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百年归寿(五)

【书名: 大明望族 第四百一十六章 百年归寿(五)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春秋我为王大明文魁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首辅沈栗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沈沧确实与妻子提过杨镇的事,只是徐氏知晓自己到底是内宅妇人,有些话从自己口中说出来,就少了分量,便道:“瞧着老爷的意思,是要明日请姑老爷过来详谈来……相关内情,我倒是不知……”

    沈沧沉睡未醒,徐氏已经先一步打发人去请三老爷与沈瑞过来陪客。

    不过等三老爷与沈瑞过来,奉命来沈家问疾的内官与太医也到了。

    宫里来的天使,沈家自是上下都来前院接旨,已经睡着的沈沧也被叫来。

    天使传的是天子口谕,命沈沧勿要以公务为念、好生休养,云云。

    沈沧病情,早先瞒着是为了不耽搁沈瑞乡试,如今沈瑞知晓了,沈沧病也没有什么要隐瞒的。太医望闻问切一番后,又看了沈沧之前用的方子。之前在沈家看病的大夫,也是出自太医院一脉,并不是上不得台面的乡村野医。太医只说方子开的极妥当,并未为了昭显自己能耐就去改方子。

    不过如此一来,也说明这太医对沈沧的身体状况并不乐观,默认了前面大夫的结论。

    沈沧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心知肚明,便也不予太医啰嗦,只再次叩谢皇恩。

    杨镇眼见皇恩浩荡,遣了太医过来,本还心里存一丝侥幸,见了太医反应,只觉得当头一盆冷水泼直泼下来。

    看着即便知晓命不久矣却依旧从容自如的沈沧,杨镇真是自愧不如。

    天使与太医还没离开,沈理与沈瑛双双到了。

    沈瑛年轻资历浅,沈理却是翰林學士,常到御前行走。那天使认识沈理,眼见他脸上带了焦急,满眼关切,心中对于尚书府的分量就又掂量掂量。

    之前看着这边除了沈尚书,只剩下老弱,已呈日薄西山之势。不过有大理寺卿为姻亲,有翰林學士这样的族亲晚辈,沈尚书还有个兄弟为从四品官,说不得什么时候就起来了。

    这天使态度就客气三分,收了茶封后谢意也真挚,领了太医回宫复命去了

    看到沈瑞在家,杨镇与沈理等人先是吃惊,随即又觉得在情理之中。要不是沈瑞已经弃考,说不得沈沧也不会这样于脆地上折子。

    众人都到了,沈沧就没有再回内院,直接带了众人到前厅。

    沈沧这些日子,连咳带喘,气短的厉害。要不是靠延寿丸压着,就是咳嗽不断,平躺都不能。今早他去衙门前用了一丸药,如今到了下午药效差不多,需要再来一丸。

    徐氏知晓人参性烈,固然将病情压住,也是催命的东西,不肯让丈夫再服那个,只叫人上了预备好的冰糖荸荠。

    沈沧无奈叹了一口气,喝了半碗糖水,虽有些效用,可依旧是不住地咳。

    眼见这清瘦老人每咳一声,胸口就跟风箱似的,沈理与沈瑛都看不下去,移开了眼。

    虽是满心关切与疑问,不过当着沈沧的面,沈理与沈瑛两人都没开口。

    还是杨镇先开口道:“太医回御前复命,以皇上仁厚,依会恳留大哥、不许致仕,只是外头怕是就要不安生……大哥可有什么安排?二哥那里以后如何

    沈沧真病了的消息传出去,那些等着谋缺的官员就要闻风而动。到时候就不是一个缺出来的问题,尚书空缺,侍郎升尚书、侍郎空缺;其他四品京官升侍郎,四品京缺空缺,一连串下来,可是一窜空缺出来。

    要知道沈洲可还在外任上,要是沈沧上一封遗折,提及家中老妻幼子无人相托,今上待下仁厚,说不得就会将沈洲调回京城。就算沈洲三年前才升了官,如今再上一步,年资不够,不过小九卿衙门中也有品级不高的辅官之位。

    事情已经安排的差不多,沈沧没有什么可隐瞒的,道:“南京国子监出缺,沈洲那边,我已经在托人在吏部打了招呼……”

    杨镇虽觉得南京的缺比不得京缺,不过也明白沈沧既这样安排,自用用意;倒是沈理露出吃惊来,犹豫道:“叔父,听说何學士那边近日也在谋此缺…

    何學士年资早熬到了,不过在翰林院往上的余地不多,就算大學士告老,还有状元出身的沈理与年资更老的蒋學士在等着,还轮不到何學士。

    何學士想要升迁,最好的法子就是往外任走一圈,将品级熬上来。南京国子监祭酒,谁都晓得此缺清贵,可遇不可求。何學士要是不动心,才是傻子。

    沈沧点点头道:“我也听闻此事,人有远近亲疏,只能对不住何學士……

    沈瑞敬陪末座,还是初次听闻何學士也谋南京国子监之缺,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人情关系多了,要是因人情就将眼前的官缺相让,那岂不是儿戏

    沈瑛是沈氏子弟,年纪轻且眼界有限,并未觉得沈沧此举有什么不妥,“远近亲疏”这四字说的再贴切不过。

    倒是杨镇,认识沈沧大半辈子,察觉出不对劲来。

    就算何家是隐形的刘党,与沈沧在政见上有所不同,不过因徐氏与小徐氏是亲姊妹的缘故,两家私交甚好。即便有沈珞之殇,两家“亲上加亲”的打算落空,也没有影响两家的往来交情。

    沈沧明知大限将至,不想着为家人留余泽,却要得罪姻亲不成?

