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 6 章(捉虫)

【书名: 我儿子在她手上. 第6章 第 6 章(捉虫) 作者:西瓜尼姑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破道[修真]丹宫之主星际平头哥不死佣兵     第6章

    四组家庭分别坐在画架前,排列成一条直线。

    庞西西和姜乔相邻。

    姜乔余光常常扫到庞西西那边,据传褚雁鸣这几年都没跟任何女人亲近过,就算庞西西跟影帝组队又怎样,镜头前互动僵硬,即使节目播出也不会有多大的火花。影帝的热度,不是那么好蹭的。

    姜乔看着身边单纯好交往的流量小鲜肉刘一珩,灿烂地笑起来。

    正当家庭都在热烈讨论怎么画的时候,庞西西他们一家还安静的。

    褚雁鸣坐在画架靠左的地方,因为凳子不高,他两腿太长,手肘正好能搁在膝盖上,长背弯成浅浅的弧线,姿势随意慵懒。

    庞西西抱着两手握紧的庞牧,端正地坐在右边。

    坐在褚雁鸣身边,庞西西还是有些拘谨,但她说话的语气却很平常:“褚老师,我先去挑用具?”

    看着空白的画纸,褚雁鸣一边在心里构思了一下房子的结构,一边对庞西西说:“好,挑铅笔。”

    庞西西微微一愣,褚雁鸣会画的是油画,她会画的才是素描。

    高中的时候除了文化课之外,庞西西还学过一段时间的素描,不是特别有天赋,后来才转学表演,虽然画功不算了得,但因为平常有画简笔画的爱好,比起完全没有基础的人,还是厉害很多。

    而褚雁鸣这六年里曾演过一部精神分裂油画家的角色,根据庞西西对他的了解,他饰演角色的时候,不仅会多方面深度揣摩,还会短时间内培训学习角色所会的技能。

    那部电影里,庞西西对画家死前留下的那幅油画里,透露出来的绝望厌世气息印象尤其深刻,后来上网一查才知道,原来画作是褚雁鸣在法国知名画家指导下完成的。

    所以褚雁鸣画油画比较拿手才对。

    见身边没有近距离的镜头,庞西西非常小声地问了一句:“不用颜料吗?”

    褚雁鸣低沉的声音像是会蛊惑人,他说:“我们画素描。”

    庞西西心想,素描就素描,反正油画也是要用素描起稿,还比较节约时间,差不多能在规定的半个小时内完成,就跟着褚雁鸣躺赢好了。

    放下庞牧,庞西西跟他说:“啾啾,妈妈去挑几支铅笔,很快回来。”

    捏住庞西西的衣角,嘴唇抿得紧紧的,庞牧忽然变得不安,他好奇又害怕地看了一眼褚雁鸣,还是把目光移回了妈妈的身上,牢牢地贴在她身上。

    这里陌生人好多,他不想离开妈妈。

    放画笔的桌子有点高,孩子够不着,庞西西本想着不过几米的距离,应该没关系,一见庞牧这么紧张,赶紧抱着他安抚一下,柔声问:“要跟妈妈一起去挑笔吗?”

    褚雁鸣看着庞西西小心翼翼疼爱孩子的样子,抿紧嘴角,眼尾下垂,遮住了冰冷的目光。

    庞牧点了点头之后,母子俩一起往那边去,褚雁鸣看了看身边空空如也的座位,抿了抿唇。

    画具这边,庞西西放下庞牧,选了五只铅笔和削笔刀、橡皮。

    庞牧踮起脚尖,妈妈不注意时候,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握了一管青草色的颜料在手里,攥紧了拳头。

    挑完画笔再回到画架前的时候,庞西西把笔放在摊开的手掌上,她的掌心白里透红,干干净净的指头没有留一点指甲,只看得到椭圆的指腹微微翘起,四根手指整齐地并拢,略向掌心弯曲,像一朵粉白的兰花,她问他:“褚老师,挑好了,用不用我再去把提示卡拿来看一下提示的文字?”

