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醒来

【书名: 总有逆臣想撩朕 第194章 醒来 作者:我很高产

强烈推荐:武神天下大帝姬百炼成神九星霸体诀快穿系统攻略造化之王这个明星来自地球相亲事件簿[综]     看着手掌心熟悉而小巧的白瓷瓶, 瓶中洁净液体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陈耿仿佛看见了经姬无朝之手调配的仙露,震惊之下, 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宋悦没承认也没否认, 只是轻轻一笑,嘱咐他道:“司空少主已经昏迷,不可随意将这些药液从口中灌入,为免浪费, 你弄盆热水, 洒上半瓶, 让少主泡在其中, 等他完全苏醒, 再让他喝下后半瓶即可。只是……这也治标不治本,只能为少主续命, 不得根治。”

    这句话陈耿已在姬无朝那儿听说过, 并未失望。在他们看来, 上天就算能多给少主一天性命,也已是法外开恩。

    “滴水之恩定当涌泉相报,何况姑娘大恩大德。有什么难处姑娘尽管说, 不管是多少报酬,我们司空家都给得起!”陈耿直接跪了下去, 诚心诚意道。

    宋悦静默片刻, 看着他的眼睛:“我来过这里的事, 不要告诉任何人。”

    陈耿有一瞬间的错愕。

    他跟在少主身边, 见过各式各样的人像她一样主动上前帮忙,但就算是诚心诚意帮忙,也不会有人能拒绝的了司空家给出的雄厚谢礼,当然,大部分人是奔着答谢来的。

    而她,只是单纯的为了少主这个人……

    这是第一次。

    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欠了少主什么样的人情,但,她是在姬无朝身边卧底的人,能配置如此妙药,救人性命却连名字都不留,也不要答谢……是哪方性情古怪的高人么?

    陈耿暗暗记下了她的样貌,又发誓今日之事决不让第三个人知道,宋悦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从容不迫地离开,身形悄然从竹林隐去。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踩在来时小竹林的土地上,脚感更柔软了许多。细细一看,明明不是冬天,附近几株竹子的落叶却异常多。

    嗯?就几株竹子是这样的话……是不是到了开花的季节?

    宋悦不了解植物,只奇怪的扫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当她的身形完全消失,一片白影才从黑夜的竹林中出现。

    他似乎在原处站了很久,久到全身上下都是夜晚冰冷的寒气。冰冷无波的目光缓缓落在面前的养心殿上,犹豫了很久,最终却还是折身离去。

    ……

    一片烟雾般的水汽的笼罩下,靠在木桶边缘的男人轻轻闭着双眸,仿佛只是睡着了。

    陈耿早已洒下了半瓶药水,正站在屏风后默默祈祷着少主清醒过来,不知等了多久,热水逐渐变得冰冷,他只能再加些滚烫的水进去,心里逐渐变得有些焦急。

    这药虽然神奇,但也要自己亲自喝下才行,光靠皮肤吸收,不知要等到何时……更别说,少主能撑到那个时候么?

    少主的心,已经死了……恐怕不是光靠药便能救回来的。

    正在这时,殿外又传来了脚步声。凭借内息判断,应该是个不会武功的女子。陈耿原本并不在意,直到她直接推开了门。

    “陈总管在吗?”宋悦的声音。

    魂游天外的陈耿立马放下瓢,像是见救星般飞快奔向门口:“神医……”

    “我不是什么神医,只是插空来看看司空少主的病情。泡了这么久,还没醒么?”进门的姑娘面貌虽然陌生,但嗓音和语气依旧如常,熟稔的问候让他心情都变得轻松许多,仿佛只要神医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陈耿面有难色,仿佛有什么话难以说出口。

    宋悦联想到了什么,板起了脸;“陈总管,您不会连这点信任都没有吧?有些重要的事,若您瞒着不跟我说,到时候耽误了少主的病情,您承担得起么?一切与病情有关的事情,还请如实相告。”

    她就觉得蹊跷,司空彦之前喝了她整整一瓶营养液,按理说寿命不会这么短。肯定是现实某种因素加快了他的死亡。

    要对症下药。

    “其实,这也是我们的猜测……”陈耿不再敢隐瞒,将少主这些天的行动都和盘托出,“因为少主身体本就不好,每次外出三个月,就一定要回到神医那儿开几服药,这是家主定下的规矩——前几日,少主便去了神医那儿,却突然收到燕都宫变的消息,立马折返,舟车劳顿之下,身子骨就有些吃不消,就连坐马车来到宫门口,都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更别在宫门前强运内力操纵天蚕丝清路,我们劝都劝不住!”

