠悠道:“小晟,今天礼拜一,你还不去上课?”

    韫晟想起二姐怀孕的事情,眉头纠结,到底没说什么,这事情由奶奶告诉二姐比较好。

    他见二姐没大事,回家拿书包去了学校。

    杨福国还要回市区,说了声也先走人了。

    严明坤还担心工地,也离开了。

    韫玉问宋子洺,“你还不走吗?”

    宋子洺开心道:“我觉得这小镇上风景不错,打算多住几日。”他还想尝尝韫奶奶做的包子。

    厉洲一时半会也没离开的打算,今天的事情他已经打电话报上去了,也跟师父通了话。

    韫玉又转头看秦予绥,她其实还不知道他的名字,两人从昨天见面后都没怎么说话。

    她也没办法把他当做陌生人对待,那一夜是真真实实存在的,可是也没怪他吧,当初是她主动些的。且看他面相也是端正之人,不会乘人之危,那时候她或许还不明白为什么他没报警而是顺势与她欢好,直到昨天晚上见他身上的煞气才明白怎么回事。

    他身上煞气极浓,不像自身带的,大概是被人种煞了。

    她身带灵泉,身上的灵气对他来说就是大补药,他控制不住也算正常。

    她不恨他,可也不想再跟他有什么交集。

    对于现在的她来说,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厉洲知道现在不是凑热闹的时候,拎着宋子洺出去找酒店。

    赵思婷也跟韫奶奶说了声回了清河村。

    韫玉还不知道韫奶奶已经知晓她跟这人的事情,她假装镇定道:“这位先生,你还不走吗?”

    “我,”秦予绥刚开口,兜里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掏出手机冲韫玉韫奶奶道:“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他没有避开两人,接通后里面传来一位老者的声音,“予绥啊。”

    秦予绥道:“外公。”声音平淡。

    电话里正是龙宵奎龙老将军的声音,“予绥,你昨天是不是接了个任务,在和仙镇的工地上?”

    “是。”

    龙宵奎的声音哽咽住,“予绥,那是你太姥姥啊。”是他的母亲啊。

    秦予绥立刻懂了外公话里的意思,早上七处阵眼的槐木盒子里装的是被分尸的尸块,那是龙家老祖宗的尸体,是他的太姥姥。

    几乎是一瞬间,他心底那丝丝被压制的情绪放大,双目赤红,有什么在耳边炸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玄学大师的悠闲生活[古穿今]相邻的书:小苹果风水大师是网红快穿之做个好爸爸拯救小白花行动[快穿GL]世界最迷人反派角色回到大唐当皇帝皇家弃女之潋艳风华澳门银河娱乐场学霸:隐婚娇妻,100分宠绝世妖神医妃有毒:佞王请自重豪门军宠:调教小娇妻神兽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