    褚雁鸣收回落在庞西西手掌上的余光,扭头从她干净的掌心里迅速地捡了一支笔,喉结微动,声音低哑地回了一句“不用”,又说:“我都记得。”

    镜头正好捕捉到了两人修长的手指触碰的瞬间,画面定格的瞬间,日光明亮,朦胧的光线带着彩色的光晕,照在莹白透亮的两双手上,像打磨出来的一对玉。

    鼓了鼓嘴,庞西西笑说:“也对哦。”

    她差点忘记褚的老师台词功底了。

    六年前跟褚雁鸣合作的时候,庞西西就被他强大的记忆力给惊讶到了,每一场戏,他从来只需要默读一段时间,开拍之后一字不错,也从来没有出现过忘词的情况。

    后来从业几年,庞西西也都没有再遇到过比他记台词更厉害的演员。

    褚雁鸣拿着削的铅笔开始在纸上,把上下层房子的大概轮廓画了出来,庞西西一手抱着庞牧,一手拿着画笔,已经做好了全程躺赢的准备。

    左边的褚雁鸣画完了大致的房屋结构,右手微顿,跟她说:“一起画,你画楼下,我画楼上。”

    庞西西抬头看他,润亮的眼睛透出惊讶,白皙的皮肤上慢慢爬上一层浅浅的红色。

    这一局,不是躺赢的吗?

    拿着笔,庞西西声音又低又软:“褚老师画完了我再画吧。”

    褚雁鸣看了她一眼,不紧不慢地说:“这个环节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目前我们已经用去了六分之一左右,分开画时间肯定不够。如果你坚持要我一个人画也没有问题,但是比起完成度,我更在乎已经下笔的地方是否处理的合理,也就是说,最后完成的画作,极有可能是一副残缺图,胜率会大大降低。”

    墨绿色的圆柱形铅笔形似香烟,夹在褚雁鸣修长透白的手指之间,色调形成鲜明对比,赏心悦目。

    庞西西看着他干净的手,略微有些走神。

    左眉微挑,褚雁鸣继续说:“如果你是怕画的时候有拿不准的地方,可以跟我提出来。参加综艺节目也是我的工作,我们之间正常合作,你不需要太紧张。我建议我们最好在两分钟内商量出结果,否则只有改成画不带厨房的房子才能获胜。”他的嗓音很有磁性,又夹着一点点温柔,莫名地引导着听众,顺着他说的话去思考。

    往其他三组那边看了一眼,庞西西发现他们都已经在讨论上色问题了,她微微抿着唇,用很小的声音稍稍靠近他说:“坐一起,位置不够。”

    褚雁鸣把凳子往左边挪了挪,说:“够了。”

    看着两人之间最多两拳的距离,庞西西扯了扯嘴角,这叫位置够了。

    褚雁鸣见庞西西不动,直接用橡皮把两层楼之间的分界线给擦掉了,整体看起来像是单间的大房。

    庞西西:……

    看来是没得选了。

    乖乖地拿起笔,庞西西面无表情的把直线给添上了,她对生命还有热烈的渴望。

    褚雁鸣细长的眼睛里,眼波微漾,说:“我先画左边外墙,你画楼下。”

    “噢,好。”

    好在庞西西比褚雁鸣矮了几乎一个头,稍稍弯着腰,正好能躲过他修长结实的右臂,就是她怀里的庞牧坐着不是很舒服。

    庞牧从妈妈怀里跳下来,褚雁鸣见状递了一支铅笔到庞牧手里。

    庞牧看着小手里的铅笔,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细声说:“谢谢。”

    褚雁鸣“嗯”了一声,语音里似有若无地上扬了一点。

    庞牧以为是个问句,就细细地说了一声:“谢谢爸爸。”

    铅笔正落在纸上的褚雁鸣微微侧了侧头,唇边浮起一个淡笑,清冷的眼神镀上了一层柔光。

    庞牧的声音又软糯又奶气,似往成年人的心尖上轻柔地戳了一下,听得人耳朵软了。

    庞牧又低头紧张说:“可是,可是我不会画。”

    放下画笔,褚雁鸣的右手随意地搁在大腿上,扭头盯着庞牧的小脸,不紧不慢地说:“没有关系,你年纪还小,没有素描的基础,不会画很正常。我把楼梯画好,你帮忙把线条画完就很好。”

    小庞牧似乎被褚雁鸣平缓的语气给感染了,内心里觉得妈妈说的最棒的爸爸,好像没有骗人,胆子也稍大了一些,拿着笔认认真真地地盯着画纸,做了随时帮忙画“楼梯线条”的准备。

    庞西西无奈摸了摸儿子的头,以前家里亲戚逗庞牧让他喊爸爸的时候,他都不肯开口,怎么在褚雁鸣面前就变成地主家的傻儿子了。

    她有点担心,以后要是换个爸爸,庞牧会不会不习惯。

    轻轻吐了口气,庞西西决定暂时不要想太多,手腕动了起来,根据提示卡的内容,开始画一层楼的外墙。

    两人一上一下的姿势保持了五分钟左右,庞西西渐渐闻到从褚雁鸣身上传来的熟悉的淡香味,竟然还是她以前挑给他用的沐浴露的味道,手腕一滞,一楼门口的线条被她画歪了,弯曲捏笔的食指,也不经意地撞到了他的手掌,竟正好钻进了他的掌心,被他握起来的大手包裹着。

    像被电击一样,庞西西顿时缩回手,拿笔的手无处安放。

    很快褚雁鸣手上的橡皮就在多余的线条上擦了过去,低哑的声音从庞西西头顶传来:“遇到了什么问题吗?”

