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六章 螳螂捕蝉(一)

【书名: 大明望族 第五百一十六章 螳螂捕蝉(一) 作者:雁九

强烈推荐:三国之席卷天下寒门状元我要做首辅大明文魁首辅沈栗春秋我为王大唐儒将庶子风流     如今正是月末,天上没有月亮,群星闪烁。

    随着三更天的梆子声落下,松江城里陷入幽暗,就是白日里乱糟糟的鸣蝉,也都陆陆续续安歇下来。偶有三、两声犬吠,远远的传来,也终究恢复万籁俱静。

    知府衙门前街,风吹树影,影影绰绰,其中间杂些别的来。不远处的墙壁上,一个瘦小黑影伏在墙头,向远处眺望,随即轻轻溜下墙头。

    胡同口,几十个黑衣人疾步前行。因为脚底缠布,脚步落地声音低而沉闷,在深夜极为不显。在这些人后边,两人低声说话。

    一人问道:“先生,衙门里消息都递过去了?安排的妥当吗?”

    另一人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几十两银子砸下去,不过是开个侧门,拒绝的才是傻子。”

    前面的人松了一口气:“只要进去就好,油桶都准备好了,不管能不能顺利干掉钦差,总要大闹一场。”

    另一人道:“别忘了再安排几个人手在监狱那边闹腾一下,做出是贺家人出手的样子。哼,那个贺二老爷,我旁敲侧击了有些日子,却是油盐不进。既是不听话,也当好好教训一顿。”

    前面的人应了,带着几个跟班,追前边的队伍去了。

    留下那个人,裹了裹身上披风,转身离开。等他身影在街头即将消失,后边跟了两个人,贴墙而行,远远地缀了上去。

    知府衙门侧门,门外传来几声猫叫,随即就是猫爪挠门声。

    过了好一会儿,门里传来两声不并明显的叩门声。

    外边一行人,正是要进去闹事的黑衣人等,听到叩门声,也上前轻叩了两声门。

    “吱呀”一声,门被退出一道缝,有人探头出来道:“快进快出,莫要连累了……”

    话音未落,人头滚落,尸体已经倒向一边。

    这批人,本就是亡命之徒,自然是不将生死放在眼中?为了免除后患,不留活口也是规矩。

    可恨这知府衙门的门子,自以为得了几十两银子的外财,虽晓得半夜开门定有些不规矩的地方,也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却因此断送了性命,这正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众匪徒进了侧门,除了侧门这里留了几人放风接应,其他人都往知府衙门东南方向所在客院去了,那里正是钦差下榻之处。

    这是一进大院子,东西厢房都已经熄灯,只有正房右稍间还亮着灯,里面有人影,像是坐在书案后看书。

    这是找到正主,众匪领头的黑衣人心中大定,挥手招呼手下上前。

    众匪没有急着攻击上房,而是先拿着油桶将东西厢门窗都浇了一遍。等到洒完油脂,准备好后,领头的黑衣匪首就带人往上房去。

    到了屋子门口,那黑衣匪首反应过来不对劲,停下了脚步。

    虽说院子里众匪都屏气凝神,可到底几十个人,并不是全无动静,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可上房里的人影却丝毫不动,依旧是一模一样的姿势。

    “这影子不对劲!”那黑衣匪首喃喃道。

    就在此时,四周突然出现不少火把,一下子将院子里照亮,使得院子里众匪无所遁形。周围边边角角,不知多少人影,屋顶上银光闪耀,不是别的,摆着弩箭,正对着院子里众匪。

    陷阱早已准备好,看来早就等着众匪过来。

    黑影出走出两人,一个穿着青衫的中年人,一个是穿着官服、三十多岁的官员,正是张永与王守仁。

    黑衣人知晓自己一行中了埋伏,心中不由问候闫举人的祖宗八代。不过到底是亡命之徒,刀尖上舔血惯了,倒是越发激出几分凶性,望向王守仁的目光带了狠厉。

    张永自诩勇武,皱眉上前,将王守仁遮住,道:“既已经中伏,还不束手就擒?要知攻击钦差行在可是死罪!”

    那黑衣人哑着声音道:“束?就擒,就能饶恕我等冲撞钦差行在之罪?”

    王守仁耳朵轻动,张永笑道:“若是壮士肯弃暗投明,别说是饶恕尔等,就是戴罪立功也未尝不可。”

    那黑衣人并未上前,反而退后两步,将自己掩在廊下一柱子后,随即挥手。

    之前因被围困,分作两团各自戒备的黑衣人,立时四散开来,往东西厢房扔火把。因为之前泼了油,左右厢房外墙立时被火把引燃,立时窜起不少火苗,夹杂着黑烟,现场一片混乱。

    黑衣匪首面露得意,尖声道:“杀!”

