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管中窥豹(二)

【书名: 大明望族 第四百零一章 管中窥豹(二)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大明文魁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春秋我为王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四年前我奉旨南下,回京时正好与徐夫人同船,当年沈公子也在船上。”刘忠笑吟吟地回道。

    王守仁道:“什么沈公子不沈公子的,虽比你小不了几岁,到底小一辈。

    刘忠看了沈瑞一眼道:“既是如此,我就尊师兄吩咐,叫一声‘恒云,?

    “理应如是。”王守仁点头道。

    说话之间,一行人进了院子。

    转过影壁,看着眼前的一班怀抱器乐的童子,沈瑞不由一阵羞愧。自己之前想的实在太离谱了,不说别的,就是想要做些别的,眼线这些人年纪也不能

    “我闲着无聊,就寻了几个孩子过来,寻庆和楼的杜大家过来调教一二……”刘忠指着院子里的两排童男道。

    王守仁闻言,多看了两眼,道:“这是从白纸坊那边寻来的……”

    刘忠点点头道:“都是可怜人。皇爷崇尚节俭,宫里好几年不进人,外头却是不知,有爹娘狠心的,也有想要转手换钱的,稀里糊涂地就给去了势……

    “栖岩善心”王守仁道。

    “不过是尽力罢了,我能护着几个?”刘忠叹气道。

    沈瑞跟在两人身后,却是心中大惊,这些孩子竟都是阉了的?在京城住了几年,对于白纸坊的大名他也是听闻的。那边最是偏僻,是外城的贫民窟,也是外地进京阉童在京后的集散地。

    他不由自主回头望向那些孩子,那些男童大的十一、二岁,小的不过六、七岁,看着是与寻常孩子并有些不同,那就是太乖巧安静了些。

    即便刘忠已经走过去,可没有开口吩咐,他们就依旧抱着各式乐器,安静地站在那里。

    直到刘忠回头,对他们摆摆手道:“你们先歇半日……”

    年纪稍大的两个男童带头应了,带了一帮孩子去了厢房。

    刘忠便对一个管事模样的仆人道:“孩子们乖巧,中午就添两道菜犒劳犒劳”

    管事应了,刘忠又道:“去万和楼问问席面得了没有,再添两道淮阳菜两道合意的南点。”

    王守仁道:“栖岩无需太客气,我这學生虽是南边生人,饮食上却是不挑南北。”

    刘忠笑道:“不过一句吩咐,哪里就费事?恒云到底是初次过来,总不能一顿饭都吃不好……真要说起来,我还欠了恒云人情未还……”

    进了客厅,宾主落座,又小厮送了茶水上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守仁带了好奇道:“既是那年有同船的缘分,可恒云不过十二、三岁,能帮你什么忙不成?”

    刘忠道:“我从恒云那里讨了份拳谱,论起来还是占了大便宜……”

    “是那套形意拳?”王守仁扬眉道。

    “正是。师兄也是爱武的,师兄也练了不成?”刘忠道。

    王守仁点点头又摇头:“当年见了因是好奇也耍过几回,后来不如早先练的顺手就停下了……拳法本就是强身健体之效,贪多嚼不烂……”

    刘忠若有所思道:“以师兄的性子,不是当爱内家拳?还是师兄在外家拳上有所大成,才不愿分了心?”

    王守仁带了几份得意道:“为兄这两年确实在外家拳上略有所得,不能说万人敌、千人敌,对付十来个人却不在话下……”

    刘忠听得眼睛发亮,满脸崇敬道:“师兄好厉害,有机会可要指点指点小弟”

    王守仁道:“如今天热也不愿动,等我从山东回来,天气也凉快了,咱们好好比划比划,我也瞧瞧栖岩的拳如何了……”

    沈瑞在旁,听得无语。

    眼前这两人是师兄弟,不是当从王华那里论起来的来么?瞧着这两位一个文质彬彬,一个周身儒雅,看着人模狗样,跟两个富贵公子似的,怎么一开口就都是“拳法”、“比划”什么的,就不觉得有辱斯文。

    “啊,就顾着与师兄说话,怠慢恒云了……”刘忠正好看到沈瑞脸上的无奈,笑道。

    王守仁道:“我今日就是特意带他来见你的我月底就要动身去山东,这一去要到十月前后才能回京……要是京中有什么事,就托栖岩照应一二……

    刘忠道:“师兄即便不吩咐,我还能瞧着自家的孩子受欺负不成?”

    嘴里这样说着,刘忠望向沈瑞的目光有些迟疑:“我瞧着恒云是个懂事的,不像那等淘气惹事的,师兄你是不是担心过了?”