    “或许是过度劳累,疾病缠身之下还要处理生意上的事,一面又顾及燕国,在姬无朝死的那天,少主就有些不太对劲,后来在太和殿竟然直接病倒了。在那之后我才知道,姬无朝的尸体就在里面,少主莫不是沾染上了什么晦气?”陈耿说道。

    宋悦嘴角抽了抽。

    什么晦气……这小子会不会说话了!姬无朝在你们眼里就那么不受待见吗!

    然而陈耿并未察觉她黑如锅底的脸色,经她一提,又因为担心司空少主的病情,不自觉地开始深想:“我曾听过‘心病还须心药医’,少主是受了姬无朝的惊吓才昏迷不醒的,那是不是需要安抚少主……”

    “……”你们少主心理没那么脆弱,真的。

    宋悦算是体会到了什么才叫关心则乱。不过,听他说的那句“心病还须心药医”,她觉得倒有几分道理。

    司空彦对她的忠诚度是百分之百,她自杀的时候,他虽然在车里,但帘子是打开的。

    会不会是因为……她?

    如果换做是她——

    自己打心里百分百效忠的君王,若是以身殉国、为江山而亡,她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想到这里,宋悦面色微微一僵,大脑空白了一阵。回过神来时,她已不顾陈耿的阻拦,撩起帘子闯进了隔帘之内。

    水汽氤氲的地方,司空彦赤着上身,大半个身子沉入药水之中,轻轻歪头靠着木桶,仿佛陷入了沉睡,安静而美好。

    跟在她身后百般阻拦的陈耿一踏进这里,脚步就不由得轻了许多,就连话语声也轻得几乎不可闻,不仅有点害怕少主被一个大胆的姑娘看光,更害怕这位姑娘脸红惊叫着跑出去:“姑娘,姑娘!那是沐浴的地方,少主正在泡药浴,这幅样子不太方便……”

    和他所想的不同,宋姑娘此时正站在少主身后,面上淡然无波,并未大胆好奇地向浴池里望,也不捂着眼睛大喊大叫,只伸出一只手在少主的脑后几个穴位按了按,似乎在寻思什么。

    陈耿立马噤了声。

    “在医者面前,只有病人,没有性别。”宋悦仔细拨弄着,试探司空彦的脉息,“我或许有办法……你先退出去,不要让人打扰我。”

    “可……”这有点不太妥当吧……

    “你也不行。”宋悦故作轻松,“我的针法不太准,若是被你们一吓,或许扎错了地方也说不定……有些死穴和经脉要络隔得太近了,要是一个手抖……”

    陈耿立马快步走了出去,还替她扯下了帘子,顺带掩上了门。

    宋悦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

    她附在司空彦耳朵边,悄悄耳语了一句:“燕国还没亡呢,你这就撑不住了?”

    他的心病应该是燕国了。看到燕帝死去,燕国衰亡,这个不可逆转的局面让他气血攻心,一气之下就……

    可是,等了许久,司空彦身体依然不动,满室一片死寂。

    猜错了?

    不是燕国的问题?

    宋悦想了想,又凑到他耳边:“你要是这么倒下去了,之前所做出的的一系列努力,砸的银子,就全都白费了!”

    司空彦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安静得让她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营养液功效了。

    但是,现在营养液的透皮吸收,已经在逐步调养他的身体,他却迟迟不醒来,很大可能是心病。

    宋悦又想起了钱江和陈耿的话。

    难道真和他们说的一样,是因为她?

    她沉下心,放松了嗓子,换了自己的真实声音,轻声在他耳边不自信地试探着叫了一句:“司空彦?”

    话音未落,司空彦的眼皮跳了一下。

    宋悦心下一惊,猛地按住他的双肩,几乎是在他耳边喊的,声音大了些:“司空彦!朕需要你!”

    原本沉睡而毫无反应的男人,小指无意识地勾动了一下。恍然间,宋悦差点以为是他漂浮在水中的发丝沉浮间给人的幻觉。

    “司空彦?”她轻声呢喃。

    男人低垂着的脑袋依旧靠在木桶的桶壁上,背对着她,是以,用下巴枕靠着他的肩膀、盯着药水中漂浮的发丝的宋悦并未察觉——男人已无声无息地、缓缓掀开了一双凤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总有逆臣想撩朕相邻的书:最强狂暴皇帝系统无敌血脉纨绔将神渔村崛起教父之门戮天神帝悍妇1949厨艺大师最强主角系统九幽阎罗传盛世绝色:倾城公主毒王妃不死丹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