    众匪就借着火势,开始往外杀出。而那个黑衣匪首,却是不退反进,提刀直接冲王守仁而来。周围拿着弩箭的锦衣卫见了,都齐齐对准黑衣人。可是因为顾忌张永与王守仁,束手束脚,不敢轻易放弩。

    张永没想到这些人这般凶悍,十分恼怒。这伏击宁王乱党是张永的主意,要是真的因此让王守仁这个钦差丧命,那怎么跟皇帝交代。

    转眼功夫,黑衣匪首就窜到王守仁面前,锋利刀锋冲着王守仁脖颈斜砍过去。

    张永旁观,都觉得汗毛耸立,魂飞魄散,怒喝道:“贼子尔敢?”

    黑衣匪首嘴边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就是陷阱又如何,只要杀掉了钦差,就是完成了任务。至于彻底断送了性命,不过是一个轮回,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趁着火势,往外跑的匪徒不少,看见头领这边不对脚步迟疑的也有几个。只是性命攸关,能够共患难的倒地有数,不过是三、两个人过来援手,其他人继续往外逃窜。

    屋顶之上埋伏的弩手,之前冲着院子里因顾忌王守仁与张永还有些放不开手;对于往外逃窜的匪徒,则是全无顾忌,一时间弩箭如雨,贼人惨叫声不停。

    院子里,王守仁已经用短剑挡住黑衣匪首的刀势。他看着是文弱书生,可因自小就有弃笔从戎之心,所以一直是文武兼修。

    黑衣人因轻视付出代价,等察觉到王守仁不对劲,想要“以命换命”时,张永已经醒过神来,“砰”一声手統击到黑衣人后心。

    黑衣人闷哼一声,倒在地上。旁边援手的几个匪徒,都带了惊慌,将黑衣人护在中间。

    王守仁与张永齐齐退后几步,拿着弓弩的锦衣卫已经将地上众人团团围住。

    之前逃窜中弩箭或伤或死的匪徒,也都被锦衣卫整理出来。死的尸体堆砌在一旁,伤的都捆绑起来。

    知府衙门就这么大地界,众知府衙门属官多住在知府衙门后宅。前边这么大动静,火光四起,喊打喊杀,自然也惊动了后边。

    为了防止火势后窜,殃及池鱼,众人有心救火,却被这打杀声吓的止住脚步。

    别人还能继续装死不露面,新上任的代松江知府董齐河却不敢不露面,要是钦差真的在知府衙门出事,他这个代松江知府,不仅转不了正,怕是连原来的品级也保不住。

    叫人在附近打探着,眼见着打杀声渐弱,董齐河做出焦急状,进了院子。地上横七竖八都是被捆绑的匪徒,原本火光四起的院子并未救火,火势就已经渐熄,钦差大人站在院子里,神态从容,并无被攻击的紧张与焦躁。

    “钦差大人,这是?”董齐河面上露出担忧,道。

    王守仁道:“攻击钦差行在,按谋逆罪论处,董大人来的正好,将这些匪徒压入死牢,明日再审。”

    见王守仁并无追究知府衙门守卫不足之过,董齐河松了一口气,连忙招呼因畏惧锦衣卫之威在不远处躲躲闪闪的衙役,拉着一干贼人下去。

    黑衣匪首因为中了火枪,躺在地上,大口的吐血,已经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王守仁蹲下,看着匪首道:“看你也是受不得束缚的人,山高水深哪里不好待,作甚跟藩王参合在一起?”

    匪首略有意外,随即失笑道:“怨不得你是钦差我是贼,倒是有几分好眼力……混饭吃罢了,成了,说不得脱掉一身贼皮,也捞个官当当……”

    张永在旁道:“哼,乱臣贼子,莫要做春秋大梦!宁王他老祖宗那时候就没大作为,现在连王府三卫都没有,又在腹地,想要蹦跶也蹦跶不起来!”

    “是啊……我早晓得,不过是做梦,下辈子再不发梦,只愿能清清白白做个小老百姓,不再东躲西藏、堂堂正正地……”那匪首说话声音越来越小,脑子一歪,双目瞪着,却是彻底咽了气。

    王守仁伸手将这匪首双眼阖上,不管对方生前如何,如今也生了后悔之心,显然还没有坏到底,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张永看着地上尸首,有些暴躁。原本设局是想要抓人,好得口供,揭开宁王谋逆之心,可眼下匪首之死,剩下的小喽喽未必能得到有用口供。毕竟是谋逆是大罪,宁王即便暗中养贼,也不会摆明车马,将身份公之于众。能得知他身份的,应为只有匪首这一级。

    张永皱眉踱步,就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

    待转过身去,看到来人,张永原本暴躁的心立时平复起来,露出几分笑意,称赞来人道:“干的好!”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大明望族相邻的书:大明武夫清客奥古斯都功勋从陈桥到崖山满清异姓王梦穿康熙换乾坤皇上,娘娘要爬墙淬血山河逐鹿大明盛世苗疆:巫蛊天下唐宫里的八十一个女人