    因为是面对画板,镜头没法拍他们的正面,而且两人交流实在不多,这句话竟没有被录下来,远远地只能看见褚雁鸣的嘴巴好像动了动。

    面颊飞红,庞西西回了句“没什么”,再不敢心猿意马,开始专心致志地作画。

    也许是太入神了,庞西西画完之后,已经忘记头顶还有人,下意识直起身体,结果一头撞在了褚雁鸣结实的胳膊上,差点摔倒,柔顺的丸子头正好从他胳膊上擦过,像黑绒绒的猫尾巴扫过他白而光滑的皮肤。

    褚雁鸣扶了她的肩一把,作画后发热的掌心,隔着衣服贴着庞西西圆润柔软的肩,让她明显感到肩头一热。

    庞西西赶紧避开,不好意思地道了个歉,她解释自己不是故意的。

    收回手,褚雁鸣擦掉刚刚被不小心带出来的多余笔画,说:“完稿了。”

    一家三口看着纸上的画,砖瓦屋顶,阳台上有花草,有栏杆的扶手楼梯,一楼门口也有几级阶梯,如果上了颜色,这样的房屋根本就是度假用的。

    庞西西眉眼弯弯,竟忍不住期待了起来。

    庞牧拿出一管颜料,很害羞地问:“我,我可以加点颜色在屋顶吗?”

    庞西西看向褚雁鸣,毕竟大部分还是他完成的,也要尊重他的意见。

    画架前的褚雁鸣两手交握,颔首说:“可以。”

    于是庞牧举起双手要妈妈抱抱,自己拧开颜料挤在了屋顶上,白纸黑线条的素描房屋,多了一个绿绿的屋顶……

    尴尬地咳了一声,庞西西解释说:“这个……是啾啾最喜欢的颜色啦。”

    褚雁鸣嘴角翘起,淡淡地问:“最喜欢绿色?”

    庞牧以为是问他,点着头一丝不苟地回答说:“表舅说……唔……”

    庞西西赶紧把儿子的嘴巴给捂上了,因为她表弟嘴里很少有正经话,现在她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庞牧在家里画的小人都是绿色的头发了。

    等她回去一定要打电话把表弟骂一顿,都在小孩子面前乱说什么啊!

    褚雁鸣皱了皱眉,并没有没多问。

    很快三人的注意力就被隔壁的一家子给吸引过去了,姜乔和刘一珩好像吵起来了。

    姜乔已经撕了三张纸,他们的画作都还没有完成,眼看着大家都要交稿了,他们的画上还是一片空白,只有之前纸张上留下来的深深的划痕。

    嘴角下沉,姜乔很不满地抱怨了一句:“不是灵魂画手吗?”

    撇撇嘴,刘一珩说:“是啊,给我三分钟时间。”

    忍着脾气,姜乔看了下手表时间,说:“正好,也就只有三分钟了。”

    半个小时结束,胡京要求所有人交稿,姜乔看着画纸上最多不超过十五条笔画的房子气得眼睛都红了。

    谁家两层楼的房子十几笔就能搞定的吗?!

    暗暗地骂了句脏话,姜乔拉长了脸,正好到了中场休息时间,她气冲冲地走到经纪人身边,拿来手机搜了下刘一珩的微博,拜读完某人大作,她恨不得直接把手机砸了!

    灵魂画手?

    呵呵。

    去你大爷吧!

    经纪人拉着姜乔说了好半天私话,姜乔直接气哭了,没忍住说:“操他.妈啊,不会画还说什么灵魂画手,画的像狗屎!以后要住破房子了好烦啊!”

    经纪人也是很无奈,怼了一句:“你会做饭?”

    姜乔一阵无语,哭的更厉害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我儿子在她手上.相邻的书:这部书有毒宠物小精灵之不一样的小刚快穿之炮灰不炮灰神奇的蚊子侠超能力争霸如果一直深爱一个不爱你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