    南京国子监祭酒之缺虽是难得,可那是同外缺相比,同京缺相比,就算不得什么。何學士在官场上底气不足,年资有限,未必能夺个京缺;可以沈家底蕴,加上沈沧告退,想要为沈洲谋个小九卿衙门的京缺并不算太难事。作甚捷径不走,要走弯路,还是在得罪一门姻亲的情况下?

    要知道,沈洲不回京的话,沈沧一病故,沈家就要沉寂了……

    沉寂?

    杨镇心下一动,隐隐察觉到沈沧的用意。

    杨镇能想到此处,沈理自然也能想到,两人面上都带了沉思之色。

    杨镇虽有心向沈沧请教日后之事,不过眼下人多,也不是说话的时候。加上眼见沈沧面带乏力,说话费力气,便起身道:“大哥且休息,今日临时出来,衙门里还离不开,我就先回去,明日再来探望……”

    沈沧点头道:“去吧,勿要耽搁公务……许久没有与你手谈,等明日好好下两盘……”

    杨镇自是应了,却没有立时就走,反而走到沈瑞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赞道:“是个好孩子,我几个儿子,都没有恒云这样孝顺贴心的……要是小二是闺女,说甚我也要抢了恒云做女婿……”

    沈瑞早已起身,即便被赞了,可并不觉荣耀,只苦笑道:“若非侄儿两耳不闻窗外事,也不至于使得家父拖延至今才得休养……长辈们不责怪,侄儿已是不安,万不敢当姑父称赞……”

    杨镇摇头道:“你这孩子,想的恁多……你有孝父之心,你父亲就没有爱子之念么?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与其惴惴难安,还不若好生侍疾……”

    “谨遵姑父教导。”沈瑞躬身道。

    眼见杨镇要走,沈理与沈瑛也起身告辞。

    三老爷与沈瑞两个,送三位客人出来。

    眼见沈理与沈瑛欲言又止,脚步迟疑,沈瑞便道:“有些日子没见六哥与瑛大哥了,要不两位哥哥去我那里小坐会儿在走?”

    沈理与沈瑛自是应了,沈瑞就同杨镇与三老爷告声罪,带了沈理与沈瑛两人去了九如居。

    “真如晴天霹雳一般,大夫先前到底是怎么说?”沈理难掩忧色道。

    沈瑞长吁了口气道:“大夫说,恐年关难过……”

    这还是七月间的说法,后来沈沧为了隐瞒病情,用了一个月的参丸,剩下的日子就不好说了。

    沈理脸色一白,沈瑛也露出惶惶来。

    实是方才太医的脸色有些沉重,可沈沧的表现太淡定些、太从容,除了咳喘的难受些,其他与常人无意,实是看不出已经是已知大限的人。

    原本沈理心里还为沈瑞弃考有些可惜,觉得不至于紧迫如此,现下却是庆幸不已,点头道:“恒云的选择对,这试确实不当考……”

    要是那边桂榜高悬,这边传出沈沧病重的消息,那吐沫星子都能将沈瑞淹死。

    沈瑛则是满脸难过道:“真是没想到,真是没想到……”

    二房三老爷病弱,一年总有小半年在养病,就算族人提及二房枝蔓不繁,担心的也是三老爷这一房,从没有人想过沈沧的身体会糜烂至此。

    沈瑛一边是族亲长辈担心,一边则是忧心起沈瑞来。

    三老爷的情形,哪里像是能当家立事的,以后支撑门户的还是沈瑞。

    可是沈瑞今年不过十六岁,又是嗣子身份,上面几位长辈,下边弟妹是二房亲生血脉,他不上不下夹在中间,稍有不慎,就要生嫌隙,如何能不为难…

    沈宅,大门口。

    杨镇正与三老爷道:“何學士那边还没有动静么?”

    何家与沈家同坊,何學士与沈理一样在翰林院,沈理都来了,何學士要说不曾听闻那是不可能。

    三老爷摆摆手道:“姐夫勿要担心,何學士不是那等心胸狭窄的性子,就算为了此事会有些不自在,也不会记仇生嫌……”

    有句俗话说的好,“说曹操曹操就到”。

    胡同口过来几匹马,为首那人身上穿着官服,面上带了忧色……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