    王守仁道:“闲操心罢了。他少年好强,非要今年下场,我要是在京里还罢,还能照应一二,偏生今年点了考官出京,如何能放心得下?当年我跌的狠,背后笑话我的也多,我可不想他们盯上恒云,再笑话我一回……”

    “原来是这个缘故”刘忠点头道:“名师出高徒,有上进心是好事,师兄只管放心,交到我身上就是,定不会让那些鬼祟小人得逞……”

    王守仁道:“难得找你一回,还是麻烦你的,栖岩勿要怪师兄面皮厚就好

    刘忠摇摇头道:“师兄这样不见外,我才欢喜,要是學那些腐儒,端个架子出来。我也不敢认你是师兄……”

    王守仁含笑颔首,招呼沈瑞道:“快起身,谢过你师叔……”

    沈瑞在旁,听得惊诧不已。

    这叫怎么一回事?

    莫非乡试还有什么猫腻不成,为什么这两人说话像是话里有话似?

    王守仁这自己人,刘忠疑似自己人,沈瑞面上就露出些异样来。

    刘忠看在眼中,笑道:“瞧把恒云吓的……”

    沈瑞已经随着老师的吩咐起身,面上带了几分腼腆出来,低声道:“劳烦师叔了……”

    王守仁横了沈瑞一眼,轻哼了一声,倒是给學生留了几分面子,没有当面训丨斥。

    说话的功夫,就有小厮进来禀道:“老爷,席面送来了,是送到客厅来,还是直接送到水榭?”

    刘忠道:“水榭吧……”

    小厮应声下去,刘忠起身,招呼王守仁师徒两个过去。

    穿过一道月亮门,转过一座太湖石堆砌的假山,却是内有乾坤,就露出一湾流水来,由鹅卵石堆砌出来的水道,不过一尺来深,上面是清水,里面拇指长的金色小鲤鱼。

    除了小溪,还有几处藤萝,排满了围墙,满眼碧玉。

    即便酷热时节,进了这院子也多了几分清凉。看着不像是在京中,倒像是南边园林。

    王守仁赞道:“真是好机巧的心思,这什么时候修的?前两年还不得见…

    “去年夏天燥热,赶巧在旁人家看了这个,正好这边离水道不远,就也引了水过来……”刘忠道。

    等三人到了水榭,席面已经摆好,正是城里最流行的燕翅席,还有几道淮扬菜与南点。佳肴有了,自然也有佳酿。

    沈瑞身为晚辈,这个时候无需人吩咐,起身把盏。

    刘忠与王守仁两个一边吃酒,一边闲谈起来。沈瑞老实听着,王守仁并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这个时候见刘忠自有他的用意。

    只是这两人都是聪明人,闲谈就是闲谈,说得多是家常。

    一个问:“这阵子皇爷不爱宣召臣子入宫,有阵子没见先生,先生身子如何?”

    一个回道:“老爷是畏寒不畏暑,倒是比冬天里来的自在。依旧是嗜茶如命,一日不离手……”

    一个道:“前些日子正淘换了两罐好茶,正打算孝敬先生,师兄正好带回去。”

    一个大喜道:“那可正好,如了老头子的意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这师兄弟两个都带了微醺。

    “师弟就在司礼监,没想过更上一步?”王守仁吃了一口酒,带了醉意道

    刘忠听了,苦笑着摇头道:“又哪里那么容易呢?换了其他人,在这个职位上熬了四、五年资历也够升一步,可我年岁在这里,已经多少人眼红,怕是还要再熬几年……”

    “不在司礼监呢?”王守仁漫不经心地说道。

    刘忠一愣:“师兄是指?”

    王守仁指了指东边的方向道:“那边”

    刘忠低声道:“一朝天子一朝臣,谁不晓得?不过那边是热灶,殿下身边近侍即便不是太监,也多挂着少监名头,护食儿护的厉害,这些年多少人盯着那边,也没几个挤进去的。我在宫里不过十多年,同旁人比资历还是比等级都是比不过的,就算有这打算,也是白忙。”

    王守仁道:“栖岩作甚妄自菲薄?同旁人相比,栖岩却是有两个好处。”

    刘忠坐直了身子,就听王守仁道:“栖岩學问比翰林也是不差几分,即便中官中识字的人不少,可能像栖岩这样有几个?栖岩年轻,比那些东宫大伴年轻了二、三十岁不止。殿下年轻,身边少不了心腹人,那些人又能陪殿下几年

    刘忠虽年纪不大,可到底是书香门第子弟,满腔上进之心。

    被王守仁说的心动,他面上带了几分激动出来:“就算师兄说的有些道理,可皇爷素来念旧,东宫旧人都是皇爷安排给殿下的,怕是轻易不会换人……

    王守仁道:“作甚要换呢?殿下年岁渐长,已经开始听政,身边多几个伴当不是正应当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